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五章推薦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縣的縣長什麼時候可以到位啊,最近工作忙,有到年底了,我一個人真是忙不過來。」 葉眉很疑惑的楊了楊眉毛,如此說來,這才是今天季子強專程過來彙報的用意了吧,我就說嗎,他好多天都沒有過來了,現在又沒...

?齊副書記就笑著說:「不急,不急,你注意安全埃」

掛斷了電話,齊良陽的臉就陰沉了下來,他的多疑和敏感讓他明白,季子強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在背後搗鬼,他明明是去的市委,為什麼要是去政府,這其中必有貓膩。

不錯,季子強是欺騙了齊良陽,他並沒有去市政府,他到了柳林市委市,這個大院座落在柳林市一個不太繁華的街道,整個大院氣勢雄偉,格調典雅氣派,對比一下對面的市政府大院,就會讓政府大院顯得有點寒傖也很不協調。

此刻,他已經坐在了葉眉的辦公室里,辦公室頗為大氣,有三四十平米,棚頂是裝飾一新,吊燈里安裝著節能燈泡,寫字檯上,擺放著一面小小的紅旗,沙發是純皮的,地板是新換不久的暗紅色的實木地板,牆上,掛著兩幅書法。

這很長時間裡,季子強和葉眉都沒有這樣面對面的坐在一起了,他們沒有坐在沙發上,葉眉沒有離開自己的辦公椅,季子強也就只好坐在葉眉的辦公桌對面,這樣兩人就更像是上下級在談工作了,或者這也是葉眉刻意做出的姿態,表明了自己和季子強再也不能夠回到從前那種關係了。

季子強也恰如一個下級一樣的本分和恭順,他客氣的,微笑的縣給葉眉問了好,然後說:「葉書記,我想來給你彙報一下最近的工作情況。」

葉眉表情淡然,看不出是厭惡還是高興,她點點頭說:「季書記,最近洋河的工作還是不錯,不過你不用很詳細的給我彙報,抓關鍵,說大意吧。」

季子強點頭說:「好的,我就彙報一下幾個大箱目的進展和下一步洋河縣的發展構想。」

葉眉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不置可否的冷淡的看著季子強,聽他開始了抑揚頓挫的彙報。

說實話,季子強的彙報並沒有引起葉眉多少興趣的,對洋河縣,葉眉一直密切的關注著,這種關注程度,遠遠的大於她對其他區縣的關注度,因為那裡有季子強,因為這個季子強和她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糾葛。

她希望季子強可以把洋河搞的很好,可以讓洋河縣擺脫貧窮和落後,但同時她也期待季子強會在工作中出現什麼紕漏,自己可以順其自然的對他進行懲罰,其實在葉眉的心裡,她也不會希望把季子強一棒子打死的,她最近也在反省自己,或者站在季子強那個立場,他那樣做沒有錯。

但就算他沒有錯,自己還是一定要給予懲罰,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家有家規,國有國法,他季子強必須為他的妄自尊大,交涉跋扈,還有對自己的背叛,付出相應的代價。

可惜的是,這個季子強現在變得很謹慎,也很小心了,自己一時也找不到可以出手的機會。

季子強用了20分鐘不到的時間,彙報完了工作,季子強停住了口,等待這葉眉的評判,看看她對自己的彙報是不是滿意,當然了,季子強在彙報中還是留下了一點問題的,這也是他的一種狡詐,不能把什麼事情都做的絕對的完美,要留出異地阿嬌小問題,讓領導來發現和指出,要給領導一個聰明過人的機會。

但顯然,葉眉對他的彙報並不太感興趣,她在季子強停住以後,才好像恍然醒了過來,定定的看了季子強幾秒說:「彙報完了?」

季子強心裡嘆口氣,他明白這是葉眉故意顯示出對自己的蔑視,他點下頭說:「是啊,有什麼不到的地方,還請葉書記指正。」

「嗯,感覺還不錯。」葉眉簡單的說了這幾個字,就又不說話了。

辦公室多多少少有點尷尬,兩個人都沉默了一小會,季子強才打破了這中氣氛說:「對了,葉書記,我想問下洋河縣的縣長什麼時候可以到位啊,最近工作忙,有到年底了,我一個人真是忙不過來。」

葉眉很疑惑的楊了楊眉毛,如此說來,這才是今天季子強專程過來彙報的用意了吧,我就說嗎,他好多天都沒有過來了,現在又沒什麼特別的大事,他巴巴的趕過來彙報什麼,原來其意在此,葉眉嘴角中流露出一絲譏諷,說:「怎麼,是季書記等不及了,還是其他有什麼人等不及了。」

季子強一聽這話,有點惶恐的說:「沒沒有啊,我就是問問。」

「那麼季書記你希望是誰接替洋河縣長之職呢?」葉眉平靜的問了一句。

季子強不敢耽誤,這確實是他今天來的真實意圖,他不敢放過這稍縱即逝的一個話口:「我是這樣想的,我們這次報上來了兩個人,看能不能從中選拔一個。」

葉眉面無表情,心裡冷哼了一聲,你還以為你是過去那個季子強啊,你的話只怕說出來作用不大了,葉眉就說:「那你看這兩人中那個更合適一點。」

季子強想了下說:「要是說到能力,馮副縣長還是不錯的,對政府工作有一定的經驗,工作起來上手快,不過,這個人在思想上還是有些不過關,從品質和覺悟上,我感覺齊副書記到很不錯。」

葉眉心裡一愣,這齊副書記是常務副省長蘇良世打過招呼,自己也答應了的,怎麼季子強也希望是他,難道齊良陽和季子強在背後也有勾當不成,不然的話,季子強能冒這樣大的風險幫他說話,雖然季子強的話中說的是馮副縣長不錯,但是,他那一個「不過」就完全的表露了他支持齊良陽的心態了。

葉眉開始有點猶豫起來,這個齊良陽要是真和季子強穿上了一條褲子,只怕自己以後就很難在洋河抓到季子強什麼短處了,季子強不離開洋河縣,自己對洋河縣的控制度也永遠是力不從心。

葉眉就陷入了沉思,她開始憂慮起洋河縣未來的局面了。

季子強在離開了市委葉眉辦公室以後,回家了一趟,和父母說了一會話,因為來的匆忙,提前也沒有給家裡打招呼,就簡簡單單的在家裡吃了一頓飯,下午又返回了洋河縣,最近他是書記,縣長一肩挑,忙是肯定的,縣上有一大堆的事情都在等他回去處理。

不過季子強在回去的時候,又做了一件事情,他把正在柳林市閑逛的馮副縣長也帶回了洋河縣,馮副縣長就問他:「書記不是說讓我到市裡多待幾天嗎?」

季子強笑笑說:「給你放了幾天價,現在收假了,回去還有很多事情做呢.。」

馮副縣長就問:「回去我該做什麼?」

季子強就給他慢慢的講了起來。

、第二天,季子強起來的有點早,昨晚上他什麼地方都沒去,就早早的尚床,美美的睡了一覺,還好,後面那個司機王山洪的老婆沒回來,季子強也不用晚上數數了,這一覺就很是踏實。

早上起來,先是出去吃了早點,一萬豆漿,兩根油條,吃完了好看看上班時間還有一會,季子強又到河邊轉了轉,走到河邊,季子強就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和華悅蓮最初相會的那個地方,他站在那裡發了一會呆,嘆息著離開了河邊。

前段時間,他又專門的給華悅蓮打了一個電話,想和她好好談談,但結果還是讓他很綴氣,華悅蓮的冷淡和蔑視讓他的自尊再一次受到了打擊,他雖然不想生氣,但還是難受了好幾天,一個女人一旦感情發生了變化,再想去緩和,真的很難了。

離開了河邊,季子強慢慢的王回走,慢慢的回憶自己那過去的美麗浪漫,就這樣回到了縣委的辦公室,坐在辦公室里,一面喝著水,他的心思海華絲倘佯在過去的時光中。

不過這樣的回憶有時候也是一種享受,就在他這樣安然悠閑回憶的時候,其他人未必很悠閑,至少洋河縣的齊副書記就很忙活,他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現在他辦公室喝茶,抽煙,思考著,他要用最大的努力,來抓住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副處到正處,談何容易啊,成千上萬的人,為了這一步都是窮其一生在努力,而今天,自己有了這樣一個機會,這是多麼的難得,更重要的是,作為縣長這個正處,和一般條條塊塊裡面的正處更是不同,他是一方諸侯,更有縱橫馳騁,展示魅力的機會。

那個馮副縣長已經從市了回來了,據說還是和季子強一起回來的,他們坐的一輛車,這讓人不得不做出一些聯想。

聽說他的臉上掛滿了笑意,回來就把關係好的一些鐵杆們請到了飯店,茶樓,嘀嘀咕咕了大半夜,也不知道在搞什麼。今天就有了傳言,說季子強帶上馮副縣長已經在上面活動好了,找了葉眉書記和幾個常委,估計是十拿九穩的要坐上縣長的位置了。

就在齊良陽六神無主的時候,更然人感到恐懼的事情又發生了,馮副縣長在今天一早就召開了一個政府工作會議,在會上鄭重的提出了一個三年發展的規劃來,什麼改變洋河環境啊,提升洋河品牌效應啊什麼,什麼的,他雄心勃勃的講解著規劃,還不時的對下邊幾個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掃他最近一個時期的萎靡不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