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六章齊書記的焦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昨天他季子強來探口氣,今天你齊良陽就給自己行賄,你還裝的什麼都不知道,呵呵,你也也太膽大狂妄了,要不是看在蘇副省長的面子,自己剛才就給他的難看。」 但蘇副省長的面子還是要給的,葉眉就緩緩的坐...

?這一切的信息都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馮副縣長一切就緒了,只等上面的任命通知。

齊副書記怎麼可能不緊張,自己穩穩噹噹的一次提升,只怕出現問題了,雖然有蘇省長打了招呼,但他怎麼打的,用的什麼口氣,是不是真心實意幫忙,這些都市無從知曉了,而且一個市委書記,也未必就完全買你一個副省長的帳,齊良陽越想越擔心,也要想想辦法,準備活動一下。

但怎麼活動,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找誰幫忙,也去找他們找過的那些常委嗎,只怕有點晚了,人家已經答應了他們,那裡會在幫自己,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找葉眉書記.他知道時間已經很少了,機會也許就在和自己擦肩而過,不能在等待,更不能在耽誤,想到就做,他就要了一個車,說到鄉下去看看,車一出城,就拐到市裡去了。到了柳林市的市委,齊副書記很小心的敲響了葉眉書記的辦公室。

他見到了葉眉,他掩飾不住內心的不安說:「葉書記,你好,我來給你彙報下工作」。

葉眉心裡已經知道他是為什麼而來了,就笑了笑說:「良陽同志啊,你我之間就不要客套了,說吧,什麼事?」齊副書記也笑了笑,喝了一口茶几上秘書給剛泡的茶,才帶點情緒的忿忿說道:「葉書記,我心裡有點堵的慌。」「奧,呵呵,為什麼啊?」葉眉不動聲色地問道。

齊副書記就把聽到的,一些關於齊副縣長來市裡活動的事情說了一些。葉眉聽完了他的話,面無表情地說:「小齊,你也太沉不住氣了,市上對你們洋河縣的縣長人選,還沒有開會研究呢,至於你說氣氛現在來市裡活動的事情,嗯,也小!

「他前幾天來過市裡的,也許葉書記不知道,他來到處請客送禮。」

齊副書記一聽葉眉這麼說,心裡更是激動,他急於把話說明白,說清楚。

葉眉有些異樣地瞧著齊副書記說:「小齊啊,你很激動嘛,有點事情要看淡一點。」

齊副書記心裡就道:看淡一點,你是說的輕巧,拿根燈草,站著說話不腰疼,你是市委書記,當然可以看淡一點,我可不能眼看這煮熟的鴨子就這樣飛了。

齊副書記也不藏著掖著了,他直截了當地說:「葉書記,現在好容易有個機會,就是按次序,也應該輪著我了,再說了。」

「齊良陽同志1葉眉一臉嚴肅地說:「你說話越來越不靠譜了,什麼按次序,幹部崗位是轉著坐的嗎?」

齊副書記看到了葉眉有點不快,才感覺自己一急,說話有點冒了,現在自己面對的可是柳林市的一姐啊,他趕忙地說道:「葉書記,我說話方式有點錯了,我承認錯誤。」

他一邊說著,一邊從隨身帶來的包里摸出一張銀行卡,放在茶几上輕輕向葉眉推了過去。

葉眉看著推過來的銀行卡,面無表情的說:「良陽同志啊,看來你還是不很了解我,我是從來不收這些的,不過,看在蘇副省長的面上,我也不計較什麼,你先回去,我會認真考慮這件事情的。」

齊良陽就有點發矇了,葉書記不收錢嗎?應該是在客氣吧?

不是前幾天季子強還說葉眉收錢的埃他就在一次把卡推了推,對葉眉書記說:「書記,就算你看蘇副省長的面子,收下我的一點心意吧。」

葉眉有點厭搖頭說:「收?我是肯定不會收的,不過我會考慮你的問題」。

齊良陽見到葉眉的這種表情,不由皺了皺眉頭,看來這不是葉書記客氣了,他是真的不收,他就只好道:「我也是擔心馮建他們在市裡活動,所以還請葉書記原諒我的莽撞。」

葉眉就笑了,笑的還是很親切了,說:「你放心好了,他沒有來市裡活動,倒是你們季書記昨天來過一趟,給我推薦了一個洋河的縣長人眩」

齊副書記一下睜大了眼睛,說了半天,還是來活動了,不過找的不是其他常委,找的是你葉書記,他的心裡就更加發毛了,忙問:「季書記是推薦的誰?」

葉眉嘲弄的笑笑,心裡想,你就裝吧,繼續給我表演,嘴裡淡淡的說:「呵呵呵,他當然是推薦你了,這難道你也不知道。」

齊副書記有點傻了,他搞不清季子強怎麼會推薦自己呢?他的頭上有了汗水,他似乎感覺自己是上了一個圈套,但到底這是一個什麼圈套,他一時還想不明白。

葉眉見他這樣,也就笑了,說:「你先回去吧,我們會很慎重的考慮這個問題的。」

齊副書記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他只好寄希望於蘇副省長對葉書記的影響了,但他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季子強要推薦自己,這是奇了怪了。

葉眉看著齊良陽的離去,漸漸的收起了笑容,心裡就多少有了些鄙視,她是最看不慣這種人的,兩面三刀的,明明和季子強串通好了,昨天他季子強來探口氣,今天你齊良陽就給自己行賄,你還裝的什麼都不知道,呵呵,你也也太膽大狂妄了,要不是看在蘇副省長的面子,自己剛才就給他的難看。」

但蘇副省長的面子還是要給的,葉眉就緩緩的坐了下來,她需要好好的想想,也需要仔細的算算。

齊副書記在葉眉那的行動,看來是毫無結果了,甚至可以說適得其反,但這也正是季子強要的結果,他就是希望馮副縣長表現的激進一點,把水攪混,給齊良陽施加最大的壓力,讓他亂了方寸,做出一些錯誤的判斷,採取一些失當的舉措來,毀掉自己本來穩穩的一次提升機會。

對於市委葉眉書記,季子強真的相當的了解,葉眉怎麼會愛錢呢?不管是誰,膽敢給他送禮,要不了多久,這個人就會受到葉眉的懲罰。而自己就是要給葉眉一個信號,讓她誤會自己和齊良陽的關係,以現在自己和葉眉的情況來說,她是絕對不會希望給洋河縣安排一個跟自己跑的人。

在市委葉眉的辦公室里,葉眉也是一樣在想著這個問題,從齊良陽的表現來看,這縣長位置看來是不能給他了,雖然他是有蘇省長打過招呼,但一個縣長的責任太過重大,更何況他還是一個跟著季子強跑的人。

葉眉就做出了決定,推翻了自己本來準備讓齊良陽做縣長的想法,但是這裡面還涉及到蘇副省長的面子,就算不給齊良陽,也要有一個合理的解釋,自己完全不必要為自己在省府樹立一個強敵。

葉眉在辦公室坐了好長時間,她要考慮清楚,用什麼辦法讓自己脫套,後來她拿起了桌上的電話,給韋市長撥了過去:「老韋,我雲啊,你現在忙嗎?要是不忙就過來一下吧,和你商量個問題。」

韋市長過了不到15分鐘,就來到了葉眉辦公室,進來以後,兩人就稍作寒暄,一起坐在沙發上聊了起來:「老韋,今天請你過來,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洋河縣縣長人選的問題,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韋市長臉上很平靜,但心裡卻起了疑惑,一般的幹部人事調整,葉書記都是自作主張多,很少會聽別人的建議,特別是很少聽自己的建議,今天是怎麼了,看來有些貓膩,自己要小心應答了。

韋市長就平靜的說:「不是洋河縣已經有了推薦人選了嗎?難道葉書記對那兩個人選不大滿意?」

他沒有來談自己的看法,以退為進,問起了葉眉。

葉眉一聽韋市長的這話,就心裡嘆息了一下,這老韋真是個滑頭,想從他嘴裡套點話,真難:「呵呵,我感覺一個縣長還是要熟悉政府工作,才更好一點,你說呢?」

韋市長就附和著他,點點頭說:「熟悉政府工作流程那是更好一點。」

不過他知道這一定不是主要原因,你葉書記又不是沒有提拔過外行做縣長。

葉眉看看這樣談話是沒什麼效果的,韋市長過於謹慎,很難談出什麼,葉眉就不繞彎子,直接說道:「也有人建議我啟用洋河縣的常務副縣長馮建來做縣長,你對這個提議有什麼看法?」

韋市長算是明白了,看來葉眉是不準備讓齊良陽做縣長了,這也不錯啊,前幾天葛副市長還找自己說過馮建的事情,讓自己瞅機會幫上一把,不管怎麼說,這個馮建也都市華書記這一撥的人。

但現在韋市長不能輕易的表態,他首先要搞明白葉眉今天到底是個什麼想法,是來試探自己,還是真的改變了看法,想讓自己給他一個台階下來。

韋市長就皺了下眉頭說道:「馮建??會不會太年輕,不過年輕也未必是壞事,至少還是有點闖勁,但是也容易出錯埃」

這模稜兩可的話,讓葉眉眉頭也是皺了一皺,她心裡暗道:這個韋市長還在和我捉迷藏。

不過葉眉也不怪韋市長,他這樣的回答和反應也屬正常的,今天自己的問話也是有點讓他不習慣,那就在試探一下:「我是這樣想的,這問題我們可以拿到會上讓大家討論一下,我就提齊良陽,你來提馮建,讓大家來討論一下,怎麼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