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二章改變局面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季子強就說:「什麼都不做,就是去玩幾天。」 馮副縣長越來越聽不懂季子強的意思了。 {謝謝大家的鼎力支持,最近我會不斷加速的,希望你們能看的過癮,玩的過癮!} 接下...

?季子強就再想套一點什麼話出來,這周部長是再也沒露了,不過就這幾句對話,也讓季子強暗暗心驚,看來齊陽良還是很有可能上去的,季子強就繼續的認真觀察,在市委組織部的摸底結束后,季子強又和其他幾個問過話的人一打聽,各種情況綜合在一起,他好好的一分析,感覺大事不好,不知道齊陽良走通了什麼關節,此次勝算極大。

季子強正在心驚,那馮副縣長也急急忙忙的來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里。

季子強見他臉色不大好,就問:「老馮,你怎麼了?在那生閑氣了?」

馮副縣長趕忙換上笑容說:「書記啊,這次摸底我發現情況不大好,總感覺他們的重心在齊副書記那裡,我就是個陪樁的一樣。」

看來這馮副縣長一點都不傻,他估計也做了詳細的了解和分析了。

季子強眉頭皺了一下,言不由衷的說:「不會吧,是你多疑了,我都沒有感覺到什麼。」

馮副縣長搖搖頭,說:「書記,你也不要哄我,我知道你的分析判斷能力比我還要準確,你說說我剛才的看法到底如何?」

季子強就不好在裝下去了,他沉吟了片刻,點上一支煙,吸了一口后才說:「是啊,本來想安慰你一下,但既然你也感覺到了,那我就直說吧,搞不懂老齊走的什麼路子,但這次他可能會勝出。」

兩人都一下子默默無語了,等了好長時間,季子強才突然的反應過來說:「你看我,連水都沒給你到。」說著就站了起來。

馮副縣長哪能讓他動手,就要搶著自己去,季子強就說:「你坐你的,昨天向梅給我送來了一點好茶,我們泡上品一下。」

馮副縣長那有心情喝茶,但書記說了,他也只能苦笑一下說:「就我那水平,估計是品不出來的。」

季子強哈哈一笑說:「不要妄自菲薄嗎,慢慢就懂了。」

季子強泡了壺好茶,不過馮副縣長是沒有太大的雅興,他現在一門心思都在縣長的位置上,他也隱隱約約的聽說,這個齊陽良前幾天上了省城,這個時候去,那一定是沖縣長去的,要是人家從上面找到了關係,自己就沒有一點辦法了。

季子強見他唉聲嘆氣的樣子,就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以後還有機會。」

馮副縣長搖下頭說:「我當不上沒關係,只是這個齊陽良以後伺候起來只怕讓人難受,他那陰陽怪氣的樣子,不好打交道埃」

你還別說,馮副縣長這話剛好也說到了季子強的心窩上,不要說馮副縣長感到齊陽良難伺候,就是季子強也開始擔心以後自己和他怎麼相處了,他現在還是個副書記就讓自己疲於應對,要是將來再上一層樓,統管著縣政府,和自己分庭抗拒,只怕比冷縣長還要麻煩。

兩人都又不說話了,慢慢的喝著茶,馮副縣長有點沮喪的說:「那書記你也接受這樣的按排了。」

季子強想了想,苦笑一下說:「這隻怕由不的我的意思來。」

馮副縣長恨恨的說:「書記難道就沒有什麼辦法改變這局面嗎?。」

他是知道季子強的能耐的。

季子強一愣,改變這種局面?他猶豫著說:「唉,我現在也看淡了,不是沒辦法,是沒這個心情鬥了。」

馮副縣長一聽,就急了,忙說:「書記,你要有辦法就給我提醒一下啊,對我你還不放心?」

季子強臉色黯然的說:「我不是不放心,也不是全無辦法,但管不管用很難說,而且還需要你配合。」

馮副縣長沒有一點的猶豫就立馬錶態說:「我一定配合,書記,你說吧,需要我做什麼?」

在馮副縣長的心裡,現在只要是有點峰迴路轉的可能,他都會做最大的努力。

季子強淡淡一笑說:「如果你可以配合,按我的想法行動,我保證讓齊副書記上不去,但是他上不去,是不是你就能上去,這個我是沒有太大把握,所以再在考慮一下。」

馮副縣長的頭一下子就抬了起來,這話無意於是一聲春雷在耳邊炸響,這誘惑太大了,大到他一時都反應不過來了,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你想下,就兩個人現在競爭,要能讓對方上不去,那結果肯定是自己上,他愣怔了一會才說:「只要他不上去,我就算沒提,也沒關係。」這當然是他的客氣話了。

季子強還是很認真的說:「因為市裡有最終的決定權,所以最後會不會讓你們兩個都不動,這真的很難說,你要有這個思想準備。」.

馮副縣長這才慢慢的鎮定了一下,想想也是這個道理,未必就是人家上不去,自己必定上,但不管怎麼說,幹掉他,自己至少還有點希望,干不掉他,自己是一點可能都沒有,還有一個問題,就算自己坐不上去,也不能讓他姓齊的上去,自己這次和他競爭縣長,這仇就結大發了,他要上去了,還能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馮副縣長明白了目前的局面,他就繼續堅決的問:「書記,你說吧,讓我做什麼。」

季子強淡淡的說:「讓你到市裡去幾天。」

馮副縣長一時都是不明白,愣愣的看著季子強,說:「到市裡去?去做什麼?」

季子強就說:「什麼都不做,就是去玩幾天。」

馮副縣長越來越聽不懂季子強的意思了。

{謝謝大家的鼎力支持,最近我會不斷加速的,希望你們能看的過癮,玩的過癮!}

接下來的幾天,在洋河縣就傳出了馮副縣長到市上活動縣長的傳聞,這讓齊副書記大為惱火,他怎麼可以這樣明目張的活動呢,連一面遮羞布都不要了。

齊副書記想想的還是有些擔心起來,這種事情就很難說,於是他專門的找了點事情,來找馮副縣長辦理,結果沒有找到,聽說去市裡還沒回來。這讓齊副書記更是惴惴不安了,本來是穩穩的事情,但現在馮副縣長一頭扎進來,就給自己加大了競爭的壓力,人家到底是常務副縣長,從業務對口上講,比自己要有很多優勢。他就轉回了縣委,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剛好也在,齊副書記就招呼說:「呵呵,季書記,最近工作忙嗎?」

季子強連忙客氣的泡水,發煙,然後就笑笑說:「忙啊,明天我準備就到鄉下去轉轉,有幾個鄉要檢查一下。」

齊副書記就大為感嘆,說:「書記啊啊,給你點建議,你工作起來也是太不顧身體了,也要勞逸結合,不要累壞了自己,洋河縣以後全靠你支撐呢。」

季子強就心裡有點慚愧了,看看人家多親切,自己還在算計人家,唉,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也只好這樣了。

季子強就說:「不瞞齊書記你,我這也是自討苦吃,天生就是這個勞碌的命埃」

齊副書記就哈哈哈的笑了,他說:「政府那面要是有個踏實的人負責,那就能為你承擔不少工作了,好像馮副縣長這幾天不在縣上?書記知道嗎?」

季子強點點頭說:「我知道,他說到市裡考察一個什麼溫泉山莊的裝修材料,我也沒細問,對了,剛才市委組織部的周部長還來電話,說叫我們把他的檔案調過去看看。」

齊副書記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就連變幾次,他擔心起來了,這幾天晚上睡覺都很不踏實,老是夢到自己的位置被別人頂替了。齊副書記心裡緊張起來了,就說:「要他檔案做什麼?」

季子強回憶了一下說:「好像說葉書記要看吧,我也沒細問。」

齊副書記奧了一聲,試探著說:「葉書記也好長時間沒來洋河縣了,你也該去看看她,緩和一下關係也是好的。」

季子強左右看看,壓低聲音說:「我怎麼去看,你以為現在見領導就空著手去,葉書記我跟她了多年,還不知道她的習慣。」

齊副書記有點驚訝的說:「葉書記??感覺她不會吧?她也喜歡。」

季子強不屑的說:「這年頭,她不喜歡怎麼會為喬董事長的事情和我鬧翻,喬董事長是做什麼?」

齊副書記這才恍然大悟,不過在這一瞬間,齊副書記也是眼前一亮,他已經看到了一條希望之路。

下午安子若來了一趟,找季子強說了些溫泉山莊的情況,兩人談完工作也就到了吃飯時間,安子若所:「子強同志,你就不能主動的請我吃頓飯嗎?」

季子強一看時間,也是到了吃飯的檔口了,就笑著說:「沒見過你這樣的人,還強迫別人請你吃飯。」

安子若說:「這不是強迫,是志願,就看你主動不主動了。」

季子強就收拾了桌上的東西說:「好好,我志願請安子若女士吃飯,這樣行了吧。」

安子若就笑了起來,季子強拿起了電話,準備定個包間,,安子若就笑著阻止了他說:「包間我已經定好了,就是過來請你吃飯。」

季子強很疑惑的看了看安子若說:「看來你是有備而來埃」

安子若就說:「那是當然了,主要就是考驗一下你,看你能不能主動一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