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三十章迎接李處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一年前看到的沒有什麼差別,可見,菜單至少一年都沒有更新過了,飯菜千篇一律地一個味兒,讓人直倒胃口,吃了一回不想下回,如果沒有政府文件的硬性規定,縣直機關的局長們沒有一個會自願來此消費,恐怕迎賓館早就倒...

?看了一下設備,汪主任就對季子強說:「包房就這個了,季書記,你看怎麼樣?」

季子強無所謂的點點頭說:「今天我就是隨便來一看,你定吧。」

汪主任受寵若驚的點著頭,又轉身沖著女領班說道,「明天晚上我要帶幾個朋友過來,小紅、小玲、小萍、小麗……就定你們四個陪了,還有,酒水和果盤都要最好的……」汪主任逐個地挑選著小姐,連小名兒都能叫上來,可見這套業務還真是駕輕就熟。

季子強今天見到這種香艷的場景,不禁有點眼暈,他想,明天那個處長來了,只怕一定很滿意了。季子強就記起了葉眉書記曾今在全市幹部大會上嚴厲要求:「黨員領導幹部要廉潔自律,不該去的地方不去,不該喝的酒不喝,不該碰的東西不碰,除了必要的接待外,夜總會、歌廳等娛樂場所不得涉足……」

讀一讀身邊那些領導幹部落馬的故事,看一看眼前這些前赴後繼的官員,不論是久經考驗的革命前輩,還是德才兼備的四化幹部,縱然是革命意志堅強如鋼,能夠戰天鬥地克敵制勝,卻難以抗拒這廂傾城美女勾魂攝魄的魅力……美女是老虎,夜總會就是虎穴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為了革命事業,汪主任不惜深入虎穴,令季子強欽佩之至!這裡燈紅酒綠,香艷而媚惑;這裡紙醉金迷,撩人而刺激,無論你是誰,只要你來嘗試過,這裡就會讓你有一分膽怯,更有幾分期盼……但有什麼辦法呢,要是都按上面的指示要求去做,結果倒霉的一定是自己了。

上個星期,省交通廳的領導來,是政府那面做的接待,晚上的活動除了喝酒,就是麻將,搞個舞會,也都是辦公室里的女幹部們捨身陪舞。

這種安排如同「四菜一湯」的法定招待標準一樣,雖然合理合法,中規中矩,但明顯地寡淡呆板,索然無味,領導們根本放不開手腳,喝得還算開心,玩得絕不盡興,一肚子酒精燃起的激情無處釋放,為此,交通廳那些好玩的處長們從洋河回到省城,都對洋河縣的鄉村級接待標準頗有微辭。

一筆500萬的修路款,就給卡住了,還好有向梅在,給交通廳的海廳長去了電話,解釋了半天,海廳長就說:「下次你們那種鄉村級接待標準要有所提高啊,呵呵。」

款子是按期到了,但也讓季子強接受了一次教訓,這次是萬萬不敢馬虎。

汪主任和政府辦的主任相比,相同的是,他們都能喝酒;但不同的是,政府辦的主任喝的是白酒,玩的是麻將,汪主任準備喝花酒,玩的是瀟洒……。

第二天下午兩點多,季子強帶著汪主任和縣計委主任,在城郊迎候,象迎接欽差大臣一樣,吃喝玩樂一切安排停當,只等處長大人駕到。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一台豐田大吉普卷著煙塵而來。「歡迎,歡迎處座駕到1季子強急忙下車,迎上前去,遠遠地伸出了手。李處長也下了車,幾個人簡單的介紹一下,李處長就說:「客氣了季書記,還到收費站來接小弟,別來無恙?」

這李處長四十多歲,高度近視,中等身材,體型微胖,端著架子,有點故作官態。「一路辛苦了。」

李處長的幾位隨從也陸續下了車,汪主任和縣計委主任上前一一握手請安,熱情了一番。

季子強他們的車在前邊帶路,兩台車進城,直奔縣迎賓館,把李處長一行安排到客房休息,晚餐已經訂好了,在賓館頂層的大餐廳里。迎賓館是縣政府指定的接待賓館,縣政府就明文規定:縣直機關各單位接待上級領導必須在此消費,如在其它的酒店設宴招待,則視為公款大吃大喝,以違紀論處。

迎賓館原來是紋革年代建成的縣政府招待所,後來經過改造后,更名為縣迎賓館,但縣上大部分人還是把他叫招待所,行政級別為正科級。迎賓館的總經理歷來由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兼任,因此,這裡也沾染上了濃重的官僚習氣。

迎賓館的領導班子都是行政官員,除了善於夸夸其談之外,根本不懂得經營管理,試想,已其昏昏,何以使人昭昭?迎賓館的各項制度形同虛設,從經理到員工,自上而下紀律鬆懈,管理混亂,因此,經營連年虧損。窺一斑而知全豹,僅舉一個例子:季子強曾經認真地看過迎賓館的菜單,幾乎和自己一年前看到的沒有什麼差別,可見,菜單至少一年都沒有更新過了,飯菜千篇一律地一個味兒,讓人直倒胃口,吃了一回不想下回,如果沒有政府文件的硬性規定,縣直機關的局長們沒有一個會自願來此消費,恐怕迎賓館早就倒閉了。

其實,政府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迎賓館上百號國有員工要吃飯,怎麼吃飯?自然是吃政府的大鍋飯了。這迎賓館的飯菜質量,連季子強他們自己都不滿意,更何況吃遍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的李處長了。為了提高招待水準,保證李處長吃得開心,汪主任建議,從霞山水庫弄來幾條野生魚,搞個別開生面的全魚宴。

季子強起初游移不定,但一想到迎賓館那倒胃口的飯菜,還是決定採納汪主任的建議,試一試全魚宴。晚上五點半,在迎賓館頂層的大餐廳,汪主任設下全魚宴,招待李處長一行。

迎賓館的全魚宴作法和霞山當地雖然風格有所不同,但魚無二致,鮮美程度絲毫不差。季子強揮筷首先品了品燒魚塊,滿意地看了汪主任一眼,點了點頭以示嘉獎,隨後,歡迎李處長光臨,感謝幾位檢查指導工作……一番開場的規定動作之後,汪主任請李處長動手品嘗,酒宴正式開始。

李處長似乎頭一次吃到這麼鮮美的全魚宴,抑或是出於禮節,甩開筷子,風捲殘雲,讚不絕口。這位李處長也是好酒量,喝酒豪爽,與季子強可謂酒逢知己,棋逢對手,兩個人你來我往,旁若無人,唯我獨尊,淺斟豪飲,喟嘆相見恨晚,欲結桃園之義……兩位領導瀟洒地拼酒,似乎情真意切,汪主任和其他人等完全成了看客,說話插不上嘴,敬酒搶不上杯。

季子強今天的狀態很好,酒力過人,始終控制著喝酒的主動權。酒席進行了將近兩個小時,季子強感覺酒量差不多了,感情也上來了,向李處長建議換個地方再喝。「我跟大哥走,你說換個地方,咱就換個地方。」李處長摟著季子強的肩膀,大有跟朋友刀山敢上火海敢闖的意味。.

換個地方?就是昨天汪主任事先踩好點兒的夜總會——天上人間。

大家起身離席,下樓上車趕往城郊,等他們驅車到了那兒,已經將近晚上八點了。此刻,華燈初上,月上柳梢,正是城市夜生活最美妙的開始,也是天上人間最歡鬧的時段。車輛進進出出,來客人頭攢動;廳堂間,歌聲此起彼伏,音樂震耳欲聾;包房中,賓客觥籌交錯,小姐往來如織……「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好一個歌舞昇平的人間天堂!羨煞我等四大不空、六根不凈的凡人了。

靚麗的姑娘們魚貫而入,按照事前的安排擇優入座,水果紅酒甜點也陸續上桌。幽暗閃爍的燈光,曼妙纏綿的音樂,血色誘人的紅酒,香艷欲滴的美女,瞬間點燃了李處長蠢蠢欲動的熱情……美女陪隨只屬於領導,汪主任的職責是偏居一隅,為李處長他們把盞、點歌、篩酒、敬茶……、

李處長迫不及待地帶頭下場,一曲電視劇《西遊記》的主題曲《敢問路在何方》聲震四座。一曲結束,立刻博得了滿堂彩,聽得出,李處長有些演唱功底,聲音具有穿透力,富有感染力,稱得上一個業餘男高音,無論是音色,還是音準,都還不錯。

一曲未了,他又拉起一個姑娘,步入舞池,扭動肥碩的身軀,翩翩起舞。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李處長不僅歌兒唱得不錯,舞姿也算優美,看來也是歌舞昇平的好手,想必平時也沒少出入於歌廳酒樓之間。

一會那李處長乘興又點了一曲探戈《風流寡婦》,玩起了高難的國標舞,隨著優美的旋律和一舒一緩富有表現力的音樂節奏,李處長身體如波浪般一起一伏,把小姐輪得都快飛起來了,看得大家都傻了眼。李處長果然是玩家,而且是個大玩家!

燈光慢慢地暗了下來,音樂也溫柔起來,借著休息的片刻,汪主任不失時機地開始給李處長和姑娘們講他的黃段子了:「話說一位局長到省里彙報工作,被省里的幾個處長灌多了,酒醉后回到賓館休息。這位局長有個習慣,就是愛好一絲不掛零級睡眠,剛躺下不一會兒,樓下夜總會的音樂驟然響起,低音炮震得地板直顫,讓他根本無法入睡。局長聽著強勁的音樂,越聽越精神,越聽越興奮,按捺不住,慌忙穿上衣服奔下樓去,在夜總會找了個包廂,點了個姑娘,迫不及待地摟著那姑娘下場開跳。

一曲結束,姑娘用異樣的目光看著這位局長說:「你有車吧?」

「有啊,」局長答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