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拜年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了。 等他一走,季子強就只好又叫來了紀檢委的曲書記,給洋河縣財政增加了幾萬元的收入。 光收下面的好處也不行啊,季子強其他人可以不管,但市裡的一些領導那是要去看看的,洋河縣開發以後還要不...

?說實話,中國乃是講究人情和禮尚往來的國度嘛,你不承認和服從這樣的國情不行,如果還需要轉回去看看和比較的話,距離我們最近的明朝和清朝,都講究和推崇個「三年清知府,十萬雪花銀」的,當然也出現過人民愛戴的清官,比如海瑞,比如于成龍,但他們不但在同僚中顯得最為貧苦和寒酸,其實也是最被同僚憎恨的人。

季子強不希望自己做一個讓人憎恨的人,很多時候他不能推辭,你一個領導要是太生分了,那下面的人也就老是和你貼不上心,總感覺你是個怪物,不收他們的東西,是不是對自己有意見,想以後收拾自己。

不收的危害比收了還要嚴重,所以季子強也就只好笑臉相迎,把這個長的很土的鄉長招呼進來,放下架子和他拉了一會家常,最後這鄉長就拿出了一個紅包來,季子強推辭了幾下,也就只好收下了,鄉長見他收了紅包,那個心裡愉快的,就差要高興的擁抱一下季子強了。

等他一走,季子強就只好又叫來了紀檢委的曲書記,給洋河縣財政增加了幾萬元的收入。

光收下面的好處也不行啊,季子強其他人可以不管,但市裡的一些領導那是要去看看的,洋河縣開發以後還要不斷的需要資金,所以對銀行的財神爺那是一定要給拜個年。

既然是拜年,那就要帶點禮品,這禮品倒是讓季子強想了好久,你說帶錢吧,自己對易是再清楚不過了,送錢她一定會和自己翻臉,那才叫沒意思。

帶點煙酒吧,這玩意太普通了,一個書記或者市長,那裡缺你幾條煙,幾瓶酒呢?

季子強費心的想了好久,最後叫來辦公室的汪主任,對他說:「我今天想到市裡去給葉書記和韋市長拜個年,還要看望下市行的行長,你去把我們本地的天麻買一些,另外最近不是都在炒那個什麼蟲草嗎,你就把它買兩份,準備好我帶去市裡。」

他是要帶上汪主任的,他也知道,天麻是本地的,到不值幾個錢,那就是個引子,但這蟲草就不一樣了,價格高的嚇人,自己那有錢買,只要叫上汪主任,讓他經手,這就可以公費出這錢了,以後就是真的有點什麼問題,也找不到自己頭上,自己連東西看都沒看,那錢更是連手都沒沾,這才安全。

汪主任聽完了吩咐,就不敢耽誤,帶上錢辦理去了。

季子強在辦公室里也大概的準備了一下,說是去拜年,但縣上有些數據也是要在記一記,說不上領導問起來了,回答不上就有點被動了。

季子強準備的差不多,汪主任也就回來了,這汪主任也不是一點眼色沒有的人,早就想和季子強更加的貼近一點,怎麼貼,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幫領導干點私活,幫他做點壞事,那關係就穩定了,可季子強一直也沒有給個他這個機會,今天總算是找了個空檔,汪主任就多買了兩份禮品,對季子強說:「書記過年也要回家的,這兩份天麻和蟲草就等書記回家時候,給伯父,伯母帶去,也算我們洋河縣的一份心意。」

季子強看看東西,心裡想到,也是啊,這過年回去也要給自己家裡和江可蕊家裡帶點東西吧,自己家裡還好說,但江可蕊家裡就不能過於馬虎了,這禮品剛好,送出來也不扎眼。

季子強就點點頭說:「謝謝汪主任了,明天叫上黃副縣長,我們一起去。」

汪主任聽到謝謝這兩個字,心裡一下就跟吃蜜了一樣,那個快樂勁,就算是在全縣干群大會上表揚他,也抵不上縣長這一句謝謝。

今天季子強就約上了洋河縣工商銀行的邵行長,帶上了管財政的黃副縣長,還有辦公室的汪主任,一起到柳林市去拜會市工行的李行長。

這個李行長名字叫李曉,能力那是不用說,關係也有,但就是有一個愛賭的嗜好,所以到現在才混到市行的行長,大家都說,要不是他這愛好,只怕早就到省行去了,季子強和他為貸款的事情見過幾次面,關係也說不上好壞來,這些財神,對誰都是淡淡的,說好也好,說翻臉也就不認人了。

季子強和邵行長一行人,就到了市裡,先安頓住下,然後是邵行長去聯繫李行長,黃副縣長去安排活動地點,等一切安排妥當了,司機就來接季子強。

小車把季子強拉到了市郊,在一座歐式風格的大樓前停了下來。

季子強下了車,一看邵行長還有黃副縣長都站在門口,還有一個人,季子強是不認識的,聽邵行長介紹才知道是這裡的老總,這個老總姓晁。

季子強快步上前笑著邵問道:「怎麼樣,你們老大能來嗎。」

邵行長點點頭說:「馬上就過來了,我們等下,不然你先進去?」

季子強搖搖手說:「那就一起等會,我一個人進去不大好。」

大家就都客氣了幾句,看來這姓晁的老闆也是一個吃貸款的人,所以聽說市行的老大要來,也巴結著到門外一起迎接。

幾個人就抽著煙,閑聊了一會,就見那李行長的奧迪就開了過來,季子強也做出一副迎接的樣子,但他還是有意的慢了幾步,讓邵行長給李行長把車門打開,這樣的事情他一般是不會去做的,獻殷勤也要有個限度,這是季子強的一貫態度。

李行長40多歲,鬢角的頭髮略微禿進去一些,眉毛濃黑而整齊,一雙眼睛閃閃有神采。他看人時,十分注意;微笑時,露出一口整齊微白的牙齒,能是因為長期從事腦力勞動的原因,額頭上那深深的皺紋和他年齡很相稱。

市行的李行長就一眼看到了季子強,他也沒在管給他彎著腰開車門的邵行長,徑直走到了季子強跟前,其實他也沒走幾步,因為季子強也快步迎了上來。

兩人就一面握手,一面寒暄了幾句,季子強抬頭看了看建築的名字:輝煌溫泉渡假村,問道:「什麼時候市裡有的這個渡假村呢?」

李行長笑了:「我看你這個山裡的書記當的真不值得,快成了化外野民了,連這麼有名的輝煌溫泉渡假村都不知道,這可是咱們晁大老闆的得意之作啊!從開業到現在這三個多月來,可以說是成為了咱們市裡的一景,能在這請人或者被請,人人都覺得是光榮的事。」

晁老闆謙虛的擺了擺手說:「不值得一提,都是行長的支持啊,別在這站著了,裡邊請。」

季子強等人進了大廳,一入眼金碧輝煌,一盞巨大的水晶吊燈從五層高的樓頂直垂下來,發著柔和的米黃色的光芒。兩邊是螺旋式的樓梯,樓梯邊分別有一根一摟多粗的白色的大理石柱,上面雕刻著古希臘的神話人物,背面牆上是瓷磚燒制的多幅世界名畫。牆前有一個小型的音樂噴泉,在激光射燈的照耀下,閃動著五顏六色的水柱。

季子強心醉神迷的說:「好氣派,大手筆,我說晁總,就這還不值得一提,我不知道在你的眼裡還有什麼可以提的。」

邵行長在旁邊打了個哈欠說:「就是,我們這些貧民看了都眼暈,更別說是建了。」

晁老闆笑著說:「打住,合著我一句話,引出你們這麼多話來,我今天不管你們是誰請客,反正四不能買單,你們也不要諷刺我。」

季子強就忙說:「晁老闆,今天是我請李行長,怎麼能讓你免單,這不和規矩。」

晁老闆就想說話了,李行長搶先說:「行了,誰請都一樣,我都領情,肚子餓了,晁老闆你請我們去吃什麼東西埃」

很快的,十幾樣精緻的小吃擺到了餐桌上,這晁老闆看來很了解李行長,知道他對吃的不是怎麼感興趣,就好打牌,所以也就沒有把吃飯搞的很隆重,季子強感覺簡單了點,但現在也不好說什麼,只有說說笑,讓吃飯有點氣氛。

幾個人到也開心,一會就吃完了,說笑著站起身來,晁老闆叫過一位服務員,吩咐道:「領大家玩會保齡球去。」

幾個人就在保齡球館開心玩了起來。

休息的時候,李行長行長也笑著說:「季書記看樣子還不到30歲吧,年輕有為呀。」

季子強正想回答說自己30過了,但還沒回答,這李行長就轉頭對晁老闆說:「我對這個不感興趣,玩下就可以了。」

晁老闆一聽忙說:「既然行長累了,那我們就打牌。」

李行長一聽就欣然同意了,大家放下了保齡球,一行人來到棋牌室,小姐早已擺好桌椅,放好了麻將牌,晁老闆和季子強,還有邵行長都坐了上來,陪李行長玩,黃副縣長在旁邊倒水,發煙,當背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