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七章開會選舉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工作進步,還是一時的心緒來潮,很不好判斷,想想也沒什麼,至少也算是自己幫下葛副市長,這兩個人選其實對韋市長來說,都無關緊要,有季子強在那個地方,誰當縣長都市白搭,那就答應了再說。 看著韋市長點...

?韋市長就更加迷惑了,這種形式很有點反常,不像是葉眉的風格,那麼這次是什麼原因讓葉眉採取這樣的方式呢?他不解,但他知道,一定是有原因的。

韋市長就笑著說:「葉書記,不用這樣複雜吧,我們那樣在會上意見相左,會引起下面人的一些猜疑的,這事你就定吧,我聽你的,你提齊良陽,那我就支持你的意見,我不會有什麼其他想法,對於馮建,我感覺還是再等幾年,他還年輕,多磨練一下不是壞事。」

葉眉看著韋市長,搖搖頭說:「對這事我還真的心裡沒底,畢竟我對他們兩個人都不是很熟悉,所以才想改變一下過去的人事任免方式,讓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會前,我也會說明這個問題,以免引起下面同志的胡亂猜疑。」

韋市長還是猶豫了一下,他不知道這樣到底是葉眉的一次工作進步,還是一時的心緒來潮,很不好判斷,想想也沒什麼,至少也算是自己幫下葛副市長,這兩個人選其實對韋市長來說,都無關緊要,有季子強在那個地方,誰當縣長都市白搭,那就答應了再說。

看著韋市長點頭答應,葉眉也就結束了這次談話,她很客氣的把韋市長送到了門口,兩人之間很是親密,常人從外表是看不出他們有多少的隔閡和矛盾,更看不出就在不久前,他們為季子強發生的那一場針鋒相對的對壘。

葉眉轉身回到了辦公桌旁,微微一笑,就電話安排了市委辦公室,讓他們通知常委人員,晚上開會。不過在下班前,葉眉還是親自給幾個常委都掛了個電話,一個個的交代了一陣。

晚上的常委會隨著韋市長和葉眉的相繼到來,開始了。葉眉一改往常會議上的嚴肅,先是開了兩句玩笑,讓大家不要因為自己佔用了他們的休息時間,回去對著老婆罵自己。

這讓下面都一陣的灑笑,這會議從來都不勉強誰,只是很多人擠破腦袋也想來開,就是沒有擠進來。

笑過之後,葉眉就說到了洋河縣的縣長選拔問題:「大家也都知道,洋河縣現在是縣長空缺,這也不能老空著,對洋河縣的政府工作有很大影響,所以今天讓大家來,就是想聽聽大家的看法,把這事定下來。」

大家都看著葉眉,沒有誰想要提前談自己的看法。

葉眉就繼續說:「每個人都可以談自己的看法,我也沒確定人選,我就先把洋河縣推薦的人選提出來,供大家討論,他們推薦的是嶺南縣副書記齊良陽,和常務副縣長馮建,對這兩個人,我感覺齊良陽是不是更合適一點,但今天是討論,我的話只能算是一個提議,歡迎其他人都談談看法。」

葉眉就把副書記齊良陽的情況又給大家做了一些介紹,最後就問韋市長:「老韋啊,你看這人怎麼樣,你有沒有更合適的人眩」

韋市長本來還想等會,看看情況再說,現在見葉眉指名道姓的提出了自己,就只好按白天兩人商量的話說:「同志們,既然葉書記這樣說了,那我也就提一個人選出來,你們感覺洋河縣的副縣長馮建同志怎麼樣,相對於齊良陽同志來說,馮建更有政府工作的經驗,也更有闖勁。」

韋市長知道,今天自己這樣提出一個和葉眉不同的人選,下面的常委一定都會大吃一驚的,這太突然,也太不合常規了,直接就會沖淡葉眉前面講了那麼多的主題,只怕就是自己提了出來,在座的各位也一時沒人敢於接自己的話口。

這個想法一出來,韋市長就是倏然一驚,難道這是葉眉給自己設下的埋伏,她想要通過這次會議,對自己進行一個警告,或者是示威,葉眉明明知道沒有人敢於很快的贊同我和他不一樣的人選提議,她還要讓我說出來,最後冷我的場子,以顯示她在常委會的權威,或者是人氣。

但韋市長有點瓜了,他沒有看到他預想的情景,大部分常委,特別是葉眉派系的幾個常委,都靜靜的聽完他的話,沒有驚訝,沒有疑惑,更沒有慌亂,似乎他這話很正常,很平常一樣,也好像過去的柳林市一直都是這樣開的常委會,都是如此的民主和自由。

更讓他吃驚的是,馬上就有好幾個常委竟然旗幟鮮明的表示贊同他的觀點,這使他感到了異常的恐慌,太詭異了一點。

葛副市長等幾個人一看這個形勢,也都紛紛的表示了贊同,最後就連葉眉,在一陣的猶豫中,也發言認可了韋市長的提議,這就讓剩下的幾個常委沒有了選擇,大家一起表示同意。

韋市長心裡就咯的一下,感覺今天的會議,今天的縣長選拔,過於蹊蹺,過於意外,但到底怎麼會這樣,他是說不清楚,想不明白的。

這裡面,也唯有葉眉心裡明白,她費心的設計了這個局面,有了眼前的這個局面,等結果出來以後,蘇副省長問起了自己,自己就可以很無辜的回答他:我也是提議齊良陽的,但常委會上大家沒通過,我不能一個人說了算埃

天亮了,季子強醒了過來,昨晚由於陪幾個老闆吃飯,酒喝有點多了,現在頭還有點暈,他趕忙起床拉開窗,讓新鮮的空氣透進來。

洋河縣城這鋼筋水凝土的建築群體,也開始變得生機盎然起來。早起的攤販們,在大街小巷裡悠揚的叫賣著,季子強一邊在街上走著,一邊聽著這聲音,他的內心有了一種祥和,安逸的感覺,那一聲聲的叫賣,又一下子把季子強拉回到童年的無拘無束,快樂的時光,記得在自己小的時候,每當聽到門外有這樣的叫賣聲,不管外面賣的是什麼,季子強都會有一種去看看的衝動,那時候就算沒錢,但也一定要去湊那個熱鬧的,哪怕就是看看他們賣的東西,也是一種快樂。

所有的這一切都讓季子強感覺到神輕氣爽。他感到這種生活太美好了,他要好好的在事業上更進一步,但美好的感覺總是這樣的短暫,人們不得不回到現實紛繁的人世間,城區的美化工作最近也拉開了序幕,下一步的整體策劃宣傳也拉開了序幕,五指山的開發工作也進入了實質性的階段,這很多事情疊加在一起,一下子,洋河縣就忙碌起來了。

馮副縣長和城建局局長今天來到季子強的辦公室,給他彙報了城區美化工程的情況,請他去檢查和指導一下,季子強也知道這就是個客氣話,有什麼指導的,人家辛苦了這麼長時間,自己原來也說過讓人家全權處理的,所以季子強就沒有隨他們去,他也不主張開什麼開工會,搞什麼動工典禮,他讓馮副縣長回去告訴大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最近來到洋河縣考察的投資人很多了,所以季子強還特意交代了一下,讓縣政府做一些準備,人來了是怎麼個參觀流程,座談會參會人員,那些相關部門配合政策解釋,在哪招待,如果不回去的人怎麼住宿等等。

現在洋河縣的縣長還暫時未定,所以季子強的工作量就特別的大,幾個現有大項目也在紅紅火火的進行著,他是忙了城裡忙城外,這面剛剛把馮副縣長他們打發掉,向梅有來請示工作了,見向梅進了門,他就問:「這幾天你在忙什麼,我都沒見到你。」

向梅很溫柔的笑笑說:「奇怪了,你那還能注意到我,看你一天忙的。」

季子強笑笑說:「就是再忙也能注意到你,你是我們縣委的一朵花呢。」

向梅就嘿嘿的笑了起來說:「我算什麼花啊,即將凋零了。」

季子強就看了一眼她說:「怎麼快就要凋零了,呵呵,對了,你拿的什麼?」

向梅就把年底的縣委工作計劃遞了過來說:「我和汪主任整理了一下,年底工作忙,我們大概的分了個工作類別和進度表,你看看。」

季子強接過了向梅遞過來的安排表看了看,計劃做的很詳細,有很多時候還是分成兩組同步進行,季子強點下頭說:「嗯,不錯,年底工作太多,有個詳細規劃最後,不過我一時看不完,先放我這,看過了再說。」

向梅就湊過頭來說:「好啊,那你看看裡面有那些地方不很清楚的,我給你解釋下。」

這時候一陣的芳香襲來,季子強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看低頭給自己解釋的向梅,卻見那一段脖子冰肌玉膚,滑膩似酥,再看看那指著安排表的手腕白肌紅,手如柔荑,他的心頭就是一陣的蕩漾。

他就下意思的頭朝後仰了一下,這個微小的動作,很快就讓向梅感覺到了。

她看看季子強不大自然的臉,一下就神情扭捏,滿臉緋紅了,季子強見她手足無措的樣子更是心頭一陣的漣漪,就掩飾著說:「先放這,先放這,我看完了再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