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八章江可蕊的父親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中咚咚亂響,聽到了他的聲響,方菲知道知道今天太過冷落他了,這不是意見好事,她微笑著拉住了他的手道:「你這樣風流的男人,應該對**不會太敏感的。」 木廳長不再說話,一隻手緊抱她,另一隻手在她的身...

?方菲的手機響了起來。方菲有些歉意地沖木廳長笑笑,看看響著的手機,在她伸手還夠不著的地方,她真不想挪開身子去拿,木廳長的愛撫,已經讓她有一點沉醉了,她不忍停下來,那樣會很難受的。

這麼晚了,會是誰打來的電話呢?如果是一般的朋友,她不會接的。方菲猶豫著,接還是不接?她看看木廳長,木廳長的眼神有些奇怪,或者說是好奇,有些疑惑,或者說是疑心。

他的手,從她濕濕的身上拿開,雖然是輕輕的,卻是堅決的。該死的電話!偏偏這個時候打來!只要不是季子強來的,她都會坦然的。接是必然的了,她不能在木廳長的注視下有一點驚慌,儘管心跳還是有點微微地加快,木廳長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她用力挪動一下身體,就拿到了手機。

是妹妹打來的!方菲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這麼晚了,一定有什麼急事,方菲接起了手機。「喂!幹嘛1

手機里沒有聲音。方菲皺皺眉,有一點著急:「你說話呀小妹1

手機里傳來的是小妹的哭聲。方菲心裡一驚,趕忙喊:「你怎麼啦?你怎麼哭啦?」

小妹只是一個勁地哭。「喂?你倒是說話啊?你要急死我呀?」

手機里的哭聲稍微減弱了一點,但還是不說話。

方菲說:「你告訴我,是不是他欺負你了?你再不說,我打車過去啦?」

抽泣了半天,小妹抽泣著說:「我懷孕了1

「咳1方菲直起的身體一下子躺倒了。「懷孕你哭什麼呀?」

「姐!我不想要孩子1

「不想要?不想要你懷孕幹嘛?」

「我也不知道啊!嗚嗚1

「你呀!自己還像個孩子,以後可怎麼能照顧孩子?」方菲搖著頭。「好了好了!別哭了。明天找個時間,我陪你去醫院,做個孕檢吧1

「嗯1

方菲關上了手機,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回頭看看木廳長。木廳長早就忍耐不住了,他的喉嚨里就咯咯的有了聲響,看著這麼美艷的身體,他心中咚咚亂響,聽到了他的聲響,方菲知道知道今天太過冷落他了,這不是意見好事,她微笑著拉住了他的手道:「你這樣風流的男人,應該對**不會太敏感的。」

木廳長不再說話,一隻手緊抱她,另一隻手在她的身體上遊走,他的手指因興奮而顫抖,手指在她的身上不斷徘徊,享受感觸。

她的修長**如蛇一般地纏著住了他的身子,她那明顯的渴望夾雜在雜亂的呼吸及喘息聲中。那雪白的肌膚如羊脂般光滑誘人,精緻的五官,嫵媚勾魂的大眼,還有那一對高聳挺拔的團團,嬌細的纖腰。

木廳長情緒越來越高漲,再也不願意停留和等待,用手扶住她柔軟的纖腰,他知道是時候了,塊感像一道閃電,瞬間便把頭腦映照的一片空白,方菲也發生一聲難以抑制的低吟!

季子強呢,他離開酒店以後,剛剛回到招待所,就接到了江可蕊的電話,季子強告訴她,自己這面剛剛結束。

江可蕊就說,讓他在等等,自己馬上過去接他。季子強就告訴她,開車慢點,自己還要醞釀醞釀情緒,那面江可蕊聽他還在緊張,就咯咯咯咯的笑個沒完。

季子強掛上電話,叫來了汪主任,對他說:「汪主任,我現在要去看一個朋友,你們先休息吧。」

汪主任就殷勤的說:「你身上錢夠嗎,要不我給你裝一點?」

這時候季子強就想到了,自己過去拜訪江可蕊的家人,那是不是要準備點禮品啊,他就對汪主任說:「錢就不用了,你幫我準備一份禮品,看看車裡還有沒有,嗯,那個蟲草記得帶上。」

汪主任就答應著說:「還有,還有。」他趕忙帶上司機下樓到車裡準備去了。

季子強帶上禮品,就到下面大堂等候江可蕊了,坐在大堂,季子強就有了幾份緊張,一會江可蕊就來了,季子強見面第一句話就說:「可蕊,我去了你父母不會考問我吧?」他想起了上次見到江可蕊她媽時的情景。

江可蕊看他這樣害怕,也感到好笑就說:「以為你是任大俠,原來你也知道害怕。」

季子強說:「我也奇怪啊,怎麼會這麼害怕。」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了起來。兩人上車后,季子強到想,反正是兵來將擋,水來土囤,走一步算一步,心裡也緊張少了一點。

只用了不到5分鐘的時間,江可蕊的小車就開到了一個大門口,還有人站崗,季子強是知道這地方的,這是省委的家屬區,季子強正在驚訝中,值勤的戰士好象認識這車,稍微看下車牌就拉起了橫在門口的欄杆,他們的車沒有停留繼續向裡面開去,很快車就在一個二層樓的小院里停了下來。

這像是一座複式的莊園,給人一股莊重的感覺,兩旁是一排排高大的松樹,樹下種著一叢叢長青的植物,向前望去,還有一排牌常綠的草地,前面便是一幢家屬樓,左邊則是一排活動室,但好像就是個擺設,沒有人在裡面活動。

路的兩邊有很多林蔭小道,交錯複雜,參雜的石凳和石桌,布在小道兩旁的樹林里,在這環境里,還是讓人充滿好奇和幻想,也充滿嚮往,他也許在想,有一天自己也一定會住進這裡,而不像今天這樣,只是一個過客。

小院收拾的很乾凈,種了很多花花草草的,雖然是冬季,但還是有一些長青的枝條在隨風搖曳,小樓也很樸素,灰色的外體,牆面上爬滿了騰條,可以想象在春天滿牆的綠葉回讓這顯得多麼幽靜和淡雅。

江可蕊看到季子強正大包小包的從車上提東西就笑著過來幫忙,這是季子強帶的很多土特產。聽到了車響,一個三十五六的婦女就打開了門,江可蕊對季子強說:「這是我家阿姨」。

雖然按歲數季子強不必叫她,但他還是叫了聲。

一起進了門換上了拖鞋,來到了客廳,江可蕊她媽媽已經滿面笑意的迎了過來,見了季子強那臉上的笑意就更加的燦爛起來說:「小季來了,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快坐下,」

江可蕊對季子強小聲說:「這個江處長有你權利大嗎?」。

季子強是恨的牙痒痒的,但不敢表示什麼,更不敢亂說什麼,因為江處長已經來到了他們身邊。

江處長笑意就更加的燦爛起來,一面回頭對那阿姨說:「桂芝,快給小季到杯茶」。

季子強也就客氣的叫了聲:「阿姨,我今天來打擾你們了」。

在一起朝客廳沙發走的時候,季子強看到了江可蕊的父親,一個讓他即吃驚,又難以置信的人。

這個人就是那個氣質洪厚,威風凜然,舉手投足間霸氣威嚴的省委書記樂世祥,一個讓他敬重,也讓他覺得高不可攀的人,季子強過去是在開會的時候見過一次,那時候樂世祥給他的感覺就是大氣,鏗鏘有力,氣吞山河。

他從來都沒有這樣近距離的仔細看看樂世祥,此刻他就懷著對權利的崇拜,懷著對操控絕對權柄人的敬仰,仔細的看著他。

現在的樂世祥,因為是在家裡,沒有那種大人物咄咄逼人的威勢和傲慢自信的冷漠,稍嫌生硬的五官,在歲月的磨蝕下,變得柔和而顯得慈祥。

看到樂世祥,季子強明白了自己每次無意間問到江可蕊她父親工作時,江可蕊總是含糊不清的回答,看來她是怕自己有壓力不給自己明說,但她們為什麼不是一個姓呢?要是江可蕊也姓樂,或者自己就能猜出幾分來。

在他這發楞的時候,樂世祥那鏗鏘有力的聲音已經響起:「可蕊,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小季啊,怎麼獃頭獃腦的,哈哈哈。」

笑聲一下子讓季子強從發愣中蘇醒過來,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樂書記,我沒想到是你,有點緊張了。」樂世祥雖然很和藹,也沒有一點官架子,但季子強從心裡還是很有些對樂世祥的畏懼,這也難怪,也許樂世祥天生就具有威懾的氣質。

江可蕊也挽起樂世祥的胳膊搖晃著說:「爸,人家剛來你就這樣說,以後我不理你了。」在這裡,江可蕊就顯出了女兒態。這也是季子強第一次看到江可蕊的女兒態,平常感覺江可蕊很是成熟和矜持,現在看到她如此忸怩害羞,季子強就大為好奇,每個女人都有她嬌柔的時刻。

樂世祥笑著說:「我這老胳膊老腿的了,你不要這樣搖,快散架了,我不說還不成嗎。來來。小季,坐下,坐下。」

季子強也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江可蕊放開了她爸爸的胳膊,跑到季子強的沙發扶手上坐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