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五章游廟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蕊又指了指一個小拱門說道:「那兒人少,我們正好可以歇歇,轉了半天我都有些累了。」 「好呀,我早想這麼說了,知道出來就是逛這個寺廟,我還不如躺在賓館睡大覺呢。」季子強也點點頭,他們兩個人都沒有驚...

?季子強衝動的抓起她柔軟的玉手,她纖細的手指帶著一種透骨的冰涼,他把它拉了過來,用溫柔的嘴唇親吻著江可蕊的指尖,「冷不冷?」順勢又將她的身體朝自己的懷中靠了幾分,壓在自己身側的那兩個玉兔,那種軟綿綿而又香~艷的刺激讓他不由蠢蠢欲動。

季子強說:「我們這樣抱著不就可以暖和點嗎?」

江可蕊的臉上滿布嬌羞欲滴地嫣紅,鼻尖上凝著幾點細密的汗珠,櫻桃小嘴微微張開,碎玉一般的牙齒里發出一聲輕柔的喘息聲。

玲瓏有致的豐滿嬌軀被迫壓在季子強的懷中,一股馨人肺腑的幽香撲面而來,那是剛才清涼油的清香。季子強的身體清晰的感受著女性肌膚溫暖的熱力,左手貪婪撫~摸的她平坦結實的小腹,在那敏感的細腰上揉摸著。她再也忍不住了,身體微微顫抖著,緊張的抓住我的手,「不要,這裡不要。」

季子強看著她又急又緊張的神色,心中滿是得意。就在她正準備開口說話的同時,準確把嘴唇印在她的嘴上,舌頭也伸進她的小嘴,在她滑嫩的口腔里肆意攪拌。

她現在已經完全靠在季子強的懷中,而這個時候車上的人大部分都昏昏欲睡,誰會有閑心朝角落裡看呢,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先決條件就是因為現在車子側風行駛,豆大的雨點恰好打在他們這一側的車窗上,啪啪作響,所以他們兩個的動靜很難被聽到。

季子強的眼睛掃視著白潔的面孔,她明顯春情萌動,嫩白的臉頰上微微罩上一絲粉紅,水汪汪的眼睛流轉間羞怒的哀怨。

季子強不由更加興奮了,小腹一陣火熱,恐懼和情~慾使頭腦麻痹,但現在逐漸開始恢復熱度,給全身帶來無比的塊~感。

季子強也了解江可蕊的這種狀態,動作放緩了許多,手繼續溫柔的在她嬌嫩的肌膚上撫~摸著,她發出陣陣綿軟的嬌喘,微閉的眼睛中彷彿流淌著紅色的火焰,身體下意識的在他的懷中扭動,慢慢的放鬆,暫時忘記了季子強的手還在下邊的事實。

她臉上流露出兩種截然不同的表情,有緊張也有陶醉。不過一隻手已經不再是抵擋季子強的胸膛,而是慢慢的抓住他的襯衫,彷彿溺水者抓住求生的稻草一般。

或許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有一種潛藏的征服意識,在合適的環境下就會暴露出來,此刻,江可蕊心底雜亂的意識似乎釋放出了自己內心的惡魔。身體像是觸了電一般的,僵直在那兒任由季子強擺布。

等她完全舒緩過勁來,慌忙用手支撐著季子強的胸膛,在季子強的懷中坐直,接觸到他促狹的目光,江可蕊慌亂的把頭低下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進入洪峻市,雖然下著雨,但是卻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就好像巴金老先生《燈》裡邊寫的那樣:幾盞燈甚或一盞燈的微光固然不能照徹黑暗,可是它也會給寒夜裡一些不眠的人帶來一點勇氣,一點溫暖。這些光都不是為我燃著的,可是連我也分到了它們的一點恩澤——一點光,一點熱。光碟機散了我心靈里的黑暗,熱促成它的發育。

江可蕊也望著車窗外,臉上充滿了喜悅,漸漸的睡覺的人也被旁邊地同夥推醒,車廂內開始噪雜起來,人們議論的聲音也漸漸的大了許多。她顧及到車廂中的人,從季子強的懷中坐直,不過臉上仍然紅紅的。

他們兩個拉著手欣賞著美妙的夜景,好像是為了配合這寂靜的夜空,雨這個時候小了許多,季子強索性就打開了一點車窗,頓時冷風灌了進來,江可蕊身體一個哆嗦,忙伸手把厚衣服拉了拉。

因為是凌晨,馬路上根本沒有車子,這個時間段應該是城市最寂靜的時候,再過一兩個小時,就要繁忙起來。又行了大概有二十多分鐘,車子停了下來,這個時候導遊小姐開始在車上來回走動著呼喊:「睡覺的快點醒醒,車子已經到地方了,等下我們要下車了,到賓館分配房間,睡覺的醒醒。」

他們的早餐是個人自費,他們二人就下樓買早餐吃,這裡的小籠包子不錯,皮薄肉香,他們叫了兩籠,坐在當街口吃著,陸續見也有人來吃,雖然不認識,但是卻也知道在車上見過。

等到了集合點時候,人陸陸續續的都到齊了,今天要登山,所有的女子都穿上了休閑褲鞋。因為人太多,就分成了兩個隊伍。

季子強她們的導遊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姑娘,上身穿著件紅色的T恤,臉上黑黑的,看樣子是長期在外邊跑經受著風吹日晒給弄得,她不住地揮動著小旗,提醒他們跟上。

他們今天第一個參觀的景點是天香國寺,據說是中國十大名寺之一,可是現在卻徹底變成了一個旅遊景點,寺院的門口設置有鐵柵欄,有人站在柵欄口專門收門票,讓人覺得非常怪異,季子強也是第一次見到把寺院門封住的寺廟。

進入其中不免有些失望,在寺廟內你根本感覺不到半點禪意,到處噪雜一片,遊人熙熙攘攘,要不是空氣中傳來的焚香味道,季子強還以為到了菜市場呢。偶爾見到一個僧人卻更讓人失望,因為那個僧人竟然只批了一件僧衣,裡邊清晰的看著穿著長褲,腳上踏著皮鞋,估計這個僧人也是友情客串。

更讓人鬱悶的是他不住的向遊人兜售者各種各樣的掛件,口中不斷的和遊人討價還價,和市儈的商人沒有什麼兩樣。

「也是,這些東西其實就是糊弄人,我們去偏殿看看吧。」江可蕊又指了指一個小拱門說道:「那兒人少,我們正好可以歇歇,轉了半天我都有些累了。」

「好呀,我早想這麼說了,知道出來就是逛這個寺廟,我還不如躺在賓館睡大覺呢。」季子強也點點頭,他們兩個人都沒有驚動導遊,因為進來的時候導遊已經交待過,進去后想自己轉的可以自由活動,只要到集合時間別忘記就行。

穿過拱門他們才發現另外一重天地,這裡應該是天香國寺的別院,裡邊栽滿了竹子,只在中間用石磨開闢了幾條小路供人行走。沒有想到這裡竟然有這麼一方勝景,季子強禁不住讚歎道:「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雖然沒有花木,但是卻不減半分禪意。

季子強看這些竹子粗看上去零零散散非常混亂,但是仔細捉摸卻有意境可循,知道當初栽竹子的人一定是個高人,就仔細打量起來。

江可蕊此時不住地對著石磨邊的草踩踏著,顯得幾分樂趣。

「我們在這裡歇歇吧。」就在季子強沉思的時候,她突然開口說道。

「哦,好呀。」季子強忙回過神,看著江可蕊坐在一塊方石上,把身子朝旁邊挪了挪說道:「來,坐過來。」

季子強把背包放在草地上坐了下來,她靠在背後的大石塊上,身子舒適的半躺著,鼻尖上掛著幾滴細密的汗珠,嬌軀散發出的淡淡體香,讓季子強有些恍惚。忙將目光轉移開,看著頭頂的不遠處的一顆桂花樹。

突然她好像被蠍子蜇住了一般,從石頭上跳起來在季子強的耳邊尖叫著,繼而慌亂的抓住我的手叫道:「蟲子,小騙子……蟲子1

這個時候季子強才發現一隻不知道名字的甲殼蟲飛到了她的衣襟上,她的另一隻手抓住上衣不住地抖動著,想把蟲子抖掉,可是那隻小蟲感到震動反而不飛走,朝她的領口爬去。江可蕊頓時嚇得面如土色,一動也不敢動,卻渾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光,她的上衣領口已經扯開幾分,清晰的看出裡面的樣子,甚至能看出嬌嫩的渾圓的胸部。

季子強一時驚呆了,完全沒有想到一隻小蟲子竟然能夠讓江可蕊怕成這個樣子,等反應過來那隻蟲子竟然爬到她的領口,朝裡邊鑽去。

「快,小騙子,把它抓起來……」江可蕊用手撐抓住她的領口,根本無暇顧及自己將誘人的部位展示給他,只是身子前傾,讓季子強抓蟲。

她原本紅潤的俏臉泛著蒼白,急的雙眉擰在一起,長長的睫毛隨著呼吸輕輕顫動,顯得非常懼怕,領口下,一對豐滿挺茁的豐盈柔軟的玉峰正急促地起伏不定,誘人瑕思,也誘人犯罪。而那隻甲蟲卻一個勁地朝里爬,似乎想鑽進去。

「快呀,你幹什麼呢?1她不住的在原地跳著,眼睜睜的看著蟲子,不住地催促他:「快把它捉出來。」

「哦,哦。」季子強看她慌張的樣子,忙伸出手,去捉那隻甲殼蟲,誰知道大概蟲子也感應到了危險,竟然一蹦,蹦到她的胸罩上,躲過了季子強伸出的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