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七章兩人的思念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問題,當官非要顯得很忙嗎?」 季子強搖搖頭說:「一點都不是這樣,有的領導也很悠閑。」 江可蕊就問:「那你說說哪一種領導很悠閑。」 季子強就想了一下說:「不想好好混的領導就可以悠...

?江可蕊說:「是的,好久沒見她了,所以一早給她也說了一下我來的事情。」

季子強就說:「你在飯店等我一下,我去接你。」

她就笑著答應等他的電話,她渴望看到那張英俊的,輪廓分明的臉,還有那睿智的,帶著一點壞壞笑容的神情。

季子強就收拾了一下,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不是沒有什麼差錯,一切都還好,他就帶上一輛車,也就尿長的一點路,其實大可不必開車過去,他也就為了個好看,他自己開著車到了酒店。

江可蕊也沒有耐心在就斷的房間里等他了,她坐在酒店的大堂沙發上,一看到洋河縣的01號小車,她就飛奔這跑了出來。

季子強也從車上走了下來,兩人都深深的注視著對方,看看對方是不是和自己夢中那形象還是一樣。她也應該是萬里挑一的漂亮女子,瓜子臉蛋上,纖瘦的柳葉眉,明亮唯美的眼眸,翹挺的瑤鼻,櫻桃般紅艷嬌嫩的小嘴兒,質感的鎖骨,她的臉在白皙如玉的肌膚的映襯下,顯得是如此的清純淡雅而又活撥中透露著些許的搗蛋和調皮。

他們彼此走近了對方,江可蕊笑吟的站在了季子強的面前,她就用美麗的杏眼,在季子強的臉上轉了幾轉,露出了滿足的笑意,這讓她這容貌柔美之極,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

「你還好嗎?」季子強真誠的問候著。

江可蕊搖搖頭說:「不好,會想你,想你想的睡不好,吃不好。」

這本來有點誇張的表達在這個時候卻一點都不會讓人感覺到過分,季子強聽的有點痴了,他輕輕握住了江可蕊那纖細嬌美的小手說:「謝謝你對我的厚愛,我也經常會想到你。」

江可蕊任憑季子強把自己的小手放在掌心,她好像可以從他的掌心裡感應到他那熱血沸騰的情感,她多希望自己可以永遠和季子強這樣攜手同游埃

電話響了起來,那面安子若已經到了飯店,他們今天去的這個飯店,以前叫貴族花園,後來清理帶有這些封建帝王名字的商業名稱,就改名豫園.,這飯店在洋河縣,也算數一數二的高消費場所,吃頓飯幾百上千很正常,生意很好,很多政府官員和單位都在裡面消費.,最大的好處就是老闆家大業大的,不怕欠賬,這讓政府部門的人最為喜歡,先吃再說,年底慢慢還錢,說不定年底付錢的時候還可以在要點回扣什麼的。

季子強就說:「可蕊剛到,我正準備接她過去,你稍等片刻。」

江可蕊也抽出了小手說:「那我們趕快過去,不要讓子若姐久等了。」

兩人就上車,一起往飯店開去,在路上,季子強有點難為情的說:「一會見了子若,我們適當的。」

沒等他說完,江可蕊就笑了,說:「我知道,我知道,不會刺激你的初戀情人,我會掌握分寸,我們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就可以了。」

季子強再也不好多說什麼,他雖然和安子若沒有了什麼關係,但他還是不願意讓她因為自己而有所傷心。

很快他們就到了飯店,季子強和江可蕊在門迎小妹妹的帶領下,就徑直的到了包間,推門進去,就見安子若帶著他的那個男助理已經在裡面坐下了,季子強就連忙的都打個招呼,安子若就站起來,一把的抱住了江可蕊,兩人嘀嘀咕咕的說了起來。

季子強看看沒自己的事情了,就和安子若這個助理聊了幾句,季子強早就發現了,這個比安子若年輕幾歲的助理,其實很喜歡安子若,從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到一種熱烈的火焰。

至於安子若是不是喜歡他,會不會放任他的追求,對這點季子強到不能肯定,但安子若並不討厭她這個助理,這是毫無疑問的。

今天那安子若也收拾的很漂亮,她容色絕美,欣長苗條,垂首燕尾形的發簪,優美的嬌軀玉體,身著淺綠色的長裙,在燈光散射下熠熠生輝,瀰漫著仙氣,淡然自若,清逸脫俗,猶如不食煙火,天界下凡的美麗仙女。

幾個人說笑一會,就說到了季子強的工作很忙上面去了,江可蕊就問季子強了:「季書記,問你個問題,當官非要顯得很忙嗎?」

季子強搖搖頭說:「一點都不是這樣,有的領導也很悠閑。」

江可蕊就問:「那你說說哪一種領導很悠閑。」

季子強就想了一下說:「不想好好混的領導就可以悠閑一點。」

這話說的,幾個人愣了一下,就都轟然大笑起來。

江可蕊更是笑的眼淚都笑出來了,一邊搽,一邊就說:「看把你美的,好像你還想繼續混一樣,你要是當了市長,省長,那一天還不得忙暈埃」

那旁邊的安子若就細細的觀察了一會季子強說:「不要說,小夥子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的,還真說不上那天就混個省長什麼的。」

季子強長嘆一聲說:「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啊1

幾個人又笑話他了好一陣,面對這兩個女人,季子強是沒有絲毫的優越感和威嚴的,在她們面前,季子強總會成為被她們聯合打擊的對象,但人呢,有時候有陣的很賤,就比如這個季子強現在的樣子吧,人家打擊他,他笑,人家挖苦他,他還是笑,就沒見他表現出一點縣委書記的威風出來。

四個人說說笑笑的,一會就酒菜上齊,菜是洋河縣最好的特色,酒是幾百元一瓶的紅酒,幾個人一邊海聊著,一邊吃了起來,他們從文學談到了哲學,又從哲學談到了社會,季子強除了說話,還要不斷的勸菜,勸酒,這在洋河縣的一年多時間裡純屬少有的事情,過去吃飯都是別人不斷的招呼自己,今天季子強算是做了一次實習。

不過他和江可蕊都始終的控制著自己的情意,連眼神都小心的注意著,不讓安子若聯想到一點點的傷感,其實安子若也看的出來他們彼此的情意了,但她也在盡量的讓自己去接受,至少現在季子強喜歡的還是自己的一個朋友,這或者也算對自己市一種安慰。

今天有很多是特色菜,這是大城市沒有的,季子強就可以拿它來裝裝了,你就說那臭老漢菜,大地方就沒有,所以季子強就可以隨便的發揮了,什麼這菜要在海拔多高的地方才能生長,濕度,氣溫要求多嚴格,它有多少功效,吃了怎麼怎麼的男人堅如鋼,女人棉似羊的一陣亂侃,把這幾個分不清韭菜和麥苗都市公子,小姐,聽的一愣一愣的,最後他們三個人一陣的猛吃,連上了三盤。

季子強就一面說著那菜的好處,看他們幾個瘋搶那野草,一面就自己挑那鱉啊,螃蟹啊,慢慢的吃著,很是受用。

他們幾個吃著野草,還不斷招呼著季子強,特別是江可蕊還時不時的給他夾一些過來,季子強就連連的搖手說:「雖然這東西很難得,我是經常吃的,今天你們是客人,你們多吃點。」

江可蕊和安子若都對他投來感謝的眼神,季子強就很好笑,女人們真是傻的無怨無悔,男人們日白扯謊是這樣的惟妙惟肖。

一會,包間的門就開了,飯店的老闆,一個典型的笑面虎就出現在了酒桌的旁邊,此人40來歲,看看長相就知道是那種八面玲瓏,他低矮的個子,胖胖的身軀,臉上總是冒油似地泛著紅光。一年四季鑽營在這酒店裡,衣著談吐盡顯風流本色,今天,洋河縣的1號人物突然光臨,令他異常興奮。

他從百忙中抽出身來,親自前來,他帶來了一瓶紅酒,挨個的給敬了一圈,又恭恭敬敬的和季子強碰了兩下,話也不多說,就一句:「季書記能光臨鄙店,這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今天書記要看的起我姓劉的,就讓我請你們這次。」

說完又恭恭敬敬的對著每個人憨憨的笑笑,離開了包間。

嗨,這一下讓季子強很漲面子,他就很隨意的招招手,連屁股都沒抬一下,一派的老大架勢,讓江可蕊和安子若他們兩個真是不敢小看了。

吃飯中,交談中,喝酒中,季子強和江可蕊的眼光都會碰撞在一起,兩人的眼裡都隱隱有了火花,但矜持又讓彼此顯得若無其事的移開了眼光,一會又剋制不住的彼此眼光再次相遇,就這樣,眼光成了他們互相欣賞和渴望的痕,他們也說了很多話,但那些語言對他們來講,都顯得蒼白無力。

大家酒也喝的差不多了,那野草也把他們幾個餵飽了,時間也不早了,安子若就有人提出結束,季子強也考慮江可蕊開了一天的車了,一定很累的,就說:「那今天先這樣把,改天我們在一起聚聚。」

最後大家都客客氣氣,戀戀不捨的說了再見。一起到了飯店的門口,安子若的助理就把車開了過來,季子強說:「子若,那你先走吧,我送江小姐回去。」

安子若也不希望自己在這裡做他們的背光,就說:「明天我來做東,請你和可蕊吃頓飯。」

季子強和江可蕊一起客氣道謝以後,安子若就坐車走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