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四章下樑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拜年的,季子強再三推辭,後來看看黃副縣長都急的要翻臉了,也就只好算了。 縣上的事情多,季子強也不敢多耽誤,就稍微又在家裡坐了一會,和父母說了一會話,就趕回洋河了。 回到洋河縣城,才2點...

?這樣的感覺江可蕊還真的沒有過,雖然她在學校的時候有過一段朦朧的初戀,當時那初戀也讓她心醉神迷過,但和現在這身心交融的愛相比,那初戀顯的就有點模糊,也有點平淡了。

第二天一早,邵行長就自己辦事情去了,季子強就帶上黃副縣長,又到市委和政府轉了轉,幾個要害部門和幾個領導那裡都去坐了一會,葉眉和韋市長那裡也都去看了看。

在葉眉辦公室里,季子強就拿出了帶來的天麻和蟲草,對葉眉說:「這都是我們洋河縣的一些特產,要過年了,我就算給葉書記拜個年。」

葉眉打開看看,嘴裡哼了一聲說:「還不知道,你們洋河原來也產蟲草啊,我以為就是西藏有呢,這個產品你可以好好的開發一下嘛。」

季子強一陣的尷尬,知道是葉眉在埋汰他,也就笑笑說:「我正在研究,看能不能在洋河縣大面積的種植。」

這一句話就把葉眉給逗笑了,葉眉也就沒再說什麼,淡淡的收下了,兩人就隨便的聊了一會,季子強把洋河縣的一些工作也做了個簡單的彙報,像這種類型的談話一般人很難掌握,既籠統又抽象,如果過分寬泛,不能抓住重點。

但如果過分細緻,又達不到領導需要的高度,好在季子強把這個度掌握得很好,他的條理分明,首先分成幾個大塊,讓葉眉一下子就能夠有全局性的把握,然後在每個板塊內,彙報詳略得當,既有提綱挈領似的概括,又有具體的實例和翔實的數據,使整個情況顯得生動,宛若在目。季子強對葉眉的一些提問,他並不僅僅是簡單地回答,而是能夠信手拈來,舉一反三,針對葉眉的提問做某種擴展,完全把握得住市委書記葉眉的心理和興趣所在。

而且,季子強還不忘突出自己這一年來的主要成績:道路修建,旅遊發展,省里要款,工業改革等等,每一個工程在他的口中,只是簡單數句介紹,就生動形象地出現在葉眉面前,似乎在市委書記葉眉面前樹立起一座座豐碑。

在這樣短的時間內能夠完成這樣一個龐大然而系統,高度概括卻又翔實生動的彙報,讓葉眉也心中暗自驚訝,同時,他們的對話充滿靈犀,有一瞬間讓葉眉非常疑惑,這是一位非常難得的書記,為什麼會和自己的矛盾那樣大呢,兩人的距離怎麼會越來越遠?

葉眉就很突兀的問了一句:「聽說你們上次會上,你和齊良陽書記鬧的很不愉快,是嗎?」

季子強說的正高興,一聽這話,心裡一陣悸動,急忙收攝心神說:「有一些觀點上的分歧,但我們組織原則就是少數服從多數,這點我不會違背。」

葉眉就眯起了眼,面無表情的看著季子強說:「少數有時候也未必不對,在我們工作中和實踐中,有時候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

季子強有點惶恐,他連忙說:「我記住了,請葉書記放心。」

葉眉看到了季子強的惶恐的緊張,這就夠了,葉眉也感覺在洋河縣這個矛盾中,季子強未必就是錯的,但適時的,適當的敲打一下他,也是必要的,特別是在自己最近不斷的聽到消息說齊良陽和季子強矛盾很深的時候,葉眉都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她也逐漸的看清了上次季子強來幫齊良陽爭取縣長的真實意圖了,這個季子強從容不迫的給自己上了一個套子,讓自己誤以為齊良陽和他是一路人,讓自己做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而且,這種錯誤自己還不能拿出來說,更不能找到季子強一點的問題,這才是季子強最可怕的地方。

季子強離開的時候心裡還是有點惆悵的,他就在想,自怕自己和葉眉再也不會相互諒解和理解了,兩人分道揚鑣越走越遠。

到韋市長那裡情況就大不一樣了,韋市長很熱情的接待了季子強,和他談了很多事情,一對洋河縣的工作做出了很多指示和表揚,顯的很是親切,當季子強離開的時候,送上了一個萬元的紅包時,韋市長也只是笑笑,隨手接過放在了桌子上面的一份報紙下面了。

這面忙完,也就到了吃午飯的時候,季子強就帶上黃副縣長和汪主任,一起回了家,剛才已經給家裡打過電話,所以老爹和老媽很是準備了幾個菜,季子強也不客氣,叫上黃縣長,汪主任和司機,猛吃了一頓,不過黃副縣長和汪主任都感覺來的有點突然,事前也不知道要來,走的時候無論無何都是一定要留下一個千元的紅包,說是給季子強父母拜年的,季子強再三推辭,後來看看黃副縣長都急的要翻臉了,也就只好算了。

縣上的事情多,季子強也不敢多耽誤,就稍微又在家裡坐了一會,和父母說了一會話,就趕回洋河了。

回到洋河縣城,才2點多,季子強就決定到鄉下去轉轉,好多天都市在開會,講話,沒去下面了,心裡還有點想,他叫上秘書,一路就隨便的跑著,小張就問:「書記,我們今天去什麼地方?」

季子強想想就問秘書:「我們這一年哪個鄉去得少點,今天就去哪裡。」

秘書想了一下說:「下樑鄉,我們去的少,你看是不是去那個地方。」

秘書為什麼要選這個地方呢?這是有些原因的,因為這個鄉的鄉長是小張的一個親戚,外人是不大知道這個情況的,但因為這下樑鄉是個撇腳的路,總不順道,所以上面去的機會就很少,這就讓鄉上的領導很綴氣,縣上的很多主要領導都叫不上下樑鄉的鄉長和書記的名字,你說這以後怎麼進步埃

他這當鄉長的親戚也就在小張的面前說過了好多次,讓他想辦法把書記往自己這領一下,小張那敢啊,他對季子強還是有些了解的,不要看他對人客客氣氣,那是沒惹到他,有時候他眼一冷,小張都一陣陣的發寒。

今天小張是看他心情好,在說了,下樑鄉也確實去的少,他要問那少,那剛好就說這地方了,也算是給自己那個表叔了一個交代。他這表叔,也就是那個鄉長姓周,前些天也到縣城來給季子強送過紅包,但季子強對他的印象不是太深,雖然季子強也叫的出他的名字,但過去兩人連飯都沒單獨吃過,顯而易見,在一起的時候,都還是有點不很自如。

小張就在路上瞅到了一個季子強小便的機會,給自己那鄉長的表叔掛了個電話,只說了幾個字:我們來了。

說完就掛斷了點話,那周鄉長也是明白人,自己這意味著什麼,哪敢耽誤,記不在,也懶的通知他了,就通知了幾個副鄉長,說他突然想起了一點事情來,請大家在會議室議一議,幾個副鄉長,除了一個在,還有兩個都跑了,這接到通知,心裡那個氣啊,但人家是領導啊,也只好一個推開麻將,一個放下酒杯,匆匆趕來。

這季子強就和秘書,一路的搖著往下樑鄉趕,

到了鄉政府,小車就沒有開進去,季子強在小張引導下就到了後院,今天鄉上人也不怎麼多,顯得很冷清,季子強就有點擔心了,自己來也沒給下面通知,這萬一鄉上的領導都不在,自己就有點尷尬了,快過年了,鄉上估計比縣政府跑的還凶。

但到了後院,季子強就驚訝的發現,鄉政府的會議室裡面鬧哄哄的,像是在開會,季子強走過去,就聽一個聲音在說:「著力加強黨風廉政建設。堅持「綜合治理,懲治與預防」的方針,繼續推進懲治和預防**體系的建設。以解決群眾反映的突出問題為重點,加大專項治理力度。要善於發現典型,樹立典型,表彰先進,發揮典型示範作用,使全社會形成政通人和的良好社會風氣第十項,其他工作要齊頭並進,圓滿完成今年村委會換屆選舉工作」

季子強一聽,嗨,真不錯啊,這個鄉的工作做的還是很紮實,這很難得。

他這樣想,但參加會議的其他人就不這樣想了,都感覺這周鄉長今天是屁演瘋發了,好好的休息不成,開的什麼會議,講了半天還是上次老掉牙的那個總結報告,這不是折騰人嘛,過去也沒見他這樣愛學習的,真是有玻

一個個就在那愁眉苦臉的聽著,心不在焉的想著其他心事,那周鄉長今天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一個人嘮嘮叨叨的說個不停,聲音也比往常講話要洪亮許多,有個副鄉長就在猜測,周鄉長這樣亢奮,是不是吃錯了偉哥沒處排泄。

秘書小張就走到了會議室的門前,朝裡面張望了一下,馬上就有人把他認了出來,也不管鄉長在台商講的正歡,站起來就招呼說:「張秘書,你怎麼來了。」

說完一想不對,連忙對鄉長說:「周鄉長,書記秘書來了。」

周鄉長這才從滔滔不竭的講話中回過神來,連忙站起來,迎了出來,這一出來就看到了季子強,他是哎呦一聲,快步上前,就問:「書記來了,怎麼就沒通知呢,你看看,我這什麼準備都沒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