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五十章花邊新聞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但到現在為止,季子強還是一直都沒有表露過讓誰上的意思出來,也沒有召開常委會來商討這個人選,因為季子強不得不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一個副手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 自己任重而道遠,洋河縣的發展才剛...

?在這嬌喘的誘惑下,他那手就不斷的撫摸她,小妹妹也不知道是真的舒服還是裝的舒服,就有一聲,沒一聲的喘息著,他媽的,真的假的,也來的太快了吧。

他把她拋到沙發上,雖然這個舞廳很安全,不會有人隨便進來,但到底不是賓館,冷縣長就讓這妹妹把衣服褪下一點,這小妹妹噘著小嘴,媚眼如絲,完全是一副魚肉在砧,任君宰割的可憐可愛的、誘~人犯罪的嬌俏模樣,猶如一塊豐沃肥美且不設防的土地,等著人來侵犯蹂令。

冷旭輝不覺神迷,醉酒後他也有點把持不住自己了,也是忘了自己身在何處,按一般情況,他是很少在包房做這種事情的,現在他貪婪地諦視著可愛的胴體,再也忍不住了,解開自己的衣服。小妹妹是暗暗得意,搔首弄姿,仰著螓首,掠理鬢邊散發,並扭動腰肢。

就在他們激~情消魂的當兒,包間的門被「蓬」的一腳踢開了,幾個警察和王副局長都出現在了面前。

警察和王副局長的出現讓冷旭輝大受驚嚇,在他爬起來的時候,遮住自己的隱私部位。一面穿衣服,一面說:「你們這是幹什麼,誰讓你們進來的。」。

王副局長和警察都是很驚訝,怎麼冷縣長在這裡,還是這樣的一幅狼狽象,門外這時又進來了好幾個人,看樣子不是警察,倒想是記者,其實這幾個人都是市委宣傳部的幹事,其中還有一個年輕的女孩。

大家一進來,都很尷尬,在大家的注視下,冷縣長顯的異常難堪,王副局長也就只好解釋說:「剛才有人舉報這個包間有嫌疑犯,我們才過來看看,怎麼會是你啊,你和誰一起來的。」

冷縣長心裡明白今天是上套了,是不是王老闆下的套現在還不好說,但自己不能說和他一起來的,說了問題更複雜,就氣急敗壞的說:「我一個人來的,其他人先出去,王局等下。」

王副局長打個手勢,這幾個警察和市裡宣傳部的幾個幹事也都退了出去。

冷旭輝收拾停當就讓那個小妹妹先出去,轉過來對王副局長說:「真有人舉報說這有嫌疑犯?」他是有點懷疑的,這王副局長是季子強的跟屁蟲,很可能就是他設的套。

王副局長點點頭說:「確實有人打電話保的110,你不相信你可以去查看電話記錄,要不然我也不會親自過來,看來我們都是讓人給算了,你也想想這個善後工作怎麼做,沒其他事我就帶隊回去了。」

冷旭輝想了下一時也只好這樣了,就再三的叮囑:「王局長啊,這事你回去也給他們說下,不要亂傳。」但冷旭輝心裡也清楚,只怕沒有怎麼簡單。

王副局長笑笑,答應著就退了出去。

第2天,這個花邊新聞就在洋河縣的大街小巷廣為流傳開了。

在洋河縣說說倒也沒什麼關係,問題是這傳聞也開始在市政府和市委開始傳播了,當葉眉叫來那幾個市委宣傳部的幹事,問清了事情的真實性以後,她再也顧不得讓冷旭輝去對付季子強的事情了,她那細膩,纖細的粉拳在辦公桌上使勁的一砸之後,也就宣布了冷旭輝政治生涯的結束。

冷旭輝倒了,他沒有一點挽回餘地的倒了下去,他在人們的嘲笑聲中,在季子強冷漠的注視下,徹徹底底的倒了下去。

那一片浪漫的雲,在絢麗的天空曳過一層薄如蟬翼的輕紗,柔柔的輕風在每一個人的身邊輕輕流動這,天際中,帶著淅淅瀝瀝的小雨,那雨水濺起點點的水珠,好像美麗的鑽石在不斷閃爍,一切是如此的安詳和愜意,生活是如此燦爛和美妙,彷彿就要翻開下一頁,就會有很多很多的奇遇將要發生。

季子強醒來了,已經是早上十點鐘,透過粉色窗帘的光線,落在季子強的臉上,非常的舒適,季子強打了個哈欠,懶懶的伸個腰,新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起床以後,季子強坐在自己那象徵這權力的座椅上,季子強就不得不考慮一個新問題了,冷旭輝的倒塌,這就讓縣長位置空了出來,已經過去十多天了,前些天市裡組織部來了指示,讓洋河縣上先做一個縣長人選的推薦。

但到現在為止,季子強還是一直都沒有表露過讓誰上的意思出來,也沒有召開常委會來商討這個人選,因為季子強不得不好好的考慮一下了,一個副手對他來說是很重要的。

自己任重而道遠,洋河縣的發展才剛剛有點起色,以後的路還長,沒有一個好幫手的確很麻煩,在季子強的心裡,助手最怕的就是不聽話,在背後搞小動作,就像冷旭輝一樣的人,至於能力的大小,對季子強來說,未必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因為對一個小小的洋河縣的管理,季子強自認已經是遊刃有餘的。

他和中國所有的領導一樣,希望自己的下屬能夠聽話,溫馴。

在聽話,溫馴的基礎上,能力強那是最好,但不管怎麼說,性格和人品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了,在洋河縣的最近一段時間裡,局勢是很微妙的,各種人物都摩拳擦掌,對於冷旭輝的倒台,不能單從表面來看,他是具有牽一髮而動全局的味道。

不管是自己派系的,或者是齊副書記那一派的,都在等著冷旭輝派系的人一個個下來,然後自己坐上那些位置。對於冷旭輝固有的那些人,也一個個的計算著,回憶著過去自己的行為,擔心著會不會隨著冷旭輝的倒霉,讓他們也進入洋河縣政壇的邊沿。

季子強在辦公室喝著茶,細細的想了一陣,感覺目前在洋河縣有資格推薦的人,現在也就是馮副縣長和齊副書記兩個人了。至於常務馮副縣長,他還算是聽話,但他的資歷太淺,就怕壓不住剩下的幾個副縣長,在平時他們對他並不很買賬,不過這個問題到也不很重要,只要有自己撐著他,應該能鎮的祝

但這裡面有個問題,馮縣長他剛剛因為磚廠的事情給過處分,提出來肯定是毫無效果的,一定會被市裡砍掉,那麼剩下的就是齊副書記了,對這個人,季子強是堅決不願意讓他上來,這人從季子強剛來洋河縣開始,就感覺他是個危險人物,他的城府和狡詐,在很多場合都體現了出來,特別是最近和自己的幾次較量,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懷叵測,這個人自己是難於駕馭的,所以季子強更不希望讓他上來。

但除了這兩個人選,洋河縣還真的沒有夠資格的人選,在季子強的心裡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最好讓市裡直接選派一個縣長的人選,那樣的話,對自己最為有利,至少一個剛來的縣長在3.2年的時間裡是不會對自己造成太大的威脅,等他羽翼豐滿的時候,自己要麼已經離開洋河,已經被葉眉整下去了,要是沒離開,那自己在洋河也是根深蒂固了,更不會怕他,但這都是后話,主要是來個新手,自己在這時間還是相對好開展工作一些。

季子強考慮了幾天,還是沒有一個確切的方案,不過季子強也不能就這樣一直拖下去的,那樣做的話,會讓馮副縣長認為自己在這件事情上在有意的刁難。

雖然他未必能當上這個縣長,但人往往會在這個時候充滿著幻想和希望的,自己何苦去破滅人家這一點夢想呢。

季子強就決定在明天上班后,召開個會議,把這事情定一下。

在這一天里,並不是其他人也和季子強一樣的悠閑,齊副書記和馮副縣長都忙活著,馮副縣長在市裡是宴請這賓客,希望可以獲得市裡領導的提攜,他今天不錯,還請到了常務副市長葛海浩,葛副市長是韋市長的鐵杆盟友,請來了他,換句話說就相當於請來了韋市長,這也算馮副縣長今天一個不小的收穫。

他在吃飯,洗腳,歌廳,紅包這一條龍的操作后,感覺效果還是很不錯的,作為葛副市長這個人,他本來對洋河縣的縣長人選也沒有太多的想法,一個縣長根本都輪不到他來摻和的,雖然他也是柳林市的常委,但上面排名在前的還有好幾個人,他現在就剛好落個順水人情,既然這馮副縣長過去是哈縣長的人,哈縣長是華書記的人,那麼他們也算是一鍋了,今天馮副縣長又是如此的殷勤,葛市長就說:「小馮啊,這件事情我會和韋市長談談,能幫忙的我會儘力的促成,但最後是個什麼結果,就不好說。」

馮副縣長能聽到葛市長的這句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哪裡還跟讓人家給什麼保證,就連忙說:「謝謝葛市長,成與不成在命不在人,就是成不了,我也不敢怪葛市長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