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四章拖時間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啊,要市裡支持一下?」 韋市長的話一點都沒有挖苦季子強的意思,不過對一個明天就下台的人再談什麼工作,這好像本身就是一種嘲弄。 季子強卻很認真的點點頭說:「是談點工作上的事情,但我不是要...

?洋河縣的老百姓需要自己,需要自己去關愛,去維護他們的權利,帶領他們走向富裕和快樂。

還有那一片靜靜的躺在沙壩的土地也需要自己,需要自己去保護,需要自己去抗爭,和所有的勢力,所有的觀念,和所用醜惡的一切去鬥爭!!!

車在夕陽中飛奔,季子強抬頭看看那美麗的景色,多美的夕陽!他不由得讚歎起來。

那令他讚歎的夕陽就在他的眼前,太陽把雲彩披上了五彩的外衣,像要去參加舞會一樣。

夕陽,美麗的讓人心碎,好像風吹過林木,帶動了空中的雲朵,路邊飄零的葉子,穿過季子強的視線,輕輕的下落,那片綠草地,安靜的沉了下去。

季子強就透過記憶,他看見了自己的影子,潮濕的夜裡,自己這些年踩過一串腳印,它們撞入了季子強空空蕩蕩的心,如同月光下的露水,如同暗夜下的悲歌,在季子強記憶中最柔軟的地方,尋找到那個凄美的往事。

車子在接近兩個小時中就到達了柳林市,季子強上次過年來過韋市長的家,所以他沒有提前電話聯繫,或者季子強也是想賭一把,看看自己運氣怎麼樣,自己是不是有運氣見到韋市長,有運氣能躲過這人生最為艱難的一次劫難。

用劫難是很確切的,宦海中的一次沉沒,它的意義是重大的,很少有人可以東山再起,也或者這個東山再起的詞會經常在電視小說中出現,但算一算比例吧,那應該是鳳毛麟角,萬里挑一了,絕大部分的官場中人,一但沉沒下去,想要在這條新人輩出,好手林立的路上鹹魚翻身,東山再起,那幾乎是一個美麗的夢想。

季子強自認不是那萬里挑一的一個人,他很普通,也很平常,從來都沒有中過大獎,所以他不能被擊垮,特別是他很明白,只要自己一離開洋河縣,喬董事長就會馬上獲得那塊土地,洋河縣就按現在的行情,就會白白的損失掉兩千五百萬元,而靠那片土地養家糊口的老百姓,就會有很多家開始掙扎在貧困的生活中,這才是季子強不惜屈膝投靠的一個關鍵。

同時呢,縣上所有的改革和幹部調整,也都將化為泡影,那些官僚們,他們會一邊在那嘲笑著自己的傻帽,一邊依然的鶯歌燕舞,依然的手掌權柄,談笑間揮霍著洋河縣本來就不夠富裕的資源。

不,絕不能走到那一步!!!

上樓,敲門,等待,再敲門季子強看到了韋市長。

韋市長有點詫異於季子強的到來,這個不速之客想要來做什麼,對了,明天就要召開有關他去留存活的會議了,他是來送禮,還是來哀求,但不管他是準備採取哪一種方式,好像都意義不大了,現在的自己,似乎最應該做的就是看熱鬧,看笑話。

韋市長還是客氣的招呼了季子強,他的氣質和風度不是用來演戲的,他好像平時也總是讓自己的樣子具備一個高層領導的大度坦然。

所以他呵呵的笑著說:「小季同志,今天怎麼想到來看看我了。」

季子強也在微笑,他的微笑是陽光和燦爛的,但這笑容並不能打動韋市長,韋市長心裡和臉上一樣都在笑著:呵呵,你小子就裝吧,你笑,繼續笑,一會你還肯定會給我放聲大笑兩下,呵呵。

季子強笑著說:「我是特意來看看韋市長的。」

「奧,是嗎,呵呵,難得你還記得我,怎麼?是不是工作上有什麼難處啊,要市裡支持一下?」

韋市長的話一點都沒有挖苦季子強的意思,不過對一個明天就下台的人再談什麼工作,這好像本身就是一種嘲弄。

季子強卻很認真的點點頭說:「是談點工作上的事情,但我不是要市裡支持,只是想得到你韋市長的支持。」

韋市長有點疑惑的問:「我支持?支持什麼?」

這不得不讓他疑惑,季子強還真的來談工作了,這人腦袋裡面進鼻涕了,奧,或者他還不知道明天就要開會的事情吧,所以還自作多情的用什麼工作來討好自己,這樣一想,韋市長才算想通了這個道理。

但他剛剛想通的道理又在幾秒鐘之後,就讓季子強給顛覆了,季子強說:「我知道明天就要開會處理我了,所以想請韋市長支持一下,再多給我一點時間。」

韋市長真有點蒙了,這個季子強腦袋裡面進的不是鼻涕,估計是狗屎他竟然大言不慚的對自己說這樣的話,自己憑什麼幫他,就算是葉眉不收拾你,我也會找時間收拾你的。

韋市長臉色一下就寒了下來,他沒有了剛才的笑容,冷淡的說:「季子強啊,你怎麼會提出這樣荒唐的一個要求,你把我們市上領導都當成什麼了?明天開會是怎麼樣結果我不知道,但絕不是你想象的哪一個人就能決定你的問題,那是集體研究,是組織決定,知道嗎?」

季子強點點頭,他的臉色也凝重了起來說:「不錯,我知道是集體研究,但韋市長卻可以有充分的機會來幫助我,並且我也有充分的理由讓韋市長你願意幫助我。」

韋市長的眼睛閃都了一下,他有點不屑的說:「奧,你還有理由啊?」

季子強點下頭,堅定的說:「是的,我的理由很充分,我的要求也不荒唐,第一,有我在,才能讓葉書記擔負起一個眾叛親離的名聲,第二,韋市長保了我,才能讓你彰顯出寬宏大度和不計前嫌,才會有更多的人投靠。」

韋市長不置可否的笑笑,這樣的理由有點牽強,他繼續的等季子強說下去。

季子強又說:「第三,通過這件事情,更可以讓你在柳林市的威信獲得最大的提升,第四:有我在,洋河工業園才會在近期得到一次徹底的解決,而且還會很圓滿,不會再給你留下一點口實,這難道不是理由嗎?難道還很荒唐嗎?」

季子強沒有一點下級面對上級的猥瑣和謙鄙,更沒有因為身處險境,就唯唯諾諾和驚慌失措,他猶如一個正在疆場指揮千軍萬馬的大將,他是那樣豪氣干雲,那樣揮斥方遒,意氣風發,是的,他今天已經豁出來了,他明白,對自己最後的這一點希望是不能用通常的方式來實現的。

韋市長眼睛一下睜大了,季子強單刀直入的打法,讓他很不適應,這絕不是這個權利場中相互洽談的方式,更不是季子強來求自己保護他應有的姿態,他沒有暗示,也沒有欲言又止,更沒有遮遮掩掩,他是這樣直接,果斷的就把事情端上了桌面。

韋市長獃獃的凝視了季子強一兩分鐘,季子強的話的確很有力度,也很有誘惑,只是韋市長還不能就此斷定自己該如何回復這個問題。

他鄒起來了眉頭,很長時間以後才說:「洋河工業園會在近期得到一次徹底的解決,這是你的臆想,還是你的構思。」

季子強知道自己已經打動了韋市長,他已經動心了一點,雖然只是一點,但這是一個良好的開端,那就在給他加把火。

季子強微笑了一下,說:「這不是臆想,也不是構思,是真實的情況,我找到了一個客商,是做房地產的,這個宋老闆已經被我說服,他準備和洋河縣政府合資,把洋河縣工業園改造成一個居民商住樓,下面做市場門面,上面改造成住宅銷售,我粗略的算了一下,這個項目做完,不僅不會虧損,洋河縣除了回收最初的投資,應該還可以賺上一,兩千萬。」

韋市長倒吸了一口涼氣,收回過去投資,還能賺上幾千萬,這是一種什麼情況,那麼這些年纏繞在自己脖頸的這個鎖鏈不僅解開了,還可以給自己帶來一些榮耀,他眯起了眼睛,想了起來。

但季子強還在繼續的說:「當然了,韋市長會想既然如此,要不要你季子強都一樣,我可以讓別人來做這個項目,是不是?。」

韋市長不得不佩服這個季子強了,他想到了自己正在思考的這個問題,所以韋市長看看季子強,想聽聽他準備如何的應對自己這個想法。

季子強本來也沒有指望韋市長回答,就繼續說:「可以一次拿這麼多錢出來搞這個項目的人不多,除了這個宋老闆,或者也會有人,但不知道要等多久,而且還要有人口才很好的去說服他們,就像我說服宋老闆一樣,當然了,我給他說的都是好的方面,很多不利的因素我還一直沒給他說過。」

韋市長就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道:「那麼小季同志準備什麼時候給他說不利的因素啊,是不是在接到離任的通知的時候就給他說?」

季子強也哈哈的笑了,他和韋市長在他剛進門預料的一樣,真的哈哈的笑了兩聲,但對韋市長來說,這笑聲一點都不搞笑,韋市長反而有點緊張起來。

季子強笑完以後說:「那麼韋市長你感覺我應該在什麼時候給宋老闆把這些不利的問題說清楚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