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七章假后忙碌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漸遠,分別的秋天在紛落的秋雨中江可蕊把已經結成籽粒的果實哀傷地摘下,從此,在她的心中,便有了淡淡的相思,對季子強的回憶,於是,漫過淺淺的憂傷,就有了絲絲的渴望,思念的種子,帶著希望,植入充滿相思的土中...

?但梁園雖好,並非久留之地,幾天的假期很快就結束了,他們不得不分手道別,留戀和不舍就成了這美麗之行最後的一幕,他們彼此都不想離開對方,最後還是季子強溫柔而堅定的吻了一下江可蕊說:「我會每天惦記你,每天給你打電話,每天的夢裡夢到你的。」

江可蕊相信這些季子強都可以做到,但她還是不願意放開牽著季子強的手,季子強又說:「再過一兩個月就到元旦了,元旦和春節也很相近,那個時候我們有的是時間相聚,你等我好嗎?」

江可蕊點點頭,她只能寄希望於下次相聚了,她知道,作為季子強這樣的男人,他們需要事業,他們渴望站在事業的巔峰來生活,縱然自己強留下他的人,也永遠留不住他那縱橫馳騁,飲馬仕途的心。

《感謝的大家的支持,最近要大爆發了,希望各位能大力支持!7

江可蕊放開了手,她眼中有了點點的淚光,她看著季子強坐上了車,在這催人惆悵的秋色中漸行漸遠,分別的秋天在紛落的秋雨中江可蕊把已經結成籽粒的果實哀傷地摘下,從此,在她的心中,便有了淡淡的相思,對季子強的回憶,於是,漫過淺淺的憂傷,就有了絲絲的渴望,思念的種子,帶著希望,植入充滿相思的土中。

季子強也一直回首看著江可蕊,他的心多了很多悵然。

不過這樣的兒女情長對季子強這樣一個掌控著幾十萬生靈的人來說,實在是一種奢侈的享受,這中享受也不能經常有,因為一點回到洋河縣這個地方,季子強又有了千頭萬緒的事情要做。

幾個大項目都已經啟動,他必須時時關注著,對很多問題在剛剛露出苗頭的時候,他就及時的介入了進去,用強有力的權威和智慧,幫著這些企業擺脫一次次難關。

最近季子強和葉眉也接觸的很少,兩人有時候通個電話,一般也都市季子強給彙報工作為多,她們再也不會像過去那樣親密無間的談話,兩個人總是客氣和提防著對方,竭盡全力的迴避著一些敏感的問題。

葉眉沒有絲毫對季子強的講解之意,她無法原諒季子強對自己的背叛,但歲月和官場的時間,已經磨礪掉了葉眉那盲目的衝動,她可以很耐心的等待,等待季子強再次的失誤。

季子強也深深的明白這一點,所以他就小心謹慎,如履薄冰的在洋河縣工作著,或許在別人的眼裡,他現在已經大權在握,勢力膨脹,他可以為所欲為,一手遮天了,其實絕不是這樣,季子強相比於過去,他現在更加的小心,他不能隨便給葉眉任何一個機會。

同樣的,作為最近飽受打擊的冷旭輝來說,他一樣不敢有任何的麻痹大意,他也知道季子強正在尋找他可能出現的漏洞,所以他也在低調著。

這就讓季子強一時找不到可以反擊的機會,季子強現在的心情應該和葉眉是一樣的,他也有耐心,他也在等待冷旭輝的失誤。

在這個大背景下,洋河縣就沉寂了下來,前段時間那種劍拔弩張和瞬息萬變的局面就冷卻了許多,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季子強在這個時候,就剛好可以為全年的更想指標和任務來衝擊了。

縣委書記這個崗位在中國是很特殊的,一方面權力大、缺乏監督,另一方面是壓力大、責任重,縣委書記在黨的組織和國家政權結構上處於承上啟下的關鍵位置,許多社會矛盾交織,要當好當稱職,不但需要能力,需要品德和素質。

良好的個人品德和人格魅力是當好縣委書記必備的基本條件,在「上級監督太遠,同級監督太弱,下級監督太難」的機制下,沒有個人的自我約束,是很容易滑進深淵的。

基本上可以這樣說,在一個特定的區域,縣委書記的權力與古代的皇權差不了多少,予取予求,對人財物具有絕對的支配權,公安、武警可以調動,檢察院、法院可以左右,財政支出可以控制,每一個幹部的前途基本可以個人說了作數,境內的所有工程可以插手干預……總之,權力可以延伸到各個領域當然,縣委書記的責任也很大,事無巨細都有親自管,發展、穩定、民生、安全……無所不包,一個也不能少,既要做到讓上級滿意,又要做到讓群眾滿意。

因為有這些特殊性,所以季子強更渴望有一個安定的局面和環境,現在他暫時的打出了一片和平,那就要抓緊這難得的機遇,把工作搞上去。

今天他從洋河工業園的改建工地剛剛回來,就看到了齊副書記敲門走了進來,季子強馬上從座椅上起來,很熱情的招呼齊副書記說:「陽良同志來了,請坐,請坐,十一回來一直忙,我們都很少見面了。」

秦副書記一面坐了下來,一面說:「書記,你還是要多注意點身體啊,我看你最近是馬不停蹄的每天跑,多虧你年輕,要是到我們這歲數,是吃不消了。」

季子強幫他倒上了一杯水說:「唉,心裡急啊,看看這一年就過去了,各項工作千條萬緒的,總是感覺時間不夠,對了,陽良同志今天是有什麼事情吧。」

秦副書記就拿出了一份報告說:「節前市委給撥了10來萬,讓把縣黨校好好的收拾一下,所以我打了一個報告,你看看。」

季子強就結果了齊副書記的報告,嘴裡說:「嗯,錢到賬了沒有,到賬了就收拾一下,有的地方可以維修維修。」

齊副書記說:「錢剛到賬。」

季子強想,這是現成的事情,到了找個施工隊維修一下到不複雜,他本想大概的瀏覽了一下,就簽字同意,不過看了幾分鐘,季子強就不得不說話了:「老齊,這個事情我看還是就用市裡給的錢維修一下吧,縣上雖然是財政好了一些,但年底了,用錢地方很多,再一個,黨校我看暫時用不著大動。」

齊副書記眼中就閃過了一絲怨恨來,這個季子強真是認真,又不是用他的錢,看他卡的這麼緊的,齊副書記說:「季書記,我想要收拾就一次把黨校收拾好一點,縣財政最近聽說很富裕了,就撥50萬元,應該不是什麼大事吧。」

季子強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說:「老齊,也不是我捨不得50幾萬元,關鍵是我看黨校的設施都還不錯,比起有的學校不知道好多少倍了,先緩一緩吧。」

黨校本來是歸齊副書記管的,這個報告他也是考慮了很久才拿出來,由於今年季子強上來,卡的很嚴,自己比起往年已經少了很多外水,看看年底了,再不想辦法動一動,這一年就算過去了,而且剛好小舅子出事以後,費了不少勁才把他弄出來,工作也丟了,自己找王老闆掛靠了一下,給他搞了個施工隊,就指望這次黨校的工程賺點錢了。

齊副書記有點不高興的說:「季書記,這黨校怎麼能和其他農村學校比,也不是多大的事情,還是交給我辦吧。我也是想做點工作,看你每天忙忙碌碌的,我也想出點力。」

季子強一愣,齊副書記是話裡有話啊,他意思是自己關的太嚴了,連一點小事都不給人家權利,而且還暗示這本來是人家分管的事情,季子強就眉頭皺了一下,有點為難起來。

齊副書記見季子強一時沒有說話,端上水喝了一口說:「書記,你要是不放心我,要不黨校就交給別人管吧。」

他就笑著甩出了一句硬話,黨校一般都是書記管,你季子強總不能自己管吧,好歹我還是個副書記,客氣一點,我尊重你一下,不客氣了,你還能把我這副書記當成那些局長,部長一樣拿掉埃

在涉及到利益問題上,齊副書記就露出了少有的強勢。

季子強默默的想了一會,他不希望在這個時候和齊副書記發生衝突,對齊副書記這個人,季子強還是一直有所顧忌的,只從上次他小舅子那事情出了以後,齊副書記完全沒有一點不滿的情緒,這更是讓季子強暗暗警惕著,齊副書記超出常規和人情的這種反應,也正說明了此人的城府很深,不露聲色,對這樣的人,遠離和小心是必要的措施。

但現在遇上了這個很實際的問題,這就讓季子強無法迴避了,洋河財政在最近這幾個月因為賣土地和稅款的收入有了一點存貨,很多人和很多單位都開始打起了主意,但季子強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不會像一個暴發戶一樣的揮霍掉這來之不易的一點資金,他希望在明年對農村的很多學校和鄉衛生院添加一些設備,在一個對洋河古城季子強也想進行一點投入,該翻修的地方翻修一下,該修補的也修補一下,讓洋河縣城也能適合洋河縣目前的旅遊形勢,這點錢自己必須看好,不然的話,要不了幾天都會讓他們糟蹋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