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四章國慶遊玩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可蕊顯得鮮艷欲滴、紅潤誘人,笑著打趣道:「人家不是說得好嗎,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嗎。」 「小流氓,你也取笑我1她伸手在季子強的大腿上捶了一下,季子強一伸手捉住她的小手,江可蕊的銷售晶瑩亮白,...

?第二天一早,季子強就到了省城,他見到了江可蕊,兩人少不得親熱感慨一會,出去旅遊的事情江可蕊早就安排好了,十一每個旅行社都是人滿為患,江可蕊提前都報了名,交了錢,兩人吃點東西,就到了旅行社,可惜的是,這個時候,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但季子強和江可蕊也沒得選擇,只能冒雨前行了,不過這樣的細雨也讓他們多了一份浪漫的情懷。

街道上早霧蒙蒙的,倒也涼爽,江可蕊嬌柔的將整個身體都貼在季子強的懷中。

季子強看周圍人都在望自己,忙推了推她,不好意思地朝周圍笑了笑。

「嘻嘻,你這樣臉厚的人也知道害羞啊?」她的頭髮上沾了一層雨絲,濕漉漉的,臉頰上也蒙了一層霧氣,揶揄著季子強。

季子強笑著說:「我是怕你臉皮薄,一會害羞,我才不怕呢。」

兩人說著話,就在旅行社導遊帶領下上了車,看了看上邊已經坐了十幾個人,稀稀疏疏的。看到倒數第一排沒有人坐,他們兩人就走到裡邊,坐在靠窗子的位置,隔著窗子打量著外邊,到處都細雨朦朧的一片,街對面的樓房都看的不是很清楚。點完名字后,車子很快就啟動了,剛開車不久,雨就開始下大了,車子猛地一個顛簸,江可蕊正半站著身子放皮包,根本沒有防備,一個踉蹌,朝季子強的懷中倒來,季子強下意識地伸手相扶,摟住她的細腰,江可蕊軟軟的側靠在季子強身上,縴手摁住季子強的大腿才站穩。車就在雨霧綜合那個緩緩的開動。

車窗都是水霧,車內的光線變得昏暗起來,季子強這才發現外邊的雨嘩嘩的下著,瓢潑碗倒,車窗外已經什麼都看不清楚了,就連路邊的小樹也只剩下一個綠影子。

季子強嘆了一口氣,靠在車座上:「雨下這麼大,恐怕到了地方也沒有辦法參觀。」

「不會的,出了省就好了。」江可蕊回應道。

季子強說:「但願如此埃」

季子強看著她,她緩緩抬手將額前的幾縷亂髮攬到精緻的臉旁,優雅的動作使胸前、微微顫動,眼睛盯看著季子強。

很快的,江可蕊發現了季子強的目光瞄著她的胸前,眉稍挑了一下微微笑著,不著痕的把手當在胸前,艷紅的小嘴更添誘人的風采。

江可蕊說:「好好看前面,眼睛看什麼呢?」

季子強嘿嘿的笑了笑說:「就喜歡看。」

江可蕊懶得理他,就靠在了季子強的身上不再說話,只靜靜地靠在座椅上,雙眸微合,似乎在睡覺,見她不吭聲,季子強又朝窗外望去,雖然看不到什麼景緻,但是感覺到快速倒退的影子卻別有一番風味。

季子強再看看前面,確實看不到什麼,他們坐的是那種座椅可以調節的豪華大巴,所以背靠非常高,如果不是刻意的站起來看,你最多只能夠看到對方的頭顱,至於他在做什麼,根本無法看到,而他們恰好在最後一排,靠著他們座位的地方上有一個行李櫃檯,上邊放著皮箱子,正好遮擋住坐在另一邊的兩個人,所以季子強他們坐在這裡就猶如進入了一個小小的隔斷。

江可蕊就拿出了一本書來,問季子強:「「《神鵰俠侶》看過吧?」她揚了揚書背,笑著問道。

季子強點點頭說:「前幾年看過,都好長時間了。」

江可蕊說:「其實這本書我上大學的時候也讀過,這次不過重新溫習,沒有想到溫故而知新,倒也讀出一番別的風味來,,所以讀的時候為楊過的專一和痴情感動,尤其是看到最後師徒二人終成眷屬,我心中也生起一陣滿足。」

季子強笑著說:「這麼有趣?」

「嗯。」江可蕊點點頭。

「你說楊過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季子強隨口問道。

「很聰明的,還有就是感情專一,連妻子遭受了……侮辱也不離不棄,算是一個情聖。」她想了想開口說道。

「情聖?」季子強笑著把書拍了拍開口說道:「我看不是吧,他應該算是一個無情之人。」

「你這是胡攪蠻纏,哪有這樣的怪想法,是你自己胡思亂想。」她明亮的深黑瞳子映射出點點閃光,開口反駁他。

「怎麼叫胡攪蠻纏,你難道要否認因為他一個人,讓幾個處於花季雨季的少女孤零零的老去,到死也沒有享受到愛情的滋味,讓你這樣過一輩子,你願意嗎?如果他稍微對幾個女人好一點或許就不是這樣的結果了。」季子強強詞奪理的說。

「嘿,什麼亂七八糟的理論。」她看起了書,不再和季子強分辨。

中午的時候他們停在一個放電吃了一頓午飯,應該這都市旅行社的定點飯店了,季子強要得飯菜非常豐盛,除了司機外,旅行的人多少都喝了一些酒,上車的時候江可蕊的臉上還紅紅的,季子強明顯感覺到她口中的酒氣。

「可蕊,你沒喝多少啊,怎麼看你有點醉醺醺的?」季子強側過身子讓她坐下。

江可蕊說:「是嗎,我也感覺沒喝多少。」

季子強倒是覺得喝了酒的江可蕊顯得鮮艷欲滴、紅潤誘人,笑著打趣道:「人家不是說得好嗎,女人不喝醉,男人沒機會嗎。」

「小流氓,你也取笑我1她伸手在季子強的大腿上捶了一下,季子強一伸手捉住她的小手,江可蕊的銷售晶瑩亮白,渾然白玉所雕,隱約看見細長手臂上淡淡的血管,季子強原本想立刻放開,但是摸到溫熱的小手,不由得捏了一下。

「你放開!小心別人看到,」她羞愧地驚叫,嬌俏的玉容上正抹起陣陣紅暈,呈現一番女兒羞態,好不誘人。

就這樣他們一路行駛,聊了一路,很快就出了省,不過江可蕊所說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雨非但沒有停,而且下的更大了。車子內很快就昏暗一片,不過好歹司機這個時候開了燈,車窗內倒是有幾分光明,江可蕊又埋頭繼續看小說,口中有一搭無一搭的和季子強聊著天。

沒有想到過了一會兒車子竟然停了下來,剛開始季子強還沒有注意,直到江可蕊推了他一把才反應過來,車上的人都以為出了什麼事情,所以特別緊張。

很快去打聽消息的人帶回了話,原來前面出了交通事故,一輛拉貨物的卡車和小麵包車相撞了,前面的路段已經封閉了。無奈他們只好停在車上苦等,這樣一等就是三個小時,原定晚上八點準時到洪峻市住宿的,現在看來沒有希望了,估計到洪峻市也是凌晨幾點的事情了。

等車子重新啟動,天已經黑了下來,由於天黑加上下雨,車子走的非常慢,過江的時候,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很多人都忍不住在車上開始打盹,也有的在小聲吃東西。車上原本就配了兩個司機,所以他們換班開,倒也沒有影響。

江可蕊也把她帶的東西拿給季子強,兩個吃完又喝了兩瓶礦泉水,總算沒有餓得感覺。

她吃完后,優雅的拿著紙巾擦試自己的嘴角,喉嚨一動一動的,,給人一種柔軟美感。見季子強在偷看她,她又沖季子強笑了笑說到:「小壞蛋,你看什麼看?」

「嘿嘿1季子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狡辯道:「當然是看美女了,有道是馬上看壯士,燈下觀美人,現在看到你我兩眼就冒光,好像幾個月沒有吃到肉的惡狼一樣。」

「你敢。」她笑著威脅道,「不和你瞎說了,我要睡一會,昨天晚上根本沒有睡好覺。」

「借個肩膀給你?非常溫暖。」季子強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放心睡,不要胡思亂想,我不會亂動。」伸手摟過她的肩膀,把她的頭顱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看你就是小流氓1她臉上一紅,手擰了一下我的大腿:「你才胡思亂想呢。」經過這麼一鬧她明顯沒有了睡意,身子扭了扭說道:「我現在不瞌睡了,我們聊一會兒天。」

季子強心中衝動了幾分,手往下摟住江可蕊柔軟的細腰,將她嬌軟無骨的酮體摟進懷裡,隔著衣服季子強明顯的感到一陣溫熱。

古人曾經說過色膽包天,這句話真是再正確不過了,剛開始季子強只是讓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現在正隔著衣衫,摟著她的小蠻腰,手上傳來的溫香軟肉,充滿著彈性,帶來曼妙無比的微顫,季子強的心思慢慢的大了起來,開始對懷中的江可蕊做進一步動作。

「你越來越……過分了,手拿出來。」她聲音中帶著羞澀。

天色黑漆漆的一片,只有偶爾閃過遠處幾點零星的燈火,雨點打在車窗上,發出里啪啦的聲響,憑藉著車內微弱的燈光,可以看到外邊厚厚的雨幕,天地間茫然漆黑的一片。

「我想你。」季子強含住她的耳垂,小聲地說著。

在如此近的距離季子強發現,她的眼中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彿彎著一汪秋水。臉上那種反抗中夾雜著淡淡的羞澀,充滿著風韻的嫵媚讓季子強都看得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