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八章愛情的滋潤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承的動作,全完就是以季子強的意志為意志。季子強和身下的這個全身到處都充滿著誘惑力的女人當一切結束后,兩人都耗費了大量的精力。 天亮了,江可蕊沉入夢鄉,季子強並沒有因為做了這事就感到疲乏,反而精...

?剩下他們兩人,也都默默無言的坐上了車,季子強很想說點什麼,他不想這樣早就送江可蕊回去,他怕在這個夜晚自己會失眠,會一直想著她,他希望多給一點時間讓他們在一起。

但江可蕊好像也在沉思,她沒有說話,季子強只好慢慢的開動汽車,很不情願的往江可蕊住的酒店開去。

到了地方,季子強停住了車,他沒有請江可蕊下去,他自己也沒有下去幫她開車門,就這樣在夜色中兩人都坐在車裡感受著彼此的心跳。

後來還是江可蕊說話了:「子強,你難道不準備送我上去嗎?」她的語音有點顫動,也有點緊張,她擔心季子強會拒絕,又害怕季子強同意,她很矛盾。

季子強早就有點把持不住了,你別看他在正事上又是運籌,又是狡猾,但就是過不了美女的誘惑,過不了那美女身上的白花花。

季子強和江可蕊到了酒店的房間,在這朦朧的燈光下,季子強和江可蕊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她們不想用太多的語言去空洞的表述自己的渴望了。

彼此不約而同的擁住了對方,季子強一把攬過了江可蕊纖細的腰肢,他侵略的唇,印上了她紅艷的唇瓣,他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顎,她牙關被迫鬆開禁閉的雙唇,火辣的舌侵入了她的口腔,靈活地與江可蕊的丁香小舌糾纏,不讓她有機會躲開。

他的舌頭在她的檀口裡四處遊走,男性的氣息充滿了她的口鼻間。隨著季子強吸吮她小舌的動作,江可蕊整個人感到昏昏沉沉的,彷彿置身雲端一般,只是感覺大腦缺氧,江可蕊在心裡地想著,為什麼?單是一個吻就可以令自己暈頭轉向,自己的身子虛軟得像是棉花一樣。該死。

她快要窒息了。就在她感覺真的要死掉了的時候,季子強終於離開了她的嘴唇,她感到臉頰火熱,大口的喘著氣。

季子強開始微笑著凝視著江可蕊,說:「你的吻真好。」

江可蕊羞紅的面容是那樣的美麗,她說:「你會永遠喜歡它嗎?」

季子強很凝重的說:「我會,我會珍惜和愛護它。」

江可蕊眼中有點一種迷離的淚光,這些天,她一直都渴望著聽到這句話,現在聽到了,她再一次的主動靠近了季子強,把自己美麗的身軀和頭顱都埋藏在了季子強寬闊的懷中,她抱著他,喃喃的說:「抱緊我,抱緊我,我已經是你的了。」

她和季子強一起說著,彷彿總也說不完,都說夜遊西湖的男女,即使沒有感情也能走出感情來,何況是兩個情人。他們相擁著,呢喃細語著,他們的心神都一起在蕩漾,

江可蕊的手覆在季子強的臉頰上輕輕的撫~摩了幾下,季子強完全能讀出其中的萬般柔情。

季子強熱血上涌,一彎腰,不顧江可蕊的掙扎,把她抱了起來,美艷絕色、秀麗清純的江可蕊羞紅了臉,她越來越渴望,嬌軀越來越軟。她嬌羞地閉上自己夢幻般多情美麗的大眼睛。此刻她的雙目羞赧的緊閉著,晶瑩的雪膚染成了一片緋紅,季子強的眼中充滿了柔情,手停在她的身體上,默然的注視著她。

季子強趴在她的身上充滿情意的說道:「可蕊,看著我1

「不要……1她雖然口中反抗著,但是在他的執拗下,滿臉通紅的看著季子強。季子強沒有理會,低頭親吻上去,就好像有一首詩中說的,最是那低頭的溫柔。

潔白的床上終於梅花點點,江可蕊的確是一個極品的女人,在經過了開始時的不適之後,她那曲意奉承的動作,全完就是以季子強的意志為意志。季子強和身下的這個全身到處都充滿著誘惑力的女人當一切結束后,兩人都耗費了大量的精力。

天亮了,江可蕊沉入夢鄉,季子強並沒有因為做了這事就感到疲乏,反而精神非常好,在這次的全力放縱之後,他發現自己的所有壓力全都一掃而空,他有些幸福的睡不者覺,躺在那裡想著心事時。

一會她翻了一個身,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句什麼,季子強聽到了什麼,問她:「是不是下雨了?」

她說:「好像是。」

他便有些艱難地下床掀開窗帘看了看天早已亮了,外面正密密麻麻的下著雨絲。

翻身下床,季子強深一腳淺一腳慢慢的走向了衛生間。打開噴淋,用冰冷的感覺將自己整個刺裸的身軀層層的包裹起來,站在浴室里,面對著水汽朦朧的鏡子,用手慢慢的抹去那層細密的水珠開始審視著自己。一張雖不很年輕但還未老去的臉龐,雖不象時下萬千少女所推崇的那種很精緻的中性臉,但不乏男子漢的陽剛之氣,劍眉虎目、鼻若懸膽、口闊牙白,總體來說季子強還是屬於很耐看的那種類型。

刺裸的的身軀上掛著不少的水珠,整體的身材還不錯,而且全然沒有大部分男人為之苦惱小肚腩,光滑平整的小腹露出六塊結實的肌肉。這與他平時很注意鍛煉身體不無關係。

清晨初醒的江可蕊,蓬鬆的頭髮被她俏氣的挽了一下,幾根不聽話的發綹在她潔白的額頭上來回的擺動著,平添了幾分絕美的感覺。大大的深個懶腰,身材被天藍色的絲質睡衣襯托的凸凹有致。

季子強顫抖了一下,看著江可蕊媚態橫生的樣子,身體好像被什麼點燃了,轟的一下這份熱度被傳遞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末梢。伸手將她攬入懷中,然後將浴室門快速關住,不一會兒里傳來臉紅心跳的聲音:「討厭了,大清早的幹什麼啊?」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啊,當然是要吃你了1這應該是季子強在說。

「壞蛋!你意思我就是早起的蟲兒被鳥吃了」然後所有的話語好像被什麼堵住了,只傳出一陣急促的鼻音和喘息聲。

活動了一會以後,季子強就趕忙洗漱了一番,看看錶,應該過了上班時間,他就又一次的吻了吻江可蕊,對他說:「你繼續休息吧,我先上班了,下班的時候再聯繫,我們一起吃午飯,好嗎?」

江可蕊就點點頭,含情脈脈的目送他離開了房間。

季子強回到縣委辦公室,沒一會就接到了江可蕊的電話,她嬌滴滴的說:「子強,到辦公室了嗎?」

季子強很溫馨的說:「到了,你再多休息一下吧,等我的電話。」

江可蕊就笑了說:「我一會起來轉轉,櫻桃節還沒有結束吧?我去看看」她的聲音慵懶又帶有很大的誘惑,一聽就知道還沒起床,還沒喝水的聲音,季子強就不得不想起她那陽春白雪般的嬌柔身子,還有豐膩的肉感,就說:「快起來吧,不穿衣服一個人睡覺,小心著涼。」

那面江可蕊就咯咯的笑道:「那你來陪我啊,兩人人一定就不會感冒,還暖和的很。」

季子強決定趕快掛斷電話,他擔心自己忍不住引誘真的跑過去睡覺了,就說:「不和你亂吹了,對了,我幫你找個人陪你轉吧。」

江可蕊說:「不用了,怎麼大的人了,又轉不丟,你安心上班吧。」

季子強笑著說:「那就這樣,我掛了埃拜拜。」

那面也「拜拜」了一聲,又是「叭」的一下,好像是對著電話親了他一口,季子強自己笑笑就掛上了電話。

江可蕊的到來,又一次喚醒了季子強體內的幸福感,他愛上一個人,就會有一種很親切的感覺,跟她在一起,季子強會覺得很舒服,很和諧。你可以信任並依賴她,她像是一個親密的家人,甚至可以說,比一個家人更親密,而且在這親密里,季子強更體會到一份溫馨的感覺--這就是親愛的感覺,在這個愛情的國度里,季子強願意包容她所有的缺點。

季子強還有一種憐惜的感覺,他開始學會了為對方考慮,如果江可蕊受到挫折,季子強會非常願意為她去分擔痛苦與挫折,把對方所受的苦當作自己所遭遇的苦難一樣,或者更勝於自己的苦難,這應該就是愛情吧?

不錯的,愛情關係可以提高季子強的自尊心,可以讓他感覺到生活更有意義,因為愛情能夠讓他發現,其實他有著無人可比的獨特性,雖然他有優點也有缺點,但是他的獨特性使自己更受到無比的尊重,生命也因此更有價值。

這幾天對季子強來說是幸福的,他過著天堂一樣的生活,沒有了憂慮,沒有了孤獨,他享受著這份熱烈和美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