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七十一章喬董事的撤離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留下葉眉一個人在那憤慨。 但這樣的憤怒並不是就此停住,在接下來的時間,葉眉又受到了兩次打擊,一次是省委書記樂世祥的一個電話,樂書記在電話中很含蓄是對葉眉在處理喬董事長這件事情上的錯誤做出了...

?而在同時,樂書記也和喬董事長見面了,在這個大白天,他們沒有去茶樓,也沒有去飯店,兩人坐在樂書記常包的省招待所房間里,外面的陽光今天很好,但這個包間里因為有厚重的窗帘在遮掩這隻窗戶,房間里就暗淡了許多,或者樂書記習慣於這樣不太刺眼的光線。.

他的對面喬董事長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今天喬董事長感覺有點意外,樂書記很少主動的約他,更不會把他帶到這個地方,這裡喬董事長也是第一次來,雖然房間里比不上自己長考闌,但因為有樂書記,所以這裡就平添了一種肅穆和威嚴,連喬董事長這樣久經江湖的人,也暗暗有點壓力。

樂書記淡淡的看著眼前的茶杯說:「你從洋河縣撤出了。」

喬董事長點下頭說:「遇見了一個刺頭,連他的上級都拿他沒有辦法,我只能撤出。」

樂書記看了他一眼,沒有任何錶情的說:「你指的是哪個縣委書記?」

喬董事長哼了一聲說:「是啊,除了他還能有誰,好像你也知道他的。」

「不錯,我是知道這個人,那麼你對這樣一個人又肅穆看法呢?」樂書記不動聲色的問。

喬董事長想了想說:「這個人,勇氣不小,狡詐姦猾。」

樂書記就哈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這兩個詞似乎不應該用在一個人的身上,到底算是褒義還是貶義呢?」

喬董事長搖下頭說:「我也說不上應該怎麼評價這樣一個人,不過他膽氣確實不小,分明知道是你推薦的,市委的葉書記幾乎都拿下他了,但他依然不為所動,從這一點上看,算個硬漢。」

喬董事長有點動容的問:「幾乎拿下他??此話怎講?」

喬董事長就把自己聽到的關於柳林市雲亭之怎麼怎麼的找了個借口,想要讓他下台,他怎麼怎麼的投靠了韋市長,讓葉眉無從下手的事情詳細的給樂書記說了一通。

樂書記的眼睛就迷了起來,他無法相信,在這個官場上還有這樣膽大妄為,又從容面對頂頭上司的人,他開始慢慢的在自己腦海中收尋,但很快他就失望了,自己真的從來都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一個人。

樂書記緩慢的說:「那麼就事論事吧,你感覺他是對是錯。」

喬董事長心裡一愣,他還整有點不好回答這個問題了,因為他了解樂書記,今天樂書記反常的約了自己,又反常的說了怎麼多的話,那麼毫無疑問,他不會心血來潮,他今天的談話必有所指,也或許,對整個事情他都已經是了解過了,自己要小心的應對了。

沉吟著,喬董事長說:「在很多事情上沒有對錯,就看你怎麼想了。」

他迴避了這個比較尖銳的問題,但樂書記沒有鬆手,他繼續問:「聽說你從新換了個地方,也難道了土地。」

喬董事長的心在往下沉,他已經感覺到了喬董事長今天要談的主題了,他平淡的說:「是啊,換了個地方。」

樂書記說:「或者在哪個地方對你都是一樣的,你要的是優惠和利益?」

喬董事長知道說到正題上了,就笑笑回答:「商人本來就是追逐利益。」

「但追逐的方式很多,你卻有點用錯了。」

喬董事長沉默了,他不想狡辯,也不想推諉,因為這對於樂書記來說都是枉然,既然他追上了這個問題,他就會認真的思考,既然他認真的思考了,自己所有的伎倆都是瞞不過他的。

兩人長時間的沉默以後,樂書記說:「我希望你好好的思考一下這個問題,自己處理掉總比我出面要好。」

喬董事長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了,我會做出修正。」

樂書記緊緊的盯住他,好長時間以後才說:「其實你已經很成功了。」

喬董事長就笑笑,站起來,走到了門口說:「一個人永遠都不能感覺自己已經成功。」

他離開了樂書記的房間,他不能怪樂書記,他的感情和理智都是這樣告訴他的,但他卻不能不怪季子強。

離開以後,喬董事長在第二天就回到了柳林市,他告訴葉眉,自己要退掉300畝地,只需要200畝就夠了,這讓葉眉有點奇怪,她就問:「喬董事長為什麼要這樣?」

喬董事長笑笑說:「不想給你添麻煩。」

葉眉很不解的問:「地已經划給你了,你自己都已經開工了,怎麼會有麻煩?」

喬董事長就說:「我怕影響到你的仕途,洋河縣的那個書記已經把你我兩人告了,所以我不能害你,退300畝沒有動的土地,這樣你的麻煩就少一點。」

葉眉聽的呆住了,從喬董事長的行動來看,這事情應該是真是的,喬董事長總不會放棄到手的利益來陷害季子強吧?

她沒有想到季子強竟然這樣做,他一定是準備和韋市長聯起手來準備向自己發動攻勢了,他用的是什麼形式來給省上打的小報告,對了,一定是找的省長,他不是剛剛到省城去了兩天吧,原來是辦這件事情去了。

葉眉有擔心,有憎恨,有後悔,自己一手培養了這樣一個歹毒的人出來,過去自己總是自認為眼光獨到,現在看來,真是應了那句話,知人知面不知心埃

喬董事長感覺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就很客氣的告辭離開了,留下葉眉一個人在那憤慨。

但這樣的憤怒並不是就此停住,在接下來的時間,葉眉又受到了兩次打擊,一次是省委書記樂世祥的一個電話,樂書記在電話中很含蓄是對葉眉在處理喬董事長這件事情上的錯誤做出了婉轉的批評,雖然話不重,也沒有說道原則上去,但這同樣對葉眉具有震攝作用。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本來說好的,她要到洋河去做年底的視察,但結果又讓她很感憤怒。

昨天一早,已經給洋河縣通知過了,今天市委辦公室又特意的給洋河縣辦公室去了一個電話,說葉眉書記要到洋河縣視察工作。

汪主任接到了電話,不敢怠慢,就準備過去給季子強彙報,剛要出辦公室,就遇見了齊副書記。

齊副書記問他:「老汪,幹什麼去?看你匆匆忙忙的。」

汪主任趕忙剎住腳步,恭敬的說:「這不是市委前幾天通知葉書記要來視察嗎,我和季書記鬥倒省城去了,不知道這事,剛才市委辦公室又來電話了,說今天下午葉市長就要過來,我給季書記彙報一下。」

齊副書記奧了一聲剛要過去,有站住說:「我正準備到季書記那裡去,你就省一趟,我隨便給他一說。

汪主任遲疑了一下,也不好拒絕,就說:「那行,就麻煩齊書記了。」

齊良陽看著汪主任笑笑說:「你現在還變得這樣客氣了,感覺我們生分了很多埃」

汪主任忙滿臉推上笑容說:「沒有,沒有,我是怕影響到齊書記的工作。」

齊良陽就半真半假的說:「是怕我把你工作搶了吧,呵呵呵。」

汪主任也尷尬的笑笑,兩人就分開了,齊良陽就汪季子強辦公室走了過去。

季子強正在辦公室里接著電話,見齊良陽進來,季子強就招招手,示意齊良陽先坐下,自己繼續的對著電話說:「安老闆,我就不去了吧,我對那些東西也不大在行。」

電話那頭安子若就說:「子建,你再叫安老闆試試,哦,是不是辦公室來人了。」

季子強就「嗯」了一聲。

安子若又說:「你就陪陪我吧,我一個人去怎麼遠的,你也不怕我出個事情。」

季子強笑著說:「你不會把你公司的人叫幾個,對了,把你那個帥助理叫上就可以了。」

安子若在那面就嗔怪的說:「你什麼意思,你把話說清楚一點。少拿他說事情,趕快,今天你必須陪我,我現在就開車過去接你。」

季子強只好說:「行,行,我問下,要是沒事今天就陪你去一趟。」.

掛上電話,季子強搖著頭說:「唉,這年頭,男人都是每一點地位啊,老齊,你在家有地位嗎?呵呵呵。」

齊良陽就笑著說:「我在那都沒地位。」

他這話也是隨便的一說,不過停在季子強的耳朵里,那味道就有點變了,季子強悶了一口氣,但也不想往深說,就依然笑著說:「對了,今天縣上沒什麼大事情吧,溫泉山莊的安老闆非要讓我陪她到林區去看一種什麼木料。」

齊良陽就想到了下午葉眉書記到洋河來的事情,他就說:「季書記,下午你下午回的來嗎?」

季子強想了下說:「懸啊,也不知道遠不遠。怎麼?有什麼事情嗎?」

齊良陽說:「就是商量放假的事情,你看這離元旦還有幾天了,元旦一過就是春節。」

季子強說:「嗯,放假的事情問題不大,過幾天開會商量下,都有老規矩,我們套著走就是了。」

齊良陽就說:「那行,我就是來問下這個事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