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八章磚廠的販賣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脫,他也是一定會來的。 這樣又過了幾天,也就是張寶涵找過冷旭輝買磚廠的事兒剛撂下沒幾天,冷旭輝正在辦公室批閱著文件,電話響了起來,柳林市的常務副市長葛海浩給冷旭輝來了電話:「旭輝啊,你們那兒的...

?作為商人,張寶涵很會察言觀色,他說完那些激將的話,再一細觀察冷旭輝,發現他有點動心思了。

經常和官員打交道的張寶涵,深知這個時候,是攤派的好機會,於是他就進一步說:「你要是把磚廠賣給我,就憑咱倆這關係,我給你20%乾股,怎麼樣,不要你投一分錢1

冷旭輝聽了這話,愣了一下,他並沒有直接回應張寶涵,而是含糊的說:「這事情啊,我還沒想好呢,很多事情要考慮,再說了,這種事情也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定的下來的。」

其實,冷旭輝這個人也很愛財,在洋河縣他沒少利用機會,往自己腰包划拉錢,唯一的遺憾就是他過去沒當老大,就算撈一點,也都是雞零狗碎的,大頭撈不上。

同時,他這人除了愛財之外,他還很愛面子,在乎名聲,他怕自己這麼一搞,背上一個「損公肥私」的罵名,要知道,在洋河縣,磚廠,酒廠,煙廠可是全縣的焦點,對它的一舉一動,都可能引起強烈反應。

所以對於賣磚廠之事,冷旭輝不得不慎重考慮。

張寶涵也不敢過於緊逼,這樣的事情他知道冷旭輝未必敢做決定,冷旭輝的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的性格,張寶涵是很了解的,所以就再和冷旭輝談了談其他的一下閑言碎語,也就客客氣氣的告辭離開了。

冷旭輝一個人在辦公室也想了好長時間,他對張寶涵的提議很有點心動,只是怎麼來操作,需要在想想清楚。

季子強最近可有的忙了,他說通了那個宋老闆,已經談好了雙方的合作協議,對洋河工業園開始改建了,這個位置不錯,緊靠縣城,而且由於過去土地不值錢,當時修建的時候圈的地也很多,現在地價一漲,房價更是翻著跟頭的往上飆,這穩穩的就讓季子強大賺一筆,縣上就用現有土地和那些修了一半的建築作為投資,剩下的就是宋老闆的資金投入,把過去那些建築改建一下,做住宅,而且還都是框架式的大開間,可以更好的便於住戶的設計和裝修。

園區內空地不少,季子強就讓種上些花花草草的,這樣稍微一收拾,裡面的環境也比起很多小區要大氣,寬敞和幽雅了。

要不了多長時間就能開盤,只要一開盤,那錢就會流入洋河縣政府的賬戶,那時候,呵呵,洋河就成暴發戶了,錢多的用不完。

這還不說,那個唐可可的也準備動工修建生態園庄了,今天她還專門的過來給季子強說:「季書記,我特意來邀請你,過幾天我們林園的奠基儀式,想請你出席。」

季子強看著這個美麗,大膽的女人,心裡也是有些疑慮的,最近他讓公安局的王副局長有對唐可可專門的做了詳細的調查,看來他們這次在洋河投資生態園確實是來掙錢的,並沒有什麼違規和違法的事情,所以季子強也就沒有在這個項目上設定必要的障礙了。

現在見她來要請自己,季子強就滿口答應說:「好啊,好啊,看到你們就要開工,我心裡也很激動的,以後希望你們事業可以越辦越大,走上一條光輝大道。」

對季子強這一語雙關的話,唐可可肯定是聽的出來,看樣子季子強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底細,唐可可也就很淡然的笑笑說:「季書記,我們集團一向都是走的光明大道,這次也是一樣,對不對書記。」

季子強看看他,也就打了個哈哈說:「那就好啊,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有什麼需要我出面協調,幫助的地方,只要不違背原則和法律,儘管來這就找我。」

唐可可就悠悠的嘆口氣,她知道,季子強還是對自己不放心,她就說:「放心吧書記,我們有分寸,該請你的時候一定來,不該打擾你的時候,絕不讓你費心的。」

季子強客氣的笑笑說:「沒有什麼費心不費心的,幫助你們企業是我的工作。」

唐可可就調皮的眨了眨眼說:「那幫助我呢?」

季子強不解的問:「你需要什麼幫助?」

唐可可就揶揄的說:「我孤獨啊,我寂寞啊,想要季書記幫助一下。」

這話很有誘~惑力,特別還是這樣一個美艷動人的女人在說,季子強心裡一陣的漣漪,但他很快的就鎮定了一下說:「可以啊,孤獨的時候我可以陪你,不過我最近忙的很,等我閑了一定好好陪你,記得上次我們喝酒嗎?我就陪你了,不過你酒量真差,以後不叫你喝酒了。」

季子強用玩笑和廢話抵擋和阻止了唐可可想要進一步的表述,對語言和時機的掌握,季子強早就駕輕就熟。

唐可可有點失望,季子強在暗示著他不是一個隨便就能被引~誘的人,他說出了上次喝酒,也就是告訴她,就算在那種特定的情況下,他依然可以拒絕自己對他那明顯的引~誘。

其實唐可可在第一次那個小火鍋店看到季子強的時候,她已經知道季子強是誰了,剛好從集團內部的投資擴展中,就有洋河縣的一個規劃,所以她才在那個自己兼任總經理的洗浴中心想要和季子強發生點親密的行為,想要牢牢的掌控住這個年輕的領導,為了自己的集團,也為自己以後在洋河縣的投資增加一點保險係數。

但她最後還是失望了,她兩次對季子強的誘惑,都沒有起到真真的作用,可看的出,季子強有渴望,也有需求,從他當時那急促的喘息上就可以看到那一點,但季子強總是可以在最後的關頭剎住車,控制住將要放飛的靈魂,對這一點,唐可可有怨忿,有失望,但也有從心底升起的敬佩。

她明白自己的魅力,在整個柳林市,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希望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要不是因為有蕭博翰那若隱若現的威懾,只怕自己早就被很多男人傾家蕩產的搶奪去了。

當蕭博翰知道自己的舉動以後,他埋怨了自己幾句,說自己的想法很幼稚,也很不值,但他也很為這個季子強感嘆,他只說了一句話:「這人非比尋常。」

唐可可見季子強答應了自己的邀請,就放下了請帖說:「到時候小女子就恭候書記的大駕光臨了。」

季子強點下頭,他是一定要去的,因為他還很想見一見那個叫著隱龍的蕭博翰,他感覺,自己和那個蕭博翰就像是站在兩個極端的高手,相見和交手是遲早的事情,他也相信,這樣一個大的投資奠基,他蕭博翰就算再怎麼洒脫,他也是一定會來的。

這樣又過了幾天,也就是張寶涵找過冷旭輝買磚廠的事兒剛撂下沒幾天,冷旭輝正在辦公室批閱著文件,電話響了起來,柳林市的常務副市長葛海浩給冷旭輝來了電話:「旭輝啊,你們那兒的國有企業改制工作推進得怎麼樣了,據我了解可不算快啊,項目建設搞不上去,我不說你啥,可這國企改制是全省一盤棋,你可不能再拖咱們全市的後腿。」

冷旭輝就解釋說:「葛市長,洋河縣的情況你也知道,全縣沒什麼好的國企,就一個煙廠,磚廠,酒廠,現在狀況還不錯,是納稅大戶,安置了不少人就業。」

葛副市長聽了,有些不高興說:「你的意思是,國企改制,就是減少稅收,就是工人下崗?」冷旭輝急忙說:「葛市長,不是啊,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

葛副市長不依不饒說:「旭輝啊,你這種思想要不得啊,在全市國企改制動員大會上,我第一個問題講的就是解放思想,轉變觀念,看來你沒領會到位埃」.

冷旭輝連連說:「是,是,我一定好好學習,一定改正1

葛副市長說:「我今天打電話給你,就是為了你們那個磚廠改制的事兒,我給你推薦一家企業,這家企業可不錯,資金雄厚,我建議你接觸一下,企業老總張寶涵,你要是感興趣的話,我可以給你搭個橋。」

冷旭輝一聽這話,腦袋嗡一下,擔心的事兒到底發生了,這個張寶涵啊,還找市長向我施壓了,這招夠狠的!他心是這麼想,但嘴上卻說:「謝謝葛市長對洋河縣的關懷,我們一定按您的指示辦1

葛副市長笑道:「這可不是什麼指示,我只不過給你提供個參考罷了,縣裡的企業還是縣裡管,我不能越權干預。」

把電話掛了,冷旭輝更加的鬱悶,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磚廠不賣不行了,而且還得按市長的意思賣,冷旭輝這回變得聰明了,他想,趁著現在只有葛副市長一個人打招呼,那就以最快速度賣了,防止夜長夢多,再冒出個市領導,或者是省領導來打招呼,那自己難辦了,怎麼做都討不到好!

說辦就辦,第二天,冷旭輝就主持召開政府常務工作會議,指示常務馮副縣長親自挂帥,儘快拿出磚廠改制方案,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完成改制。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