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一章出差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接著,一個男人低低的聲音,幾句小聲的交談后,又歸於沉寂,黑暗之中,沒有人在意,也無法知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吃喝玩樂直到午夜時分,省里的幾位已顯疲憊之態。 「大哥,今天坐車有點累了,...

?「你的車庫門兒好像沒有關好,」小姐很認真地說道。

什麼車庫?什麼門兒?局長怔了一下,一時沒反應過來。順著小姐的目光低頭一看,猛然發現,剛才急於下樓,慌忙中忘了拉上褲子的拉鏈,更可怕的是還忘了穿內褲…….。

局長看著那姑娘一臉的壞笑,覺得這姑娘還挺幽默,頓時來了精神,想挑逗一下她。局長故意湊過去,悄悄地問那個姑娘:「你真是好眼力,我出來時著急,車庫門的確是忘關了,那你看見我車庫裡的車了嗎?」

姑娘不緊不慢地說:「車我倒沒看清,就看見兩個黑車轆……」

聽到這兒,大家都捧腹大笑,樂得前仰後合,真差點背過氣去,強烈要求汪主任再講一個。

「哎喲1忽然之間聽到有位姑娘一聲驚叫,接著,一個男人低低的聲音,幾句小聲的交談后,又歸於沉寂,黑暗之中,沒有人在意,也無法知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吃喝玩樂直到午夜時分,省里的幾位已顯疲憊之態。

「大哥,今天坐車有點累了,結束吧,改日再鬧。你們也辛苦了,都回去休息吧1李處長摟著小姐的穌肩醉眼迷離地說道。

汪主任客氣了幾句沒再堅持,扶著李處長出了包房。領導們撤離后,汪主任把姑娘們召集過來,給她們發放小費;也順便四處查看一下房間,看有沒有遺留之物。一個姑娘怒氣沖沖地向汪主任索要雙份小費。

「這還了得,簡直是搶錢嘛1汪主任說,再細看那姑娘,好像是陪李處長的那位。

小姐杏眼圓睜,理直氣壯地說:「剛才那位先生偷偷地摸了我一把,嚇了我一跳,我還喊了一聲呢,你們沒聽見?後來,他答應給我雙倍的小費,我才讓他繼續,不信你們去問問他1

問誰呀,李處長?怎麼問哪?那不是讓領導難看嘛!

「吃喝玩樂的大錢都花了,還差這點小費?別給領導添麻煩了,給了吧。」縣計委主任小聲地提示汪主任。

「人數與錢數對不上,主任到時候你給我作證啊1說完,汪主任把小費給了姑娘。

那位姑娘的素質還真不錯,甜甜地說了聲:「謝謝」,歡快地扭動腰身而去。

第二天,李處長一行要去另一個城市檢查了,早餐后,季子強和汪主任在迎賓館門前送行。出門上車的時候,汪處長一行每個人腋下都多了一個包兒,細看像是鱷魚品牌,其中,汪處長的包兒明顯地要鼓一些……。

對於這個官場中的公開秘密,大家彼此都已心照不宣,卻又諱莫如深——此等暗通財神的天機,絕對不可泄露,否則,天與官共誅之!這也算是官員們的「職業道德」吧,守土有責,守口如瓶,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也。

其實,政府官員們活得也不容易,除了必須忍受無休無止、勞心煩神、枯燥乏味而又毫無新意的文山會海之外,還要時刻提防勾心鬥角、險象環生的明爭暗鬥,更要面對來自官場內外種種忍無可忍的誘惑。這一切的一切,時時刻刻都在刺激著官員們的神經,考驗著官員們的意志……

官場如自然,但凡官場中的長治而久安者,並不是機關中最優秀的人才,正如自然界中能夠生存下來的生物,往往不是最強大的,而是適應能力最強的一樣。

官場中拼的常常不是工作能力,而是人的意志力,凡事必須把握好度,適可而知止,切不可過分,過了就會出錯,是為過錯也。正所謂,大貪者翻船,小貪者偷安。

送走了李處長,季子強回到辦公室,喝點水,就見黃副縣長帶著酒廠的姓馬的廠長走了進來。

季子強就客氣的站起來招呼著,秘書小張也忙忙的給兩位客人到上了茶水。

季子強就問:「你們兩位來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吧?說來聽聽,看我能不能幫上忙。」

黃副縣長就說:「季書記,今天找你來就是有個事情要給你彙報一下。」

他看了看季子強,見他很認真的在聽就繼續說:「過幾天,輕工業部要在成都搞一個酒類質量大賽,參加這次比賽的有各省市輕工業系統的酒類產品共425個品種,分五大類,其中:白酒149個,黃酒54個,葡萄酒、果酒101個啤酒70個,露酒51個。我們縣上的酒廠也在邀請之列,酒廠也一直想打出北江省,這是一個好機會。」

季子強一聽,那沒問題啊,就說:「我支持,這是好事,你們就放手一賽,就算拿不到太好的成績,長長見識,交流一下也好。」

黃副縣長說:「這次我們是想要拿個成績的,今天馬廠長來,也是想請你出馬,由你帶隊,那士氣也高很多。」

季子強就猶豫了,他自己也是想去,能為企業親力親為的做點事情,這一直是他的希望,但縣上還有這麼多的事情,特別是冷縣長那面,會不會因為自己離開,就給自己生出許多的麻煩也未可知,他考慮了一下說:「我看這次我就不去了,有你老黃帶隊,我也放心的很。」

黃副縣長和馬廠長滿臉都露出了失望,在他們的想法里,這次既然要去,那就應該拿個名次回來,如果季子強可以一同前往,以他的足智多謀和臨機急變,對那個名次的把握就大了很多,現在一聽他這一說,兩人都有點灰心。

季子強看出了他們的想法,就笑著對他們兩人說:「你們也不要以為我不想去,我是真想去的,只是縣上的事情太多了,這樣,你們先去,要是真的有什麼困難,必須我過去,那沒說的,我趕過去就行了。」

黃副縣長和馬廠長聽他這樣一說,兩人才又露出了笑容,他們就有關這次比賽的具體事情商討了一會,季子強關心的是費用問題,就問他參會的錢有沒有著落。

黃副縣長就說:「縣上可以出一點,酒廠效益不錯,那個大頭,另外幾個酒廠的銷售大戶也一同前往,他們也要出一些,這樣算算也就差不多夠用了,禮品有的在縣上置辦,有的到了那裡再說。」

幾個人嘀嘀咕咕了一陣,然後才告辭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過了幾天,季子強正在一個鄉上檢查糧油收購的情況,因為接近收購尾聲了,季子強更不敢有一點大意,他檢查萬糧站的收購情況,就在鄉政府召開了一個情況彙報會,在會上他聽取了鄉政府,還有鄉財政,還有糧站等幾方的彙報,他們說完,季子強剛要說話的時候,就接到了一個電話,季子強一看電話號碼,是黃副縣長的。

季子強還沒說話,就知道一定是成都那面的酒類評比有了問題,季子強接通了電話。

果然是帶隊參加酒類博覽會的黃副縣長打來的求救電話,他給季子強彙報說,想拿博覽會的名次看來難了,他們帶的禮品送都送不出去,這次的評委是五個人,其中的一個好象是本省的,還算有點希望,其他四個是油言不入,沒一點辦法,想請他過去指導和幫忙。

季子強一聽也就有點急了,花這麼多錢了,還聽說一個展位就是一萬多,最後再拿不上名次那才叫虧,都給人家墊背做贊助了。

看來自己得跑一趟,季子強剛有這念頭就馬上又打消了,自己去了萬一還是拿不下來怎麼辦,那不是讓人家笑話嗎,但這個猶豫只有很短的那麼幾秒鐘時間,季子強就想到,不管別人怎麼看吧,我盡自己的努力就成了,他決定還是去,自己去了也沒辦好,那怕什麼,自己頂下就是了,誰還能把自己廢了不成,自己現在這樣顧慮重重也太沒勁了,他就對黃副縣長說:「老黃啊,這事我明天和冷縣長商量一下,也給常委們請個假,儘可能的趕過去。」

黃副縣長就高高興興的說了再見。

大清早一上班,季子強就給冷縣長去了個電話,把此次酒廠在成都參賽的事情和冷縣長溝通了一下,然後就說到自己準備去助陣。

冷縣長遲疑了片刻,最後說:「行吧,那我就盯幾天,書記你快去快回埃」

季子強就答應了。

放下電話,夏季子強讓秘書就通知幾個在家的縣委領導,到自己這來一趟,開個小會。

時間不大,陸陸續續的部長,書記都到了季子強的房間,季子強招呼著,看人都到齊了就說:「黃副縣長說在成都參賽遇到點麻煩,我準備下午就過去,家裡的事情都拜託各位了,請務必把這幾天盯緊一點,有什麼事情隨時聯繫。」

幾個領導一聽他要出差,就趕緊把自己手上的重要工作做了一個簡單的彙報,那些事情需要季子強簽字的,那些是需要他點頭的,一樣樣的都做了交代。這一下就忙到了上午下班,幾個領導都說要給季子強送個行,季子強就到著謝,一一的拒絕了,說:「又不是走多久時間,快了也就一個星期,用不著這樣麻煩你們,只要你們幫我頂住這段時間,我就感謝不盡了,全當給我放幾天假,休息,休息。」

大家看他真是拒絕,也就不好在勉強了,辦公室的副主任向梅就問:「季書記這次帶誰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