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五章科長米麗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麗和汪主任的相互挑戰,他在煙廠這些年,每天迎來送往、吃吃喝喝、笑容可掬、客客氣氣,但是,從他心裡講他是討厭這樣的場合,他是怕喝酒,又不得不喝酒,他對酒從來沒有過感情,也從來分不清好壞,只是從價錢上來區...

?在說了,經過前幾年的幾次煙草種植,都因為有這樣那樣的一些問題,最後搞的廠家和村名都有了怨氣,現在這個事情再搞,確實有些麻煩。

林逸和曹廠長商量了半天,他們也定不下來,最後還是季子強腦袋一拍,想了個辦法說:「你們看這樣行不行,就先支付一部分錢,同時把收購的合同寫好,錢不發給個人,先放在鄉上,這樣你們兩面都可以放心了。」他是很想促成此事的。

林逸就一聲驚呼,說:「好,還是書記想的全面,你說我咋就想不到這方法,哎,看來我就只能是個副縣長的材料埃」

季子強卻開玩笑的說:「主要是我們把好位子搶了,不然以你的能力做個書記也沒問題。」

林逸就呵呵呵的笑了,她又忙說:「書記,你在諷刺我,我知道我不是那塊料,就現在這樣我也真的很滿足了。」

季子強也就笑笑說:「誰讓你嘴賤。」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鄉上的工作林逸去做,她本來就分管農業,和下面很熟,她去應該沒問題,曹廠長就準備資金和下一步要用的協議,這面一落實他那就接上。

看到事情有了圓滿的結果,曹廠長就要請季子強和林逸吃飯,他是全縣的縣辦企業老大,效益也不錯,吃他正吃呢,很多人正等著打他的主意哩,兩個人連客氣都沒有,就說好了地方,下班再去。

下班天已經黑了,季子強就叫上林逸和辦公室的汪主任一起去。

到了飯店,人很多的,大廳里異常的熱鬧,幾個領導怕人發現,就溜邊上了二樓,萬一大家都知道縣上領導經常出來喝酒吃肉的,不幹正事,那多沒面子,在人們的心裡,那縣長每天都是應該兩個手接電話,吃飯也是吃半截就接到緊急通知,放下碗就鄒著眉頭工作到了深夜三點二十七分。

季子強和林逸在包間門口就見到了等在這裡的煙廠副廠長,進去一看,除了曹廠長。

還有一個女士在,通過介紹才知道,這是煙廠供銷科的科長米麗,季子強見著科長很是美麗,幽雅,就點頭招呼了一下。

五個人坐了下來,季子強就說:「老曹啊老曹,我本來以為你喝酒不行,今天可以松活一下,少喝點酒,沒想到你還帶了個高手來,今天是麻煩了。」

曹廠長嘿嘿一笑說:「請領導喝酒那當然要舍的酒,我不帶個高手,怎麼對的起我請你們這一趟。」

這個科長米麗也對著季子強嫵媚的一笑說:「早就聽說季書記酒量很好了,今天一定要多喝一線。」

汪主任是沒和米麗過過招,不知道她的酒量,就輕蔑的說:「你個黃毛小丫頭,有本事就放馬過來,我和季書記全接了」。

米麗嘻嘻的只笑,調皮的說:「這可是主任自己說的,一會不要反悔。」

汪主任也確實就只能做個主任,這個陣勢了他還看不出來,敢來陪酒的女人,那都是高手,他嘴裡還在叫囂:「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我還不相信今天收拾不了你們。」那樣子目前是很有大俠的風範的。

季子強是賊尖賊尖的,他估計這個米麗的酒量好,他現在可不想樹敵太多,你們兩個拼起來最好,乾脆一人一瓶的練去,免得一會自己惱火。

季子強對就的認識很矛盾,他有時候希望自己喝醉,那樣就可以忘記很多不愉快的煩惱,但也會為每一次醉酒而頭痛的,因為醉了以後還要醒,非醒不可,除非是喝死,一旦醒了就要再次面對現實,但喝醉就是不想去面對,所以醒來后的現實往往都是他所最不願面對的現實。

他現在正是鴻運當頭,他也沒有傷心和無法面對的現實,他就自然不想去醉。

可不想醉也一定要適當的喝,除了喝酒的時候一定有美味佳肴外,一定可以聽到很多好聽的馬屁外,還可以讓時間變的長一點,朋友變得多一些,沒有朋友你做再大的官又有何用。

曹廠長也沒有參加米麗和汪主任的相互挑戰,他在煙廠這些年,每天迎來送往、吃吃喝喝、笑容可掬、客客氣氣,但是,從他心裡講他是討厭這樣的場合,他是怕喝酒,又不得不喝酒,他對酒從來沒有過感情,也從來分不清好壞,只是從價錢上來區分,點多錢的酒,請什麼樣的人。

一會的時間滿桌子的好菜就端了上來,5.6個涼盤,有葷有素,紅綠搭配,色香味美。8.9個熱菜,那也是各具特色。。

季子強看看這麼多的菜就說:「老曹啊,我們今天人少,菜差不多就可以,太多了也浪費。」

曹廠長笑容滿面的說:「就這些,就這些了。」

說的就這些,但服務員依然是川流不息的端上了很多菜來。

一個服務小姐就打開了酒瓶蓋,給他們五人杯中添滿,曹廠長端起杯子說:「今天難得請到書記,縣長和辦公室的汪主任,我很高興,我也代表煙廠所有職工,表示感謝,感謝領導一貫的支持和幫助,來,我也沒什麼酒量,但第一杯我們還是要幹了。」

說完就準備喝掉,他也很實在,今天吃飯是他出的錢,但也該叫領導發個言啊,米麗到底是經常跑外面的,往來的應酬熟練,就連忙說:「也請書記發個話,我們好乾。」

季子強搖下頭說:「我就不說什麼了,干1說完大家一起舉杯相碰,喝了下去。

酒過了三巡,菜也過了五味,現在就是自由式了,有感情的可以去聯絡,不服氣的也可以開始拼酒了,汪主任是一馬當先,跳了出來:「哎,米科長,我們現在應該稍微喝一下了吧,你是女同志,我先邀請你,來三杯咋樣。」

米麗也是客氣兩就就碰了三杯,喝的時候都很乾脆,好象那不是在喝酒是在喝水,三杯很簡單,也很快就喝掉了,汪主任把瓶子就交給了她,說:「現在該你了,你說幾杯。」他的眼神很有點藐視的樣子。

米麗今天本來是想和季子強好好的喝幾杯,她想引起季子強對自己的注意,更希望得到他的青睞,她喜歡他手裡的權,她也喜歡他沒有洋河縣大多數男人那種土狗的長相。

可沒想到一上桌子就被這個汪土狗給盯上了,不陪也不成,好歹是個辦公室的主任,還是個縣常委,要是沒有關季子強在旁邊太燦爛太光輝,人家走到那,大家也是要給足面子的。

米麗林拿上酒瓶猶豫一下,決定不要和他太過糾纏,今天還是要接近華書記,就咯咯的一笑說:「我說碰幾下汪主任都同意?」

汪主任大咧咧的說:「沒問題,隨便你說

米麗就說:「那我們就先喝6杯吧,不過這杯子有點小了,我們換個大點的。」

說著就在包間的角櫃中找出兩個比平常他們用的酒杯要大的多的杯子來,在汪主任目瞪口呆中倒滿了酒說:「來,汪主任,我們先碰。」

汪主任這才知道了人家的厲害,但現在是騎虎難下了,只能硬著頭皮和她幹了六杯,喝完以後,他就有點暈暈乎乎了,再也不敢亂說話。

這米麗就笑這來到了季子強的旁邊說:「季書記,該我們兩個喝你,你是領導,你說怎麼喝我聽你的。」

季子強看她把汪主任練得快倒了,知道這米科長酒量了得,但既然人家找上了自己,怎麼說,也要為縣委掙個面子,就算這米科長很厲害,但她已經喝了不少,自己還沒怎麼開始呢,不相信陪不下來。

季子強淡定的說:「那就喝三大杯吧,要是米科長感覺不過癮,我惡魔呢還可以再喝幾下。」

米麗也是心有所悸,她也沒有和季子強喝過酒,看季子強這篤定無懼的樣子,她不敢託大,說:「我聽書記的指示,那我們就和三杯吧。」

季子強笑笑,也不在說什麼,端起了酒杯,穩如泰山,不急不燥,和米麗碰了三下。

季子強表面很淡定,但喝了那幾杯酒後,坐了一會,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尤其是看到身邊那個米麗,穿著姓感撩人的絲襪,把一雙美腿暴露無疑地展現出來,季子強的心思就活躍繚亂起來。一會又上來了一條魚,3斤多重的魚。

季子強就說:「吃得完嗎?」

米麗笑著說:「我還擔心不夠呢?」

季子強說:「不會吧?這的烹飪技術不會是進了廚房就換一條小魚出來吧?」

米麗笑著說:「有可能。」

這時候,服務員端上來了一些佐料,切得細細的薑絲、蔥絲和搗碎的蒜,還有用醬油伴好的芥辣。

季子強問:「這不是要吃生吧?」他吃過日本的魚生,但那是三文魚,是一種價格相對高很多的魚,且是海里的魚,但這淡水魚,普通得普通人家每頓都能吃的魚也能生吃嗎?

據說,日本料理生吃的魚貝類都是在沒被污染的深海里打撈上來的,這在水塘里的普通魚也能這麼吃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