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五章得獎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種風味獨特、品類繁多的小吃,從各色小面到抄手、餃子,從腌鹵到涼拌冷食,從鍋煎蜜餞到糕點湯元,從蒸煮烘烤到油酥油炸,琳琅滿目,各味俱全。 他們一行人就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流竄著,走一路,吃一路,等到...

?季子強就生生的把人家這美女專家給捧殺了,有的人平時不很活躍,季子強在這樣一個在美女面前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精神亢奮,頭腦靈活,在他強大無敵的甜言蜜語攻擊下,那女專家已經完全樂瓜了,兩人配合還好,人道:一個巴掌拍不響。他們是拍的人有藝術,受拍的人很舒服,沒過三十五分鐘,就成了好朋友了。

這時候季子強才慢慢的道出了自己來成都做什麼的,自己對她也是早就聞名,看多他幾篇專業論文,非常的心儀,想認識她,和她學點知識等等都是假話。

最後那漂亮專家就笑著說:「想不想這次你們縣上獲個獎,拿個名次埃」

季子強若無其事的說:「拿個名次那當然好了,我回去也可以拽一下啊,但這次來參展的人多,只怕;輪不到我們。」

專家就笑著說:「有我呢,你怕什麼。」

季子強就開始驚訝,狂喜,感謝起來,嚷著個女專家很是滿意,自己能帶個這個年輕書記這樣一種驚喜,自己也就體現出了存在的價值。

看到季子強滿面紅光的回到了賓館,大家都在想,看來華書記一定是把她搞定了。

現在他們就是等了,等待那評選的結果,雖然這樣的等待還是很熬人,但卻不讓人擔心,只是在熬那最後的喜悅。

喜悅還沒有熬到,就有了讓他們喪氣的消息。

林逸今天開完會回到了家,一直就在罵著冷縣長,你他娘的,什麼個東西,還想把整個洋河縣搞成你自己的地盤埃

她也分析了下,感覺要讓季子強有個準備好點,不要回來讓人家冷縣長給他來個措手不及,想到這他就決定給季子強打去電話。

季子強來的時候就有擔心,怕冷縣長趁他不再搞什麼花樣出來,但沒想到他這麼毫不遮掩的就把兩人的矛盾公開於人,也太沒有一點政治素養了,有了這心理準備,在聽林副縣長給他電話添鹽加醋的彙報時,他沒有一點意外。

反倒是他還不斷的安慰林逸那為他打抱不平的怒火中燒的心,同時,他還要考慮怎麼扭轉冷縣長給自己製造的惡劣影響,怎麼破解冷縣長給自己出下的那道花公款游山水的難題。

這是一個比較麻煩的題目,解的好就可以既壓制住冷縣長,又獲得廣大幹群的支持,解的不好,自己這個不顧別人死活,就管自己享樂的帽子就帶上了,他關了手機,開始全神貫注,聚精會神的思考起來。

黃副縣長不知道他接了個什麼電話,但見他接了以後就臉色冷酷,眼睛眯成一條縫,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就小心翼翼的問:「季書記,是不是家裡出問題了,該不會是老冷」。

季子強搖了下手,止住了他的問話,朝旁邊幾個人掃了一眼,黃副縣長明白過來,就打住了話頭,但他知道一定是自己說的問題了,除了那姓冷的,誰一天溝子癢了,沒事找事。

在沒人的時候季子強才把電話內容說給了黃副縣長聽,一聽到還點名說了自己,把個黃副縣長氣的半天沒說出話真是的,他姓冷的什麼東西啊,來的時候給你彙報過的,現在他來了個到打一釘耙,真是少見,臉都不要。

季子強看他那臉都氣白了的表情,感到好笑,就說:「你氣什麼啊,人家找的是我,你就是個托,我都沒生氣,你這托還激動了,哈哈」。

反正壞名氣也出去了,黑鍋也背上了,不已經,已經,已經了,那就隨便他吧,繼續等待評比。

也不能就這樣傻等啊,季子強就組織大家在附近的幾個地方轉了轉,似乎他已經把家裡那風雨欲來風滿樓的狀況忘記了。。

當然了,這時候他還是沒有忘記那個女專家的,他們又找了次機會,好好的切磋了一下酒道,還有什麼道我就不知道了,那天窗帘關著的,我沒看見,沒看見的事,我是不會亂說的。

很快結果就出來了,這一伙人都傻了,媽呀!竟然是拿了個金獎,雖然金獎有三家,可這也是他們想都沒敢想的事,這兩天他們放開想象的大膽的估了下,也就是停留在了銀獎的可能性上,可現在是金獎啊,那是個什麼概念。

大家歡呼跳躍,季子強沒有跳,他還在想那道難題,眉頭還沒有展開,在接下來的頒獎,答謝,他都沒有參加,一個人把自己關在賓館里,抽煙,睡覺,想對策。.

一切都結束了,黃副縣長就來向他徵詢回家的問題,準備給他買飛機票,其他人坐火車回去,準備馬上就去買明天的票,季子強慢慢的恢復了笑容和慣有的瀟洒,笑著說:「大家都坐火車把,只是不要買明天的票,買後天的,多住一天。」

黃副縣長有點不理解他的意思:「後天??那不是要多住一天嗎,又要多花很多錢,家裡情況也要你趕快回去坐鎮埃」

季子強撇嘴一笑說:「聽沒聽過,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這句話?今天我就給你演示一下。」

他掏出了電話,給柳林市日報的幾個夥計打了個電話,把自己這面拿金獎的事給他們說了,還說:「你這可是最先知道的消息,給你個獨家報道,另外幫我聯繫下市電視台,可以讓他們在我們回來的時候做下報道,把洋河縣的酒好好做個宣傳。」

那面人家答應是答應了,不過卻提了個條件:「季書記啊,你這事問題不大,我都給你辦好,只是你上次送給我們報社的那一箱酒我們都喝完了,哈哈哈。」

季子強知道他們是要敲詐自己,就笑呵呵的說:「看你們那出息,老是惦記人家的酒,沒問題,這次我們現過現,一篇稿子一箱子酒,來的記者都有份。」

那面就連聲的答應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不許反悔。」

這面說完了,季子強又給市上宣傳部打了個電話,給他們報了個喜。

最後給家裡幾個副縣長和縣委的領導都一一掛了電話,讓他們先準備下,在自己帶參展人員回來的時候大張旗鼓的好好做一次宣傳活動,要組織起來,可以通知所有縣上酒水經銷戶的老闆一起參加,搞的越熱鬧越好。

轉過身,他讓黃副縣長叫來了酒廠的馬廠長,讓他給廠里打電話,把這次歡迎儀式搞的規模大一點,氣勢高一點。

那馬廠長有什麼說的,這是他酒廠百年難遇的好事情,不用季子強吩咐,他就說:「季書記,我剛才就給廠里安排了,嘿嘿,全廠職工每人獎金50元,在組織宣傳隊,明天一早,全縣遊行。」

季子強一聽,呵呵呵的賊笑起來了。

他笑著對黃副縣長說:「我就看看他冷旭輝在人民群眾的汪洋大海里,還能跳騰個什麼花步出來。」

這天,季子強就帶上大家輕鬆的在成都好好的轉了轉,詳細的品嘗了成都各種風味獨特、品類繁多的小吃,從各色小面到抄手、餃子,從腌鹵到涼拌冷食,從鍋煎蜜餞到糕點湯元,從蒸煮烘烤到油酥油炸,琳琅滿目,各味俱全。

他們一行人就在成都的大街小巷流竄著,走一路,吃一路,等到晚上回來的時候,一個個都是肚兒圓圓的了。

當列車徐徐的開進洋河縣車站的時候,站台上已經等滿了熱情歡迎的人們,還有舞獅歡迎,互動舞蹈、助威*,熱場表演等等,場面相當盛大而隆重,具有很強的感染力和震憾力,人們都在興奮和驕傲,這就極大地激發了在場人們的自豪感,也展現了洋河縣光榮與夢想,同時這也充分表現了洋河縣熱情奔放的特色。

場現場觀眾掌聲聲如浪潮般此起彼伏著。

季子強自然成為報社和電視台追逐的焦點,相機的閃光燈如同銀河群星般閃耀,他在自己營造的激動氛圍里也有了興奮,一下車他就瀟洒酷酷的招了招手,車站就沸騰了,群眾在沸騰,他的心也在沸騰。

在接站的人群里,冷縣長也來到了現場,他也在笑,可那更多的是苦笑,昨天柳林日報就刊登了他們縣白酒獲得博覽會金獎的報道,這讓他震驚不小,沒想到,沒想到他們還真的拿到了獎,看來自己前幾天說的話有點欠考慮了,說出去的話也收不回來,現在就是該想下怎麼收常

還沒想好,市委的宣傳部門就打來了電話,說市委和市政府開了會,要他們縣上搞一次擴大影響的宣傳,力爭把洋河縣特產品牌拔高到一個新的層面。

他已經沒有了選擇,只有自己扇自己幾下,抹下老臉,改變態度,來參加這盛大的歡迎儀式。

季子強是沒有一點打擊他的意思,還主動的走過來,象重逢的老戰友一樣熱情的擁抱住了他,這讓他顯的既可笑又尷尬,還有很大的不好意思,他搞不清楚季子強到底知道不知道前幾天自己在政府工作會上的講話,看樣子象是不知道,那等他知道了,自己該怎麼面對他,他的心裡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