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四章讓人誤解的禮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團火在燒,舌頭也有些發僵,只是憑藉著堅強的意志,還穩穩地坐在那裡。 「季書記,要不去喝喝茶?」小張看著季子強開始發白的臉道。 「好,」季子強此時心中還是明白的。知道再不撤的話,肯定要醉...

?安子若說完,眾人便跟著數,一,二。「、、,」一陣敲門聲響起來。

安子若就停住了數數,回頭問道:「誰呀?」

「安子若女士在嗎?這裡有她的禮物。」門外一個男子叫道。

季子強一聽,嘴角就翹了起來,自己的秘書小張來了,剛才在衛生間里,季子強已經想到了今天是安子若的生日,安排他訂了一束花。

安子若露出了疑惑的表嘛,這時,靠門邊的一個男子過去打開門,眾人一看,全都發出了哇的一聲驚呼。

「小張!!1安子若驚訝地看著秘書小張,不明白怎麼是他。小張推著一個流動架子,上面擺著鮮艷的玫瑰花,一股清香迅速地傳了開來。眾人全都站了起來,只見這些玫瑰花擺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心形的圖案,邊上飾著一圈滿天星。

那擺成心形圖案的嬌艷欲滴的玫瑰花,看得眾人眼前一陣眩暈,特別是在座的女孩子們,都不由自主地微張著嘴巴。雙手放在胸前,眼中流露出艷羨的光芒。

「好漂亮埃」

「這是多少朵玫瑰花啊?」幾個女孩子輕聲道,眼中都似乎冒著小星星。

安子若那個帥帥的助理臉上露出吃驚的神色,看了一眼自己送的花,丟在沙發上顯得那麼小家子氣。他臉上的神色很快便黯淡下來,用力地握了握拳頭。

季子強也被震住了,目瞪口呆地看著小張,這小子瘋了嗎,竟然弄了這麼多玫瑰花。還搞出心形的造型來。小張慢條斯理地把花推了過來,然後站在一旁道:「不好意思,我一個人抱不起。只好這麼推過來了。」

季子強瞪了小張一眼,早知道他搞這麼隆重,就不讓他幫忙了。

小張對滿臉疑惑的安子若道:「安總,我謹代表季書記,給你送上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祝你永遠美麗漂亮,其他的話,還是華書記來說吧。」

頓時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到了季子強的身上,季子強無奈地摸了一下腦袋。轉頭對安子若道:「子若,祝你生日快樂。」

幾個女孩子動作飛快地過來,幫著把花擺在了安子若的後面。安子若坐在那裡。臉上一片粉色,眼中閃爍著淡淡的光澤,對季子強道:「你這傢伙。」

看她嬌嗔的樣子,流露出無比的幸福。這也難怪。就算是換了任何一個女孩子,有人送上九百九十九瑰,這個時候也會幸福得眩暈起來。

季子強無奈的笑了一下,而那笑容落到眾人的眼中,卻顯得無比的洒脫,小張在季子強身旁坐下,一笑說:「書記,我辦得怎麼樣?」

季子強若無其事的看了他一眼道:「不錯1

小張看到季子強的目光,有些心虛起來了,自己是不是搞的有點過了。季子強此刻一下子成了眾人的中心,不管是男的女的,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樣了,抬頭看安子若那個帥助理,卻見他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似乎並沒有惱怒的意思,看來這小子城府很深。

一個女孩就拍手道:「好了,安總這下你可以吹蠟燭了。」安子若臉上一片粉霞,鼓起腮幫子,在眾人的幫助下,一口氣吹滅了所有的蠟燭。

隨後眾人就開始七手八腳的忙起來。切蛋糕的切蛋糕,開酒的開酒。安子若把最大的一塊蛋糕推到季子強面前道:「哈哈,這塊是獎賞你季子強只能苦笑,小張今天這事情真有點過了,自己其實並不希望如此,自己是再也不能給安子若有什麼誤會和期望的,這樣會害了她的。

作為主角,安子若現在沉浸在驚喜和幸福之中;在眾人的祝福中,臉上始終都是粉紅粉紅的,顯得無比的嫵媚嬌羞,季子強喝了些洋酒以後,每次看到她的樣子,心中都還是忍不住一動。

「季書記。我敬你一杯。」那個很帥的助理,走到季子強身邊道。眾人全都看了過來,大家其實都知道這帥助理在追安子若,只是被安子若拒絕了而已。

現在季子強的橫空出世,看樣子安子若也對他有好感,這下這助理和季子強只怕要擦出些火花來了。

季子強本來已經喝得差不多了,可是這時也不知怎的,中湧起一股豪氣,舉杯和他碰了一下,一口就將那一大杯子洋酒喝完了。

「真爽快1那帥助理笑道,然後在他耳邊快速地道:「我是不會放棄的。」

季子強笑了笑。摸了一下子嘴,只覺得腹中火辣辣的,趕緊拿起一塊蛋糕塞進了嘴中。安子若打開一瓶可樂遞給緯東道:「你沒事吧?」

季子強接過可樂來咕嘟幾口,笑道:「我沒事」。

其實他已經很有事了,他沒有想到這個洋酒這樣醉人,心口似乎有一團火在燒,舌頭也有些發僵,只是憑藉著堅強的意志,還穩穩地坐在那裡。

「季書記,要不去喝喝茶?」小張看著季子強開始發白的臉道。

「好,」季子強此時心中還是明白的。知道再不撤的話,肯定要醉了。

安子若笑道:「子強,你在沙發上休息一下吧,我讓人泡茶。」

季子強沖她點了點頭,當即便向沙發走去,這一走動,頓覺酒意上涌,頭昏腦漲,腳步也虛浮起來,小張見狀趕緊上前扶住季子強的手臂。

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季子強閉上眼睛,斜躺在那裡,感覺身體已經飛了起來,漂浮在棄中一樣。暈暈乎乎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季子強感覺有人來叫自己,隨後便被人扶起來,似乎是換了個地方。

「好渴氨季子強醒過來,只覺得口話燥,渾身也沒有力氣。

「呵呵。你終於醒了埃」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來,季子強扭頭一看,只見安子若嬌羞的面孔出現在面前,隨手遞過來一杯冷開水。

季子強接過來咕都一氣,問道:「這是哪裡,其他人呢?」

抬起手腕一看錶,竟然已經三點鐘了。

安子若微笑道:「大家都散了,這裡是飯店埃」

隨後季子強才知道,自己是小張和另外的人扶進來的,然後大家都陸續走了,留下安子若在這裡照顧著。

「不好意思埃今天醉的太快了。」季子強道歉著。

「誰叫你逞能的埃」安子若嬌嗔地道,「這下有罪受了吧。」

看著她那嬌羞的面容,季子強看得有些痴了了,安子若抬頭看到季子強的目光。臉一下子變得緋紅。房間裡面。那組成心形的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還散發出淡淡的清香。過了一會兒,安子若輕聲道:「謝謝你,子強。」

「應該的。只要你高興就好。」季子強微笑著道,事已至此,自己說什麼都不合適。只能以後慢慢地淡化這件事情,不要讓安子若再有什麼誤會。

「子若,你也去休息吧,時間不早了,明天還得上班呢。」季子強說。

「我不困,你想睡覺了嗎?」安子若看著季子強道。

「我倒是剛睡了一真,現在好多了。」季子強說完。又有些後悔,兩人這麼相對無言。也很尷尬啊,還不如說自己困了的好。

柔和的檯燈灑出一片潔白的光芒,屋子裡很快安靜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安子若抬頭幽幽地道:「你怎麼不說話呀?」

季子強一笑道:「我在等你說話呢。」

「你這傢伙。」安子若沒好氣地道,「有時候就像根木頭,有時候卻又,又很會討人歡心。」安子若的臉蛋一片粉紅,那彎彎的睫毛整齊而又密集,輕輕撲閃著,在淡淡的燈光下,像一個嬌羞地美人魚,靜靜地坐在那裡,充滿了無比的誘惑。

季子強忍不住道:「那你喜歡木頭一樣的我呢,還是喜歡活潑一些的?」

「哪個我都不喜歡」安子若說著,忽然咯咯的笑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道:「有點困,我回去睡了。」

「呃,好。」季子強看著她那慵懶的樣子,剛才不是說不困么,這麼快又要去睡覺了,女人的心思真是難猜。

第二天一早,季子強坐車離開了洋河縣,到柳林市委去了,他走的很匆忙,僅僅給縣委的辦公室汪主任打了一個招呼就走了。

一路上他都在想昨夜的醉酒,也想到了安子若,可惜,自己和她。

當齊副書記本來昨天說好有事情要給季子強彙報時,卻找不到他人,齊副書記就到辦公室問了一下,汪主任說:「季書記今天有事情到市委去了,要不齊書記你給大哥電話說說?」

齊副書記就心裡有了疑惑,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季子強如此匆忙的感到市委,會不會和洋河縣的縣長任命有關呢?現在齊副書記已經是杯弓蛇影了,有點風吹草動的,他都會想到縣長那問題上。

齊副書記決定自己還是探一下情況,他給季子強撥通了電話:「季書記啊,你好,我齊良陽啊,昨天說的那事我準備給你彙報一下,怎麼沒見你在埃」

季子強在那面顯然是很遲疑了一下說:「我我到市政府有點事情,是修路的事情,下午就回去了,你那事情先緩一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