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二十章因愛生恨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她說睡了但沒睡著。 季子強就說:「你怎麼睡這麼早埃」 江可蕊嬌笑著說:「不睡還能做什麼,哪像你,到處野跑。」 季子強大呼冤枉,就問:「想我了沒有。」 她撒嬌嗯了忸怩一...

?就算是在整個柳林地區,恐怕也是最大的蔬菜基礎了。光靠這麼大的一個基地搞蔬菜批,不用幾年下來,當地農民就可以財致富。再看基地上的大棚,這是其他地方沒有見到過的,到底是誰引進了沿海種植技術?

韋市長就問冷縣長:「旭輝同志,這麼大的一個基地,有多少畝地?花了多少投資?你們的計劃和目標呢?銷路在哪裡,這些你都有計劃了吧?」

韋市長一連串的問題,讓冷旭輝連冒冷汗。他哪裡知道這樣的小事,這都是季子強和林逸搞出來的項目,這些日子,冷旭輝為了整倒季子強,根本就沒關注過這些事。冷旭輝冒汗,剛才自己靠近韋市長的這點小小的喜悅,片刻間煙消雲散。

見冷旭輝答不上來,韋市長就問了一句,「這麼大的工程,是誰策劃的?難道就沒經過縣裡嗎?」

冷旭輝擦著汗水回答,「這是黑嶺鄉班子定下的項目,縣裡沒有參與。」

「嗯,不錯,不錯1韋市長點了點頭:「幹得不錯1

回到車裡,韋市長看著黑嶺鄉的風貌,感概萬千:「季書記,這個項目你也不知道?」

季子強笑笑說:「大概知道一點,是林副縣長主抓的。」

韋市長點點頭,不滿的看了冷縣長一眼,就默不作聲的上了車,車隊一路西行,沿著黑嶺鄉路邊的小河一直走到了一個水渠入口,韋市長又走下車來。

站在河東村的山頭上,朝柳林的方向望去。兩河之間的景色,盡收眼底,站在這個山頭看過去,望著奔騰不息的河水,白浪濤天,便有一種令人心懷感概的情懷。在整個視察過程中,季子強表現得彬彬有禮,恭敬而又客氣,沒有一絲失禮的地方。

但是韋市長也感覺到他在刻意的和自己保留著那一段距離,這讓他心中大為感慨,換做其他的人,在自己面前,哪個不想方設法貼上去啊,就怕自己瞧不上不接納罷了,但這個季子強就是不同,他投靠了自己,他需要自己的保護,但他又絕沒有一點的卑微討好的意思,這樣的氣度,這樣的膽量真是少有。

回到縣政府的專題桌談會上,韋市長又多次表揚了季子強,而且感覺還處處維護著他,特別是幾次說季子強有幹勁有闖勁,頭腦靈活,是不可多得的基層領導,這些話無異於是說給媒體聽的。

陪著韋市長一行吃完飯,把他們送走以後,天已經黑了,季子強有些疲憊的回到了辦公室,

看看錶,10點多,他知道自己雖然疲憊,卻無法在這麼早就入睡,10點對他來說還正精神,他真想找個人來聊聊。翻翻報紙,一個字都看不下去。

季子強就有點想江可蕊了,分手好幾天了,現在想到她,季子強渾身上下都有了亢奮。最近季子強在也發現,自己是時不時有點衝動,時不時要想那事,現在鬆懈下來,確實是發自心底想她。

季子強就用手機撥通江可蕊的手機。

問她睡了沒有。她說睡了但沒睡著。

季子強就說:「你怎麼睡這麼早埃」

江可蕊嬌笑著說:「不睡還能做什麼,哪像你,到處野跑。」

季子強大呼冤枉,就問:「想我了沒有。」

她撒嬌嗯了忸怩一陣,說:「想了。」

季子強覺得她確實也想他了,接電話聽出是他時,她的聲音確實很高興。

他動了情說:「我剛回來,特別想你,想得睡不著覺。」

兩個人就卿卿我我的聊了好長的時間.

在第二天,當所有柳林的媒體都在對韋市長參加洋河縣櫻桃節閉幕式進行報道的時候,葉眉照例的看到了,她從頭版頭條中看到了季子強和韋市長親密無間的那一幅幅照片,她的心頭就有了一種被切割的疼痛,這個英俊微笑的人,就是那個和自己一起走過了漫長几年的季子強嗎,他的笑為什麼現在看起來是如此的虛偽和陰險,自己當初怎麼就沒有看透他這豺狼一樣的本性,自己還把最美好的感情和身體都給予了他。

葉眉的心一會兒揪了起來,似乎被一隻手狠狠地攫住了,然後一下一下收緊,壓製得簡直喘不外氣來。又彷彿是被人從心裡抽出了一根絲,漸漸地拉長緊崩,她憋著氣不敢呼吸,就仿如本人的一點動靜城市把它崩斷似的。

季子強的笑容一直還在追隨著她,此刻,葉眉把眼睛閉了,在她腦海里,她的心神之力凝聚著,但是,閉上眼以後,還是有季子強的一雙黑眼睛儼然存在著,葉眉又睜開眼睛,他彷彿也在這兒,好像一個海洋,好像一個深淵,他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的身上,充滿了葉眉頭部的感官。

於是,葉眉對季子強的怨恨就更加的強烈起來,她幾乎在一生中都沒有過想現在這樣的深惡痛絕一個人,而這個人卻似乎他,是季子強,這是一種怎樣變異的情感啊,葉眉一把就把桌上的報子划落到了地上,她不再想看到這個人,更不想去回憶那往昔自己和他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這個人已經讓自己心神具焚了。

這一切季子強是可以預料的,但他不能控制,他只能默默的承受著葉眉可能對自己的憎惡,他也知道,自己有一天還是會倒在葉眉的槍下的,就算自己小心翼翼,就算自己深謀遠慮,但終究會難逃那樣的結果,權利不僅僅是用來欣賞的,在很多時候,它也會成為利器,而葉眉剛好就掌控了柳林市最大的權利,假以時日,以葉眉的老道和謀略,她一定會牢牢的控制住柳林市,到那個時候,也就是自己的末日來臨。

不過這並沒有讓季子強有什麼太多的畏懼,既然上天給了自己這個責任和時間,那麼自己就要對得起上蒼的安排,季子強開始集中精力,準備對洋河縣的工業進行整改了。

今天他帶上秘書小張和和經委的幾個領導跑了跑工廠,好幾個廠子工資都只能發一部分,有的五個車間,自會有一兩個車間有活,其他的車間工人都已經放假了。

季子強一路上都在考慮著怎麼改變這一現狀,這除了設備落後,銷路不暢,成本過高之外,其實還有個整體觀念落後的問題,這隻能潛移默化的改變。

小車還在繼續的跑著,下一個地方是棉紡廠,他們車一進棉紡廠的大門,就見那裡是亂鬨哄一片,工人把廠辦公樓圍了個水泄不通。

經委王主任發現這苗頭不對,就對司機說:「調頭,回去。」

季子強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一定是工人在鬧事,整個廠沒人上班,全都跑到院子里,站的站,坐的坐,罵人的,打鬧的亂成了一堆。

就在司機想調頭的時候,季子強制止住了:「不用回去,我們既然來都來了,也看看到底怎麼會事。」。

經委王主任就說:「季書記啊,今天我們還是算了吧,看這樣子不是好事,萬一你在有個什麼,我不好給上面交代。」

「我有個什麼,自己的職工,領導都害怕,那還當個啥領導,停車。。」季子強說著就走下車。

在院子里的職工一見小車來了,就知道是縣上的領導,全都呼啦一下圍了過來,七嘴八舌的吵了起來,到底說什麼季子強也一時沒聽清。

他回首看看,那王主任卻在車裡不願意下來,季子強在心裡罵道:「破人,就這點膽子還混什麼。」

很快就有了工人認出他,到底還是小縣城,象他這樣的人,想讓人認不出那還是比較難的。

季子強看這太亂就大聲說:「大家靜一靜,有什麼問題可以和我說,我就是洋河縣委書記。」

廠里的職工早就聽說過他的很多傳奇故事,除了他不死的神話外,還有一兩次花邊緋聞,這都是老百姓津津樂道的話題,所以現在工人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見大家安靜了,季子強就問:「你們廠長呢,我去見下他,你們有什麼事可以派個代表一起過去說說。」

這時候人群里站出了一個40來歲的人,他望著季子強說:「廠長不出來解決問題,躲在辦公室裡面的,我就代表職工給季書記反映下問題。」

站在季子強面前的這個人,單從外表給人的印象是文質彬彬,謙恭有禮的樣子,季子強也感覺到他在這些工人裡面很有威信,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職工都是一片安靜,眼睛在專註的看著這人。。

季子強點點頭說:「你也是職工嗎,在這廠子里做什麼的?」

旁邊就有人介面說:「這是我們工會蘇主席。」

季子強「奧」了一聲說:「今天你們這樣是為什麼問題,我們是站在這說,還是找個地方坐下說。」

這個蘇主席趕忙對旁邊的人擺擺手說:「大家讓下,讓下,請季書記到會議室坐。」

他的話果然很有影響,人們馬上就讓出了一條路,小張也早已經下車跟著季子強一起到了會議室。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