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一十一章鬧事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以為洋河縣再做一點事情,自己至少可以換掉土地局的局長,把那塊讓自己和葉眉走向決裂的土地保祝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自己的犧牲卻沒有換來一點的意義,季子強凄涼感舊,慷慨生哀,滄桑沉鬱,他真有點不能相...

?就馬上有幾個人附和起來。

冷旭輝就眉頭皺了起來,搖頭嘆息了一會說:「只怕這事情作用不大埃」

冷旭輝想想,也沒什麼好的辦法,本來想讓大家過來都出出主意,現在看來,也沒什麼恰當的方式來對付這次頭髮事件了,只能如此了。

他就淡淡的對大家說:「其實現在季子強也是蹦達不了幾天的人了,關鍵是這個時間看能不能趕上,你們自己要為自己前途抗爭。」

看到所有人都很認真的看著他,他就又說:「如果你們可以聯繫更多的人,大家一起來個罷工,我想那時候季子強想不妥協都難了,同時,大家一起鬧,這樣也許可以加快季子強離開洋河縣的步伐,他要是走了,這事情也就黃了,你們說對不對。」

房間里就安靜了下來,過了一會,大家都露出了笑容,是啊,這才是一個最好的辦法,只要堅持到季子強離開之後,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季子強今天一早就準備到修路的工地再去看看,好幾天都沒有過去了,心裡還是有點牽挂的,他叫上了秘書小張,剛走到小車的旁邊,就接到了馮副縣長的電話,聽那聲音很是著急:「季書記,季書記,不好了,不好了。」

季子強一聽,什麼季書記不好了,我好的很,就問:「你想說什麼,慢慢說就是了,看你這樣子像是誰家著火了。」

那面馮副縣長的聲音還是很急:「季書記,今天他們都沒來上班,好幾個局都辦不成事,癱瘓了。」

「你說清楚點,誰沒上班,怎麼就癱瘓了」。季子強也有點預感到了什麼,他的臉變得冷酷和嚴峻起來。

電話那頭馮副縣長就說:「是開會準備調整的那些領導,他們還聯絡了一些其他的人,集體罷工了,你趕快想象辦法」。馮副縣長看來是真的緊張了,他還沒見過這樣的陣仗。

「知道了。」季子強合上手機對小張說:「有點事,今天就不去了。」

說完他轉身就回了辦公室。

回去以後,他馬上打電話召集了幾個縣委和政府的領導,就到了會議室,大家都很焦慮,馮副縣長給他做了詳細的彙報,現在縣上已經有六七個局沒了領導,聽說都是病了,早不生病,晚不生,剛開完會今天就一起都病了,明顯是知道了消息,在抵制縣委的決定。

聽了一會,季子強就知道了個大概,他沒有顯得很過於驚慌,他在想另外一個問題,這些幹部罷工算不了什麼,又不是工廠,沒你就停產啊,本來你們在不在都一樣,說不定不在還好點,關鍵是他有點擔心他們下面的動作,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罷罷工完事,一定還有殺招,但會是什麼樣的招式呢,一時還真猜不出來。

季子強拿出了一支煙,馮副縣長趕忙忙他點上問:「書記,你看我們下一步怎麼辦,是通知他們回去上班,還是。」

季子強搖了下頭,吐出煙霧說:「一會你給這些沒領導的局打個電話,所有沒領導的單位,找到上班的現有職務最高的同志,讓他們依次接替工作,不用理那些人,看他們能夠撐幾天。」

馮副縣長一聽,連連點頭說:「對這樣就好了,過一兩天我們就宣布調整名單,他們不來了正好。」

這馮副縣長從當上了常務副縣長以後,他逐步的就向季子強靠了過來,本來過去他也算是哈縣長的人馬,現在反身投靠了季子強,季子強本來也對他沒有什麼隔閡,見他如此投靠,自然是笑納了。

季子強好像又記起了什麼說:「你還要找個機會把調整的名單透露出去。」

馮副縣長不大理解的問:「季書記,為什麼要這樣,他們都知道了會不會更麻煩。」

季子強淡淡的說:「該知道的都知道了,我現在讓你透露出去,是要給那些讓他們騙進去的人知道。」

馮副縣長一下就明白了,這樣就可以把一些擔心自己也被調整的人從他們的陣營里拉出來,他無比崇拜的看下季子強,心裡不由的說了聲;「高。真他媽的高。」

季子強又問了一句:「冷縣長今天到哪去了。」

郭副縣長介面說:「一大早就到鄉下去了,電話也聯繫不上。」

.季子強嘴角就露出了一絲譏笑,這冷旭輝是要給自己好看,只怕會讓他失望埃

安排是安排了,季子強的心裡總是不踏實,總感到事情不會就這樣簡單,他明白這些人的身後是冷旭輝,冷旭輝自己也不可以小看和輕估了他,人家也是老江湖了,后招一定比目前的還厲害,自己且不可大意。

季子強也在等待事態的延續和發展,他是不會相信那樣的聯盟會有多麼堅定,一旦其他人知道了自己沒有在調整之列,他們馬上就會背信棄義找個借口來上班的,這不是江湖,義氣,感情都是假的。

他就穩穩的坐在辦公室里,看看報子,喝喝茶,等著這些人的投降。

然而,事情並不如他完全設想的一樣,就在他擺開陣勢,準備把洋河縣清理乾淨,為後任的書記掃平障礙的時候,厄運還是適時的來臨了。

季子強接到了市委呂副書記的電話:「小季啊,我呂啊,市委剛才聽說了你們洋河縣的幹部罷工消息了,現在情況怎麼樣?」

季子強暗暗的吃了一驚,市委的消息這麼快啊,會是誰給市委做的彙報,他忙說:「呂書記你好,有怎麼一回事,但人數不多,影響不大,我正在處理。」

因為上次有向梅那件事情,所以季子強和呂副書記就比過去關係近了一點,但季子強也知道,這個時候,不是套近乎的時候,既然呂副書記能打這個電話,就說明葉眉也一定知道了,不知道葉眉會怎麼考慮這個問題。

呂副書記嗯了一聲后說:「剛剛市委我們幾個領導碰了個頭,這件事情是因為你幹部調整引起的,所以葉書記已經做了指示,讓我告訴你,馬上停止你的幹部調整,至於怎麼處理,等市委下一步的通知。」

季子強目瞪口呆了,他沒有想到葉眉回來這一手,他的驚訝並不在於葉眉叫停幹部調整,他知道,自己或者已經讓葉眉找到了一個突破口,接下來,葉眉就會想暴風驟雨一樣的對自己展開打擊了。

他沒有想錯,因為呂副書記又說了一句話:「小季啊,有的事情不能太認真,市委已經通知了明天一早開常委會,議題就是你的問題,所以該做點收尾工作的做一做,這件事情就不要搞了,等明天開完會吧。」

季子強從頭涼到了腳底,呂副書記的話,無疑就告訴了自己,趕快的把手頭有問題的事情處理一下,把屁股擦乾淨,不要形成牆倒眾人推,痛打落水狗的局面,葉眉明天就會拿下自己,給自己留下打掃衛生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就一下子想到了看電影的時候,**撤退時,燒文件,燒密碼本的那些鏡頭。

季子強渾身無力的說:「呂書記,謝謝你。」

呂副書記很淡漠的說:「不謝,這事葉書記讓我通知你的,不過你也不要太過悲觀了,聽葉書記的意思,也不會把你一擼到底,可能會調到別的縣做個副職,這已經很不錯了。」

季子強輕輕的放下了電話,他開始有了悲憤,一種壯志未酬身先死的悲滄之感,他不是為自己的職位丟失在悲憤,他是為自己一無所獲的離開洋河縣而傷心。

都結束了,要是在給自己一周時間那該多好啊,不!哪怕就給自己三天時間也成,自己至少可以為洋河縣再做一點事情,自己至少可以換掉土地局的局長,把那塊讓自己和葉眉走向決裂的土地保祝

但一切都來不及了,自己的犧牲卻沒有換來一點的意義,季子強凄涼感舊,慷慨生哀,滄桑沉鬱,他真有點不能相信,自己就要離開,他喃喃自語,和寂寞對話,對他來說,破碎的夢,本來不是最殘酷的事,最殘酷的是踩著這些碎片假裝著不疼痛固執地尋找著自己來到洋河縣,這似乎就是一個華麗短暫的夢,而以後呢,自己需要去接受一個是殘酷漫長的現實。

生命中,我們都會接到不同的劇本。有的平淡,有的濃烈,有的是笑,有的是淚,不管怎樣,自己都要好好演,直至落幕。

他就這樣,一直坐了很長的時間。

同一時間,葉眉也是在辦公室靜靜的坐著,她的心裡也很不好受,,縣上的科級以下幹部調整市委不便插手,但有了集體的罷工,那情況就又不一樣了,自己也就可以用這個並不起眼的事情,完成對季子強的最後一擊。

是啊,季子強已經絕對躲不掉了,只要自己把這件事情放大處理,只要自己決定對季子強出手,他又有什麼機會逃掉呢,雖然,自己在成為會並不是完全的佔有優勢,但韋市長絕不會對季子強伸出援助之手,因為他們有工業園的舊恨,韋市長一定會很樂意的看到自己自斷臂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