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七章權宜之計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可能徹底扭轉洋河河的經濟狀況,這樣的政績,除了給百姓帶來了直接的收益和好處外,給自己更是套上了一副護身符,至少葉眉不能隨便的對自己動手。 是的,葉眉現在已經很苦惱了,季子強的堅挺不倒,讓葉眉陷...

?這也是季子強早就想好的,他讓那個舒主席做副局長,不過是個權宜之計,先把他調開,免得他繼續在棉紡廠煽風點火,惹是生非,等以後棉紡廠穩定了,那時候想讓他這個副局長下來,也似乎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冷縣長心裡雖然有點不以為然,也有點認為季子強管的太寬,手也太長,但現在他對季子強也是有點懼怕了,還不敢強硬的違抗,只有點頭,同意季子強的指示。

會議的整個過程中,林逸都在迴避和躲閃這季子強的目光,偶爾的,在季子強沒看她的時候,她才敢偷偷的看看季子強,她的臉也一直是紅撲撲,水靈靈的,開會間隙中,就有人和她開玩笑,說她像是雨露過後的鮮果,很鮮艷。

在開完會大家都離開了,季子強又轉到郭副縣長的辦公室去,給他說了幾個事情,都是有關夏糧收購中對社會治安和預防坑農害農的一些問題,兩人談完了話,季子強就到了林逸的辦公室,林逸就在郭副縣長辦公室的旁邊。

季子強敲了下門,走了進去,剛好就林逸一個人在,季子強笑笑說:「林縣長,昨天聽說我們都喝醉了,你還不錯,堅持到了最後,難得埃」

林逸滿面的忸怩,臉比剛才還要紅了很多,站起來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招呼季子強,是給他倒水呢,還是請他坐下,一會才說:「季書記我你很少那樣醉過,對了,你喝水吧,我幫你到點。」

季子強擺擺手說:「水就不喝了,我來說下夏糧收購的問題,你第一分管農業口,這個夏糧收購很繁瑣,也很重要,如果在收糧資金協調,或者車輛調動方面有什麼為難的地方,你就來找我,去年我也總結了一點經驗的,可以全部傳授給你。」

林逸見季子強談起了工作,也就認真起來,這一認真,自然就少了一份尷尬和不自然了,兩人就對相關的一些問題都做了討論,特別是協調農行,信用聯社對夏糧收購的資金保證上,季子強也都做了說明,最後說:「農行楊行長和縣信用社的蔣行長這一塊,你可以請他們吃頓飯,我一會過去就給他們都打個電話,這兩人和我關係還不錯的,爭取這次搞好收購,不給農民打白條,不讓農民來回跑。」

林逸點頭說:「我知道了,那就麻煩季書記幫我給他們打個招呼,我抽時間也請他們撮一頓,聯絡一下感情。」

季子強看看沒有其他事情了,就準備離開了,卻突然發現在自己坐的沙發上有一條手鏈,季子強就拿起來說:「這是你的吧,也不收拾好,怎麼掉沙發上了,丟了可惜。」

林逸就一下字臉騰的紅了起來,小聲說:「壞蛋,害我昨晚上回去到處找。」

季子強心裡一盪,也不知道林逸這「壞蛋」說的是自己,還是說的這手鏈,他也就趕忙站起來,說聲再見,離開了林逸。

林逸看著季子強的背影,痴痴的發了好一會呆,有時候,她也想說,你總說我開心就好,可你又怎麼懂我的期待。

心的距離又不會因為你我的距離而改變,自己只能用一輩子的時間記住你的好,即使把你放在心中最重要的地方也不為過,但是我始終無法從你眼中看到我的倒影。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想你已經變成了習慣,我看著你唇邊的微笑,才明白再甜的笑容也不屬於我,是的,我一開始就已經明白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追求你只是因為還有一絲愚蠢的期待罷了,沒關係,我是堅強的,就在昨天,就在昨夜,我有過對你的熟悉,記住了你的味道,那就是幸福了。

很快的,那面的棉紡廠就傳來了好消息,金老闆對季子強說:「現在棉紡廠的職工有了一定的轉變,對我的收購已經不太抵制了,如果情況繼續好轉的話,這幾天就可以和工業局定下這事了。」

季子強知道這是那姓蘇的起了作用,看來不管什麼人有是有點用處的,就看你怎麼發揮他的作用,季子強就對金老闆說:「這就好啊,你和他們好好談,縣裡的優惠政策我們也一定會兌現,關於稅收等問題,我們也剛開過一次專題會議,給你的條件很好,你在初期階段就是一個任務,把職工養住,不讓他們沒活干,沒飯吃。」

那金老闆就滿口答應說:「季書記,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會讓你和安子若為難的,這個長的底子還是不錯,應該沒什麼問題。」

在個事情的順利解決,讓季子強很高興,只要洋河縣的這幾個縣辦的大廠都有一個好的開頭,洋河縣的工業體制改變就有了希望,下半年如果在加上旅遊開發全面展開,完成,那還是很有可能徹底扭轉洋河河的經濟狀況,這樣的政績,除了給百姓帶來了直接的收益和好處外,給自己更是套上了一副護身符,至少葉眉不能隨便的對自己動手。

是的,葉眉現在已經很苦惱了,季子強的堅挺不倒,讓葉眉陷入了麻煩,喬董事長也連續的催了好幾次,而葉眉也明白,只要季子強不離開洋河縣,喬董事長的廠房就根本不可能建成,但想讓喬董事長在土地費用上增加,又說不通他。

自己該怎麼給樂書記去解釋這個問題呢?但不管自己怎麼辦,還是都必須給樂書記說明一下這個問題,這樣久拖下去讓樂書記最後知道了更為麻煩,不如直接說明,葉眉就決定去一趟省城,見見樂書記,給他道歉,同時找一個解決的辦法。

葉眉一想到這個問題,就感覺這是很尷尬的一件事情,自己是市委書記,現在讓一個縣委的書記給難住了,而且這個縣委書記過去還是自己的秘書,還是自己一手提攜和培植起來的人手,這樣的感覺真是讓葉眉傷心和綴氣,對季子強的想韋市長投靠和對自己的背叛,葉眉也是絕對不能饒恕的,她會很耐心的等待,等待季子強露出破綻的那一刻到來。

第二天一大早葉眉就穿戴整齊,,坐車去省城了。作為國家權力機關的省委所在地,體現了國家權力的嚴肅和威嚴,令人一望便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鐵柵欄門外荷槍實彈的士兵挺直地站立在哪裡,使人不由得心中一濘頓生畏懼。抑皇巧宰魍A艟鴕恢筆喚了省委大院。

到了後面的小樓,葉眉心裡倒是有點惴惴不安,今天感覺這裡太肅穆太莊嚴了,靜悄悄的沒一絲聲音,一路上樓連大氣也不敢出,這或者是因為她辦砸了樂書記交代的事情,心裡緊張的緣故。

葉眉推開了秘書辦公室的門,出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人,長得文質彬彬,葉眉認識她,他是樂書記的秘書魏華。

「魏秘書,你好啊,樂書記現在有時間嗎?」葉眉客氣的問。

魏秘書也很客氣的說:「在的,剛才還說你要來的,走吧,我帶你進去。」

葉眉隨這秘書走進去,這是間會客室,魏秘書很客氣,給葉眉了杯茶,然後進去請示去了過了會兒,他出來對葉眉說:「請進來,樂書記在等你。」

葉眉對秘書客氣的笑著點了點頭,走進了省委樂書記的辦公室。房間很大,紅木桌,寬敞沙發,一溜靠牆邊的書櫃也是紅木的,齊整整的各類精裝或線狀書,顯示出這屋子主人的博學和修養葉眉看見到了樂書記,他背手站在那裡,葉眉只看到他的背面,樂書記依然是龍形虎勢的魁梧之象。

葉眉不敢打擾他,靜靜的在他身後站著,秘書又幫她倒上一杯水,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裡。這時候,樂書記才轉過身來,看到葉眉微微威嚴的說:「坐吧。」

葉眉就問了一聲好,坐了下來,樂書記也走到了沙發旁坐下說:「這樣記者趕過來有什麼事情,給你20分鐘時間,說吧。」他用莊重,肅穆有棱的眼光,來回的掃在葉眉的身上。」

葉眉是有點緊張的,在江北省樂世祥的面前,沒有人可以用平常心來對待,就連省委和省政府的很多高層的領導們,在與樂世祥單獨相處的時候,都會被他的宏厚氣質感染,從而對他深深地尊敬與服從他。

葉眉顯示簡明扼要的把柳林市最近一個階段的幾個方面做了彙報,這都市葉眉提前想好的,在彙報的時候也駕輕就熟,層次分明,三分缺陷,七分成績,還有留有餘地讓樂書記能夠發揮和點評。

樂世祥對柳林市最近一個階段的工作總的來說還是滿意的,相對於其他市,柳林的經濟還沒走到前頭,但這有很多歷史原因,不能全怪葉眉,因為她畢竟剛剛上來沒有多長時間。

樂世祥就說:「你現在首要的責任就是抓好柳林的經濟建設,處理好柳林市的上層關係,我知道,在柳林還是很複雜的,你需要妥善,適當的在這個環境中獲得成績,柳林和其他市來比,還是有很大差距,希望在你的任期內能有有所突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