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一章縣長人選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同和認可。 但萬事都有個例外,齊副書記說話了:「同志們,馮建同志作為推薦人選我也很是贊同,但為什麼不可以多幾個推薦人呢?這樣更加的便於市上領導的甄眩」 此言一出,會議室一下就快速的安靜...

?葛市長點點頭,也就笑納了這一個大紅包了。

而齊副書記同樣的沒有閑著,在今天這個周末,他已經到了省城,通過自己父親的一個戰友,現在是省軍區的政委,給常務副省長蘇良世傳了個話,請他給幫幫忙。

按齊副書記的本意是想請常務副省長蘇良世傳一起坐坐的,他也準備了一份厚禮,但副省長蘇良世一聽是一個縣委副書記,就很委婉的推脫了,他對政委說,自己會找機會給柳林市領導打個招呼,應該問題不大,讓政委就不用在麻煩了。

齊副書記也只能如此了,對於省上的這些高幹,說良心話,想要請他們出來吃頓飯還真是很難的,沒有相當的關係和級別,他們是不會來應酬你的。

到了第兩天上班,季子強就叫來了小張,說:「你給辦公室通知一下,今天晚上召開常委會議,議題就是研究上報洋河縣縣長人眩」

小張馬上就出去聯繫通知去了。

季子強又忙忙碌碌的做了一些自己的事情,不過這次還好,因為是縣長人選,所以沒有誰來騷擾季子強,大部分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沒有一點希望的事情何必去勉強呢。

季子強在下午吃完飯後就沒有出去,到現在為止,他還是沒有確定應該把人選釘在誰頭上,他一個人在辦公室思考這晚上的會議,後來他還是決定了,既然要提,那就提馮副縣長吧,到了市裡不行就不行,總比齊副書記上來要好,至少這馮副縣長現在也拋棄了一個常務副縣長的威風,對自己是唯唯諾諾,對自己的安排是言聽計從。

既然決定了,季子強又給幾個常委打了個電話,給他們做了一些安排和叮囑。晚上7點,會議在縣委的小會議室準時召開了。

季子強和往常一樣,掐著點進了會議室。其他的常委也早就在各自的座位上等待他的到來了。

季子強坐定以後,掃視了一下大家,在煙灰缸里摁息了煙蒂,輕鬆的,躊躇滿志的說:「今天請大家來,主要是商談一下縣長推薦人選的問題,大家也都知道,冷旭輝同志離開這個崗位已經好多天了,我們也不能再繼續的耽誤這個問題,請大家都談談自己的看法吧。」

說到冷旭輝這個名字,季子強還是心裡一動,多久了,這個名字一直是他心裡的一個障礙,多少次他咬牙切齒的在默默的念叨著這個名字,而現在,每當想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都有一種滿足感和成功感。

季子強的話音剛落,組織部的馬部長就適時的接過了話頭:「既然季書記讓說,那我就先放一炮,呵呵,我提議馮建同志作為推薦人選,不管從職務順序和工作能力,馮建同志都應該是最合適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大家有不同意見也可以說說。」

馬部長說完了這些,很討好的看了看季子強。這也是會前季子強特意交代他的任務,果然,他看到了季子強嘉許的眼神,馬部長就心裡很幸福了。

現在的常委會基本是一邊倒的形式,季子強和各位常委也都提前談過話的。季子強唯一沒有談的就是齊副書記了,但他一個人,呵呵呵,小小的泥鰍,翻不起多大的浪花來。

常委知道今天就是走個形式,現在洋河縣的局面再清楚不過了,沒有人會傻的來抵制華書記,所以大家就都開始了點頭,頷首,贊同和認可。

但萬事都有個例外,齊副書記說話了:「同志們,馮建同志作為推薦人選我也很是贊同,但為什麼不可以多幾個推薦人呢?這樣更加的便於市上領導的甄眩」

此言一出,會議室一下就快速的安靜了下來,就好比是一堆人正在圍著一個美女誇獎,突然旁邊來了一人說:這美女是假的,他是人妖。.

很多雙眼睛都一起的看了過來,特別是馮副縣長的眼光,裡面有很多的兇狠和蔑視。

齊副書記過去開常務會說的都是模稜兩可的話,今天他也是豁出來了,反正自己也是勢在必得,得罪就得罪吧,他也顧不得這些了,今天就賭了,該死的娃兒球朝上,就這一買賣的事情,拼了。

對他的話,季子強不好反駁,也不屑反駁,本來就是大家討論,在座的都是可以提出建議和看法的。

馮副縣長想反駁,但不能反駁,自己是當事人,勝利在望了,對於一個小小的跳蚤,他是頂不起多厚的鋪蓋來,自己應該表現出一些氣度和涵養。

其他常委更不會反駁了,齊家事,馮家事,干我吊事?

做官的第一法則就是話不能說完,事不可做絕,當然也可以落井下石,也可以痛打落水狗,但要有個前提,那就是人家要確實落了下去,現在人家還沒有落下去,那還是少說為佳。

會議室里一下子就冷場了,只有每個人手中的香煙,在緩緩的飄散著藍色的煙霧。齊副書記心裡也突然的有了一種自豪感,很久很久,也不記得是多久了,自己每次都是贊同和舉手,今天也算是揚眉吐氣了一把,就算是明天就倒了,也值,至少死的也算壯烈。

在這了無聲息中,季子強說話了:「嗯,齊副書記,是這樣的,我們就是推薦一個名額,報上去能不能成都是難說的很,不要太過認真。」

季子強的意思是讓他不要在幻想了,上面不會按洋河縣報的人選圈定的,這已經不是過去自己和葉眉融洽的時候,這次的縣長空缺,葉眉壓根就沒有給季子強提過一次,季子強也是啞巴吃饅頭,心裡有數。

但季子強這個話中有點用詞不當的錯誤,齊副書記很快就抓住了,齊副書記就嘿嘿的冷笑兩聲說:「要按季書記這話的意思,我們就是在應付上級了?」

季子強就暗自心驚,感覺自己確實有點大意了,不錯,自己這心裡是想的馮副縣長報上去也是空事,基本就是給他點安慰,但話怎麼能說出來呢?看起來自己在洋河逐漸的坐大了,警惕性也放鬆了,這不是好好苗頭。

季子強呵呵一笑說:「在心態上我們要放鬆,事情當然還是要認認真真的辦好,你說是不是啊,齊書記?」

齊副書記一笑說:「既然事情要認認真真的辦好,那為什麼不能多一個人選?我們這樣有點應付差事吧,呵呵呵呵。」

齊副書記針鋒相對的說了幾句,讓季子強很有點難受。

馬部長看看這情況,就要說話幫季子強解圍,季子強卻搶在了他的前面說:「那按齊書記的意思也可以,只是現在我們應該怎麼做,再提幾個名額呢,提誰呢?」

季子強就笑了,他剛好想到了這個方法,這個問題你齊陽良既然提出來,那好,你說提誰?誰會提你?你總不能臉厚的自己提自己吧?

但季子強沒想到的是,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卻說話了:「其實我感覺齊副書記也是有這個資格作為候選人的,不管從排序上講,還是從資歷上論,沒有他的提名,我感覺不妥。」

季子強這才知道自己鑽進了一個齊陽良早就布好的陷阱了,他讓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曾偉一直不說反對的話,就在剛才,大家對馮副縣長的提名表態時,這個曾部長也平平靜靜的表示了贊同,但沒想到,他們還有這一手埋伏。

季子強是不知道,這個曾部長因為歸屬於省軍區的管轄,齊陽良又和省軍區的政委有著世交的關係,所以曾部長一直都和齊陽良有著來往,這次又聽說省軍區政委幫忙找了常務副省長蘇良世,所以就毫不猶豫的幫齊陽良打了這個埋伏。

現在季子強已經是沒有辦法改口了,他也可以用投票來直接推翻這個提議,但想想,那樣也太過小氣,一個推薦提名,還不值得自己大動干戈,而且本身按排序也確實該人家齊陽良,本來自己想混混,但既然混不過去,那就大度一點,季子強就笑著說:「曾部長你怎麼不早點說,呵呵,我本來也是想提齊書記的,只是看大家都贊同馮縣長了,也才沒說,既然這樣,大家就看看,提兩個人怎麼樣?」

其他人一看季子強已經改口了,也都心領神會的點下頭說:「兩個就兩個吧,反正就是個推薦。」

散會後,季子強回去真的好好反省了一會,他一個人靠在床上,想起了自己和齊陽良的幾次交手,自己都沒有佔到什麼便宜,看起來這齊陽良真是不簡單,自己還要小心應付才行。

在洋河縣的提名報上去以後,過了有大概一周的時間,市裡組織部門就下來做了摸底了,雖然這是常規的形式,但在摸底的過程中,季子強就感到有點不妙,在他和市委組織部長周宇偉的閑聊中,聽出了另一種味道,周部長說:「你感覺齊陽良這個同志怎麼樣,好相處嗎?」

季子強的政治敏感度就一下提了上來,他很謹慎的說:「這個同志怎麼說呢,很聰明吧。」

周部長就笑笑說:「看來季書記以後要費點腦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