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五章韋市長的袒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葉眉深刻的領會到,很多事情,特別是官場上的事情,只能順水而動,不能逆水行舟,她用上了淡漠的眼光,她毫無表情的說:「其他同志對這件事情怎麼看,要是大家暫時拿不準這個事情,這件事情可以放一放,等大家統一...

?韋市長就目光灼灼的看著季子強,季子強也淡定輕鬆的看著韋市長,這是兩個具有高超權術和智力的男人的對視,他們都可以看到對方的深不可測和過人膽氣,也像是兩匹野狼的相互試探和對峙。

良久,良久韋市長搖搖頭,對季子強擺擺手說:「好了,這個事情先說到這裡吧,一會我這還要來幾個人,至於該在什麼時候對那個老闆說那些話,你季子強可以自己決定。」

季子強沒有絲毫的氣餒,他沉穩的,客氣的站了起來說:「今天打擾韋市長了,我先回去了。」

韋市長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也沒有站起來送季子強,他看著季子強走出了家門,輕輕的為自己關上了防盜門。

韋市長就進入了沉思之中,季子強給他開出了條件,他要想想,這個條件是不是值得自己去交換。

而此刻的市委會議室會場上,氣氛有點壓抑,也有點沉悶了,組織部的周部長他作為一個過去華書記的嫡系,在投靠了葉眉以後一直都沒有過多的表現過自己,現在他咳嗽一聲,準備為葉眉保駕護航。

他剛要說話,就看到了來之韋市長的那冷冽的目光,對於這個一直在過去號稱是華書記第一智囊的韋俊海,周部長是從心底懼怕的,韋俊海就像是一匹狼,他總可以在你毫不防備的時候咬段你的脖子。

雖然自己有了葉眉作為靠山,但周部長對韋俊海依然是心有餘悸,他很少看到韋俊海有這樣的眼光,他心裡一陣的懼怕,慌忙躲過了韋俊海的眼神,他的眼光一飄,他又遇到了一雙眼神,他看到了呂副書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呂副書記就那樣看著他,一點都不嚴厲,但那種笑容同樣的讓周部長心悸,他只好硬著頭皮說:「這個問題啊,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看法,嗯,是啊,這個問題啊,確實看你怎麼理解了,大家都說說吧。」

他說完了這些毫無用處的話,又坐了下來。

葉眉看清了今天的局勢,她由最初對季子強的感傷,變成了現在對季子強的憤怒,但她的憤怒不能在這個地方發泄,這是常委會,她也一樣的具備自控能力,駕馭了權柄多年,葉眉深刻的領會到,很多事情,特別是官場上的事情,只能順水而動,不能逆水行舟,她用上了淡漠的眼光,她毫無表情的說:「其他同志對這件事情怎麼看,要是大家暫時拿不準這個事情,這件事情可以放一放,等大家統一了認識再議也不遲。」

葉眉妥協了,從韋市長的話意和表情看,他會為季子強奮力一搏的,如果在加上呂副書記,自己就很難把這件事情解決掉,更重要的是,自己不能把呂副書記在剛剛和自己緩和了一些關係的情況下,又給韋俊海推過去,看來季子強勝了,他找到了自己的命門,他知道用誰來對付自己才能達到效果,不過葉眉絕不擔心季子強的逃脫,那我們就慢慢來吧,看看到底將來是個什麼結果。

有了葉眉的這句話,其他人也就都鬆了一口氣,他們用不著和韋俊海,呂副書記真刀真槍的干一場了,不到萬一的時候,不到和自己利益攸關的地步,誰都不希望自己和韋俊海這樣的強敵結為仇人。

高層間的鬥爭往往是袖裡乾坤,暗箭相射,隔山打牛,笑裡藏刀,真刀真槍的廝殺,他們已經很長時間沒用過了。

而在這個時刻,洋河縣縣委的季子強同志,一個人在辦公室坐著,昨天自己冒險去賭了一把,但結果會怎麼樣,他是一點都沒有把握的,這很多事情都只在對方的一念之間,就像有人說過的那樣:天堂和地獄的距離,其實很近。

所以他只能等待,把自己滿腔的焦急掩飾在平淡的神情中,一如既往的接聽電話,處理公務。

那些個罷工的領導也還在罷工著,今天他們也得到了消息,說一早柳林市就要召開會議,專門研究處理季子強的問題,所以他們也要等待,等待季子強的下課,等他季子強的滾蛋。

這樣的等待對每一個人都是一種煎熬,不管他身在那個隊列,也不管他在這個結果出來以後是獲利,還是危險,他都必須緊張的等待。

快要下班的時候,季子強接到了一個電話,這個電話是韋市長的秘書打來的,他只告訴了季子強一句話:「季書記,韋市長請你在近期把有關洋河縣工業園改造項目的計劃報過來,需要市裡支持的地方也做出說明。」

季子強笑了,他知道,自己走出了絕境,自己又可以掌控著洋河縣的權柄,一切都會按自己原定的計劃進行,他的臉上露出了真的微笑,這樣的微笑已經很久沒有露出過了,這些天他也在笑,但那大都是強顏歡笑,都是做給別人看的,現在的笑,才是自己真實的感受。

他到了縣委的食堂,打眼一看,幾乎都是同情的目光,季子強也為之有點感動。

這頓飯,坐在他身邊的人很多,很多,本來平常只能坐7.8個人的桌子,今天卻擠了上十個人,吃飯的時候還有人在不斷的說笑話,講段子,所有在座的人都一臉的喜氣洋洋,一臉的歡樂和愉快。

季子強默默的看著他們,也在聽著笑話,也在開懷大笑,但他卻心潮澎湃,季子強知道,他們今天都是想要安慰自己,他們都在留戀自己,他們只能用這種方式,希望讓自己高興一點,讓自己輕鬆一些,他們也在展示一種力量,那就是對自己默默的支持。

季子強吃完飯並沒有急著離開,他看著大家說:「謝謝你們。」

大家都沉默不語了,似乎這就是敲響的喪鐘,這是季子強將要離去的道別嗎?有幾個小年輕女孩的眼中就有了淚水,她們痴痴的看著這個年輕英俊的縣委書記,真想放聲大哭。

季子強看得懂他們的表情,他就笑了,他的笑容是這樣的炫麗美好,他又說了一句話:「市委常委會剛剛結束。」

大家都一起看著他,所有人,包括在其他桌子上坐的人都睜大眼睛,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們不知道回事怎麼樣的一個判決,飯堂里安靜的很,沒有筷子在碗里的相撞聲,沒有人們吃飯時的咀嚼聲,一點點的聲響都沒有了。

季子強聲音不大,但很清晰的說:「一切照舊,我們還要繼續努力工作。」

飯堂里有那麼5.6秒鐘的沉靜,後來就爆發出一片歡呼:耶。

季子強沒有陪同他們高興,他獨自回到了辦公室,因為他的眼中也有了一些淚水。

到了下午,估計全縣對此關心的幹部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一陣旋風就刮向了縣城的每個角落,冷縣長和齊副書記的沮喪是可想而知的,他們很難相信季子強可以躲過這雷霆一擊,更不相信還是韋市長為季子強做出了保護,他們不理解,不明白。

而那些正在罷工的局長們,有的已經知道了自己並不在此次調整的範圍,他們就有了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他們一面罵著蒼天,一面趕快的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去。

還有那些在調整之列的幹部,他們也沒有了幻想,他們還想堅持下去,但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市委已經支持了季子強,自己在對抗下去的後果現在看起來很可怕。

而且季子強完全可以就他們罷工的事情給他們做出懲罰,讓他們在離開領導崗位后,在下一步的工作安排上讓他們吃盡苦頭,所以他們也都很不情願的回到了崗位。

有人就到醫院開出來證明,到縣委來賭咒發誓的說自己是真的病了,確實病了。

季子強也很相信他們的話,對他們說,人吃五穀雜糧,害病很正常的,該治療的還要繼續去看看,不敢把病情耽誤了。

就在當天,季子強就讓組織部把幹部調整的文件下發了。

幹部調整的文件一發出來,這個夜晚,整個洋河縣城都沸騰了,大街小巷無不在議論著哪個哪個局長下來了,哪個哪個人上去了的事情,消息如同大風助推著沙塵暴,迅速蔓延到縣城的各個角落,然後向鄉下快速瀰漫……。

這次調整的力度,人員數量,位置重要程度都是過去所沒有過的,一些在洋河縣被稱之為不倒翁,稱之為常青樹的人,這次也都倒了,而一些過去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卻站在了高處,讓老百姓感到突然,更讓所有在職的幹部感到了害怕,一時間,酒店的生意少了很多,歌廳,洗浴小姐也走了不少,所有的幹部都夾起了尾巴,生怕下一個會輪到自己。

季子強卻感到了一陣從未有過的輕鬆,這種輕鬆是令人高興的,對於這樣一個幹部作風和習慣很差的洋河縣,他忍耐了太久,也等待了太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