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二章獨自前往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解他這心情,黃副縣長在不斷的寬慰他:快了,快了,一會就到。 其實季子強一點都不急,他反而在驚嘆,怎麼這樣多的車,這麼長的路。 這裡和北江的省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格,一片的花花草草,綠樹成蔭...

?季子強說:「我準備一個人去,那面老黃他們人很多,我就不帶人了。」

旁邊的組織部馬部長就說了:「季書記,我看你就把向梅同志帶上吧,你們路上也有個伴,需要什麼,向主任也可以幫你服務一下。」

這幾個人都笑了起來,向梅臉紅紅的說:「只要季書記讓我去,有什麼不能去的,我們都是書記的助手,服務一下很正常。」

她這一說,季子強的臉上也有了一點發燙,他就指著馬部長說:「老哥哥,你不要惹向主任,小心她揭你老底。」

這一說,馬部長果然不敢亂說了,他是知道向梅那嘴厲害的很,一會說起自己了,只怕自己招架不祝

他的歲數也是這裡面最大的,所以一般的人不敢亂開他的玩笑,不過向梅是不怕他的,有時候說起他來那真是讓他很難堪,大家也看出來了這個狀況,是要是玩笑中說不過他的時候,就會端出向梅來,一說就靈,這就叫一物降一物。

季子強安排好了工作,中午吃完飯,就稍微的準備了一下,讓市政府辦公室幫他訂了一長機票,坐上車,一路到了柳林市,單身一人,飛往了成都。

作為西南最大的省會,成都的繁華熱鬧是有名的,現在它就在季子強的腳下,這也是他第一次來到,他的心還是有點激動。

在成都的雙流機場,黃副縣長帶著幾個縣上輕工局的領導,還有酒廠的馬廠長,已經在等候著他,在他們的心裡,他來了就有希望,就有了曙光。

機場是繁忙的,人也很多,在季子強快步走出去的時候,和他們碰面了,手裡的行李很快被這幾個幹部搶了過去,在空中他是個平凡的人,但此刻他又回到了掌控全局的狀態,在這裡他們沒有車,只好打的。

季子強就象是紅樓夢中劉老老進了大觀圓,這裡的一切都讓他好奇,也著迷,聽著身邊嬌柔婉轉的四川話,季子強就想起了那句少不入川的話來,看來這裡和洋河縣的確不同。

這是一顆鑲嵌在祖國西南的璀燦明珠,她是一個歷史悠久、風景優美的城市。

這裡有著埋藏地下千年的金沙遺址、三星堆文明;這裡有著美麗的九寨溝、西嶺雪山、峨眉山和青城山;這裡還有著世界僅存無幾的大熊貓,這裡還有著人人喜愛的人民公園,塔子山公園和天府廣常

這裡有著神奇詭異的變臉;這裡還有著清香爽口的蓋碗茶。這裡有著熱氣騰騰的麻辣燙;這裡還有著讓人垂涎欲滴的龍抄手、葉兒粑。勤勞善良的成都人在這裡過著和睦、悠閑、幸福的生活。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川西壩子上錦江水滋養出的成都人具有一種獨特的心理素質,那是一種不排外、匯百流納百川的開放性格,是一種樂天達觀的平和心態。

車子在環城路上堵的厲害,黃副縣長擔心季子強心裡焦躁,為了緩解他這心情,黃副縣長在不斷的寬慰他:快了,快了,一會就到。

其實季子強一點都不急,他反而在驚嘆,怎麼這樣多的車,這麼長的路。

這裡和北江的省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格,一片的花花草草,綠樹成蔭,整個環境給然一種乾淨,秀麗的感覺。

他們就住在離展會不遠的一個比較普通的賓館里,就這普通的地方,房價也是不低,一個標準間就是三百元,這讓季子強搖了搖頭,這次他們可是化了血本了,要拿不上個名次,真不知道回去報帳的時候怎麼說。

大家一起見了個面,除了接他時候見的幾個幹部外,還有好幾個專營銷售的老闆,從他們的眼裡季子強也可以看出他們對自己的到來報了多大的希望,這讓他有了一點點的壓力,到底是個什麼狀況,讓這幾個人都一籌莫展,他就在寒暄完以後開始認真的聽取他們對情況的了解。

總體情況是這樣,本次參展和評選的酒累很多,基本是南方和西南地區的多,他們的展位還可以,但是和那幾個評委很難溝通,季子強就詳細的問:「老黃,那幾個評委情況你摸清了嗎?」

黃副縣長就翻開了自己的筆記本說:「基本摸清了,這次是五個評委,有國家質量監督檢中心的一個專家,還有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研究院一個專家,這個專家姓范,老家是是我們柳林市的,對我們還可以。

但他也不敢答應什麼,說自己一個人說了不算,只是答應如果有機會還是想為家鄉幫忙的,還有就是中國酒類研究所一個專家,成都行業協會一個女的,說也是專家,還有北京行業協會的一個專家。除了那個老鄉外,其他的都接觸不上啊,到人家房間送禮人家都要。」

季子強也大為感動的說:「你們也不容易啊,連人家門都摸到了,沒關係,我們再一起想辦法,一定可以有個好結果的。」他其實也就是給大家打個氣,至於到底怎麼樣,他也是一時沒有什麼好辦法的。

聽了他這一說,大家沉悶了兩天的情緒有了變化,感到有了希望,好象他來就一切可以轉變了一樣,呵呵,這就是領導的力量,大概情況也知道了,大家就先去吃飯,也算是給他接個風,洗個塵,放鬆一下所有人的心情。。

季子強還是很喜歡和官場外面的人做朋友的,這些人有的雖然沒多少素質,但都還是比較簡單,梗直,好相處的多,他到也不是喜歡聽他們的奉承或者拍馬屁,就是在一起很放鬆,不是官場里那樣,見了上級要吹,拍,捧,裝一臉的笑容和憨厚,見了下級要打,壓,殺,擺出一臉的嚴肅和冷峻,所以吃飯的時候大家也就很隨和,開玩笑,說笑話,很和諧。

那個賣酒的大戶孟老闆就說:「昨天一早我一朋友就跟我說他家的事,他家是個三口之家,朋友是個忙碌的外科醫生,夫人是國企職員,兒子是小學六年級學生。

家裡有一陣子沒有打掃了,髒亂嚴重。一天,朋友實在忍無可忍,出門上班前,只好在家裡的小白板上寫道:「打掃衛生人人有責1以提醒打掃衛生。

兒子看見白板上的提示,覺得自己尚且年幼,不應該承擔打掃衛生的責任,想了想,在提示上加了一橫,將其改為:「打掃衛生大人有責1然後,上學去了。

朋友下班回來,看見兒子修改過的提示,心中一緊,急中生智,又在提示上加一橫,將其改為:「打掃衛生夫人有責1

夫人下班回來,看見提示,自己好象覺得很委屈,但又沒有別的辦法,只好撥通家政公司的電話。哈哈哈,我在旁邊聽的都快笑暈了。」。

這幾個一聽,都是一陣大笑。季子強也沒什麼拘束該吃就吃,該笑就笑,大家見他高興也沒了顧慮,那輕工局副局長就也笑著說:「昨天我去逛成都的商場,剛上車就見一位摩登女郎,穿著一件低胸衣服,並戴著一條鑲有飛機的項鏈,旁邊一位年輕的男士,目不轉睛的注視著人家頸鏈上那架飛機,於是女郎禁不住好奇地問:「先生你喜歡這項鏈上的飛機嗎?」那男士回答說:「喔!不是,我只是在欣賞飛機跑道罷了。」」

這頓飯大家吃的是輕鬆愉快,一掃這幾天的萎靡不振,因為是中午,季子強就讓大家稍稍的喝了一點,算是有個意思就行了,吃完他就在飯桌上安排了下一步的工作,讓大家從現在起,人盯人。一定要把幾個評委的日常活動摸清楚,這樣才好對症下藥,這也是他在飛機上就想好的策略。

安排妥當他就在黃副縣長的帶領下,去會展現場看看。

展會在一樓大廳,6000平方米的寬敞面積,現代的國際展覽空間配備,多功能會室、數字化監控設備等多種展覽配套服務設施,為國內外展商提供了一流的展示舞台。樓面九米的廳高滿足了展商製作高展示物和眉板設計的需要。

周邊的酒店、商務樓、休閑設施及便利的交通構成了一個成熟的會展區域,難怪展位要一萬多,確實很氣派,他們的展位還算可以,有十平米大小,在中間的主過道旁,比較顯眼,來了以後請人做的展牌廣告也很形象生動,他就隨便的轉了轉,等待著其他人的偵察結果。

還有五,六天時間才評定的出結果,季子強也不急,摸清狀況再下手,這是他歷來的伎倆,黃副縣長有點沉不住氣,就問他是不是先見下姓范的專家,這專家到底是老鄉好說話,季子強冷靜的分析說:「他只是一個可以晃動的籌碼,如果我們拉住了其他專家,他就肯定幫我們說話,要是我們拉不住其他專家,找他也沒用,還是先從別人身上下功夫。」

在這裡隨便的轉了轉,季子強就想到其他地方看看,太遠是沒時間去了,像九寨溝,青城山,峨眉山,都江堰都來不及,季子強就對黃副縣長說:「聽說成都的武侯祠不錯,我們去看看。」

黃副縣長也是沒去過,一聽這提議,馬上就答應了,兩人也不打的,成都有很多人力三輪車,他們就叫了兩輛,一人30元錢,一路兜著風,看著街景,到了武侯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