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八章左右樹敵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慢慢趕著吧。」 那面他小舅子忙說:「姐夫啊,那十來萬的活有什麼意思,不是說好再加50萬的活嗎?」 齊陽良嘆口氣說:「沒批下來,我也生氣呢。」 他小舅子就說:「你分管的黨校啊,你...

?季子強猶豫了一會說:「老齊啊,你看這樣行不行,先用這錢白黨校維修一下,等明年冬天,那葛時候縣財政應該比現在厚實的多,我們再好好的把黨校收拾一下,怎麼樣?」

齊副書記一聽這話,奶奶的,這不是哄人的話嗎?明年?明年還不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呢,你季子強能不能扛到明年不被葉眉收拾了?真是的。

齊副書記心裡很不舒服,這葛季子強也太獨斷專行了一些,縣上的財權和人事權他一個人牢牢的把持住,在這樣下去,自己這個副書記還比不上一個村長了,他就想要抗爭一下,說道:「書記,黨校的維修是市裡定下來的,而且上次文上也說讓我們縣上也湊點款子,這也不是個人異想天開的事情。」

季子強就笑笑說:「老齊,我知道你也是為工作,確實市裡也是這樣說過,但我們還是要按洋河縣的實際情況酌情處理,這件事情就按我提出的建議考慮吧。」

季子強雖然是在笑著,但他也展示出了權利的威嚴,用不可違背的語氣給這件事情做了一個定論,齊副書記知道自己的算盤是撥不起來了,他的憤怒在胸中燃燒著,他想當場就給季子強發作一下,不過,他最終還是強壓住了自己心頭的憤慨,他對季子強也是有所顧忌,季子強一路廝殺到今天,絕不是葛省油的燈。

齊副書記勉強的笑笑說:「行,那就按書記你的指示辦吧。」

季子強也溫和的說:「謝謝齊書記的理解埃」

齊副書記打個哈哈,也不在這裡坐了,告辭離開了季子強,在回自己辦公室的這一路上,齊副書記都寒著臉,誰都不理,好幾個和他打招呼的幹部,都是碰了一鼻子的灰。

坐了一會,就接到了小舅子喬小武的電話:「姐夫,黨校那事情怎麼樣?」

齊陽良沒好氣的說:「就那十來萬的活,你慢慢趕著吧。」

那面他小舅子忙說:「姐夫啊,那十來萬的活有什麼意思,不是說好再加50萬的活嗎?」

齊陽良嘆口氣說:「沒批下來,我也生氣呢。」

他小舅子就說:「你分管的黨校啊,你自己還做不了主,那還叫什麼分」

齊陽良不等他小舅子說完,就的一下掛上了電話,這本來他一直都想不通,那狗小子還要說,老子能做主還用你教埃

他就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生著悶氣。

季子強心裡也有點不舒服,剛才齊陽良說的很多明傷暗刺的話,季子強都是聽的懂,不過聽懂了又能怎麼樣,季子強也只能甘受著,對於一個縣委副書記,他是只有安排工作的權利,沒有決定人事的權力,人家好好配合了,都還好說,真要和自己鬧翻了,自己也很被動的,何況自己目前還有冷旭輝這個對手在,也騰不出精力來對付他。

季子強也生了一會的悶氣,不過他的事情多,很快就有電話和來人,要不了多久,也就沖淡了他有點硌擰的心情。

不過季子強這種心情沒有能夠持續多長時間,過的有一周的樣子,在一次政府工作會議上,當大家談到了修路和洋河縣城的整修規劃上,季子強就說:「我有個提議,今天大部分領導都在,我們就討論一下,看能不能施行。」

在座的見季子強有新的提案出來,都趕忙收攏心神,準備聽聽他要講點什麼。

季子強見大家都在很認真的準備聽,就說:「最近我到處走了走,感覺我們洋河縣城其實也是很有特色,我就想啊,要是我們在投入一點資金,在好好的對古城做點修補和整理,洋河縣城也會成為洋河旅遊中的一個亮點,大家說說,怎麼樣?」

所有的人都想了想,冷旭輝就先發言了,他說:「季書記這個想法不錯,但到底投入多少才算合適,這個問題應該有個預算,大盤子出來了,後面的操作我們才好進行。」

冷旭輝是不會反對這個提議的,他知道,現在的錢是由季子強控制著,沒有項目就很難從那錢裡面撈到什麼好處,只要有個名目,那就有機會,不管是誰提的方案,但最後的落實和實施都是政府來辦,這中間的機會就出來了。

季子強說:「是啊,冷縣長考慮的很周到,這個盤子是一定要先算出來,今天大家就議一下,要是可行,後面相關的幾個部門就可以做出詳細的規劃,大家先說說看法。」

這下面的人就東一句,西一句的說了起來,把以後的步驟,比如引進資金,在省報宣傳廣告策劃,保留現有的城牆,古樓,翻新街道的青磚老路和木板閣樓等等的一陣討論。

不過大家還是很激動,很興奮的,這個計劃如果真的可以完成,那對水河縣將是幾十年,幾百年的貢獻。但是就在討論,商量的差不多的時候,齊副書記卻提出了一個問題,他說:「季書記這個方案我看很好,很適應我們縣的總體規劃和發展思路,我在說一點啊,因為工作比較繁瑣,涉及的問題也比較多,是不是在資金的管理上我們也要加強一下,免得最後出現一下問題。」

季子強就心裡一愣,這齊副書記看來就是老道,他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切入點,其實本來縣上的財權季子強已經控制住了,但齊副書記這話從表面上你是找不出問題的,他這個提議好像是出以公心,為資金負責,但無異於是從季子強手中搶權,問題是季子強還不好說資金由自己控制,不會出問題。

你季子強憑什麼就能說你管理控制資金就不出問題呢?連毛爺爺都是功過三七開,你難道比他還能?

季子強就一時不好接他的話了,但冷旭輝聽出了齊副書記的意思,也看出了他的企圖,他在心裡快速的盤算了一下,不錯,錢在季子強的手上,那真的很難找到什麼機會,要是有齊副書記來管理,對自己應該說好的多。

冷旭輝就呵呵一笑的接了過去說:「怎麼,難道陽良同志還信不過我們政府這些同志啊,那好,我也表個態,維修古城這一塊,我們請陽良同志代表縣委來監督和指導我們的工作,這樣你該放心了吧?」

齊副書記就嘿嘿的一笑說:「不是我不放心你們,但在錢上面犯錯誤的人太多,管理嚴格一點對大家都好。」

他又轉過頭來,看這季子強說:「季書記,你說對不對?」

季子強見這兩人是一唱一和的,感覺今天有點逼宮的味道,但這件事情季子強還一時真的找不到搪塞的理由,他就笑著說:「好啊,這樣也是對同志負責的態度,我沒什麼意見。」

冷旭輝就馬上介面說:「既然書記都同意,我也沒說的,接受縣委的監督,請陽良同志過來,和規劃局,城建局的同志一起把這項工作抓起來。」

齊副書記就看看季子強說:「書記你看這事不我就去把把關?」

季子強知道自己今天是讓這兩個人給肉夾饃了,他總不能出爾反爾,或者說自己去負責,那也顯得太沒信心了。

季子強只好說:「行啊,陽良同志以後就多辛苦一點,把這項工作落到實處。」

散會後,季子強心裡很不爽快,今天會上這兩人算是找到了共同點,不約而同的默契配合了一把,這讓季子強有點擔心,一個是怕將來在維修古城的資金上出現腐化問題,還有一個擔心就是一旦冷旭輝和齊陽良在這個事情上吃到了好處,以後他們會走的更近,配合的更多,這就會把自己剛剛樹立起來的威信消弱下去。

季子強眉頭就皺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對古城規劃和維修中,本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在齊副書記的參與下就變得很讓人惱火了,城建局的呂局長和規劃局戴局長也讓他天天的為難,兩人一起就跑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來訴苦,城建局的呂局長說:「季書記,這齊副書記我們伺候不了,要不還是你來管吧,他什麼都不懂,還一個勁的瞎指揮,稍微和他說說道理,他都拿縣長來壓我們,真是很難開展工作。」

季子強也頭疼著,最近很多人都在反應齊副書記在資金調配上經常刁難別人,但這事會上自己答應過的事情,自己也不大好直接的參與過去,季子強就安慰著說:「可能你們彼此的工作方式還不習慣,慢慢適應了就好了。」

規劃局戴局長說:「恐怕很難適應,他還要求我們把這個工程包給他小舅子的公司,我們也做了些了解和考察,那個公司剛剛組建,還是掛靠在人家王安強公司下面的,就接過一個黨校的小工程,這樣的公司我們怎麼敢放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