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九章展開反擊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好,一旦突破了安全死亡指標,朝陽有人要收拾你,這安全指標和計劃生育都是一票否決制。 季子強到了幾個工地,每一處他都帶上施工方和甲方,對隱患詳細的排查、定措施、抓自查整改,檢查施工方制定的應急預...

?城建局的呂局長說:「就是,就是,他每天的刁難我們,其實也就是這個問題沒有解決,要是同意他小舅子來包工了,估計他也不會這樣。」

季子強一聽這話,就知道其中的貓膩了,他也就想起了上次黨校維修的事情,看來這個齊陽良是打定主意要在這上面撈一把了。

季子強心裡有了警惕,面子上對這個兩個局長還不能明說,他只好模稜兩可的說:「這個事情你們堅持原則是對的,齊書記那裡我到時候再給他說說,讓他和你們好好的協調配合起來。」

說是這樣說,但季子強也明白,一但齊副書記有了那個企圖,自己就算說什麼,也都只能是隔靴搔癢,不會起到作用。

他們兩個局長正在給季子強發著牢騷,那面公安局的王副局長就敲門走了進來,季子強就招呼了一聲,問道:「你怎麼到縣委來了,找我?」

王副局長摘掉大檐帽,過去自己給自己到上了一杯水后說:「我不找你,到宣傳部來辦點事情,順便過來看看你。」

季子強笑笑說:「嗯,那就好,只要不找我出難題,你隨便看我。」

幾個人就笑這開了幾句玩笑,那兩個局長也發了一會牢騷,現在氣平了許多,就一起告辭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接過王副局長給他的香煙,等他給自己點上后說:「你到宣傳部去幹什麼?」

王副局長說:「這年底了,市裡要搞一個什麼宣傳活動,讓我們和市委宣傳部的同志配合一下,在洋河縣城採訪一下娛樂場所,剛和孟部長碰了個頭,下午市裡宣傳部的人就過來,估計要陪好幾天呢,我就擔心這招待費。」

季子強馬上從嘴裡拿掉香煙說:「得,得,打住,你說隨便來看看我的,可不要說說的又扯到別處去了。」

王副局長就嘿嘿的笑了起來說:「領導你現在怎麼就這麼敏感呢,現在的洋河縣,大家都說富起來了,你還這樣小氣。」

季子強正色說:「不是我小氣,用錢的地方太多,我不卡嚴一點,禁的起你們瞎折騰幾天。」

王副局長說:「我不問你要錢,來的就是市委宣傳部的幾個小嘍,我還犯不上親自陪,回去安排一下,讓公安局辦公室出面。」

見人家不是來要錢的,季子強就輕鬆了起來,兩人又說了一會,秘書小張就來到季子強辦公室說:「書記,今天安排的要到城郊的幾個工地去檢查一下,你看有沒有什麼改變。」

季子強抬腕看看手錶說:「時間到了啊,沒改變,我們現在就過去。」

王副局長見季子強有事情,也不敢耽誤他的時間,趕忙站起來告辭離開了。

季子強就帶上了小張,還有早就在院中等候他的勞動局等幾個單位的領導,一起坐上小車出了城,開始對幾個工地檢查起來。

季子強今天主要是檢查施工現場,安全生產、文明施工問題,接近年底了,最怕的就是生產安全,不要說你其他工作都做的很好,一旦突破了安全死亡指標,朝陽有人要收拾你,這安全指標和計劃生育都是一票否決制。

季子強到了幾個工地,每一處他都帶上施工方和甲方,對隱患詳細的排查、定措施、抓自查整改,檢查施工方制定的應急預案,配備人員、材料、機具,落實各項應急制度,加強應急搶險能力,確保及時有效應對各類突發質量安全事故。

季子強一面檢查著,一面也在思考著剛才城建局和規劃局兩個局長彙報的情況,對齊副書記的事情,季子強也開始重視起來,冷旭輝在沉寂了這一段時間以後,現在也開始和齊副書記有了遙相呼應的態勢,在這幾天的幾個問題處理上,他們都步調一致起來,季子強有點發愁這事。

他們一面檢查著就走到了王培貴的工地,王培貴昨天就接到了要來檢查的通知,今天的工地也明顯是收拾了一下,好多地方都用個邊遮擋起來,大門口的上方也是用板子夾起來,防護了一下,季子強想著心思走了進去。

王培貴早就等候在這裡了,一見季子強就趕忙迎了過來,季子強也不能再想問題了,就寒暄了起來,這王老闆挨個的給大家發了煙,又把大家請到了臨時辦公室,早有人泡茶,端水果。

先是座談,一會又是老一套的工地到處轉了,這王老闆和季子強的關係還算不錯的,他當初也正是因為季子強的建議才搞的這個酒店,現在看到洋河縣旅遊如此火爆,洋河縣僅有的那幾個酒店根本是供不應求,他自然是很高興了,就盼望這自己的酒店也趕快建好,早生效益。

季子強在轉的過程中,感覺王培貴的安全工作做的還比較細緻,就當著這些局長領導們對王培貴表揚了幾句,王培貴感覺到很有面子,心裡也很高興,他們兩人走在前面,邊聊邊看,後面的領導們也適當的和他滿拉開了一點局距離。

王培貴就說:「季書記,你一個人在洋河多寂寞啊,晚上兄弟給你找個妹妹,讓你解放一次。」季子強笑道:「一天都忙死了,搞的焦頭爛額的,我還寂寞,哪像你怎麼悠閑的」。

王培貴嘿嘿的笑著說:「誰敢把你搞的焦頭爛額,你說下,兄弟幫你收拾他。」

他這事說者無心,季子強卻是聽者有意,季子強就心裡一動說:「你真能幫我忙??」

王培貴想都沒想的說:「那是當然了,要沒你的提攜,我只怕現在還在那和釘子戶們扯皮你,這個情我一直都沒機會還,書記你說,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

季子強就看看身後,猶豫了一會,才眯著眼邊走,邊看,邊給他說了好久。

檢查完工地,季子強又給公安局的王副局長去了個電話,兩人在電話里也是唧唧歪歪的說了好一會,放下電話,季子強的眼中才露出了一抹殺機來,他忍耐的時間太長了,但現在季子強不敢在等待和忍耐了,齊良陽和冷旭輝的聯手態勢,已經打破了季子強在洋河縣絕對的優勢,季子強沒有精力和時間來兩面作戰,他必須剷除掉冷旭輝或者齊良陽兩人中的一個,維持自己在洋河縣一種超越的地位。

當然了,季子強之所以遲遲沒有下手,也感覺這樣的手法有點下作,不夠光明正大,但他不是一個拘於形勢的人,在達到目的的過程中,季子強在很多時候也可謂是不擇手段了。

而現在,季子強決定展開真正反擊,他相信,冷旭輝是一定會在自己突如其來的打擊中潰敗的。

到了晚上,在夢幻般旋轉的歌廳包間里,這王培貴王老闆和冷旭輝一人抱著個漂亮妹妹在音樂伴奏下來回蹭著,電視屏幕上的明星陶醉的唱起纏綿的歌,他們是半閉著眼睛晃動著。

王老闆和冷旭輝認識的時間長了,在季子強還沒來洋河縣的時候兩人都打過交道,但那時候王老闆多數情況適合哈縣長或者雷副縣長接觸的多一些,和冷旭輝聯繫的很少。

今天王老闆專門的請冷旭輝,說想請他以後幫忙,冷旭輝也知道王老闆現在的靠山倒了,而自己成了洋河的縣長,量他也不的不來找自己,今天見他相邀,也就想想的來了,他還想了解下王老闆到底和季子強有沒有什麼勾當,在者也是想出來換個心情。

兩人先是吃了一頓飯,酒都沒有少喝,暈暈乎乎的就到了歌廳,王老闆就安排了兩個性感姑娘陪他們。

蹭著蹭著,醉酒後的冷旭輝就有點蹭出了火,兩眼盯著這妹妹低開的衣領裡面,那白花花的兩團晃的他心跳,心一跳腳下的步子就和音樂不搭調了,老是踩那妹妹的腳,小妹妹就嬌嬌的說:「大哥,舞不是這樣跳的。」

冷旭輝呵呵一笑說:「是你太迷人了。」

那妹妹就竊笑到:「我很迷人嗎?。」說著話就拿那鼓鼓的胸來頂冷旭輝。

冷旭輝又不是鐵人,這稍微的頂了幾下,他就渾身發軟了,摟著小妹妹的手也開始不那麼老實了。

這小妹妹一點都沒有被他莽撞的舉動嚇到,反而是喘著氣,在他身上不斷的靠,冷旭輝也不說話了,就把剛才兜著小妹妹屁股的手舉了起來,向小妹妹的後背摸了過去,冷旭輝就感覺手感出奇的好,和自己老婆那滑膩的皮膚大不相同,好像這個更有有柔韌度,也很有彈性。

王老闆一看冷旭輝進入了狀況,就很識趣對他說:「冷哥,我和我這小妹妹到大廳去好好跳下舞,你們在這玩,過段時間我回來。」

冷縣長是手也不停,眼也不轉的忙活著,見王老闆招呼自己,也就側身點點頭說:「嗯,嗯,好好,一會我們好好聊」。

王老闆答應著,就走了出去,冷旭輝就不再去跳舞,一把抱住了小妹妹,坐在了沙發上,用滿是煙味的大嘴蓋到了人家那塗滿口紅的櫻桃小嘴上。

小妹妹在他的親吻下開始了陣陣嬌喘。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