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六章捉蟲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實在是飢渴過度。唉!這麼大的人,還象個孩子似的。 江可蕊看著季子強說:「你睡好,我來幫你弄好不?」 恩愛也是需要體力的,江可蕊看得出來,季子強一夜沒睡,身體肯定有些吃不消,她就勉其為難...

?「你還愣什麼,趕快呀,它爬上來了,呀……」江可蕊的臉上蒼白一片,沒有半點血絲,眼睜睜的看著那隻甲殼蟲順著黑色的兄罩朝上爬,眼看就要接觸雪白的肌膚,她跳的更厲害,想把它抖下去,可是那隻蟲子只是穩穩地抓住衣物,怎麼也不鬆手。

眼看那隻色蟲就要佔便宜,季子強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手從她的領口伸進去,只見江可蕊那美絕人寰的面孔正因恐懼而煞白一片,線條優美柔滑的秀氣桃腮下一段挺直動人的玉頸。

手指觸碰到結實滑嫩的部位,顫動的熱感清晰傳來,挺實而有彈性,即使只是一瞬間,季子強還是呼吸都變粗了,心跳加速至兩倍,手幾乎不想從她的領口伸出來。

在季子強伸出手的時候,江可蕊閉上了眼睛,只是一個勁的叫道:「拿走了嗎,拿走了嗎,快點拿走。」

「嗯,好了。」季子強說。

「真的?」她的語氣頓時放鬆了幾分,忙睜開眼睛,慌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把她那非常誘人的部位掩蓋祝

「就是這隻蟲子。」季子強開口解釋道。

「你還拿在手中幹什麼,快扔到地上踩死了。」江可蕊仍然有些后怕的說道:「這裡怎麼這麼多怪蟲子,我們快走吧。」看樣子一刻也不想再次多留。

季子強就暗自好笑,趕忙和江可蕊一起離開了這裡。

沒有想到出來的時候一幫人已經不在院內,也不知道進了哪一間大殿,天香國寺歷經九朝風雨,多次修建,現在有七殿十二堂,六個大院子房間共有二百多間佔地一百多畝。想要找到導遊很不容易,人找人氣死人,他們兩個也就沒有再找的心思,沿著人流在院子里亂轉。江可蕊這個時候臉色也恢復了平靜。

集合是下午三點半,他們轉了小半天也累了,就決定在這裡休息到三點然後找集合的隊伍,兩個人就隨便聊著,季子強刻意找一些輕鬆的話題來談,逗得江可蕊不住的咯咯笑。季子強給她講我小時候調皮搗蛋的事情,還是上大學時候的是是非非。她聽了也一陣感慨,也講起了自己的經歷。

他們放下心思來聊,聊的非常輕鬆,不知不覺中已經到了三點,兩個人就一同出了寺院,到門口等待集合。

晚上他們兩人在酒店外面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準備找個地方吃飯,聽說河邊的夜市不錯,就交待去河邊轉轉,那位司機倒是一個侃爺,從他們上車起就喋喋不休,不停地講洪峻市的一些趣聞,季子強看他說話風趣,也就和他聊了起來。

「小兄弟,你媳婦可真漂亮呀,看上去兩個人的感情很好。」司機看他們緊緊偎依在一起,就奉承到。

「那當然。」季子強就吹了起來:「當年我追求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愣是從一個排的後備人選中脫穎而出,把美女娶回家。」

「你瞎說什麼呢。」江可蕊捶了他一下,但是看在司機眼中卻認為他們是在撒嬌。

其實清河遊覽區離他們住的地方並不遠,只是他們沒有去過才坐計程車,這位司機大哥倒也是個實在人,並沒有拉著他們滿城市轉悠,直接給我們送到河邊上。

下了車,他摟著江可蕊朝路邊的夜市攤看去,本來他們準備在路邊夜市攤上吃飯,但是最後想了想還是算了,因為河堤上修的是一條馬路,車來車往,難免會揚起灰塵,晚上又看不清楚,根本不衛生,所以他們就進了一家小飯店,要了一個包間,窗戶就對著那河邊。

面對這良辰美景和紅顏佳人,季子強這才感到了人生的幸福,江可蕊難得在這一路見到季子強沉靜下來,她有點好奇的問:「你怎麼了,在想什麼?」

季子強看看江可蕊,充滿了感情的說:「我在想,要是可以永遠和你,就這樣,面對著這良辰美景,相依相伴直到老去,那該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1

江可蕊的眼中也有了嚮往和迷濛,她靠近了季子強,輕輕的握住了季子強的手,她感到很奇怪,這個男人有著謎一樣的性格,他時而有點玩世不恭,時而有如此深沉憂鬱,這兩中截然不同的性格彙集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更讓他顯的迷離和充滿了魅力。

回到到賓館后,江可蕊並沒有馬上的投入季子強的懷裡,而是立刻倒了杯熱水給季子強泡了茶。「可蕊,過來坐一下。」季子強拉過她坐在自己身邊。

江可蕊就臉上一紅,被季子強一拉,身子就順勢坐到了他的腿上。抱著江可蕊溫柔的身子,季子強某處開始激動了。

只不過,手上冰涼冰涼的,他也沒敢往江可蕊的衣服里伸。

江可蕊把他的雙手拉過來,放在自己兩腿間捂熱了。

「子強,和我在一起感覺好嗎!?」

「嗯1季子強點著頭,「我很幸福。」

江可蕊也有了一種幸福的感覺,她依偎在季子強的胸膛,小臉慢慢的紅了起來,季子強看懂了她的心思,拍拍兩下她的屁股,「走,先去睡一覺,昨晚上一夜沒睡,累死我了。」

江可蕊從他身上起來,兩人來到床邊。

「我幫你脫衣服吧1江可蕊走過去,很溫柔地替季子強解起了扣子。

看到如此體貼,嬌柔的江可蕊,季子強心神一盪,有點把持不住,江可蕊皺著眉頭痛惜地道:「既然一晚沒睡,你先休息一會,等下我們再來好不?」

江可蕊就象哄小孩一樣,看著季子強躺到床上。

然後她也脫了衣服,穿剩下內衣陪著他躺下。

被子里,季子強抱著她,心裡老是泛起漣漪,怎麼也無法入睡。江可蕊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這麼久沒有碰自己了,估計他實在是飢渴過度。唉!這麼大的人,還象個孩子似的。

江可蕊看著季子強說:「你睡好,我來幫你弄好不?」

恩愛也是需要體力的,江可蕊看得出來,季子強一夜沒睡,身體肯定有些吃不消,她就勉其為難,想學著那些片子里的情節幫他。這樣季子強就可以躺著不動,而且還能享受到人生的快樂。

季子強卻在此刻,突然想起自己過去的一些的情景,那種感覺真的好美妙。

卻不知道江可蕊的技術怎麼樣?正想著還沒答話,江可蕊縮到了被子里去被她碰過的地方那種舒暢感使季子強渾身都顫動起來,感覺到一種慾仙慾死的塊感。上帝真是個偉大的創造者,創造了男人和女人。

男人與女人,就象漢字中的兩個字,凹凸。漢字的神奇,似乎不亞於偉大的上帝,而女人更是把這兩個字,完美的結合起來,造就了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一種高智商動物。

江可蕊在被子里捂得透不過氣來,從裡面探出頭問道:「舒服嗎?」

季子強沒有說話,只是表情怪怪的,令江可蕊一時沒了主意。還以為季子強不滿意,她就委屈道:「我只是從片子上學了點,如果不舒服的話,我坐上來吧1

整個過程,江可蕊一直緊緊咬住被子的一角,直到他從身上倒下來,江可蕊也在瞬間虛脫了。天啦!他簡直就是個戰神。本來想下床去拿毛巾的,可是江可蕊渾身沒有半絲力氣,躺在那裡怎麼也動彈不得,季子強還壓在她的身上,令她連氣都透不過來。

等季子強翻身下來之後,江可蕊臉上紅得象火一樣,渾身都著燙。都完事了,季子強還緊緊抱著她,捨不得鬆開,江可蕊心痛的撫摸著他的臉,「幹嘛要這麼拚命!人家又沒月票投給你!又不打賞,都累了這麼久,休息一下好嗎?」

「別動,陪我睡會1季子強緊緊抱著她,一隻手按在那團柔嫩之處。

江可蕊點點頭,溫順地道:「嗯!我陪你。」

看到季子強沉沉地睡著了,江可蕊的心思飛一般的活躍。自從認識季子強開始,她的人生軌跡就生了改變。她現,自己越來越依賴這個男人了,他就是自己的全部。

前幾天媽媽又在催自己,問她和季子強的關係到底怎麼樣了?。天下女人都是敏感的,做為江可蕊的媽媽,她希望自己的女兒可以找到一個合適的丈夫,對季子強她雖然不是很了解,但從上次見面以後的觀察,感覺還是很不錯的,他也在前一階段給丈夫說了一下,當說道洋河縣的書記的時候,她明顯的感覺到丈夫有點驚訝,好像他也知道這麼一個人。

當時江可蕊的媽媽就問:「你認識他?」

江可蕊的老爹就很奇怪的笑了笑說:「久仰大名。」

江可蕊是不知道這些的,她只是一門心思的想著季子強,就恰如此刻,季子強已經酣然入睡了,她還在想著他,她乾脆把臉貼近季子強的胸膛,慢慢的想著他們兩人的未來和幸福。

這個假期對季子強來說就是一次天堂之旅,他充分的享受到了江可蕊的柔情和愛情,他倘佯在這夢寐以求的情感中盡情的揮發著自己的熱量,他和她不知疲倦的放任著青春的浪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