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四章討論茶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家最為擔心的一個問題。 冷縣長馬上就召集了政府工作會,在會上他就找了個更好的借口,說這次去參加酒展和評比,是沒有結果的浪費。 因為他感覺可能是拿不上名次的,從來洋河縣的酒就沒得過什麼大...

?這專家衣冠楚楚,神采奕奕,讓人感覺親切安詳,恬靜文雅,他習慣性的走到了這裡,一見有人已經坐了,就準備挪個地方,但那飄動的茶香讓他停住了腳步,深深的吸了一口,對季子強笑笑說:「老弟這茶地道的很,不錯。」

說話間又看到了那副茶具,更是好奇,又接著說:「這茶樓也有這樣好的茶具嗎,嘖,嘖,難得難的。」

季子強就站起來相邀道:「既是懂行的,就一起來坐坐,茶道一家人。」

那專家也是大氣,就沒推辭,坐了過來,季子強用茶夾從沸騰的水中提出一個小杯,到上茶,再用聞香杯蓋了起來,手法很是流暢,那專家就和他聊起了茶道。

季子強未必真的很在行,可他過去自認文化人,對茶道也是了解的,再加上人年輕,記憶也好,就從茶的發源,一直談到了怎麼沖泡,

那專家是真的很佩服,沒想到他年紀輕輕就如此的精通茶道還博聞強記,大有他鄉遇知音的味道,兩個人就這樣聊了起來。

慢慢的兩個人就聊到了工作生活上,季子強就說自己是一個縣的縣委書記,怎麼怎麼的來這裡參加酒展。

說這話的時候他是相當的緊張,就看人家接不接自己的話,接了就有戲,人家要是不接,也不暴露出人家是做什麼的,那今天晚上就算扯淡了。

那專家一聽他這話,心裡也是有點嘀咕,不會是個套吧?但又一想,就算是個套,人家也算是盡了心,用心良苦,夠虔誠的了,最起碼也是研究了自己,知道自己喜歡喝茶,就這也很難得了,再說,這茶道可不是假的,沒點工夫你就是會說也不會泡。

他就笑呵呵的說:「不管你老弟怎麼想,但我還是想交你這個朋友,評比的事你就省點心吧,老哥不敢說給你搞個一等獎,那二等應該會給我留個名額的,你回去就放心的喝茶。」

這話說的多豪爽,多大氣,把個季子強喜的是哥哥,哥哥的亂叫。

走的時候無論如何,他還是把那套紅木茶具送給了他這個哥哥。

晚上回去一碰頭,效果都不錯,那面黃副縣長請人家吃飯,雖然人家沒有完全答應什麼,但紅包還是收了,只要他收了就不怕,現在辦事就怕別人不收啥,看來問題也不大,現在就剩下一個老鄉和茶葉行業協會那個女專家。

老鄉那個專家好辦的很,到時候再送點東西,他膽雖然小,但見別人都推我們了,怎麼的順水推舟,過路子人情他該會吧,就那女的現在還沒摸清門路,季子強就有點後悔,早知道帶個女同志,最好帶上向梅來,一天盯死她。

人家是女的,大家都不大盯的住,看時間也沒幾天了,實在不行那就強攻,他就和大家一起商量好后,決定明天中午休息的時候他親自去闖關。

讓他所不知道的是,在他們挖空心思,反覆商量的當天,在洋河縣的縣政府,冷縣長準備藉機發難了,他自己本來不敢亂動的,因為季子強目前正在風頭上,但他也不想等下去了,時間對冷縣長也很重要,夜長夢多是每一個陰謀家最為擔心的一個問題。

冷縣長馬上就召集了政府工作會,在會上他就找了個更好的借口,說這次去參加酒展和評比,是沒有結果的浪費。

因為他感覺可能是拿不上名次的,從來洋河縣的酒就沒得過什麼大獎,一個小縣城的酒廠,拽的起來嗎?

冷縣長就說:既然是沒有結果,那為什麼有的主要領導一定要去呢?無非就是個人英雄主義,想表現,但他拿的可是洋河縣今年的財政撥款,到時候評比沒搞上,辦公費還提前用掉,大家的工資發不下來怎麼辦,他黃副縣長是什麼居心。

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始終沒提季子強也去的事,就好象他根本不知道季子強也去了成都一樣。

他口無遮攔的說了一大堆,就是要給政府的人一個警告,誰不把他當會事,他就要給誰來找事,可基本在會的人也都看的出來,他是在隔山打牛,隔的是黃副縣長,打的是季子強,現在的參展評比,拿了名次還好說,要是拿不了,嘿嘿,你季書記就是為了出風頭,拿大家的養家錢去遊山玩水的浪費去了,回來看你怎麼交代。。

大家知道他在裝,好象一點不知道季子強也去了成都的事,可誰信啊,政府,縣委的人都知道,難道就你冷縣長不知道,拉幾吧倒。

他們是不知道冷縣長的兩個目的,第一個,只要季子強這次拿不上獎,他就可以藉此事讓季子強的威信和聲譽受到影響,為下一步打擊季子強做好準備工作。

第二個,就是要通告這件事情,擺明自己和季子強將要決裂,警告那些徘徊猶豫的人,認清形式,站穩立場,和他一起發動總攻。

對於洋河縣政府的這情況,季子強是一點也不知道的,沒有人敢告訴他,怕他生氣,怕他怒憤,連郭副縣長也不敢給他打電話,不知道還好點,至少不會破壞他現在的心情,一切等他回來再說。

而季子強他們今天要兵分兩路,齊頭並近,一舉拿下最後的兩個堡壘,黃副縣長去找那個是老鄉的專家,給他透個底,就說其他四個評委已經全部拿下,讓他在鼓鼓勁,這次就算成功了,想那個老鄉不會推的,這樣便宜的事不做才是瓜。

行業協會那個女專家住在上次季子強等專家小蜜的哪個酒店,房門號碼都已經早知道,上次黃副縣長帶了好多東西找人家,但人家一看他那張老臉,就連人帶貨推了出來,今天季子強沒帶的太多,就拿了一套化妝品,上樓前他在大堂裡面想了好長時間,用那種語言才可以不讓她把自己趕出來。

想了好久,他深吸了一口氣,上樓,摁門鈴。

在他來的時候,他已經大概的對這位女專家有了些外貌上的的印象,這是老黃他們幾個給他詳細描繪的結果,如果不是他這幾天忙,應該在會展大廳就可以看到。

據說人很年輕,到底是不到三十歲還是三十多歲,大家的結果都不一樣,也就是說不清,但有一點是統一的,就是那女專家賊漂亮,你從他們那說話的樣子就可以真的感覺到那一定是個美女了,季子強會不會是因為聽到人家說那女專家很漂亮,才主動的請纓來闖關呢?

這個可能是有的,因為這很符合他的性格,但到底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

門開了,季子強看到了一個健美的,線條和弧度都很誘人的身型,頭髮是亮麗柔順的,白皙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紅暈,有是那樣的無暇,清澈的眼睛異常迷離,如畫的眉毛,小巧的鼻子,猶如花瓣似的嘴唇嬌艷姓感。

他就有了懷疑,這麼漂亮,這麼年輕怎麼就會是專家,不會是個偽劣假冒的專家吧,在他的印象里,專家是不應該漂亮的,漂亮女人從小光談亂愛了,哪有時間好好學習,你學習都不好,又怎麼可能成為專家?

同樣的,那門裡的女人也正用審視的目光在看著他,

她用輕轉悅耳的聲音問:「你找誰,有什麼事。」

季子強笑了,用閃光的眼神望著她說:「我是來拜訪羅專家您的,想來請教幾個問題。」

她輕柔的「哦」了一聲說:「請教不敢當,你是。」

季子強現在還不能說自己是個擺酒攤的,他要先鎮住她,就說:「我是洋河縣的縣委書記。」

這確實讓她有點發矇,洋河縣在哪,她聽都沒聽說過,縣委書記找自己做什麼,這麼年輕就做書記了,很少見到當領導的還長的這個樣的,為什麼他沒有啤酒肚子呢?

一下也問不清,她就做了個很優美的,請進的手勢,季子強就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混進敵人的內部再說,只有打入敵人內部才能取得最後勝利。

都坐了下來,季子強彷彿很遺憾的說了一句很關鍵,但很討好的話:「哎,看來我是多此一舉了,我本來以為專家一定是需要化妝的人,所以帶了套化裝品,現在看你根本是用不上,你太年輕,太漂亮。」

說話的時候就拿出了那套化妝品。

這樣露骨的讚美卻讓她的臉上有了嫵媚的笑容,這也是她最自豪的地方,管它是個什麼專家,反正我是,雖然不是小姑娘,但我成熟姓感招人愛,現在一聽這樣的誇獎就不知道自己了,笑嘻嘻的說:「看你說的,我也老了啊,你這化妝品拿都拿來了,怎麼還不想留下。」.

季子強風流倜儻的天性又發揮起了作用,他開始用贊,誇,吹,拉,拍等等官場最近的流行手法了,再加上他淵博的知識和超群的口才,一陣的高山流水,一陣的雲山霧罩。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