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三章隱龍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相上講,太過猥瑣的男人本身就成不了大事。 但季子強一直沒有見到唐可可身邊有那樣一個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唐可可今天滿面含春,她帶著自己的助理,往來於賓客間,她的美艷和氣質,在這樣一個達人云集的地方...

?同時季子強也相信,在這個幾千萬的重大項目奠基儀式上,自己是一定會遇見這個人的,對任何一個柳林市的企業來說,七千萬的投資,都不是一個小數字,沒有那個企業和老闆可以用平常心來對待,所以季子強在到了以後就一直觀察著唐可可的周圍,希望可以在她的身邊看到那個男人,季子強細心的觀察著唐可可身邊的每一個男人,但不得不說,季子強還是有點失望,在那些圍繞著唐可可的那人裡面,並沒有一個人長得附和季子強預先設定的蕭博翰的形象。

季子強就像,或者這個蕭博翰應該是一個很成熟的男人,瀟洒又穩重,也許他會像一座山,嚴峻而豐富;也或者他是一片海,博大而溫柔;再或者他像是一棵樹,偉岸而堅挺;他應該有著睿智、執著、深沉與高渺。

不錯,季子強是這樣想的,因為季子強不會簡單的把一個像蕭博瀚這樣的道上頂尖人物想象成隨便高談闊論,一臉的橫肉,滿身的傷疤,走路橫著來,喝點酒就把自己的那點小經歷,小故事拿來滿桌子大講,不用喇叭半屋人都能聽見的樣子。

季子強一點都不會如此輕視這個人,他的感覺告訴過他,這個被號稱隱龍的蕭博瀚,絕不是一個膚淺而有妄自尊大的普通人,他應該有堅定的意志和豐富的內涵,不然在那個更為險惡的江湖,他是無法坐大和發展到今天這樣的局面。

他也應該有四,五十歲了,太過年輕會因為閱歷的缺陷而難以成功,太過衰老會因為銳氣不足而暮氣沉沉,那麼他會不會是最早那次自己在小火鍋店見到的唐可可身邊的那個猥瑣的男人呢,應該也不會,從面相上講,太過猥瑣的男人本身就成不了大事。

但季子強一直沒有見到唐可可身邊有那樣一個自己心目中的男人,唐可可今天滿面含春,她帶著自己的助理,往來於賓客間,她的美艷和氣質,在這樣一個達人云集的地方異常的顯目,沒有人可以對她輕視,這並不僅僅是因為她的美艷,還因為在她的身後有一個黑白兩道聞風色變的蕭博瀚。

唐可可在眾多的賓客間看到了季子強,季子強鶴立雞群,是那樣的顯目。

看到了季子強,於是她優雅的對正在自己身邊的幾個市裡領導說了聲抱歉,就猶如一片彩霞般飄到了季子強的眼前,她在看到季子強的時候,眼中就有了另一種神色,沒有了偽裝的客套和虛假的笑容。

她很親昵的說:「書記,為什麼你像一個燈火闌珊處的怨婦一樣站在這個地方?」

季子強笑笑說:「今天你需要光芒,我不能去遮擋。」

唐可可就柔媚的笑了說:「你永遠都比我更有亮光。」

季子強搖下頭說:「你錯了,今天在這個地方,說到權,比我大的人很多,說到錢,比我多的人不少,那麼我又何來的亮光?呵呵,對了,說到長相,更有一個人爍爍生輝,你說下,我不躲在這個地方,又能如何。」

唐可可聽到季子強對自己的誇獎,她一下子臉上就充滿了柔美,這個男人很少說這樣的話,也很少讚美過自己,看來今天自己確實應該高興一下了。

不過她還是很好的抑制住自己的得意,帶點幽怨的看了一眼季子強說:「但這一切又怎麼樣呢,在你的心裡,或者我們這樣的人永遠是不登大雅之堂吧?」

季子強啃Γ他搖搖頭說:「你今天老說錯話,有時候,一個人的份量自己是不知道的,對了,我有個小小的問題?」

唐可可就說:「什麼問題?只要我知道。」

季子強說:「今天看樣子你們集團的蕭總並沒有來?」

唐可可本來以為是什麼大問題,現在一聽就很輕鬆的回答說:「總公司來了幾個人,但蕭總沒有來。」

季子強疑惑不解的問:「為什麼這樣一個重要的工程,這樣一個盛大的典禮他都沒來?」

唐可可嘆口氣說:「我一早也問過他同樣的這個問題。」

季子強點點頭,他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這個人沒有親臨現常.

唐可可的情緒顯然低落了下來,她很落寞的,淡淡的說:「他說今天天氣不錯,適合釣魚。」

季子強睜大了眼睛,他獃獃的看著唐可可,好像這話並不是從她嘴裡說出,「今天適合釣魚」,僅僅是因為適合釣魚,他就可以不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啊,他的洒脫和看破世情的超越,還有那一份淡定和自信到底是從何而來?季子強猶如胸口重重的被擊打了一錘,他明白,自己還是小瞧了這個叫蕭博翰的男人。

在後來整個的儀式和培土中,季子強一直都若有所思,後來唐可可還搞了一個規模很大,檔次很高的招待宴會,但這還是沒有提起季子強多大的情緒,他給在座的領導敬酒,陪著領導說笑,穿梭在喧囂的酒宴中,但他的心卻早都不再這裡了,他老是有一種很奇怪的思慮。

看看就到十一國慶了,對季子強來說,洋河縣在目前已經毫無懸念的進入了發展的快車道,而更讓他滿意的是,幾個大項目都基本得到了落實,就連五指山的開發,也在最近和三家省城的旅遊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年內有點困難,但最遲吧,開年一定可以對五指山進行大規模的啟動,這讓季子強躊躇滿志,從最近這幾個月的各項稅收上來看,今年的脫貧還是很有希望的。

在十一放假前,季子強和江可蕊也做了聯繫,他們決定一起在這個假期好好的旅遊一次,他們把集會的地點放在了省城,季子強就提前的召開了幾個會議,對放假期間的工作都做了安排,他本來也是要值班的,但幾個家在洋河縣的領導聽說他要出外遊玩,他們就主動的提出幫季子強值班了,季子強想想也好,多兩天時間,自己放牛抓跳蚤,一舉兩得,即和江可蕊遊玩一次,又可以考察下旅遊情況,為下一步洋河縣的旅遊工作積累一點經驗。

開會以後,季子強專門有留下了王副局長,對公安局的王副局長也做了詳細的叮囑,讓他少喝點酒,在十一期間對全縣的治安多上心,多計劃,不能有一點問題。

王副局長也知道這每年的放假和節慶都是關鍵時候,不敢有稍微的大意,就說:「老大,你放心的休假,洋河縣的治安就交給我,有什麼問題你回來了拿我是問。」

季子強很嚴肅的說:「出了問題不是拿誰處理的事情,總之,放假期間你每天給我打一次電話,不能有絲毫的差錯。」

王副局長點頭就像是雞啄米一樣,就差給季子強賭咒發誓了。

看看這一切都安排妥當,放假的時間也就到了,季子強當天下午就準備離開洋河了,辦公室汪主任早就幫他安排好了小車,還給他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的塞了一後備箱,季子強也阻止不了,就隨他去了。

上車和司機聊著天,沒多久就回到了家裡,天已經黑了下來,司機幫忙把東西搬到了家裡,也沒多停留,就離開了,這個時候,季子強就和老爸,老媽說起了最近一段時間的情況,老媽就問他:「子強,你說下,你那女朋友的事情到底怎麼樣了。」

季子強一聽這問題就頭大,但自己最近忙回來的少,也不能不多說一會話,就說:「有著落了,你不要操心。」

老媽就說:「你什麼事情我都可以不操心,但這女朋友的事情我真是替你著急啊,都三十好幾的人了,在這樣晃下去,怎麼得了。」

季子強就稍微的透露了一點說:「這不是有情況了嗎,明天我就到省城去約會呢,以後給你們帶回來一個漂亮兒媳婦。」

老媽和老爹感覺他有點吹牛,這小子已經讓他們在這個問題上失望多次了,她老媽就問:「那你找的是誰家的閨女,給我說說,長的什麼樣子。」

季子強就抓抓腦袋,正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江可蕊的時候,卻突然的發現那空放著的電視上竟然跳出來了江可蕊的畫面,季子強在洋河是從來沒時間看電視的,他就知道江可蕊在省台主持一個什麼娛樂節目,但到底是什麼節目,每周星期幾,幾點播放,雖然江可蕊給他說過,但他一直都沒看到過。

季子強就忙指著電視,對老媽說:「你兒媳婦就像這電視上主持節目這個女孩的樣子,怎麼樣,滿意不滿意?」

老爹和老媽很認真的看了看電視屏幕,最後都一起「且」了一聲說:「你小子真是做夢娶媳婦,盡想好事呢?人家這閨女這麼漂亮的,還是主持人,那都跟個明星似得,是你能遇見的嗎?少給我們灌**湯了。」

季子強就一直堅持說就那樣子,兩個老人就一定堅持說那是哄人的話,這一家三口人就嘻嘻哈哈的為這個問題爭論了好長時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