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九章磚廠改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板打工的,肯定接受不了,如果事先跟他們說了,肯定要鬧翻了天,不如來個先斬後奏,等生米煮成熟飯了,他們就是鬧也鬧不到哪去。 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冷旭輝和馮副縣長既沒有到磚廠去調研,也沒有徵求磚廠...

?會議中有人提出了擔憂和不同的看法,但冷旭輝都輕描淡寫的對付過去了,他說:「改革是全國的趨勢,我們應該順潮流而動,要解放思想,著眼未來。」

這大帽子一扣,誰還敢在說什麼,都只好做吧。

再說常務馮副縣長,會議結束后,被冷旭輝叫到辦公室,冷旭輝特意交代他,這是葛副市長的指示,要按他的意思辦,把廠子賣給張寶涵,價錢上給他優惠一些。

並特別囑咐他,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千萬別傳出去。末了,冷旭輝語重心長馮副縣長說:「我和你都是草根出來的,在上面也沒一個得力的後盾,這次難的葛副市長聯繫上我們,也算我們和他加強關係的一次機會。」

馮副縣長聽了這話,也是頗有感觸,是啊,沒有後台的領導真是不好當,他就想了想說:「磚廠的事兒,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到了下午,剛吃完飯一會,季子強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季子強放開手裡的文件,站起來,從沙發的衣服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一看,是江可蕊來的電話,季子強最近忙,和她已經好長時間沒見面了,兩人就聊了一會。

季子強說:「怎麼樣啊,最近還好吧。」

「當然好了,不過你要是過來看望我,那就更好。」那面傳來江可蕊嬌鶯初囀的話語。

季子強也笑了兩聲,緩緩的就坐在了沙發上,把頭盡量的向後靠著,仰面朝天,很舒適的說:「最近有點忙,等十一放假的時候我過去看你。」

「那好,我們就說定了。」江可蕊在那面欣喜的說。

「當然是了,天地為證。」季子強調侃說,他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種嚮往和期待了。

不得不說,季子強還沒有達到色即是空的境界,他很禁受不起美女的誘惑,在官場,他的睿智和底線是永遠不會失去,因為那是工作。

在美色面前,他的底線就很容易跨越,就在一轉念中,他就可以在腦海里清楚的勾畫出那美女妖艷的身材和絕美的面容。

在季子強沉默幻想的時候,縣政府此刻正在冷旭輝的安排和指導下,對洋河縣磚廠準備展開一次改革,這樣的事情自然很快就傳到了季子強的耳朵里,因為他在縣政府有很多嫡系和眼線在。

但季子強並沒有太過重視,改革是必須的,至於怎麼走,那最後都要通過自己這一關,量他冷旭輝有什麼小動作也逃不過自己的法眼。

按照國家規定,國有企業改制必須經職工代表大會或者職工大會討論,但到了冷旭輝和馮副縣長這裡,一切全變了,冷旭輝追求的是速度,程序要盡量做到簡化,

他認為,磚廠效益這麼好,不可能出現待遇下降,職工下崗問題,所以職工代表大會就免開了,再者,端慣了鐵飯碗的工人,一旦要是變成了給私人老闆打工的,肯定接受不了,如果事先跟他們說了,肯定要鬧翻了天,不如來個先斬後奏,等生米煮成熟飯了,他們就是鬧也鬧不到哪去。

在這種思想的支配下,冷旭輝和馮副縣長既沒有到磚廠去調研,也沒有徵求磚廠意見,只是私下裡安排人對磚廠資產進行了簡單評估,之後,就讓綜合科的秘書起草了個文件,標題就是《縣委、縣政府關於嶺南縣磚廠改制的決定》,內容全按冷旭輝的意思寫的。

寫好以後,冷旭輝就叮囑秘書:「這個文件你送季書記那裡去,讓他看看,簽個字,不過最好去的時候多帶些其他材料。」

秘書很明白冷旭輝的意圖,冷旭輝現在和季子強鬧得不太好,要是單純的送這個文件過去,季子強肯定是不會同意的,就算是同意,也一定會磨磨蹭蹭等好久,多送幾份文件,混在一起讓他簽字,按過去他對政府的放手成度,說不定也就一次簽了。

秘書就收集了幾個其他文件,一起帶到了季子強的辦公室來,季子強卻沒有簽,剛看了幾個字,就接到市上的其他電話了,他就對冷旭輝的秘書擺擺手說:「你先回去,我看完了讓小張給你送過去。」

那秘書無奈,只好離開了季子強辦公室。

季子強就在電話里和對方為一個什麼問題扯了一陣,最後才哈哈哈的笑著說:「王局長啊,那這事情就這樣定了,下次來洋河縣,我給你好好擺一桌,哈哈哈。」

掛斷電話,季子強才看起了剛送來的文件,他好像剛才隱隱約約的聽到那秘書說這幾個文件要的急,他也就不在耽誤的看了起來。

沒看一會,他就看到了這個磚廠改制的決定,季子強看看的就是一驚,政府怎麼可以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來,改革是不錯,但現有的洋河縣虧損企業多的是,要改也應該先改他們,這磚廠不管怎麼說,現在還是在盈利,何必急急的動它呢?

他有點擔心起來,趕快一個電話叫過來郭副縣長,他是一般情況不大想給冷旭輝打電話,郭副縣長一來,季子強就讓他把這個方案的詳細情況給自己說了一下。

郭副縣長就說:「這是冷旭輝直接安排馮副縣長負責的,我感覺這裡面一定有些貓膩,聽說那個想要收購磚廠的老闆還是冷旭輝的同學,只是冷縣長沒讓我們插手,有的具體情況還不好說。」

季子強皺眉說:「你們政府那麼多縣長,怎麼就沒人站起來阻止一下呢,你們自己的責任心哪去了。」

郭副縣長有點委屈的放下水杯說:「現在的冷縣長那能聽的進別人的話啊,一說起來又是批評,又是爭吵的,人家還提前給這戴了個高帽子,叫我們看大事,看未來,誰還好在說什麼。」

季子強也知道這冷旭輝最近是越來越驕奢跋扈了,季子強也不在好責怪郭副縣長了,就寬慰著說:「我理解你們的情況,也不是想怪你們什麼,只是感覺這樣做有點不妥當。」

郭副縣長哪敢和季子強生氣,就陪著笑說:「書記就是批評我們幾句也是應該的,這事情看來還得書記出馬,你給他打個招呼吧,現在就你能壓住他了。」

季子強嗯了一聲說:「他現在沒出去吧,在政府嗎?」

「應該在的,剛才我走的時候還看他們開著。」郭副縣長點頭說。

季子強就若有所思的說:「嗯,那行吧,我一會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你先回去,撞上你了,他又該多心了。」

郭副縣長就摁熄了煙蒂說:「那我先過去了。」

季子強等郭副縣長走了一會以後,估摸著他應該到縣政府了,這才站起來,提起了電話。

「冷縣長啊,你好,你秘書送來的材料我看了,嗯,是,我知道比較急的。」季子強為了工作,還是很客氣的和冷旭輝說起了這事。

冷旭輝接到了季子強的電話,心裡還是有點發毛的,他怕季子強對磚廠的改制進行阻攔,季子強的拒絕還是有決定性作用的,一但自己不得不搬出葛副市長來,那這個人情就只能讓季子強賣給葛副市長了,如果不說葛副市長呢?也許季子強就會一直壓著,最後有可能葛副市長很小看自己,直接給季子強來電話,這樣就會讓自己很被動,就是同學張寶涵到最後只怕也會從自己的收益里分出一部分給季子強了。

冷旭輝接到了季子強的電話,也不敢拽那麼一點,很恭敬和客氣的說:「書記,這幾個文件都很急啊,你看有什麼問題嗎,要是有的話,我們在做調整。」

季子強對冷旭輝今天如此的客氣一點都不意外了,他明白了自己的猜想的準確性,看來這裡面的貓膩還不是點吧點。

季子強就說:「幾個文件我都看過了,沒有什麼大的原則問題,這樣吧,你叫秘書過來取,我馬上就簽字。」

冷旭輝連連答應著,客氣的掛上了電話。

時間不長,冷旭輝的秘書就再一次的來到了季子強這裡,季子強也就叮囑了幾句話,把那一沓材料都交給了他。

秘書謙恭的一面道別,一面退著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直到他把門關上,才淡淡的笑了一笑。

他點上了煙,似乎自己又一次找到了一種感覺,這是一種反擊前的激動和興奮,他總算是等到了冷旭輝的一個破綻,那就開始吧,自己的反擊不需要再繼續等待了。

他就給縣政府的幾個副縣長都去了電話,對他們說:「有的事情你們也要看長遠一點,磚廠那個改革報告我看過了,我什麼意見啊,呵呵呵,呵呵呵,好了,好好工作。」

那幾個副縣長接到他這莫名其妙的電話,都是很發了一會呆。

過了一會,電話就又一次的響了起來,季子強一點不急,慢慢的站起來,走到了辦公桌的旁邊,接上了電話。

那面就傳來冷旭輝有點急迫的聲音:「季書記你好,我冷旭輝啊,嗯,你簽發的文件我看了,只是不知道這個磚廠的文件,你怎麼簽上了:不必,這兩個字,我有點不大理解,是不是這個方案有什麼問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