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四章合併廠子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落空了嗎? 現在他感覺季子強的態度不錯,心裡寬慰了一些,這一放鬆就話多了:「謝謝季書記,我這人別的優點沒什麼,但是一直都是和人民群眾站在一起,原來那個廠長就是脫離了群眾,現在廠里職工很反對他,...

?職工們聽他這樣一說,又見今天來了這麼多人看廠子,知道縣上在想辦法,也就都安靜多了。

季子強看了看那個姓蘇的主席說:「老蘇啊,你作為工會的領導,也要多開導開導大家。」

那蘇主席不斷的點頭說:「這是一定的,一定的。」

季子強心想,你一定個鬼,你那算盤我還不知道啊,就是想趁亂搞個廠長當,你要是有這個能力給你個廠長也行啊,可你屁事不頂,當了也是害全廠職工。

季子強又在四處轉了轉就上樓到了辦公室,金老闆也了解的差不多,至於一些小問題那一時也了解不清,季子強就說:「今天先到這吧,以後在詳細的了解。」

回來座談的時候,金老闆就有點擔心廠里職工的情緒問題,怕不好接手,他也看出來這廠里有人在下面煽惑,就說:「季書記,這廠好是好,就太複雜了,怕接手難埃」

季子強若無其事的說:「你怕什麼啊,這還是**的廠,誰還翻的了天不成?別怕,有我呢,在一個剛才我也和職工做過了交流,他們也是願意接受這次改革,所以金老闆在這個事情上是不用過於擔心。」

金老闆見他說的很堅決,也就放心了,繼續在工業局和經委的陪同下,對廠子進行評估,洽談。

誰也沒有想到,在洽談了幾天以後,棉紡廠卻出現了一種洶湧的暗流,有一部分人對收購產生了抵觸情緒,認為以後就不是鐵飯碗了,黑心的老闆會壓榨盤剝他們。

但還有的人認為收購了好,只要廠里有了效益,發的全工資,那就比現在這樣要死不活的好,廠里職工明顯分化,矛盾也越來越大。

對這件事情很有興趣的金老闆和縣上幾個部門到是基本達成了同意,但他在廠里也快陷入圍攻階段,他告訴季子強,只要可以穩定職工的思想,他馬上就可以過來接手。

聽到這個情況,季子強覺得縣上有必要進行權威性的干預,否則,這次收購就會流產,自己精心構想的工業變革就會因為這次的失敗增加難度,但怎麼干預是個問題,最好是不要激化縣上和職工的矛盾,大棒政策是肯定不能用。

季子強想了好久,然後給經委王主任打了個電話,讓他聯繫下棉紡廠的工會蘇主席到自己這來下

棉紡廠工會蘇主席猥猥縮縮的進了季子強的辦公室,季子強見他來了,就很客氣的請他坐下,還專門讓從縣政府帶過來的秘書小張給他泡了杯茶,蘇主席不知道叫他來做什麼,很有點擔心,怕自己在下面搗鬼,煽動的事讓上面知道了,所以坐都不敢很塌實的坐穩當。半個溝子放在沙發上,隨時怎麼站起來接受批評。

見他這樣緊張的坐下以後,季子強就問他:「我這幾天忙,廠里最近有什麼情況啊,我去了幾次,發現你在廠里威望和能力都不錯,今天想和你談談。」

蘇主席一聽這話,心裡象是一塊石頭落了地,最近他也很緊張的,看看收購就要進行,自己忙活了幾個月,相當上廠長,光是下面活動,組織人就吃了好多次,眼看廠長有希望了,這一收購,別人來當老大了,自己不是又落空了嗎?

現在他感覺季子強的態度不錯,心裡寬慰了一些,這一放鬆就話多了:「謝謝季書記,我這人別的優點沒什麼,但是一直都是和人民群眾站在一起,原來那個廠長就是脫離了群眾,現在廠里職工很反對他,都說要是我做了廠長就馬上工作,可現在又搞收購了,大家擔心啊,怕以後會下崗,會受黑心老闆的壓榨。」

季子強笑了起來說:「再黑的老闆他也要靠大家賺錢,過去洋河化工廠也和你們現在差不都,但經過收購以後,現在效益明顯好多了,大家工資也有了保障,縣裡稅收也有了。你還是要多做做下面群眾的工作。」

他知道這姓蘇的在想什麼,自己這樣說也算是給他個悔改的機會,就看他順不順便這個竿字爬了。

這個蘇主席也知道收購了好,他就是很貪圖那個位子,人要麼有大聰明,要麼就不聰明,就怕小聰明,他現在就是小聰明,認為別人看不出他想法,就說:「我們廠和人家還是有很多不同的,收購在我們廠未必就會成功,還請季書記再考慮下。」

季子強在心裡嘆了口氣,給你活路你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了,他搖著頭哈哈的笑著說:「你老蘇啊,我一直還感覺你覺悟高的,怎麼連大勢都看不懂,現在不改制你們廠那有生機啊,本來我是這樣想的,象你這樣有能力的人,我準備讓你到工業局來做副局長,現在看來,你還是不想收購,那你們就多努力把廠搞好。」

說我完這些話,他就站了起來,象是準備送客了。

那姓蘇的聽了這話,突碌的就打了個尿顫,我的個娘啊,是局長耶,那可比廠長好多了,是正兒八經的科級幹部了,一天看看報子,喝喝茶,吃吃喝喝,順手拿,多好的事情,自己曾今認真的算了算,自己祖宗七代都沒有出國什麼當官的了,為什麼是七代呢,因為八代最早的時候,那個祖宗曾今在清朝的縣衙當過差,算是個副鋪頭,基本按現在的行政級別套,也就是個副局長。

不行,要趕快抓住,他不敢站起來,知道自己一站起來就的走,走了以後恐怕這輩子再沒機會了。

他忙說:「季書記,我可是響應縣上的精神,一直贊成收購的,我就是愛為下面職工說說話,你不會誤會我吧。」

季子強還是站著說:「我不誤會你的,我知道你比他們覺悟要高,你再回去了解下,要是廠子可以順利的收購,我就把你調縣上工業局了。」說完就回到自己辦公椅上坐了。

那姓蘇的馬上表態說:「季書記,你就放心,我回去就煽奧,是動員他們,好好做做他們的思想工作,保證讓收購順利完成。」

季子強沒再說什麼,只是很信任的點了點頭。

看著他慢慢的走了出去,季子強的心裡很不是滋味,一個人要是連自己該在哪個位子都搞不清楚,真的就是人生的一個悲哀。

棉紡廠的工會蘇主席離開以後,季子強剛喝了幾口水,洋河縣煙廠曹廠長又來了,這個廠長戴付深度的近視眼鏡,人也敦厚誠樸,過去他是煙廠的總工,老牌的知識分子,人有點木訥,但對煙廠生產的所有環節都是精通熟悉,季子強對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季子強很客氣的站起來,小張也不再,他就親自給曹廠長到了一杯水,走過來陪她坐下,季子強知道,想曹廠長這樣的人,如果不是因為有事情,他一般是不會到自己這裡來的,他這樣的人身上還是保留這知識分子那種清高和尊重。

季子強就說:「曹廠長很少到縣委來坐坐啊,難得,今天一定有什麼事情吧,說出來聽聽,對你們廠,縣上一直還是很放心的,至少沒有讓職工餓肚子嗎,呵呵呵。」

曹廠長就很恭敬的說:「一直想來拜訪季書記的,但又怕打擾到你的工作,今天是有點事情,想讓書記幫著協調一下。」

季子強點頭說:「應該的,縣上有責任幫助切也搞好發展,你就說吧,能支持的縣上絕不推諉。」

曹廠長很難為情的說:「我想請縣裡牽個頭,在本地讓農民種點煙葉,現在外面煙葉的原料價格不斷的漲,廠里成本也跟著往上,縣上種些煙葉子,一個可以降低運費,再一個可以保證原料穩定。」

季子強在了解了現在的價格后,也感覺這是個雙贏的好事,煙廠有好處,農民也可以提高收入,這個路要是真的走了出來,以後還似乎很有發展的前途。

季子強就讓廠長先坐下,然後他就把副縣長林逸叫了過來,讓她看看在一些村推廣種煙葉合適不合適,林逸就和曹廠長一起在他辦公室商量了好長時間。

最後提出煙廠應該先支付一定的風險金,這樣農民就可以放心的大面積種植。

曹廠長有點為難說:「萬一我們給錢了,他們不種怎麼辦,或者種了最後不按合同價給我們怎麼辦?他們也不是企業,你打官司都解決不了。」

他這樣說也是有道理的,過去就有過一些單位先給村民支付了錢,最後人家要東西的時候拿不到,你叫他門退款,他錢都花完了,你把他干看,咬兩口,他們家裡那些破銅爛鐵,你想要他都給你,你要了還沒地方倒,倒的地方不好城管還要罰你的款。

但是你不給他錢,他們就擔心最後種好了沒人收,爛在自己手上,還把種糧食的時間和地都給耽誤了,所以這就是很矛盾的地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