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九章漸行漸遠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市長的車走了,洋河縣四大班子幹部匆匆上車,十幾輛小車整整齊齊跟在後面,浩浩蕩蕩,頗為壯觀。韋市長的秘書陪著韋市長坐在車裡,見領導一言不,不時皺了皺眉頭,心裡就暗叫糟糕。 尤其是進了城區,洋河縣...

?可惜幾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季子強又投入到工作中了,而且最近會更忙。

今天季子強召開了一個政府和縣委的聯合會議,現在的季子強已經能夠號令統一的在洋河縣行使他的權利,沒有誰敢於來挑戰和對他的權利進行抗衡,因為他的宦海不死的傳奇,還有他雷厲風行的決斷,都是讓人畏懼的。

在幾個議題都討論完以後,季子強又說:「市政府辦公室剛才打來電話,說明天韋市長就要到洋河來,參加我們的櫻桃節閉幕儀式,同時對我們的工作進行一次抽查,政府辦公室指示我們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同時對我縣的政務公開工作作出了幾點指示。」

坐在下面的眾人紛紛拿出本子來記錄,並不像以前那樣拿著本子筆只是做樣子,大家都從這個事情上面或許會看到一種機會,各人腦子中都開始轉動念頭。在座的都是洋河縣的領導。都分管著相應的口子,自然也可以借鑒季子強的經驗。只要能夠搞出點動靜,搞出點花樣來,也算是自己的政績嘛。

冷縣長看著侃侃而談的季子強,想起先前那一幕幕,心裡很不是滋味,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啊?他為什麼總是可以在最沒有可能的情況下鹹魚翻身,化險為夷呢?

早知道這樣,當初自己又何必那麼明顯的對待他,真不敢想象他下一步會對自己採取什麼樣的反擊。只是世界上沒有後悔葯,當初冷縣長和季子強之間產生了隔閡和對立,現在想要修復,卻又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在季子強講話的時候,眾人全都滿臉興奮,手中都拿著筆奮筆疾書作著記錄,每當和季子強的目光相碰,他們的臉上無不顯露出尊敬的神色。

會後,大家都帶著激動的心情,各自回去召開相關人員進行布置了。一時之間,洋河縣委、縣政府充滿了無比的活力,大家都似乎有了幹勁。

相對於其他人的激動,季子強的內心卻十分地平靜,明天韋市長的到來,會自己和洋河縣從名面上來看是一種認可和支持,但塞翁失馬安知禍福,他的到來一定還會有負面的作用,至少自己和葉眉的距離因為他的到來,會走的更遠了,嘆口氣,季子強也沒有什麼辦法,他終究只是一個小人物,他可以借勢在這紛繁複雜的官場遊動,但他自己卻又沒有什麼真真的實力,他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七品芝麻官。

第二天,韋市長帶著一個副市長,還有宣傳部,農業局等等的一堆人來到洋河縣。

前面一輛警車開路,後面一輛警車斷尾,韋市長的車和其他幾輛車在中間跑著,的這兩輛車都是公安系統的警車,一路而來。

等車隊進了洋河縣境內,季子強早帶著四大班子的人馬,整整齊齊地待命在路口。韋市長素來就喜歡簡單,低調,季子強早摸清了他的套路,他本不想搞這麼花里胡俏,但他最近風頭太勁,他需要給韋市長一個破綻,讓他在人多的地方批評一下自己,這樣或者有助於緩解一下自己對葉眉的冒犯。韋市長的車在路口並沒有停,而是直接進了縣城。這讓季子強一行迎接的人都惶恐不已,韋市長好象不怎麼待見他們這些人,居然連停都不停,就直接進了縣城,莫非他這次來並不是看好洋河縣?

季子強不由朝身邊不遠的冷縣長看了一眼,他知道冷縣長一定會緊張起來,果然,季子強看到冷縣長臉色都有點變了,正在大聲的吆喝著,讓自己的司機把車開過來。

看著韋市長的車走了,洋河縣四大班子幹部匆匆上車,十幾輛小車整整齊齊跟在後面,浩浩蕩蕩,頗為壯觀。韋市長的秘書陪著韋市長坐在車裡,見領導一言不,不時皺了皺眉頭,心裡就暗叫糟糕。

尤其是進了城區,洋河縣雖然有過展,但比起外面的城市,實在是太慢了。而且到現在,連個城市規劃都沒有,四周一片亂糟糟的。洋河縣目前正在修路,所過之處看到一大片荒廢的農田,破爛的公路。除了通往柳林市的省道還盡人意之外,其他的道路確實不怎麼樣。

韋市長的車子繞著縣城轉了一圈,就直接到了櫻桃溝的閉幕式會場,今天這裡要比平時的人還要多,因為閉幕式結束還有有幾個節目助興,從時間上來說,櫻桃節的結束也預示著今年剩下的時間裡,再也吃不上,見不著這猶如瑪瑙辦的櫻桃了,大部分人還是想在來感受一次。

車市肯定開不到會場的跟前,半道上就停了下來,季子強這才有機會快吧追上韋市長,戰戰兢兢的說:「對不起,是不是我們那裡做錯了,讓市長不滿意。」

韋市長看了一眼季子強,這個人他意思哈還真不知道該用什麼一種態度來對待,說他是自己的親信,那是胡扯,但說他對自己不重要,又似乎不對,自己還要用他來解脫套在自己頭上的那個工業園的繩索,還要用他來顯示自己的寬容大度,還要用他來不斷的打擊葉眉,所以應該說季子強的份量還是有的。

他就寒著臉說:「你們太不像話了,不知道我的習慣嗎,還要傾巢而出的到路口來接我,這一次我就不計較了,希望不要再出現下一次。」

季子強很惶恐的連連點頭說:「是,是,是,以後一定改正。」

韋市長也就不再說這個問題,他臉色也緩和下來,說:「你們這個櫻桃節搞的很不錯,呵呵,有特色,只是這洋河縣的建設,搞得不盡人意嘛?」

季子強忙回答:「是,是。洋河比較偏僻了一點,過去招商比較困難,今年這路才剛剛開始修,所以進度並不明顯。」韋市長感覺今天自己給季子強的壓力已經夠了,就看了他一眼說:「你也不要緊張,我又沒有怪你。開幕式幾點開始啊,我還想抽點時間到下面看一看。」

季子強看看腕上的手錶手:「快了,那先請市長上台坐一下。」

韋市長也就不再謙讓,大步跨向了會常今天的閉幕式籌備的也很不錯,會場上焰火齊發,音樂齊升,全場觀眾歡呼,聲光融於一片,氣氛進入最高境界。

婦女們組織的鼓陣也氣勢宏大,鼓手在音響效果中,以獨特方式鼓擊,舞獅的隊伍在鼓聲召喚下匯於中心表演台,熱情音節與天鼓齊響。

好一片熱鬧的景象埃

韋市長的情緒也被調動了起來,他和季子強接受著是電視台和市裡多家媒體的拍照,有時候他還很親切的做出和季子強竊竊私議的舉動,讓媒體看到他們上下級關係的親密和融合。

季子強暗暗的叫苦,他現在才算是領教到了韋市長的厲害,韋市長已然在歡聲笑語中,在不動神色間,把自己和葉眉的誤會再一次加深了,他可以肯定的判斷出來,韋市長這樣做一定是故意的,他這種親昵的態度本來就和他的性格不符,季子強在柳林是好些年了,也從來沒看到韋市長會如此和一個下級有過這樣的出常

閉幕式很加快結束了,櫻桃溝里那樹上殘存的還有零零星星的嫣紅的櫻桃,在這個時間,按會場提前的計劃,這些櫻桃就不再要錢了,喜歡吃和喜歡摘的,都可以自己動手,本來櫻桃樹也不高,舉手投足間就可以夠著,於是前來參會的遊客們,就滿山片野的散開了,他們一家人,也或者是幾個朋友,就會圍攏一顆櫻桃樹,扶一個體輕的人上去,幫他們採摘,山谷里到處都成了歡樂的海洋。

季子強被這樣的場景感動了,他眼看著這成千上萬快樂的人們,所有的風風雨雨,所以的坎坷煎熬,在這個時候都算不上什麼了。

韋市長今天露出了溫和,緩緩道:「季書記,我們就不打擾他們了,抓緊時間,到下面看看去。」

季子強收回了神遊的思緒,說:「請市長等一下,我馬上去安排。」

很快,同來的領導都坐上了車,往郊區開去,今天季子強也是早有準備的,已經選定了黑嶺鄉作為檢查的重點。季子強和冷縣長坐著車子走在前面,去黑嶺鄉的路年久失修不怎麼好走,巔波了近一個小時,已經是中午十一點多鐘了。

當車隊經過黑嶺鄉的蔬菜基地時,韋市長讓司機停下了車。季子強見韋市長對這片蔬菜基地感了興趣,暗暗一笑,這也是他今天安排到這裡的一個原因。韋市長也很興奮,好傢夥,洋河縣還是有點項目嘛,這麼大的蔬菜基地,至少佔地幾百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