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七章木廳長的喜好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今天的招待,在今天我們幾個可以說受盡了白眼,只有你,讓我們感到了親切,真的很感謝你,假如有時間回到洋河縣去,我一定陪你好好看看。」 方菲久久的凝視著季子強,她也知道,這個人和自己永遠都不會在有...

?季子強連聲的客氣著說:「今天都打擾你怎麼長時間了,我心裡真過意不去,改天你給個機會,讓我回請一次。」

方菲笑笑,不置可否的說:「這算不了什麼,只要你心裡能記住我,我就很欣慰了。」

說著話,滿目含情的就看了季子強幾眼,季子強趕忙低頭裝著喝水,他不敢和方菲的眼光相對,那眼光中有著無盡的誘惑。

這時候,季子強的電話又一次響起,接通以後,就聽到江可蕊關切的問:「子強,你不要喝多了,快結束了嗎?」

季子強就站起來,走到了包間的外面,壓底了聲音說:「快了,我沒敢多喝,晚上還要見丈母娘和岳父大人呢,哪敢喝醉。」

江可蕊就嘻嘻的笑著說:「好,你晚上來了有本事就這樣的叫,那才是男子漢,你敢嗎?」

季子強想想,很認真的說:「我不敢,我還是不做男子漢為好。」

江可蕊調侃著說:「叫一聲你都害怕啊,膽子也太小了一點吧。」

季子強就做出了一副可憐巴巴的聲調說:「你饒了我好嗎,我現在都緊張的很。」

兩人又說了幾句,這才掛斷。

但季子強臉上的幸福卻沒有很快的消失,這讓椅子和關注他的方菲心裡就有了疑惑,看來晚上季子強不是要去見什麼領導,他可能是要約會,這樣一想,方菲的心中就多出了一份惆悵來。

她看著季子強坐下后說:「是女朋友的電話?」

季子強笑笑,他不想騙方菲,就說:「是的。」

方菲說:「在叫你過去嗎?」

季子強一時語塞。

方菲嘆口氣,說:「那我們就早點結束吧,不要耽誤了你的約會。」

季子強不知道說什麼合適一點,他就舉起了酒杯,對方菲很真誠的說:「感謝你今天的招待,在今天我們幾個可以說受盡了白眼,只有你,讓我們感到了親切,真的很感謝你,假如有時間回到洋河縣去,我一定陪你好好看看。」

方菲久久的凝視著季子強,她也知道,這個人和自己永遠都不會在有什麼瓜葛了,但自己就是放不下他,每次想到他,自己的心都會有一陣陣的傷痛。

酒宴結束了,季子強他們幾個坐車回到了招待所,方菲也獨自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這h是一套很豪華的高層公寓,不管是小區的環境,還是樓房的檔次,都顯而易見屬於高檔的範疇。

房間里也極近奢華,裝修和傢具都豪華講究,但這豪華中卻難以掩飾的有一種孤寂的氣味,繁華背後或者總是有傷心和淚水吧。

方菲在回來以後,一直很憂鬱,房間的暖氣很足,進來沒幾分鐘,方菲的臉紅紅的了,他先去衛生間沖了一下,把一身就酒氣留在了衛生間里。

關上淋浴噴頭,攏攏濕漉漉的長發,圍上浴巾,包上頭髮,推開衛生間的門,她卻一下的像看到了鬼怪一樣聲嘶力竭地大叫起來!

昏暗的光線下,站著一個男人,眯著眼睛,冷冷地注視著方菲。方菲捂著驚魂未定的胸口,喘著粗氣,嗔怪地大喊:「老木!你是人是鬼?你想嚇死我呀?」

木廳長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衝過去要抱住方菲;「我不想嚇死你!我想咬死你1

方菲很靈巧的,閃身一躲。「你什麼時候進來的?每次都是提前來電話,今天也不說一聲,想給我搞突然襲擊啊?」木廳長就笑著說:「告訴你,還能給你驚喜嗎?」

一面說著,木廳長還往前撲,想要抱住方菲,方菲就是不讓他得手,自己躲到了桌后說:「你哪是給我驚喜,分明是給我驚嚇嘛!不帶這樣的!你!你!今天懲罰你,不準抱我。」

木廳長一把抓住了方菲的胳膊,像俘獲了戰利品一樣,使勁往身前攬,算是抱住了她。

方菲掙脫開,退了兩步,拽拽快要散落的浴巾,說:「老木!你弄疼我了!你幹嗎呀?像餓狼似的1

木廳長有些不快,但還是耐住性子,笑著說:「今天你怎麼了,感覺情緒不大對1

方菲果然臉上有了一點落寞,說:「今天不舒服。」木廳長真是拿方菲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苦笑,脫掉身上的襯衣。

今天方菲的反應,多少還是讓他有些失望,過去她每次見了自己可不是這樣的,但木廳長也並不在意,女人有時候就是如此,陰晴不定,變化無常,過會也就慢慢好了。

他走過去,坐在了沙發上,點上了一支煙,方菲也感覺自己今天有點過於冷落了木廳長,就幫他泡上了一杯水,也坐在了他的身邊說:「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堵的慌。」

木廳長看看她說:「女人啊,什麼時候可以心胸寬廣一點就好了。」

方菲眼光迷離的的看著前方,半響沒說話,木廳長輕輕的抱住方菲,親著、撫摩著,氣息熱熱的,過了好久,讓方菲的呼吸有些急促,此時的掙脫完全沒有意義了。

木廳長親著、吻著,喃喃地、像是夢囈:「為什麼要想那麼多呢,你現在已經很讓人羨慕了,就算是省城,又幾個人能像你這樣呼風喚雨。」

方菲的舌很快就被他含著了,雙手被他緊緊地壓住,像是捆上了一樣,掙扎著,卻沒有什麼效果。方菲似乎要放棄抵抗,明顯能感覺到男人的衝動,今天的木廳長看起來很亢奮,在過去,他往往是要經過很長時間才能真真的反應起來。

但她的腦子依然格外的清醒,專註的是木廳長的手的走向,她感覺木廳長剛從外面進來,那雙手是帶著風塵和細菌的,這讓她警惕,讓她戒備。

木廳長完全放鬆下來,完全沉浸在久別後的歡愛的序曲之中,最近到了年底,大家的工作都忙,他已經好長時間沒有和方菲親熱過了,在家裡最近更是平淡,老婆和他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行為,不過老婆一點都不在意,她總是認為他在外面忙,上了歲數也不好這一口了。

今天一個總裁請客,帶來了一瓶說是可以壯陽的酒,木廳長就狠狠的喝了一些,發覺確實有點效果,他就沒有提前打招呼就闖了回來,就是想嘗嘗這樣的新鮮味兒!

方菲一點精神準備都沒有,木廳長的突然出現讓她有些意外,卻沒有達到木廳長預想的那樣喜出望外和不顧一切的渴求纏綿。她被木廳長靠到了沙發角上,被他撫摸,……。兩個人都似乎僵住了一樣,凝固了十幾秒。

方菲抽出另一隻手,攏攏木廳長的頭髮,「剛從外面回來,手多臟!平靜一下,去沖個澡!好嗎?」

木廳長長出了一口氣,似乎讓剛才凝固的空氣流動起來,方菲明顯感覺到,同時他有些失望,有些垂頭喪氣、

她把頭埋在木廳長的肩上,仰頭親了他一下,「聽話!去沖個澡1

木廳長轉身進衛生間了,方菲包頭的毛巾早就掉了,她揀起來,放在桌上,攏攏長發,輕輕地甩甩,去室換上睡衣。

方菲的電腦始終聯網,她坐下來看看,QQ里的頭像在晃動著,有人跟她聊天,她沒仔細去看,關掉了QQ,瀏覽新聞也沒有什麼新鮮的東西,就回到門廳,拿出一瓶純凈水,喝著,木廳長洗澡是有速度的,要不了一會兒,他就會刺身體地串出來。

方菲雖然意外,卻沒有表現出足夠的驚喜,她有活潑的一面,更有清醒的一面,內心裡有激情,表面卻不溫不火,和她的年齡有點不大相稱回到省城這段時間,她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激情的時候她能熔化,平靜的時候也讓人覺得可怕。

讓木廳長越來越摸不透方菲的性格,要麼她天生就是這樣,也或者她是不是心裡還在惦記著那個遠在洋河的人呢,這種可能是比較大的,木廳長心裡一旦有了芥蒂,所有的舉動都沒了依存,也就沒了力量。所以最近木廳長就有了彆扭的感覺,他這次突然過來,也有突然襲擊的意味,他覺得方菲有所察覺,只是沒有說出來。木廳長也有很多女人希望給他投懷送抱的,但木廳長很挑剔,品女人一定看完外表讀內涵,對那種空洞的,單純的,雖然執著、但咄咄逼人的女人,木廳長是沒有多大興趣,這一點,還是方菲出類拔萃。

方菲不屬於妖艷那類的,長的落落大方、大氣端莊。皮膚很白,與眾不同、別有韻味。藏在茫茫人海中,你會立馬發現她,一旦發現,就會盯住不放,視線隨她而動,覺得耐人尋味。

噴淋的水,讓木廳長有了一種幻覺,他狠狠地按下噴頭的把手,摟了一把臉上的水,拽過毛巾,擦著身子,他沒有像平常那樣,迫不及待地串出來。

衛生間的空間實在是太狹小了,木廳長也沒有耐心在裡面呆更長的時間。他悄悄地開門出來,見方菲背對著他,手拄著頭,側躺在床上。方菲的背影似乎更有韻味,更讓木廳長欣賞。此刻,方菲緩緩地轉過身,微笑地看著木廳長,木廳長還在胡思亂想,但方菲幽雅的舉止讓他找到了久違的感覺,畢竟有好多天沒和方菲睡覺了,他如饑似渴,湊過去,撫摸著、親吻著方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