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六十章所謂聖人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江可蕊就又說了:「記得你的承諾,放假了就來看我。」 季子強毫不猶豫的說:「一定回去看你的,我也渴望著可以趕快見到你。」 兩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種期盼和期待。 轉眼到了年底,年味漸...

?「你好壞啊,要到退休了才想的起我,你有沒有一點責任心。」江可蕊在電話那頭說。

兩人又叨叨的說了幾句,季子強就說:「對了,可蕊,你想要個什麼禮物,我準備給你送一次,一直我都顯得很小氣吧,今天我有錢了,你就大膽的說。」

江可蕊心裡剛要高興,卻想到,他哪來的錢,會不會對領導的**報道,江可蕊也是做過多次,還有一些領導和生意人的來往,不要看關係都好像很不錯,其實一個是用手裡的錢,換取另一個手裡的權,一個是用手裡的權,榨取另外一個的錢。

就算江可蕊沒在政府上班,不過這些套路她明白的很,今天聽這季子強說話的語氣怪怪的,江可蕊就擔心上這個事了,她問:「那你說說你準備送我多錢的禮物,少了就不要開尊口,三瓜兩棗的本小姐才不稀罕。」

季子強是聰明了一世,但就是容易被女人糊弄,大不咧咧的說:「你放心,三兩萬的禮物我還是送的起。」

江可蕊一點都不傻,她是知道季子強的工資多少,每月花多少,存多少,她算的出來,所以每次見季子強,都是她主動的擋帳,她知道季子強沒錢,季子強也給她透過底,說自己根本都沒存下前來。

今天他一下就是三,二萬的,哪來的,估計是今天收了紅包,但江可蕊也不好直接說,一個是怕傷他自尊,一個怕說破了他來個死不認帳那更麻煩,她就說:「我們在一起這麼久了,你還不了解我,你送我什麼禮物也比不上你平安的好,要是再為給我送禮物犯點什麼錯,那我會心裡內疚一輩子。」

說完這話,江可蕊就不再說什麼了,季子強是做賊的心虛,他有點發慌,有點出汗了。

同時,季子強也是領會力很強的人,他懂的江可蕊話的含義,他就很快的結束了電話,坐下來想了一會,他還是給紀檢委曲書記打了個電話,讓他帶上收據過來一趟。

曲書記辦公室離他不遠,幾分鐘就過來了,季子強拿著這包錢對他說:「老曲啊,我剛回來,這辦公桌上怎麼發現了三萬多元錢,你點點。」

紀檢委曲書記就問:「那書記感覺這錢有可能是誰送的?」

季子強很認真的想了想說:「估計是那個生意上的老闆送的,不管他了,就按不明來源處理吧。」

紀檢委的曲書記也就不好多問什麼了,很快就清點了這包錢,給季子強打了個收據,走的時候,季子強又說:「這事情就到此為止了,不要對外宣傳,好像我成了一個聖人似得。」

曲書記忙討好的笑著說:「我知道,我知道書記就是菩薩心腸,怕送錢的人心裡難受。」

季子強哈哈哈的笑了兩聲,心裡想:「我要是菩薩就好了,只怕說我是閻王還差不多。」

送走了曲書記,他一下子感覺到了心裡很踏實,很自豪起來,自己就自己誇自己,原來我也是這樣一個崇高的人,什麼叫出污泥而不染,那一定就是說的我,但很快的,季子強心裡像是被什麼觸動了,為什麼自己剛才想要佔有這個錢呢,還給自己找了好多個佔有的借口,是不是自己現在真的變了,是在不知不覺里有了變化吧,也許自己還沒有覺察,現在自己已經站在一個超越了很多人的一個地方,那麼還要追求的是什麼呢?權利、金錢、美女,這些越來離我越近!

看來自己是不是還沒有滿足,比如是錢吧,難道自己現在真的已經對錢有了膜拜,錢可以放棄當初滿懷的一腔熱血,那自己過去純凈的理想哪裡去了?自己以後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在這條路上還要走多遠?

這些個問號,他一時無法回答,感到不適的茫然,看來自己是被同化了?他繼續著不斷的思考,人啊,變化真快,自己已經不是以前的自己了,說來也怪,人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出問題,是因為人的道德上出了問題,擁有的道德定力不能抵擋誘~惑與膨脹的慾望。

季子強再一次的撥通了江可蕊的電話,對她說:「可蕊啊,東西買不成了。」

江可蕊是理解他這句話含義的,她長長出了一口氣,心裡有了那麼多無限的安慰和欣喜,也知道了自己在他心裡的份量,就淡淡的說:「不買了才最好。」

季子強的心頭也有了一份對江可蕊的感激,如果不是她的及時提醒,或者自己已經開始慢慢的走向那條路了,想一想,季子強就感到有點后怕。

見他沒有說話,江可蕊就又說了:「記得你的承諾,放假了就來看我。」

季子強毫不猶豫的說:「一定回去看你的,我也渴望著可以趕快見到你。」

兩人的心中都有了一種期盼和期待。

轉眼到了年底,年味漸濃,所有的人都突然變得忙碌起來,作為季子強現在要參加的會也多了起來,各種表彰會,總結會,展望會一下子就集中在了一起,很多會議季子強是躲不掉的,就全他每次都是千篇一律的講話,但他還是得去。

縣委很多科室也都忙著收集材料寫總結,牽頭考評部門工作,準備會議,據說以前的每年底,縣委的人都會像烏龜一樣忙得四腳朝天,季子強需要考慮一件事情,那就是所有幹部的補發工資和獎金。

補發工資天經地義的,很多功效工資,還有考評工資到年底是該給了,洋河縣今年還不錯,財政上比起往年富裕了不少。

但獎金就成了問題,上面三令五申加十二道金牌,嚴令不準濫發獎金,可是「大伙兒一年干到頭,辛辛苦苦,完全沒一點表示也太不近人情」,季子強就只好在會議上對大家說:「我們不是濫發獎金,只是一點辛苦費,表示一下,一人一千,當然了,這還是要大家看看,你們有什麼意見?」

這種好事當然沒有人出來反對了,誰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把這獎金說沒了,那他過年只怕會耳朵發燒,會讓全縣幹部罵的狗血噴頭。

這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下來,縣上財政局也就挪出了一筆資金,給造冊在案的每一個幹部發了一千元獎金。

不過在這次會上,季子強的威信還是受到了齊良陽的挑戰,齊良陽再一次的提出了對財務的監督權,他說:「季書記,我對維修縣城的財務監督也搞了怎麼長時間,總感覺我們很多同志在思想上還沒有適應這種監督,所以我提議下一步對修路和溫泉山莊的財務我們都要抓起來。」

季子強皺了下眉頭,本來今天的會議並不是說這個議題的,但齊良陽看樣子是要來攪渾水了,他就說:「良陽同志,對於你說的這個問題,我們下次專題討論,今天就不談這項事情了。」

齊良陽很客氣的笑了笑說:「反正是開會,而且都說到了資金上,我看有必要把這些問題都說說。」

其他一些領導都看出來了,這齊良陽至從沒當上縣長,現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經常會在會上給季子強找點麻煩來。

季子強臉色就有點不爽的樣子了,他也在最近感到了這個齊良陽的得寸進尺,本來季子強是不想計較,但齊良陽的步步緊逼讓他不得不做出回應。

季子強就淡淡的,不緊不慢的說:「那麼良陽同志是個什麼意思呢?縣上的財權你感覺應該交給誰管理?。」

齊良陽嘿嘿一笑說:「應該是民主管理,不是在某一個人的手上。」他這話就很有所指了。

季子強說:「現在我們本來就是民主管理的,否則怎麼可能讓你監督維修城區的資金。」

齊良陽一點都不示弱的笑笑說:「那只是一個方面。」

這話把季子強頂的很難受,但會議上,季子強也不能發脾氣,他就冷冷的說:「就這一個方面,也因為管理的人多,經常會出現扯皮推諉,責任不明的情況,下一步我看還是有必要重新調整一下。」

說完,季子強就對城建局和規劃局的兩個局長看看,又對財政局的肖局長說:「以後你財政局撥款直接找我。」

這幾個人都臉上露出了笑容,心裡暗暗地高興,齊良陽給他們帶去了太多的麻煩,現在好了,季子強直接管理,那就能夠提高很多效率出來,幾個局長都一起點頭說:「嗯,堅決執行季書記的指示。」

這一下就把齊良陽涼了起來,他本來是想再抓一點權利的,沒想到季子強這一句話,讓他本來到手的權利又一次失去了。

他剛要張口反駁,馮縣長卻搶在他前面說話了:「嗯,這樣好,其實很多事情簡單一點更適合我們目前的發展,我支持季書記這個決定。」

其他的幾個常委和副縣長也都紛紛的表示了支持,這一下,齊良陽就明顯的成了少數派,他只好氣呼呼的閉上了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