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八章破碎的家庭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樣有情趣.」 老公的聲音說:「討厭?是很討厭,偷偷摸的。」 女人的聲音有點尖:「哎喲,粗暴了。」 老公的聲音說:「你不是喜歡?」:。 葉眉一下呆住了,那房間的聲音還在不...

?葉眉恭敬的回答:「我明白書記的意思,我會以大局為重,以發展作為工作重心的。」

樂世祥點下頭,拿起了一支香煙,想了下,又放在了煙盒內說:「一個高層領導,必須堅持解放思想、更新觀念、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不斷破除舊思想、舊觀念的束縛,促進各個環節和各個方面相協調,推動各項事業始終沿著科學發展的軌道前進,這些事情我也相信你是可以做好的。」

葉眉點著頭,慢慢的領悟著,等樂世祥說完這些,她又說:「書記,這次來我還想在彙報一個問題,是關於北江化工公司的。」

樂世祥的眉頭就楊了一下,沉聲說:「你講。」

葉眉有點難以啟口的猶豫了一下說:「我有點辜負樂書記的期待了,這這個項目上,我一直沒能很好的處理,對洋河縣固步自封的短淺目光,我在這裡做出自我批評,也請樂書記批評指正。」

樂世祥沒有說什麼,他再一次的拿出了香煙,放在了自己的鼻端輕輕的擺動了幾下說:「我大概的情況也是聽到一點,這個洋河縣得書記很囂張啊,好像現在在他這個問題上你有點束手無策了,是不是?」

葉眉一下就臉紅了起來,低下頭說:「我不希望柳林市的穩定受到太大的影響,對一些分歧過大的問題,我需要忍耐和謹慎。」

樂世祥眼光中飄出了一縷讚許,說:「是啊,一個地方的發展好壞,主要取決於我們的領導,而領導的團結又至關重要,不過最近看報子和電視,這個洋河縣搞的還真不錯,這個年輕的書記真是能折騰,洋河縣的櫻桃真的還很好吃。」

葉眉有點驚訝起來,樂書記的語氣怎麼變得如此輕鬆,他還開起了玩笑,自己這幾天一直都耿耿於懷的,生怕他聽到自己的彙報會震怒,但現在看來,他並不太在意。

葉眉就笑著說:「是很好吃,可惜現在已經過了,不然我可以給書記帶一點來。」

樂世祥搖下頭說:「那到不必,我嘗過幾顆,不過下一步你準備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樂世祥剛剛讓葉眉輕鬆了一下,又突然的把話鋒一轉,說到了這件事情上,葉眉也就驟然的感覺到了一股壓力迎面而來,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說:「分兩步,第一,我會在其他的縣為喬董事長找一塊土地,我還是希望北江化工公司可以留在柳林市,第二,對於這個洋河縣的季子強,我會在不產生分歧,在適當的時機做出調整,這樣處理,樂書記感覺對不對?」

樂世祥沒有說什麼,他站了起來,在辦公室里走了幾步,返回來停在了葉眉的面前說:「太具體的事情我並不了解,我也沒有太多的發言權,但對這個洋河縣的書記,姓什麼,奧,姓季是吧,對這個人你要多加留意。」

葉眉有點疑惑,她無法分辨出樂世祥這話的準確含義,「多加留意」是什麼意思?是讓自己痛下殺手,還是讓自己冷眼旁觀,葉眉有點茫然了。

但樂世祥是不會對葉眉多加解釋的,高層之間的講話就是如此,往往是朦朦朧朧,似是而非,讓你似懂非懂,到底應該怎麼去研判,怎麼去解讀,那就是你下面人的事情了,也或者其實他本來就是讓你解讀不出來。

葉眉呆了一下說:「我會留意他的,只是給書記你添了怎麼多的麻煩,很抱歉,希望書記可以原諒我。」

樂世祥哈哈哈的又大笑起來說:「風平浪靜就不是官場,一馬平川那也非仕途,刀總是要經過不斷的打磨才會發出爍爍光芒。」

說完這些,樂世祥就端起了茶杯,但他並沒有喝,只是做出了一種姿態,葉眉也知道,這是該自己告辭的時候了,她站起身來,很恭敬的做出了告別。

離開了省委大院,葉眉輕鬆了許多,看來樂書記並沒有為這件事情責怪自己,有時候啊,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看來自己把很多事情看的過於嚴重了,一個省委的書記,他所要面臨和解決的問題,可謂是千條萬緒,這件小小的事情對他來說不會成為他的主要思考,那麼照此推斷,自己是不是在這件事情能夠中顯得過於謹慎和小心了,自己其實也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葉眉很快有否定了自己這種想法,樂書記可以不去考慮這些細微的小事,但自己不能聽之任之,特別是對季子強,對他這樣的背叛和忤逆,必須要給予懲罰,是的,必須的。

這是一個周末,葉眉也決定回去好好的享受一下家庭的溫暖了,對她來說,工作太多,太累,而這個家庭又關的太少,那麼這次就好好的做兩天妻子,好好的做兩天母親吧。

今天她沒有提前給家裡打電話,因為她不知道自己和樂書記會談一個什麼情況出來,假如樂書記會為這事過於震怒,自己也是沒有心情回家享受那平常人的生活了,自己不能帶著憤怒和沮喪回家。

對於葉眉來說,四十歲以後,她就不喜歡享受夫妻生活了,除非在心情很好的時候,但是這樣的時候卻並不多,更何況就算偶爾的心情好,但丈夫又不是隨時可見,那也只好浪費了那大好的心情。

特別是這幾年,工作累,心也累,晚上一躺下來,就像上輩子沒睡過一樣,連睡覺前夫妻該享受的事壓根也沒想過。

更要命的是她並不樂意享受博學多才的丈夫帶來的榮譽,不喜歡多麼陶冶性情的詩歌和他的文學。葉眉感覺那都是過於理想化的東西,和自己所處的環境,所見到的醜惡相比,那就是空中樓閣,鏡花水月,是一種空洞的幻想。

但今天葉眉還是決定要好好的犒勞一下老公,讓他隨心所欲的瘋狂一次。

葉眉這樣想著,就加快了步伐,到門口的時候,他拿出了自己專門帶上的鑰匙,因為這個時候,老公應該是不在家的,自己就好好的為他做一頓飯,雖然自己的手藝並不是很好。

打開了房門,但讓葉眉驚訝的是,她聽到了室有聲響傳出。

屋裡,有點零亂刺耳的聲音,是某種物件輕輕碰撞的微妙的聲音,接著,是輕而頗有節奏感的呻淫聲.這時,老公爆出一句頗有詩意的話:」小鳳,你就能創造氣氛,連塊感都可以有這樣的質地,可以有這樣的節奏感.」

一個女人的聲音也傳了出來,感覺她忍俊不禁,聲音粘得像個嗲氣的小姑娘:」就你能說會道,這種討厭的話說得這樣有情趣.」

老公的聲音說:「討厭?是很討厭,偷偷摸的。」

女人的聲音有點尖:「哎喲,粗暴了。」

老公的聲音說:「你不是喜歡?」:。

葉眉一下呆住了,那房間的聲音還在不斷的傳出,她下意思就走到客的門口,往裡探頭探腦,她突然感覺腦袋發暈,手指發麻,待在原地她就那樣大概5分鐘動也沒動,腦子一片空白。

一個雪白的軀體正在老公的身上前後搖晃著。

接著,女人咿咿嗯嗯地從鼻子發出了醉人的哼吟。

葉眉雙手無力,她手中的包一下就掉在了地下,這時候,床上的兩個人就一起停住了動作,驚恐的回過頭來看這門外,他們一下傻了。

「咿——」那女人一陣的慌亂,頓時羞得滿臉通紅,手下意識地去捂羞處、

葉眉已無法忍受這種近乎煎熬的痛苦和尷尬,此時的感受不是一個「噁心」了得,甚至一個「悲憤」的字眼也不能說清楚的。

她幾乎把持不住,這種只有在電視劇中演繹的男女苟合之事竟活脫脫地發生她的生活中,而且男主角就是她的丈夫。

如果不是先停到了房間里的聲響,自己有一種隱隱約約的預感,一定會神經質地顫悸失聲,甚至歇廝底里,不顧一切,不計後果地去揭穿這包裹在夢裡的事實。這時,葉眉痛苦的呻淫聲響了起來,那屈辱的淚水漫上眼角。她強迫自己的手捂住嘴巴,竭力不讓哭出聲,逃離這個尷尬的場面……。

理智的防線頃刻間便土崩瓦解……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葉眉措手不及。

她一面往外走,一面拚命地強制自己冷靜,但腦子仍是亂亂的,理不出頭緒。她走到了了樓下,像一個被拋棄在荒野的孩子,絕望而無助地不停流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公來帶了她的身後,他試圖來安慰她,他的手剛伸過來,葉眉就嚷道:「滾遠點,別拿你的臟手來碰我。」

他不甘心,站在葉眉面前懺悔,葉眉忍無可忍,用拳頭打他,把他轟了開去。

又過了很長時間,女兒來了,葉眉抱著女兒一陣的痛苦,但女兒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就問:「媽媽,你怎麼了,是爸爸欺負你了嗎?」

葉眉點頭,又搖頭,她不知道該怎麼給女兒解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