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九章馮代縣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把握髮展這一主題,推進縣城經濟社會大發展大跨越。」 對季子強來說,這都只是一個形式,但就算這樣的務虛會議,自己還得扎紮實實的來務虛,認認真真的說假話。其實在座的也都心裡清楚的很,要是市委沒同意...

?韋市長明白了,這小子把自己又算了一把,他那規劃報告上寫的都是以後的事情,自己想以後的事情還早,具體問題到跟前了在說,自己先同意也沒什麼關係,在他的報告上籤了字,沒想到這小子是有計劃的把那幾千萬拐跑了,看來是不準備給市裡留了。

韋市長就說:「子強同志,你不能都把那錢用掉吧,至少還要給市裡留一部分。」

季子強連忙的哭起窮來,說洋河縣現在資金多緊張,還有多少的學校要翻修房子,還要在那些鄉維修水利等等的。

韋市長也是懶得和他說了,就一句話:「季子強,我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是這次房屋銷售完了以後要給市裡財政上交1000萬,當時洋河工業園市裡沒少投錢。」

季子強還想狡辯,韋市長是一句都不聽了,說:「不少給我哭窮,不給上交我就凍結你全縣的辦公費和幹部工資,你自己考慮。」

季子強也只好答應了,奶奶的,這就讓市裡又卡掉了1000萬,不過問題也不大,這錢不是要等紫金花園全部銷完做帳了才給嗎?我就留幾套,永遠賣不完,你慢慢的等。

韋市長不知道他打的這壞主意,見他答應了也是心裡高興,明年市上又可以多出1000萬的費用了,他也就又把季子強表揚了幾句,讓他放心的好好工作,市裡有什麼問題自己幫他扛著。

季子強有了韋市長這話,心裡也是輕鬆不少,短期之內,葉眉只怕是弄不翻自己了,只要給自己一點時間,就一定可以把洋河建設的美好起來。

過了沒幾天,市委的紅頭文件就下發到了洋河縣,提議馮副縣長提升為洋河縣的正處級代縣長了,馮建高興那是自不待言了,但齊良陽的情緒就一下子跌落到了

極點,他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坐在辦公室里悶悶的抽著煙,整天都沒有離開辦公室,他再一次失去了一個機會,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只怕以後的洋河縣很難有自己發揮的餘地了,這個馮建毫無疑問會一直跟隨季子強轉。

想到季子強,齊良陽就不得不想到葉眉告訴他的那話,季子強怎麼會跑到葉眉那裡去推薦自己當縣長,這個問題這些天齊良陽一直都在思考,直到現在,他才隱隱約約的有了一點醒悟,葉眉見不得季子強,季子強還要專門推薦自己齊良陽慢慢的清楚了季子強在次提升中的整個線路,他越明白,也就越加的後悔,越後悔,他對季子強的仇恨也就越加的深刻,這個季子強太過歹毒,憑空就搞掉了自己一次穩穩的提升,自己為什麼就那麼傻呢,明明知道他是葛詭計多端的人,還是相信了他的話。

齊良陽的悲哀就達到了極限,他冷冷的咬著牙,遲早自己一定要讓季子強為今天的舉動付出慘重的代價,是的,老賬新恨一起算。

洋河縣一次臨時人大常委會在五樓會議室召開,審議通過市委議案,任命馮建同志為洋河縣人民政府代理縣長。縣委書記季子強親臨會議指導,並介紹馮建同志基本情況。

縣人大常委會主任主持會議,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範文、陳興國、石德祿及10名常委會組成人員出席會議,縣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負責人,不是縣第十五屆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的縣人大常委會各工作部門的主任、副主任,縣政府辦、縣委組織部、縣發改委、縣財政局等34個部門負責人列席會議。

會議審議通過了《市人民政府關於提請審議馮建同志任職的議案》和《縣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關於提請任命馮建同志為洋河縣人民政府代理縣長的議案》。

縣人大常委會主任代表縣人大常委會為馮建頒發洋河縣人民政府代理縣長任命書。

縣委書記季子強在介紹馮建同志簡歷及工作情況時說:「馮家同志政治思想素質好,大局意識強;思想解放,視野開闊,勇於開拓創新,抓工作的點子和辦法多;歷經多崗位鍛煉,領導經驗豐富,組織領導能力和統籌駕馭能力強,工作中善於抓重點、抓關鍵;事業心、責任感強,勤奮敬業,甘於奉獻;為人謙遜,作風民主,注重團結,清正廉潔,嚴於律己,在幹部群眾中有很好的口碑。」

會上,縣委副書記、代縣長馮建作了表態發言。他表示:「將在縣委的堅強領導下,在縣人大及其常委會的監督下,在縣政協的支持配合下,時刻把握髮展這一主題,推進縣城經濟社會大發展大跨越。」

對季子強來說,這都只是一個形式,但就算這樣的務虛會議,自己還得扎紮實實的來務虛,認認真真的說假話。其實在座的也都心裡清楚的很,要是市委沒同意,你馮建表現再好,那也是和尚的**——沒用。

會議召開以後,馮代縣長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他是來感謝季子強的,他比其他人更明白,要不是季子強這次的一系列設計,就憑自己那幾個紅包,是絕對拿不下洋河縣縣長這個位置的,他進門就說:「謝謝書記,我這個縣長是書記提攜的,以後書記有什麼事情可有什麼吩咐,只管說,我絕無二話。」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馮建再也不是過去那個副縣長了,季子強也是必須改變態度,客客氣氣的站起來招呼著說:「馮縣長快不要這樣說了,你的任命那是組織決定,是人大通過,和我沒什麼關係,以後只要我們能好好的配合工作,那就可以了。」

馮建忙說:「書記,你的」

季子強打斷了他的話說:「馮縣長,今天就不說那些事情了,我們換個話題吧。」

馮建一看季子強很固執的不願意說這件事情,也只好住口,換個話題說:「季書記,晚上幾個副縣長要我請他們一下,能不能書記也賞個光,一起參加。」

搖下頭,季子強說:「我就不去了,我這還堆了還多文件,晚上要加班看看,你們去吧,不過啊馮縣長,最近還是小心一點,不要鬧得動靜太大了。」

「是,是,我知道,就幾個副縣長,沒其他人。」馮建忙說。

季子強也就不在多說了什麼了,量他馮建也應該知道,一個代字還沒去掉,他也不會搞的滿城風雨。

馮建就說:「書記,那我就先過去了,有什麼事情你打電話就可以了。」

季子強也起身相送,就見馮建從包中拿出了一個大信封來,裡面鼓鼓囊囊的,季子強知道,一定是錢了,還沒等他說話,馮建就說:「書記,這是我一點心意,你要不把我當外人,那就收下,要是你瞧不起我,我走了你把這扔掉也罷,上交也吧,我都不說什麼。」

這一下就把季子強的所有話封住了,季子強當然是不能要他的錢,但人家一個縣長,和自己平級,還把話說的這樣嚴肅,自己還真不大好拒絕。

季子強想想就說:「馮建同志啊,你是應該知道我這個習慣的,你這樣讓現在很為難埃」

馮建放下袋子,邊走邊說:「我這不是行賄你,我又不求你辦事,也不指望和你做什麼利益交換,就是一種禮尚往來,季書記不要太讓我顏面無光了,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說著話,馮建就出了季子強辦公室,一溜的快步走了。

季子強看著眼前這袋子,呆了一會,拿起來打開看看,裡面應該有三萬多元,季子強把這包錢在手上掂了掂,一時還不好處理,上交了吧,馮縣長知道了多難堪,,退給馮建吧,只怕以後兩人為這事情有了隔閡就不值當了。

季子強想了一會,把錢放在了抽屜里,突然之間,他又有了一種新的想法,這個錢也算不得賄賂,要不自己就留下,上次到省城,還有和江可蕊一起出去旅遊,都是人家江可蕊出的錢,自己也是客氣了幾句,但說真話,自己還確實沒錢,每月就這一點工資,吃吃用用,每月也就剩不下多少,有時候再給父母一點,自己經常兜里也就是幾百元錢坐莊,和江可蕊相處了怎麼長的時間,自己還從來沒給她買過一次禮物,想想自己這樣的情人還真的少見。

季子強就有了想要這筆錢的意思了,但他的心裡到底還會不很踏實,他就一個人在辦公室來回的走了一會,又到院子里轉了一會,感覺心態穩定了不少,這才回來拿起了電話,給江可蕊打了過去。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季子強說:「可蕊,今天在忙什麼,我有點想你了。」

江可蕊那面就嘻嘻的笑著說:「真的假的?」

季子強說:「真的,很想。」

江可蕊說:「很想的話,那就來省城吧。」

季子強嘆口氣說:「我在熬時間啊,快到元旦了,一放假,我就過去看你。」.

江可蕊笑著說:「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假仁假義的,就知道工作重要,什麼時候我的地位在你心裡要超過了你的工作,那才算你真想我。」

季子強就想這說:「一定會有那個時候的,比如我退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