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九章樂書記的賞識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事長已經拿下了地,自己再大動干戈的處理這事情只怕不妥,自己是需要糾正這種錯誤,但絕不是現在,不需要當著他的面說,自己現在需要威信,需要絕對的正確,就算是有錯誤,也不能在這個時候顯示,因為這涉及到很多問...

?季子強如此近距離的和省委一把手在一起,多少讓季子強有點緊張,他一時不知道說點什麼好,樂世祥卻沒有什麼架子,他本來就是個豪爽,大氣的人,在他面前這樣的緊張他看多了,不要說你一個小小的,年輕的縣委書記,就是多少叱吒風雲,呼風喚雨的市長,市委書記們,見了他也都畏畏縮縮,誠惶誠恐,所以樂世祥也知道怎麼應對,他就先開口,很隨意的就對季子強說:「我們見過面嗎?」

季子強說:「我做市長秘書的時候來省上開過會,聽你講過話。」

樂世祥就笑了笑說:「我也聽過你的一些事,哪個膽敢和市委書記抗衡,膽敢把一個重要客商趕走的縣委書記就是你吧,很厲害嗎。」

樂世祥的話讓季子強剛剛調整放鬆一點的神經又一次繃緊了。

季子強就忙回答:「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很多事情都情非得已。」

樂世祥緊緊的盯住他說:「情非得已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冤情?」

季子強恰到好處的笑了一笑說:「談不上什麼冤情,但有我的責任和良心在其中。」

樂世祥的眉頭一下子就擰了起來,他臉上的神情也猶如刀劍般的凌厲起來,他說:「什麼意思?你詳細的說說..。」

季子強很快就想到了當時葉眉告訴自己的話了,這個喬董事長是樂世祥給介紹來的,自己現在需要不需要把這事情說個清楚?季子強很短暫的沉吟了一下,他不知道樂世祥對其中的很多細節了解多少,但他又想到了葉眉。

季子強沒有退縮的看著樂世祥的眼睛,平靜的說:「各自的出發點和利益不同,矛盾就自然會產生,站在我的角度,也許看的不遠,我只能緊盯自己的地盤,不讓它受到損失。」

樂世祥馬上就理解了季子強的意思,雖然他不知道具體的細節,但毫無疑問,喬董事長想要在洋河縣獲得更大的利益,但被這個年輕的書記抵制了,那麼他應該是對的,可是葉眉算對還是算錯呢?是自己讓她協助處理的這件事,或者這個責任應該是自己來承擔。

樂世祥微笑著說:「奧,聽說現在那個喬董事長已經換了個地方,你了解詳情嗎?」

季子強點點頭,平靜但很堅決的說:「我了解一點,這個項目本身是沒有什麼錯,錯的是我們有的幹部,只看到了項目,卻沒有看到老百姓。」

季子強已經是豁出來了,因為他明明是知道喬董事長可能和樂世祥有關係,但他還是想要把自己心裡的話說出來。

樂世祥也凝視著季子強,看了好久,這個小子真的很有勇氣,但不知道葉眉有沒有給他說過是自己推薦的喬董事長呢?如果說過,他還能如此大膽嗎?

樂世祥淡然的笑笑說:「你這打擊面有點寬了,呵呵,其實這個喬董事長我也認識。」

季子強點下頭說:「是啊,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也矛盾過,最後我還是選擇了堅持,因為我想,作為樂書記這樣的高層領導,你們是沒有時間和精力對任何小事都事必躬親,所以才需要我們這些基層的幹部。」

樂世祥的眼中突然就有了一層比霧還濃的迷離,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個類型人,他說的是如此的鎮定,又說的是這樣的委婉,既表達了他不畏權勢的勇氣和決心,還很好的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他的理由,這樣不亢不卑,話鋒飄逸的人,真的現在很少了。

樂世祥愛才之心頓起,但他還不能在喬董事長這件事情上給季子強做出什麼表態,既然喬董事長已經拿下了地,自己再大動干戈的處理這事情只怕不妥,自己是需要糾正這種錯誤,但絕不是現在,不需要當著他的面說,自己現在需要威信,需要絕對的正確,就算是有錯誤,也不能在這個時候顯示,因為這涉及到很多問題,包括葉眉,喬董事長,還有那些蠢蠢欲動的對手們。

樂世祥不再糾纏在這個話題上了,他哈哈的大笑起來說:「好小子,不管你的對錯吧,就你這勇氣,我還是挺欣賞的。」

房間里的氣氛一下就輕鬆了起來,不管是江可蕊,還是她媽媽江處長,兩人的眼睛都望著季子強,江可蕊帶著不安的好奇心,也在注視著這位風流瀟洒的青年,她倒想看看季子強怎麼應付自己老爹。

直到季子強微笑著說出那幾句話時,江可蕊才鬆了一口氣,季子強衣著簡樸合體,更是態度瀟洒自然,舉止彬彬有禮,聲音溫和而動人心弦,使整個家庭對他產生了絕對的好感。

季子強置身於省委書記的堂皇莊重的住宅中,他不斷的告訴自己,要淡定,要放鬆,他天生的勇氣的魄力也逐漸的讓自己淡定下來,他絲毫沒有局促不安的樣子,雖然他的談吐不是一個豪門子弟的優雅,可是大家很容易看出他曾受過良好的教育,而且見多識廣,學問很有根底。

季子強今天的聲音也並不高,也不是慷慨激昂,他的態度溫和,自然,但內容豐富,耐人尋味,而且能夠滲人心脾,象剛剛泡開的茶水。

他給江可蕊一家人的感覺就是儒雅沉穩,雍容鎮定。這讓江可蕊一家人,大為欣賞。

江可蕊今天也是著意地修飾過,以期吸引季子強更多的目光;可惜季子強今天也許還是不敢過於顯示他和江可蕊的親熱,他並沒有象她設想中那樣注意她,使她有些不平。

她始終保持沉默,平時有新的客人到來的時候,她總是熱情開朗,風趣的言談滔滔不絕,而且盡量運用地迷人的眼波和姿態,這一次也許是為了讓季子強更好的發揮,她變得純樸而自然,使她出落得更加美麗,這也許就是人們所說的愛情的力量。

季子強就一邊和江可蕊一家人輕鬆,愉快的聊著,一面把自己的家庭情況也做了一些介紹,這讓樂世祥頗為驚訝,他的落落大方,氣質高雅,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那麼自己是不是應該讓他和葉眉的關係和解一下呢?

這或者可以讓這個年輕人走的更遠,走的更穩。

但瞬間,樂世祥就打消了自己的這個念頭,自己何必急於出手呢?再看看,再等等,豈不更好,刀需要打磨才會愈加的鋒利。

今天的談話,基本是季子強和樂世祥的專場,江可蕊和她媽媽很少插話,她們一直實在欣賞著這兩個男人的對話,或者說,是在各自的欣賞著自己的所愛。

季子強和樂世祥雖然談了很多,但兩個人都似乎在刻意的迴避著政壇和官場中的話題,顯而易見,季子強對樂世祥來說,還沒有完成他對他的考察和評估,固然樂世祥具有一眼就分辨人物的能力,也有絕對的洞察別人的本領,但對季子強他還需要更深的了解,因為這將是一個舉足輕重的問題,這是一個關乎女兒一生的幸福抉擇,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自己的一切,包括權利,包括名譽,所以很多話,樂世祥是不能對他說,也不必要和他談。

時間已經很晚了,季子強就給江可蕊遞了個眼色,準備告辭,江可蕊就點點頭,笑嘻嘻的說:「子強,你明天不走吧?」

季子強說:「可能明天下午要走,現在縣上事情很多,得趕回去了。」

江可蕊有點失望,她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和季子強多呆幾天的,但現在看來這只是一個短暫的會面。

季子強就彬彬有禮的站起來,對樂世祥和江可蕊的媽媽做了告辭,他們也就稍微的挽留了兩句,江可蕊和她媽媽就一直把季子強送到了門外,樂世祥只是從沙發上站起來說了聲:「下次再來。」

江可蕊說自己開車送季子強,季子強說局裡並不太遠,就不用送了。

但看到江可蕊渴望的眼神,季子強還是坐上了江可蕊的小車。

一上車,季子強就很奇怪的問:「可蕊,你怎麼沒和樂書記一個姓呢?」

江可蕊就笑嘻嘻說:「這有什麼好奇怪的,這是我老爹和老媽當初商量好的,我那時候沒有發言權埃」

季子強說:「但是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還得我今天差一點沒暈過去。」

江可蕊看他一眼說:「瞧你那點出息,告訴不告訴還不是一樣。」

季子強搖搖頭,他也無話可說,是啊,難道告訴了自己就不怕嗎,估計還是會緊張的。

回到了駐地,季子強就帶上江可蕊回到了房間,聽到他這面的門響,肖局長和汪主任都過來探望,見他帶的有女朋友,兩人有點尷尬,就招呼了一聲,各自回去了。

房間里就有了一種溫馨和浪漫,季子強聞著江可蕊身上那一陣陣撲鼻的清香,看著江可蕊飄逸的長發、合身的套裝、白皙的皮膚、細長的雙腿,這清新煥然的誘人模樣,季子強就有點看的痴獃了,季子強拉住了她的手。

季子強有點貪婪的聞到一股從江可蕊身上傳出的如蘭似麝的幽香。

江可蕊今天看上去更加紅艷欲滴、嬌潤誘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