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四十一章搬救兵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來了,下面有革命的警察在保護他們,這就不怕了,一會援軍一到,趕跑了他們就安全了。 季子強也在辦公室里等待著,出了這樣大的事情,他不去現場肯定以後說不過去,只是現在去太早,等市裡人馬快來了自己再...

?那李超聽了季子強的話,又一下把剛才鼓足的精神焉了下去,低下了頭。

季子強看看他,就笑了笑說:「除非是你們廠自己不同意賣廠,那我會重新考慮的。」

這李超今天已經讓季子強搞神經了,一會的高興,一會的沮喪,現在突然的一下聽到了季子強這話,他又「得」的一下,抬起了頭,他就看到了季子強似笑非笑的表情,李超就一下子感到了輕鬆起來,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一天以後,磚廠就跟炸了鍋似的,全廠上下,一聽說改制的事兒,個個直罵娘,群情激奮,怒火匯聚,一場風波即將上演。

這種情況,冷旭輝是不知道的,他依然按部就班的在第二天組織了磚廠轉讓協議簽字儀式,

儀式就安排在磚廠會議室舉行,一大早,冷旭輝就帶上馮副縣長和工業局等幾個相關局的領導,一起坐車到了磚廠。

然而令他萬萬沒有想到一幕發生了,得到消息的工人們迅速包圍了辦公樓,高喊反對改制的口號,叫嚷著要見冷縣長,向他討說法。

磚廠改制的事情在小小的洋河縣引發了一場地震,聽說磚廠工人鬧事了,圍觀的人群從四面八方湧來,人是越聚越多,達到了數千人。

冷旭輝感到了緊張和惶恐,他想離開,已經出不去了,冷旭輝躲在辦公樓最裡面的房間,不停的打電話給公安王副局長,讓他馬上調集全縣警力來驅散人群。

王副局長迅速帶人到了現場,可洋河縣那區區100來名警察,要面對數千群眾,人手根本不夠用,而且工人們情緒激動,事態隨時都可能升級,王副局長就馬上給季子強掛了電話:「老大啊,磚廠鬧事了,你看現在怎麼辦。」

季子強似乎是在意料之中的說:「鬧的厲害嗎?」

王副局長忙說:「挺嚴重的,把冷縣長都堵在辦公樓出不來了。」

「那冷縣長是個什麼意思啊?」季子強悠悠的問著,他一點都不急。

「冷縣長的意思是先把人驅散了,可人太多,人家都還說,這就是人家的廠,我們想把人家趕哪去,所以現在僵持著的。呵呵呵。」王副局長倒像也很有點幸災樂禍的樣子,他很欣慰,這個冷旭輝最近不是老和季子強斗嗎,他早就看不過眼了。

季子強就又詳細的問了好長時間才說:「你準備下一步怎麼辦啊,王局?」

王副局長就嘿嘿的一笑說:「老大你花椒我呢,還把我叫王局,嘿嘿,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才給你打電話請示啊,你說要把人趕開,雖然我人手少,但也一定可以做到,你要說不用趕,再多點警力我還是趕不走。」

.季子強讓他這直白的話都給說笑了,想了下,季子強就緩慢的說:「這事情看來是有點麻煩,這樣吧,我給你出個主意,你可以請求市裡的公安局來協助一下嘛,不然就你哪點警力,我很擔心最後處理不了。」

那面王副局長就很會意的說:「就是啊,我也一直發愁呢,那老大,我先掛了,我搬救兵去。」

那面就壓斷了電話,季子強就嘿嘿的笑出了聲,你老冷這次只怕有苦頭吃了。

現場那王副局長就立馬的向市公安局求援了,他說的很迫切,也很焦急,讓市局的領導也都緊張了起來,立即將事件定性為突發性群體**件,並啟動應急預案,同時迅速上報,市局就及時的給葉眉書記做了彙報,帶上了警力,到洋河縣支援來了。這面冷縣長就不斷的給王副局長打電話,摧他儘快的驅散職工,王副局長就說:「冷縣長,我現在就在門口,怕他們衝到樓上傷害到你了,準備拉起警戒線。」

冷旭輝急躁的說:「把人趕走啊,光拉警戒線有吊用。」

王副局長很委屈的說:「我手上人不夠啊,怎麼趕的走他們。」

「你是榆木腦殼啊,不會把下面人都抽掉回來。」冷旭輝氣急敗壞的說。

王副局長就陰陰的笑了笑說:「冷縣長不用擔心,我們拉上警戒線先保護你們,一會援兵就到了。」

冷旭輝聽說有援兵,就問王副局長說:「你已經調人過來了嗎?」

王副局長就說:「調了,很快就會過來,他們一來,這面就解圍了。」

說完,王副局長就掛斷了電話。

這話還差不多,冷旭輝也就鬆了口氣,可是他那裡知道啊,這王副局長沒有從下面調兵,卻調來了上面的兵,現在這事情就鬧的有點大了,最近一兩年,還沒有直接讓市裡拍警力的先例,看來一定是要搞的滿城風雨了。

冷旭輝就在磚廠的辦公樓里耐心的等著,不過現在大家都安定下來了,下面有革命的警察在保護他們,這就不怕了,一會援軍一到,趕跑了他們就安全了。

季子強也在辦公室里等待著,出了這樣大的事情,他不去現場肯定以後說不過去,只是現在去太早,等市裡人馬快來了自己再去。

他就安心的坐下來喝茶了,喝了不長時間,電話就響了,季子強一看號碼,連忙接通,就聽電話那頭傳來葉眉書記的聲音:「子強同志,你們那鬧什麼?怎麼搞的。」

季子強很恭順的說:「好像是因為企業改制問題吧.。」

「好像??你是洋河最高首長,你還沒搞清楚?說詳細點。」葉眉書記在那麼發火了。

季子強連忙惶恐的說:「葉書記,今天情況我還真的不清楚,前幾天政府來兩個文,說要改制磚廠,我想那磚廠一直是洋河縣的盈利企業,暫時不必要改制的,我就把文給撥回去了,專門簽上「不必」兩字,為這,冷縣長還和我有電話爭辯了好久,我就說那上常委會大家討論定,他就不高興了,沒想到我這常委會還沒召開,他把廠就給賣了,好像程序也沒走到,職工當然不高興。」

那面葉書記就沒有在說什麼了,她哼了一聲,掛斷了電話,葉眉實在是沒什麼好說的了,看來這事情還找不到季子強的問題了,季子強說的都夠清楚了。

現場這面呢?冷旭輝忙中偷閑,點上一根煙,想要平定一下自己的情緒,但手機就想了,一接上電話,冷旭輝就像是屁股下面有彈簧一樣,「得」的一下站了起來,電話是市委葉書記打來的:「冷旭輝,你是怎麼搞的,捅出這麼大簍子,快告訴我,群眾為什麼要鬧事?」

冷旭輝一身的肉都穌了,他沒有想到,怎麼柳林市都知道消息了,他怯聲說:「按照省國有企業改制有關要求,根據全市國有企業改制動員大會精神……」

葉書記嚴厲的打斷了他的話,說:「行了,行了,少廢話,你就說什麼原因1

冷旭輝是好說:「磚廠進行改制,不明真相的工人們,在少數不法分子的煽動下,圍堵辦公樓,阻擾改制進行。」

一聽這話,當了多年領導幹部,搞過無數國有企業改制的葉眉心裡就明白了,這裡面肯定有貓膩,要不然工人們不能鬧事。

葉眉冷冷的問:「你改制,事先跟工人們說了沒有,宣傳了沒有,經職工代表大會表決了沒有?」

被葉眉書記這連珠式的一問,冷旭輝一下子蒙了,這三個問題,他是一個也答不出來,但書記提的問題,又不能不回答,只好硬著頭皮說:「具體情況我還不清楚,是馮副縣長一手操作的。」

葉眉大怒,喊道:「你作為一把手,企業怎麼改制竟然都不知道,你這工作咋乾的?」

冷旭輝就嚇的說不出話來了,葉眉命令道:「現在我以市委的名義命令你,立即取消磚廠改制的有關決定,立即通過各種手段向工人們進行集中宣傳,立即組成工作組去做職工思想工作,立即把整個事件過程形成書面材料報給我1

冷旭輝只能習慣性的摸腦袋,答道:「是1方下了電話,冷旭輝就傻傻的坐那發了好長時間的呆,真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怎麼收場了。

季子強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帶上秘書一起坐車到了現場,秘書小張也很奇怪,今天季子強連他那01號車都沒坐,專門要了個普通的車,他搞不清為什麼,

到了現場他才知道了原因,這車一點都不引人注意,季子強到了現場,見市裡的警員還沒到,就坐在了車上不下來,讓車停在一邊,他隔著玻璃看起了熱鬧。

過了好久,市裡公安處的好幾車警車才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這時候季子強也才下了車,接上了他們,先把情況做了說明,最後那就很自然了,季子強拿著高音喇叭向人群宣布縣委、縣政府撤銷磚廠改制的決定,電視台、電台24小時滾動播出這個決定,街道、居委會全部出動,四處張貼這個決定,連公共廁所都沒放過,磚廠所有中層幹部都深入到自己片區,做工人的思想工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