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三章一線希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季子強讓他早就恨之入骨了。 韋市長笑著說:「我就先來說幾句吧,這個季子強同志啊,應該說問題很多,但我今天不想說這些問題,我只想說其他一個方面的事情。」 說到這裡,韋市長就看看葉眉,又...

?當然了,他們泡妞的時候摘不摘手錶,我就不知道了,估計也要摘的,因為他們往往用手的時間和頻率比用小弟弟還多,可以理解,當一個地方的功能不夠發達的時候,其他地方就要相應的承擔起一定的責任了。

葉眉看了看筆記本,表情冷峻的抬頭說:「同志們,會議的議題已經通知過了,對這樣一個問題,作為我是感到惋惜的,季子強過去是我的秘書,我和他也相處了幾年,這份感情相信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有什麼辦法呢,當他不能夠勝任這廂工作時,我也只能忍痛割愛好了,下面讓組織部的周部長把情況先給大叫做個說明和彙報。」

葉眉有點哀傷的垂下了眼帘,她真為季子強感到惋惜,多好的一棵苗子的,就這樣徹底報廢了。

組織部的周部長在葉眉講話結束后,就說了起來,他說的很教條也很規範,基本就是說季子強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特別是主持洋河縣全面工作以後,存在一些問題,比如下屬部門辦事不力,他沒有起到帶頭做用,比如,這幾天洋河縣的幹部罷工,指因為他排除異己不能任人唯賢造成,又比如他缺乏對經濟工作的全面認識,不能讓一個地方全面發展等等。

周部長說的很快,他也知道自己這裡面有很多經不去推敲的地方,比如洋河縣在季子強負責以後,已經明顯的在各個方面有了進步,這幾個月的財政,稅收報表也明顯的有了大幅度增長,洋河縣在全省,全市的知名度也得到了很大提高,洋河縣的招商引資這幾個月也名列全市的前茅。

所以周部長就用一些含糊的數據和快速的詞句把這一切都囫圇吞棗的過了一下,當然了,他也知道這都沒什麼關係的,既然是葉書記要讓他下去,這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沒聽人家都說過一句順口溜嗎:說你行,你就不行,不行也行。

周部長講完了這些大體的情況以後,又說出了組織部門的處理意見:「鑒於上述這些原因,我們組織部經過研究,提議對季子強同志降職降級處理,今天就提請常委會,請大家研究通過。」

說完話,周部長就坐了下來,今天說的話太多了,加上天氣也很悶,他那園臉上已經有了汗水。

常委們各自看著自己的前方,他們互相併不用去看別人,他們都不同於基層的那些小領導,每次發言前先去看看別人的臉色,找找共同點。

能坐在柳林市常委會上的這些人,那都是過五關斬六將,一路在宦海中廝殺上來的好手,他們只需要從別人發言的字裡行間,就可以撥開一些偽裝和修辭的話語,斷定事情的真實含義,剛才葉眉一上來就說話了,其實那已經算是給今天的會議做了定性,再加上周部長的一堆廢話,毫無疑問,今天這個季子強是一定要倒下去的,除非省上那個大領導現在突然來個電話,幫他說說話,那還有可能挽回頹勢。

但今天會來電話嗎?顯然是不會來的,那種事情都是小說里瞎編,電影里亂寫的,在現實生活里不會這麼巧的,所以現實才是殘酷的。

於是,就有人要說話來響應葉眉和周部長的意思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韋市長卻先說話了,他的積極發言一點都沒有出乎葉眉的意料之外,韋市長當然會更加冷酷的來打擊季子強,季子強讓他早就恨之入骨了。

韋市長笑著說:「我就先來說幾句吧,這個季子強同志啊,應該說問題很多,但我今天不想說這些問題,我只想說其他一個方面的事情。」

說到這裡,韋市長就看看葉眉,又笑了一下,葉眉也客氣的回他了一絲隱隱約約的笑容。

韋市長接著說:「我今天要說的是洋河縣幹部集體罷工這一事件,這樣的現象我們絕不能助長,作為一個縣上的幹部調整,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他們這樣鬧,想幹什麼?是在給誰示威?給洋河縣黨委?還是給我們在座的各位?難道我們柳林市前段時間剛剛調整了一次幹部,如果他們都來鬧鬧,我們就作廢我們的調整決議,或者讓葉眉書記和我來承擔責任不成?對這一點我很氣憤。」

會議室一下子靜默了下來,風從門縫和窗中吹進來的響聲在這個時候,更加的清晰,所有在會的人都不由的顫慄了一下,韋市長的話就恰如在本來已經燒熱的油里滴進了一點涼水,水本來是很柔和的,但現在爆發出來的狀況確是讓人驚詫和惶恐的,每個人都要後退一步,都要重新的調整一下自己的角度,不要被這沸騰四散的油粒燙傷。

從韋市長柔和的語言,以及他微笑的面容中是看不出他對這個提議有多大的意見,不過精通權術和洞悉官場的所有常委們,都可以準確的詮釋出韋市長的心意和決心。

在他看似軟言細語中,其實已經露出了金戈鐵馬的殺氣,他沒有去保季子強,更沒有為季子強說一句話,他只是就事論事的談了談對罷工這一現象的看法,但他提出了一個和洋河縣幹部調整類似的柳林市幹部調整作為了突破點,用意就很明了,如果季子強要對洋河那些調整的幹部罷工負責,那麼,假如柳林市也出現一次幹部罷工呢?那是不是你葉眉也要為此負責。

而組織一次這樣罷工,對韋市長來說並非難事。

是的,他是下了決心,他已經不是輕描淡寫的幫一下季子強的問題,他擺開了架勢,在這件事情上已經是堅定的站在了季子強的一面,誰要是敢於駁斥和否決他的想法,他就會全力以赴的進行還擊,這樣的精神和霸氣你絕不會從他的臉上看出來,但你會為之心驚。

呂副書記也暗暗驚訝,這瞬間的風向變換,讓他也不得不來調整一下自己的戰略部署,從大的構思上講,他很明白,他和韋市長都是華書記的老部下,已經不能再一次的融入到葉眉的勢力之中,而在柳林的權利構築中,他和韋市長在面對葉眉的時候,都是弱者,他們只有像三國中的蜀,吳一樣,接起聯盟,才能抗衡葉眉的分化瓦解,本來他以為在這件事情上韋市長是不會出頭的,這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他就在昨天做了個順水人情,給葉眉表態說支持葉眉的決定。

現在的情況有了變化,他也看出了韋市長那隱隱約約閃動的凌厲,他知道,自己需要換種說法了,更重要的是,這個季子強到目前為止,還不是很讓他感到討厭的,他就笑著說:「俊海同志看問題還是深刻,呵呵呵,我都沒想到這一層問題。」

他說的話毫無傾向,幾乎是什麼都沒說,但葉眉從他的話中聽出,呂副書記其實已經做出了表態。

葉眉心中就有了驚慌,她是人,她雖然在柳林市毫無疑問的是一姐,她雖然可以殺伐決斷的處理很多事情,但她終究她還是個凡人,她也會有驚慌和詫異,她應該能看的更深,她明白,季子強已經投靠了韋俊海,這樣的打擊對葉眉來說是突如其來,也是不可想象的,她縱然對季子強的反應有過很多種設想,但她絕沒有想過季子強會出此下策,他就這樣背叛了自己,站到了對手的行列,葉眉有一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是啊,季子強是選擇了投靠,就在他昨天下午看夕陽,背《落日》的時候,他再一次哀傷的想到了葉眉,想到了葉眉在最後一次見面時那冰冷嚴峻的面容,那面容就是給自己看的,是因為自己,她才會如此。

季子強感傷著就想到了會後大家對他的同情,這個時候,季子強卻想起了韋市長那似笑非笑的走過來拍拍自己肩頭的舉動,他怎麼會對自己這樣同情呢?其實他完全用不著這樣,他應該拍手稱快才對,上次自己用洋河工業園的項目讓他吃盡了苦頭,他難道能忘記嗎?

絕不可能,那個洋河工業園工業園季子強一下愣住了。

季子強的腦袋裡就猶如電光雷鳴般的一閃,一個決定就在這一刻出現了,他的靈魂一霎那開始了凝固,他在一片黑暗中看到了一絲亮光,他知道,或者自己不用倒下去了。

是的,自己是不用就這樣急急忙忙的倒下去,自己手裡還有牌,既然牌都沒有打完,那怎麼可以就這樣認輸呢?

季子強發動起了汽車,他悶聲不響的往柳林市趕了過去,他要做一次努力,做一次拼搏,他不能就這樣隨隨便便的倒下去。

洋河縣需要自己,需要自己來改變,來發展,來開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