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六章吃魚的講究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 有人說做夢娶媳婦,盡想好事,自己是做夢上美女,境界更高,看來自己的確不是個簡單的人,呵呵呵,季子強自嘲的笑著,就坐了起來,穿衣,下床,準備洗漱上班了。 但一下子,季子強就呆住了,他...

?米麗說:「其實,這些水塘里養大的普通魚也一樣能生吃,味道也不比三魚差,這些魚在至少一個星期前,就從水塘里打撈上來了,放在純凈的山泉水裡。每天換一次水,也不餵養,只是讓它們在水裡游,讓他們消耗排盡體內的污垢。」

季子強咂舌說:「怎麼麻煩啊,現在對吃的東西,真是越來越講究了。」

米麗說:「這還沒完呢,顧客需要的時候,廚房就挑選了某一條魚,就把那魚刺傷,還讓那魚在山泉水裡游。一邊游,一邊排出體內的血,加工上桌的時候,那肉就白得透明,傳統的說法只是伴薑絲、蔥絲和搗碎的蒜點醬油。這些年,許多人能吃日本的芥辣了,就也點芥辣。」

季子強基本是聽的目瞪口呆了,沒想到現在人能相處這麼多的招數來,嘆口氣,季子強說了句:「在中國,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做不到的。」

說著話,那魚就上來了,先是上湯樣的魚羹,再上清蒸魚頭,最後端上來的是用一隻小木船盛滿冰,上面鋪了透明的紙一樣薄魚肉。

季子強笑著感嘆道:「這普通魚竟弄得像吃龍蝦剌身一樣。」

米麗說:「這就叫烹飪了,稍微的弄弄,東西就升值了。」

季子強連連點頭,夾了一片紙一樣薄的魚生,點了伴好的芥辣放里嘴裡嚼,真就有點吃三文魚的味道,吃龍蝦的鮮。畢竟,他還不放心,不敢伴那薑絲、蔥絲和搗碎的蒜。

他想,有些廉價的東西,只要稍進行深加工,價值就不一樣了,他又想,市縣實行強鎮富民,一些農副業產品是不是也可以進行深加工,從而提升它們的價值呢?

林逸也見季子強獃獃的樣子,就問:「季書記,在想什麼呢?是不是不好吃?」

季子強半真半假地說:「我在想,我們縣那些地瓜芋頭是不是也可以這麼弄呢?不值錢的東西,一下子就變得值錢了。」

林逸說:「就目前來說,還很難,這要有一個認識的過程,漸進的過程,,至少,你要讓農民相信你,大面積種植這些不值錢的東西,還要讓他們能夠買出去,要引進那些深加工的企業……這要一環扣一扣,光種賣不出去,農民就不會大面積種植了,企業深加工,沒有充足的原料,他們就未必去你那落戶。」

季子強點點頭,他對林逸的看法也很贊同,同時,他就感覺這個林逸在提升副縣長的這段時間,的確是在很多時候展現了她的能力和價值,要是好好鍛煉一下,將來一定會有長足的進步。

林逸不知道季子強在想什麼,她一邊說著,一邊給他夾菜,這就讓米麗很有點嫉妒了,她本來和季子強談的好好的,沒想到就讓林逸摻和了進來,一說起縣上的工作,自己自然就沒有辦法插話了,而且林逸是副縣長,不管是級別還是氣質,都超越了自己,她也只好生點悶氣罷了。

這頓飯還是吃得還算不錯,到後來又喝不不少的酒,季子強在高興中,也就逐漸的放鬆了警惕,這一放鬆不要緊,他很快就醉了,後來怎麼離開了酒店,他也完全是不知道了。

季子強在迷迷糊糊中,醒了過來,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季子強感覺自己是躺在床上。

他只是蓋著一張薄毯子,他感覺到薄毯子下面有人在舞弄著自己,季子強在似醒非醒中,就有一種很奇妙的享受,他躺著任憑擺布,在他的想象中,那是江可蕊。

他想她是怎麼會突然的出現在這裡呢,她怎麼就到了自己的床上,她吻他漸漸地,季子強還是感覺到有一絲兒熱從腳底傳上來不斷地那裡聚集。

季子強越來愈加的顫抖起來,她很清楚地意識到他要來了,他的呼吸急促了,她也迷茫了,那讓她迷茫的電流不知是從下面傳上來的,還是從上面傳下來的,她伏在他的身上神遊天際。

興奮過後的季子強,有暈暈欲睡了,這個夜似乎格外的短暫,當天色大亮,當季子強完全蘇醒以後,昨晚的那個夢就又一次的出現在了季子強的腦海,那是夢嗎?但那是如此的清晰,他現在都甚至可以回憶到那身材和體形,還有那柔嫩和富有彈性的地方,這難道都是夢嗎?

季子強搖搖頭,讓自己更加的清晰一點,不錯,應該是夢了,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身邊並沒有江可蕊的存在,她怎麼可能在這裡,季子強想想都有點好笑起來,估計自己又像過去一樣,做了一個美艷的好夢。

有人說做夢娶媳婦,盡想好事,自己是做夢上美女,境界更高,看來自己的確不是個簡單的人,呵呵呵,季子強自嘲的笑著,就坐了起來,穿衣,下床,準備洗漱上班了。

但一下子,季子強就呆住了,他無法移動自己的腳步,他看到了床頭柜上放置的一條天然紅漆木和純銀打造而成的優雅串珠手鏈,季子強的驚恐就達到了頂峰,他認識這串手鏈,這是林逸經常在應酬場合戴在手上的那串手鏈,記得自己有一次還開玩笑問她:「林縣長,你這手鏈很漂亮,見你經常帶,是不是有很重要的意義氨。

林逸那是后就笑著說:「當然了,戴上這手鏈,我就感覺到自己不是一個官場中人。」

季子強笑著問:「那是什麼人?」

林逸說:「是一個正真的女人。」

季子強誇張的笑笑,他是沒有辦法去理解一個女人的心情的,她們竟然可以用為一件服飾而改變情緒,這讓季子強自己是無法想像的,要是自己也能那樣做多好,自己就刻一個省長的印章,天天裝在懷裡,每天上班的時候就當自己是個省長了,那洋河縣組織部,還有宣傳部的幾個部長的級別,豈不是也要提高。

現在季子強看到這串手鏈,他的思維在停頓了一會以後,就又飛快的運轉起來,昨晚上和自己親熱的人,是她嗎?那身材,那胸部,那厚實的臀部,這一切的一切越來越清楚的表明,不錯,就是林逸了。

季子強的汗水從額頭慢慢的流了下來,他有點惶恐,有點驚訝,有點慚愧,他沒有去洗臉刷牙,他獃獃的坐在床邊,看著那一串手鏈,一直到外面響起了小張的開門聲。

這個早晨對季子強來說整個就是行屍走肉一般的度過,他老是集中不了精神,他老是張冠李戴的叫錯來客的名字,他不知道以後該怎麼給林逸去解釋。

後來汪主任到了他的辦公室說:「領導啊,昨天聽說我們全軍覆沒了,我們是三個人都被那個叫米麗的女人給灌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這個場子一定要找回來。」

季子強看著他,心裡就有氣,要不是他一開席就挑起戰端,自己要不是為了幫他掙個面子,那會就這樣輕易的讓人家撂倒,自己要是沒有被撂倒,也不會和林逸有那一場決戰了,季子強就沒好氣的說:「還找什麼場子啊,敗就敗吧,我們幾個都沒喝過人家,你說說怎麼找,在多叫一些人,那樣算是我們厲害。」

汪主任想想也是啊,那樣就算是灌翻了對方,也勝之不武,他就說:「唉,聽我老婆說,昨天我是林副縣長送回去的,後來人家還把你送了回來,這也算不幸中的萬幸了,至少我們還有一個清楚的人。」

季子強就問:「林縣長沒喝醉?」

汪主任搖著頭說:「她沒醉,我老婆說她清楚的很,還給我老婆說了下我上場就挑戰,挑戰就放翻的經過呢。」

季子強也讓汪主任給逗笑了說:「就是的,以後一定要注意啊,女同志敢上場,那都是有兩刷子的,不可以小瞧。」

不過這個時候,季子強也算輕鬆了一點,看來自己大可不必去內疚什麼,她林逸沒喝醉,她一個明白人對待自己一個糊塗人,自己又什麼辦法呢,好在自己對她的印象還不錯,人家不管是長相,還是人才,都算是出類拔萃的了,自己就不要怪人家引誘了自己,也不去法院告她對自己的強迫了,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自己吃個虧算了,呵呵呵呵,他到真的能安慰自己。

下午在縣政府有一個會議,討論有關棉紡廠的問題,季子強在會議室里看到了林逸,林逸一見季子強進來,就很快的轉過頭和旁邊的黃副縣長說起了話,季子強進來所有的人都對他點頭問候,唯獨林逸裝著沒有看見他似得。

季子強就心裡恨恨的說:「你裝吧,你就裝吧」

會上,季子強就提出了這個棉紡廠工會蘇主席的問題,他對冷縣長說:「旭輝同志,我的想法說,一旦棉紡廠的收購完成,就把這個姓蘇的調到工業局去,做個副局長。」

冷旭輝有點詫異的說:「季書記,這樣的人你還提拔他?」

季子強笑著說:「那還想把他留在棉紡廠繼續搗亂啊,調上來他就可以挽救一個企業,我看值得,至於他在工業局做那個第三副局長,呵呵,工業局那幾個局長也不是個吃素的主,有他受的,他能不能待下去,坐穩那個副局長的位置,現在還不好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