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六章好事成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個傳說又牽扯出多少英雄豪傑,人們開始關注起這座小城,開始向它湧來,看著滿大街的人,季子強就偷偷的笑了,在他眼裡那都不是人,那是一堆堆滾動的錢。 電視片在繼續播放著,影響也在繼續擴散著,葉眉的心...

?這種壓抑和等待有多久了?季子強是自己知道的,反正,從他剛剛來到洋河縣的時候,他就看不慣,就開始了忍耐和壓抑,而今天,終於有了結果。

季子強已經把這塊心病去掉了,以後的洋河縣將是一種嶄新的風氣,這是他帶來的改變,所以他很快樂,快樂也許會很短暫,因為他還有一場惡戰,他不想再戰一回,可他知道,官場的規則不是戰勝對手,就是等待對手把自己撂翻。

是啊,既然已經剷除了冷旭輝的左膀右臂,那自己也該準備對他動手了,他對自己發起的進攻太多,給自己帶來的麻煩也太多,現在自己已經騰出了手,該給他來一場決定性的戰役了。

季子強冷冷的看著前方,他需要一次亮劍。

有句話叫著景上添花,喜上加喜,就在季子強為躲過這一次危難暗自竊喜的時候,另一個好消息又傳到了季子強這裡。

這些天季子強一直期盼這電視台對洋河櫻桃節的播出,只要他們在全省的一個播放,那就可以預見到每天來到這古城的人流有多少,一定是大街小巷,城裡城外到處都是了,吃飯的,購物的,坐車的,住店的,呵呵,每天是大塊的銀子往政府搬啊,不要說賺錢的時候有多興奮,有時候季子強想想就高興。

電視片終於要在全省開播了,季子強收到寧主任的開播消息,立即在全縣來了個廣播,電視,布告三位一體的宣傳,讓大家記住電視時間,到時候全縣都看,有在外的朋友也給說下,上班不忙的也可以放假看,整個縣上就等著電視開播的那一天。

季子強很滿足,但這兩天也不是沒有頭疼的地方,在他裡間室的後面,緊挨著的鄰居就是縣委辦公室司機王山洪的宿舍,這小兩口,基本上一個禮拜才能見一次面,王山洪健壯結實,五大三粗,是在部隊上學的開車,技術還不錯,志願兵退伍后就安置在了縣委,人倒是很不錯的,勤快,樸實,手腳麻利。他那媳婦在下面一個鄉上的醫院上班呢,叫什麼名字,季子強到是沒大注意,偶然的見面就是點點頭。

這小媳婦長得還有幾分人才,膚色也白,胸部很有力度的向外撐著,配著那豐滿的靈動的臀部,還真有幾分迷人的騷~勁。

今天這季子強剛躺下,就聽到那面傳來了「嘎吱嘎吱……」的聲音,估計和昨天晚上一樣,這隔壁小兩口字又開始了,這惱人的、原始的聲音折磨,刺激得季子強快要發瘋。

季子強就真想罵上兩句這當初修房子的,怎麼下面還遮的嚴實,上面石膏吊頂裡面就是通的,那聲音就一下下的從上面傳來,直接就砸在季子強的頭上了。

那叫聲太誇張了一點、膩歪了,季子強有幾次甚至懷疑她的出身問題,因為那聲音也太專業了,簡直和真的一樣,死去活來的,就和自己看過的很纈襖械囊謊,後來,季子強經過認真分析對比,發現那叫聲是真的爽叫,是發自心底的舒暢了才有的聲音。

今天季子強是辛辛苦苦了一天,好不容易盼著可以睡一個好覺,可隔壁的兩口子楞是不讓他睡覺,昨晚好像他們鬧騰了兩次,今天晚上這剛躺下,那面兩人又開始了……。

女人估計乾渴久了,就像稻田被驕陽整整蒸曬了很長時間,這時候有了雨露甘霖的滋潤,聲音里透著飽脹后的興奮和懶洋洋的幸福。

於是那王山洪就把床板擂得「嘎吱嘎吱」響,二人到了最後巔峰時的瘋狂……季子強極其無聊,又難受的默默的數著「1、2、3、4……」數到23下,就聽王山洪一聲長嘯,兩人終於是大功告成,偃旗息鼓。

季子強也隨著王山洪這一聲肆無忌憚的長嘯,急急忙忙爬起來,出去到衛生間尿了一泡。

季子強回來還不能急著就睡,昨天他們都鬧騰了兩次,乾脆等他們徹底的結束了自己在睡,不然睡的正好,又讓他們鬧醒。

他就耐心的等著,心裡想點別的事情,突然就想到古代有個書生家裡窮,晚上用不起油燈,後來太想學習了,把自己的牆挖了一個洞,借著鄰居假的燈光看書,

季子強開始對這故事有點懷疑了,會不會是這書生正在偷窺人家夫妻幹事呢,被發現了才說自己是鑿壁偷光,為了學習呢?

這種可能性是極大的,剛才自己都想把那牆砸開,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大的力氣呢。

這一想,季子強就更明白了其他的幾個故事,好像還有個為了晚上學習,捉住螢火蟲用袋子裝上,晚上當燈用,那個叫什麼?囊螢映雪,對,其中就是說的有這個事情,季子強就想了,這螢火蟲也不是好找的啊,有那捉蟲蟲的時間,你不會多看點書,何必浪費時間呢?

季子強有點氣憤,他感覺自己被古人騙了。

古人騙還想的過,問題是後面這兩口子竟然不來第二次了,這就讓季子強老是不能安心睡覺,想睡,又怕剛睡著他們鬧,不睡,自己還真的有點困了,季子強唉聲嘆氣了一會,才勉強讓自己慢慢的睡去。

電視的影響是巨大的,也是很轟動的,平常的畫面上了電視就會很漂亮,何況是這充滿文化底蘊的千年古城,每一個景點都有一段美麗的傳說,每一個傳說又牽扯出多少英雄豪傑,人們開始關注起這座小城,開始向它湧來,看著滿大街的人,季子強就偷偷的笑了,在他眼裡那都不是人,那是一堆堆滾動的錢。

電視片在繼續播放著,影響也在繼續擴散著,葉眉的心也變得煩躁起來,這個季子強,擺明了自己要收拾他,可就是沒有辦法對付他,電視已經將洋河縣炒的火熱,一個過去鳥都不拉屎的地方,現在成了全省的熱門話題,更讓人氣憤的是,不斷還有人來向自己恭賀,說自己水平高,自己培養出來的秘書就是厲害,自己還為洋河縣選了這樣好一個領導。

而自己還得很領情的呵呵笑著說:「我也就是當了個伯樂,工作還是人家自己乾的。」真是綴氣的很。

但自己也不用急,他已經鬧騰了這麼多花樣了,他總有露出破綻的時候,我不相信你能永遠讓韋市長罩著,你總會出現一次誰都沒有辦法幫忙的時候。

今天季子強正在外面檢查工作,就接到了江可蕊的電話,她說她有兩天假,她要過來看望季子強,這季子強直接就樂暈了,怎麼最近好事總是不斷,他有點開始相信周易了,這就是易經中說的那句最多的話:否極泰來。

過了兩天,馬上就要下班,季子強還一直在等待著江可蕊的電話,收好的今天她到洋河縣來,到現在還沒有過來,季子強心裡很焦急,對等待他已經喪失了足夠的信心。

今天一接到江可蕊的電話,季子強就做了安排,他給汪主任打了電話:「汪主任啊,你給安排了個包間,下午我有個局,招待外地的投資商,嗯,搞好點,但人不多,嗯,好。」

今天是掙面子的事情,那是不能馬虎,好歹自己現在也是洋河縣的一號人物,該拽拽牌子的。

他很重視這次和江可蕊的見面,因為他預見到了這就是一次人生軌跡里的一個重大的的變軌,江可蕊就這樣在自己一點防備都沒有的時候,闖入了自己的生活和心靈,她來的這樣突然,這樣恰到好處,剛剛填補了自己因為失戀而產生的哀愁,以後自己也一樣會闖入她的軌道,只希望自己的生命中能有一份真真屬於自己的愛情。

就在季子強準備給江可蕊再一次把電話打過去的時候,桌上的手機響了,季子強看都來不及看,趕忙接通問:「我季子強,你是可蕊嗎?」

「我就是那個想要毀滅地球的城管。」電話里傳來了江可蕊嬌鶯初囀的聲音。

這聲音季子強是忘不掉的,也是他今天心神不寧的原因,現在他解脫了,他又一次感激上帝的存在,他笑了。

她告訴他,自己已經到洋河縣了,房間已經登了,正在賓館里。

季子強就裝著生氣的說:「為什麼不先和我聯繫呢,我也幫你把房間登好了?」

江可蕊就笑著說:「你每天工作那麼忙,怎麼好意思麻煩你,我自己可以做的。」

季子強還是說:「再忙,我都想為你做好所有的安排。」

江可蕊聽到這心裡很溫馨的,她說:「謝謝你,那給你個機會表現一下你的熱情,現在請我吃頓吧,我都快餓死了。」

季子強當然是沒問題了,他欣然接受說:「我早都給你準備好了,你是不是給安子若也打過電話,她剛才問起你了,我就一起都請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