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八章日新月異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現,葉眉還在等著他呢,等這陣的風一刮過,也許就會對他發動攻勢,所以自己的時間並不多,必須在短短的時間裡讓洋河縣發生一個大的逆轉,用難以推到的政績來保護自己,讓她葉眉老虎吃天,無處下口。 縣上的...

?向梅也趕忙退後一點說:「那行,以後有什麼看不清楚的,告訴我,我給你解釋。」

季子強就點點頭,專心的看了起來,向梅也不好再多坐了,告辭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就放下了計劃,看看手錶,剛要給小張打電話,小張就進來了說:「季書記,今天你安排的要到修路工地去看看的,要是沒什麼事情,現在時間到了,可以走了。」

季子強放下電話說:「我還正準備叫你呢,走,去看看。」

季子強先在裡間去換好了鞋子,帶上了一副勞保線手套,兩人才走出了辦公室。小張早已經通知了小車班,季子強的01號小車已經在院子里發著等他們了,兩人上車就開往城外。

洋河縣村村通的道路工程,正式列入全省的扶貧開發重點項目,項目總投資4100萬元,其中省交通廳支持3000萬元,柳林市支持了300來萬元,洋河自籌資金近500萬元,剩下的還有一部分是私營投資,先修路,將來收費分紅。

對洋河縣來說,這次修路就是一場聲勢浩大的工程建設,經過層層發動和動員,除了王老闆公司在修,一些附近農閑的農民,季子強也和王老闆達成了協議,讓他們也有組織的分包了一些路段,這樣不僅可以加快工程速度,還能讓附近的村民掙點小錢,可謂是一舉兩得。

洋河縣的幹部群眾都投入到這場浩大的工程建設當中,季子強提出以村為單位組織施工隊,縣鄉村各級幹部都分到各個村,各個村的任務中,同時也是分配幹部的任務,捆綁在一起。各級幹部在這次工程建設當中,要與農民同吃、同注同勞動。

這一舉措得到了整個洋河全社會的擁護,社會各界對季子強這種打破成規的工作方式一致的讚揚,村民們既可以掙錢,又可以和縣鄉的幹部在一起勞動和生活,讓他們這些過去對幹部的很多不理解,很多對立情緒都在這次工程中逐漸的化解了,而幹部們,也深入到了群眾中去,更多了了解了他們,知道了他們的疾苦。

幹部們明顯的感覺到季子強主政后工作節奏很快。一些幹部對季子強的工作作風一時還不適應。長期養成的惰性已經在他們的骨子裡根深蒂固,一時還難以根除。

季子強堅信好的作風是帶出來的,好的習慣是可以逐步養成的,洋河縣一定要培養和造就一大批優秀的幹部和人才,這是洋河縣事業發展的根本和關鍵。

再次期間,季子強也欣慰看到在一些幹部身上發生的可喜的變化,欺上瞞下,華而為實的作風得到了根本性的改變。

在這種情勢下,季子強也給自己做了一個規定,那就是不管縣上的工作又多忙,每周至少要去和他們一起參加半天的勞動,給大家做好表率工作。

什麼是火熱的勞動場面,看看洋河縣公路建設工程的現常

什麼是黨團員的模範帶頭作用,看看洋河縣公路建設工程的現常

什麼是魚水般的幹群關係,看看洋河縣公路建設工程的現常

什麼是激動人心,什麼是感動萬分,看看洋河縣公路建設工程的現常

七八十歲的老大爺,老大娘,幾歲大的孩子,給勞動一線的幹部群眾送茶送水,送吃的。

戰地廣播站不停地廣播好人好事,鼓勁造勢。

群眾對幹部的感激、關心、愛護,從那些細微之處體現出來,挑擔子上坡的時候把他們扶一把,拿毛巾幫他們擦擦汗,讓他們休息休息,少挑一點,不要累壞了身子…….

省報派駐多名記者進行深入採訪報道,記者們都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感人的場面,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好的幹群關係。

季子強到了工地,也是一頭扎到了工程勞動中,和幹部群眾一起戰鬥在第一線。臟活、累活、重活搶著干。

很多群眾都認識他了,看著他是又喜歡,又敬仰,又不忍。

農民劉喜貴本來過去都市在外地打工,這次因為有修路的活,就沒有去外地了,季子強今天和他配合勞動著,他是打心眼裡佩服這位年輕的縣委書記,看季子強這樣玩命地干,便關切地說道:「季書記,你也不是鐵打的,要注意身體埃」

「謝謝了,這點活,我的身體還吃得消。哦,對了,大家的情緒怎麼樣啊?」季子強就一面鏟土,一面問他。

「季書記,大家都很感謝縣上的照顧,這多好,我們也不用跑外地去了,唉,要是以後洋河縣經常有這樣的工作給我們做,那多好埃」

季子強抬頭擦了把汗水說:「你放心好了,只要不是懶漢,將來洋河縣有你們掙錢的地方。」

這不是季子強隨口在安慰他,因為季子強有信心在以後讓洋河成為一個全市,全省甚至是全國的知名旅遊城市,到那個時候,洋河縣一定回事一副朝氣蓬勃的局面,各行各業都會大有用武之地,何愁沒有就業的機會。

「季書記,謝謝你們啊,你們當幹部的,一心一意為我們老百姓,我們自己如果還是一堆扶不上牆的泥,那成啥了。」

「你這樣想就對了,做為一個領導,那是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不能當混世魔王。你是有些見識,在群眾中也有一定的影響,你也要把你的作用發揮好,不能辜負了大家對你的那份信任。」

「季書記,我怕自己擔不起這責任埃」這人也很謙虛起來。

季子強哈哈哈大笑說:「你怎麼就不行,我看沒問題。」

季子強的身邊人越聚越多,省里來的記者多次提出要採訪季子強,他都婉言謝絕,一再叮囑記者一定要鏡頭對下,筆頭向下,多寫群眾,多報道他們的事。

離開工地,回到了縣委,季子強又在謀划全縣的其他幾件大事,他的工作思路清晰明了,各項工作都早在腦海中,所以事情雖然多,但季子強還是能夠遊刃有餘的處理。

不過他的心裡一點都不張狂,他知道這只是曇花一現,葉眉還在等著他呢,等這陣的風一刮過,也許就會對他發動攻勢,所以自己的時間並不多,必須在短短的時間裡讓洋河縣發生一個大的逆轉,用難以推到的政績來保護自己,讓她葉眉老虎吃天,無處下口。

縣上的工業也要動一動,他就幫中抽空,對縣銅礦,石膏礦,水泥廠,針織長,電器廠,儀錶廠等等十三家企業發出了通知,將在近期進行改組和革新,可以合併,可以重組,可以職工承包,對其他效益不好的企業在本季度還沒辦法扭轉的,主要領導全部下崗,由縣政府或者是職工重新安排或者選舉產生新的領導。

他近期的手筆之大,在洋河縣還未曾出現過,一種興奮,熱情,緊張的氣氛在全縣蔓延開去,大家見了面不再是過去那樣招呼:你吃了吧。

變成了洋河縣最流行的語言:你們領導快下了吧。

這樣的亂,很多人是擔心的,包括市裡一些領導,前幾天韋市長就來電話說:「子建,你就不怕壓力太大,最後會形成人心背向嗎。」

季子強很謙恭的回答:「沒有大亂,就不會有大治,我也是在賭一把,搞好了一切都好,洋河縣要是沒太大的變化,葉書記是一定會讓我下課的。」

對他來說,現在的時間就是勝利,只有在短期有大的起色,才能扛過去,看怎麼才可以在短期有大的起色呢,那就是下重手,上猛葯,像過去那樣慢慢的來,穩穩的走,對他來講那就是自殺了。

韋市長在電話那頭哈哈的笑著說:「你小子啊,不過也不用太過擔心,市裡不是那一個人說了算,我們也會一直支持你的。」

季子強連忙說:「謝謝韋市長,謝謝韋市長,對了韋市長,過幾天洋河工業園的改建項目就要開盤銷售了,以後叫紫金花園,開盤的時候韋市長要不要親自過來一趟,要是來我就好好的造造聲勢。」

韋市長就說:「算了,等以後完工開園的時候我再過去,小季啊,你有沒有算過,這開盤后能回收多少資金埃」

季子強就嘿嘿一笑說:「初步估計,買的好的話第一期回收2千萬是沒什麼問題,二期要在明年了,那時候可能還要多點。」

韋市長在那面估計是呆了一下,這小子,真是好手段,轉眼就可以到手幾千萬,真是想不到啊,韋市長就問:「那你準備怎麼使用這幾千萬?」

季子強忙說:「不是怎麼使用,我已經提前支付了。」

韋市長很是驚訝,在電話中說:「你錢還沒到手,就先用了,你用那去了?」

季子強說:「不是前一階段給你報過一個規劃,你也同意了嗎?我把他投入到五指山旅遊工程上去,那樣我們縣上就可以站到六成的股份,將來這就會成為洋河縣的一個穩定收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