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二十一章借錢

作者:蒼白的黑夜  |  更新時間:2016-04-14 18:53  |  字數:3399字

?在他們的身後跟進來了8.9個人,後面的人還想進來,卻被那個蘇主席擋在了門外。

季子強就暗暗的驚訝,看來這個工會的蘇主席還是挺有點威信的,這麼亂的場面他都可以淡定自如的控制,確實還是個人才。

會議室的門沒有關上,但外面的人並沒吵鬧,等季子強坐定後那個蘇主席就對他說:「季書記,是這樣一回事,從過年到現在,廠里是一分錢都不發,連著幾個月的工資都不發,大家都要吃飯,都要養家,廠長就知道躲也不給想個辦法解決下。」

季子強剛才也估計可能是錢的問題,就問:「為什麼不發工資,是帳上沒錢,還是有錢不給發?」

那個蘇主席就帶有明顯的挑唆,煽動語氣大聲說:「帳上有沒有錢我們不知道,但他天天請客我們是看到的,你們說是不是。」

那幾個一起進來的職工都重重的點點頭,然後就開始議論起來。

季子強有點不快的瞟了他一眼,但他明白現在不是批評人的時候,就說:「這樣吧,你們把廠長叫來,我問問他。」

在外面看熱鬧的人一聽這話,轟然應答。

過了幾分鐘,廠長就灰溜溜的到了季子強面前。。

這個廠長季子強原來是見過的,人應該還算實在,但明顯的能力欠缺點,棉紡廠這幾年一直是效益不好,工資斷斷續續也沒個保證,可也不能完全怪他,這有體制,資金,負擔過重,設備老化等等多中原因,季子強是來的時間短,還沒顧的上對工礦企業做全面大調整,不過在他的計劃里是有這個打算的,只是一直太忙,沒有騰出手來。。

看到廠長這個樣子,季子強心裡還是多少有點憐憫他,也許他就不該做這個廠長,他問:「工資是怎麼會事,過年到現在,怎麼一點都沒發。」

廠長可憐巴巴的說:「帳上實在是沒錢發,我也知道大家都苦,我也在想辦法。。」

那個蘇主席看到了季子強臉上不忍的表情就馬上說:「你在騙誰啊,沒錢這幾天你還到處請客,你吃喝就有錢,給大夥發養家錢就沒有了,沒這個本事就不要當這個廠長。。」

在他的挑動下,外面人群又大聲的吵罵起來。。

季子強現在感覺到這個什麼蘇主席,今天是想借勢打掉廠長了,雖然自己走上仕途時間不長,但這種借力打力的事,自己在玩尿泥巴的時候都會,他心裡冷哼了幾聲,最早對這個蘇主席的一點好感現在都煙消雲散了。

廠長很內疚的小聲說:「請客也是為了想借點錢發工資,不然我請他們做什麼。」但他的話被外面的吵鬧,咒罵聲掩蓋了。。

季子強想想,現在也只有解決了工資才收的了場,自己不來就算了,來了,遇見了不管就跑掉這也不是自己的風格,傳出去那可就丟先人了,不管怎麼先對付一下再說。

他就對廠長說:「你們帳上還有多錢,發工作需要多錢?」

他一說話外面就安靜了下來,大家也都想知道下廠里到底還有多錢。。

廠長用舌頭舔舔嘴唇,弱弱的說:「還有1萬多一點,發全這個月工資至少需要二十五萬,我這段時間也是急死了。」

季子強倒吸一口涼氣,我日,需要這麼多啊,看來今天自己真的不該管這事,現在是騎虎難下了,撒手不管是不可能了,以後自己還要在洋河混呢,管起來,可怎麼管,用些甜言蜜語把職工騙回家,人家又不是那些傻呼呼的小姑娘,這些個大老爺們只怕沒錢誘惑不了。。

季子強就對那個蘇主席說:「蘇主席,你看現在有什麼好辦法可以解決啊?」

那個蘇主席忙說:「不敢不敢,季書記叫我蘇師傅就可以了,要手現在的解決辦法,哎,沒錢只怕難啊,這裡都是養家的工人啊,不象廠領導條件好,要不要工資都沒關係。」

他這一張嘴,就把矛頭指向了廠長,廠長現在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什麼話也不敢回。。

季子強就說:「現在不說這些了。你也是廠領導麻,我們想下有什麼好的解決辦法。」。。

這時候,經委的王主任也走進了會議室,估計他在外面偵察了一會感覺沒什麼危險,怕自己不進去以後讓人笑話,這才磨磨跡跡的走進來。。

季子強只是對他點了下頭,也沒怎麼甩他,自己想著有沒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就算是政府,現在一時也很難拿出這麼多的錢來,何況季子強的工業改革計劃不是靠政府用錢往裡面填坑的,那全縣多少個廠子,你就是有再多的錢,也填不完啊,要是其他廠職工聽說你政府給棉紡廠了,他們能不去要錢才怪。

但現在到那借著幾十萬也許可以吧,季子強就皺起眉頭想了想,王主任小聲對他說:「季書記,你看不行我們去和銀行談談,看能不能借個幾十萬。」

一聽他這話還是想先溜,那銀行手續複雜的,每個三兩個月,哪能說借就借到手,這不是糊弄瓜娃子嗎?季子強沒有理他。

季子強在會議室來回度步,轉了好幾圈,房裡,房外的人都靜靜的看著他,所有的人都希望他可以有個辦法。

他終於停住了腳步,掏出了電話,想了想,然後調出號碼撥了過去:「安老闆啊,我季子強,哈哈,哈哈,你本來就是老闆啊,恩,想讓你幫個忙啊。哎,對對對,就是想借點錢,不是我借,但我可以做中間保人啊,知道你那還是有些存貨的,不多不多,就25萬........」。

他在電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