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零五章清理障礙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最後宋老闆就確定了下來,他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季縣長眼光獨到,高瞻遠矚,你這個方案的確不錯,我今天就可以拍板了,那就這樣做。」 季子強對宋老闆這亂七八糟的奉承話一點都不感到可笑,他顧...

?人們紛紛的站了起來,季子強已經下了逐客令了,他們也實在不知道改用什麼語言來安慰季子強,因為這種事情,本來也是無法安慰。

就在這個時候,季子強突然說:「馬部長請留一下,我還想和你商量一點事情,其他人感謝了,你們忙去吧。」

馬部長就又坐在了沙發上,他現在也知道自己的命運又一次到了十字路口,下一步自己該怎麼走,現在還不好說,如果季子強被拿下了,冷縣長會不會接替這個位置,或者齊副書記會不會接替,也或者是市裡直接空降一個書記,這三種可能性都是存在的,而自己現在就很彷徨,無法取捨,也不敢隨便的表現出一種明顯的傾向來。

自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到底最後是什麼變化,只有遇到,很難算到。

等大家都走了以後,季子強關上門,也坐到了沙發上說:「馬部長,現在的情勢確實比較麻煩,你有沒有和我在一起拼一下的想法,這個提議我今天就是和你商量,絕不勉強。」

馬部長不解的看著季子強,他不知道季子強所說的拼一下是個什麼概念,就小心翼翼的問:「書記指得是什麼?」

季子強冷冷的說:「也許要不了多久,有可能是一周,也有可能是兩周,我就會離開洋河縣了,在走之前,我還是有個未完成的工作,那就是對洋河機關的幹部作分整頓,現在應該說已經進行了一大部分,剩下的就是中層幹部的調整了,我相信,在調整后,洋河的工作效率和作風會有很大的提高。」

馬部長聽的有點傻了,他絕沒有想到季子強在這個情況下,還敢於做這種大手術,這幹部調整放在平常,都要三思而後行,是個很敏感,很有風險的舉動,季子強已經快走完他的仕途之路了,他怎麼還要多此一舉,馬部長猶豫了片刻說:「季書記,不是我不敢陪你一拼,我是怕這樣做會帶給你很大的麻煩,對於我,到沒什麼關係,大不了將來往你身上一推,呵呵,但我擔心你埃」

季子強點點頭,這應該就是人們常說的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吧,看著自己要完蛋了,馬部長也難得的坦率了一次,說出了他過去只做不說的話,季子強就說:「是啊,我肯定會承受更大的壓力,但正因為這樣,我才想站好最後一班崗,給洋河縣掃清一下障礙和垃圾,當然了,你也不用太擔心,真要有了什麼麻煩了,正如你說的那樣,到時候你就往我身上推就可以了,我是虱多了不咬,帳多了不愁,也不在呼這一點兩點的問題了。」

馬部長嘆口氣說:「我理解季書記的想法,你也是想為我們換得一片潔凈的天空,但我真的擔心你,他們一定會進行瘋狂的反撲。」

季子強的豪氣就被激發了出來,他爽朗的笑著:「哈哈哈,我現在已經這樣了,難道他們還能給我帶來更大的威脅嗎?再多的麻煩也不過是從這位置上下來,我已經沒什麼好顧慮的了,你說是不是?」

馬部長想想也是,當官的,最大也不過是失去權利,季子強已經是要失去了,他確實沒什麼好怕的了,這樣也好,當洋河縣在他走前,換上一些能幹的幹部,換上一些正直的幹部,也許對自己和其他那些追隨季子強的人來說,反而提升了一些安全指數。

馬部長想到這就說:「行,我聽你的,季書記你就說怎麼做吧。」

季子強很欣然,他就詳細的對馬部長談起了最近一個階段自己考慮的幹部調整方案,這個方案一點出台,冷縣長在洋河縣的勢力就會被瓦解和銷蝕一大半,相對而言,過去季子強這面的實力就會的到鞏固,這樣就有力的制約了冷縣長一家獨大的政治格局。

他們談了很長時間,直到招商局的王局長又帶來了一個客戶的時候,季子強才中斷了和馬部長的討論,對他說:「你回去整理一下,今明兩天必須拿出來,你這一出來,我們就上會。」

馬部長點頭離開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季子強客氣的和王局長以及他帶來的客戶寒暄起來。

這是一個房地產老闆,過去季子強也和他談過幾次,最近他從老家有來到了洋河縣,聽王局長介紹,他這次帶來了不少的錢,季子強就問:「宋老闆,上次我的提議你想好了沒有啊,這次該不會想要轉行投資吧。」

這個姓宋的老闆就裂開了一嘴的大黃牙說:「季書記啊,不瞞你說,其他行業我還真不太懂,我過去就一直搞包工的,對建築很熟悉,所以還是想搞搞房地產。」

季子強也明白,現在國家很多政策的變化,使的一線城市的房地產行業也加大了競爭,對於市裡不是太強的一些中小房地產,他們都開始王二,三線城市來發展了,這市縣的房地產還沒有達到飽和,上升空間和潛力還有很大。

季子強就說:「不錯啊,宋老闆是個明白人,隔行如隔山啊,做自己老本行確實不錯。」

宋老闆也附和著說:「不錯,不錯,我就是這樣想的,還有上次季書記說的那個方案,我也仔細想了很久,感覺還是可行的,所以這次就專門來談談這個問題。」

季子強感覺今天自己還是不錯的,要是能和宋老闆談成這個項目,自己又算是為洋河縣解決了一個大問題,那麼,就算自己很快的離開了洋河縣,但在以後的歲月里,每當有人看到自己的這些工作成果,每一個洋河人都一定會懷念自己的,是的,他們一定會懷念自己。

季子強就和宋老闆談到了很多今天的問題,談到了縣上的支持,也談到了這個項目的優勢,最後宋老闆就確定了下來,他說:「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季縣長眼光獨到,高瞻遠矚,你這個方案的確不錯,我今天就可以拍板了,那就這樣做。」

季子強對宋老闆這亂七八糟的奉承話一點都不感到可笑,他顧不得笑了,因為他真的又在將要離開的時候為洋河縣做出了一個大的貢獻,這個項目的實施,一定可以讓洋河縣從一個貧下中農變成一個富農的,季子強就說:「好,宋老闆是爽快人,那你就抓緊和王局長把相關的合作細節在商定一下,我們儘快的啟動這個項目,有什麼問題你可以直接來找我。」

宋老闆也是千恩萬謝的說了很多牛頭不對馬嘴的客套話。

當一件事情開始明朗和沒有了其他路可走的時候,所有人都會放下包袱,反而變得輕鬆起來,就像現在的季子強一樣,當葉眉對他發出了絞殺令,季子強已經無路可走,沒有了其他任何希望和幻想的時候,踏踏實實的做一點事情,也就成了季子強最後的目標,他也變得坦然和無所牽挂了。

和季子強情況相反的是,今天到冷縣長辦公室去的人就顯得多了一點,當然了,他們不是給冷縣長送早點的,不過一樣的獲得了冷縣長的熱情接待,冷縣長拋開了過去習慣性的冷淡,他給每一個來訪的人都發上一支煙,看著對方感激涕零的樣子,心裡異常的舒服。

季子強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是顯而易見的,葉眉在會議上說出的那冰涼的話語時,冷縣長就被一種幸福所包圍,他感謝上蒼,也感謝喬董事長,你們都來的太好,也太及時了。

今天他詼諧幽默著,親切祥和的對每一個前來看望自己的人微笑著,其中很有幾個是冷縣長不待見的人,不過今天冷縣長還是很溫和的請他們坐了一會,因為一個人的幸福是需要別人來分享的,不管這個是什麼人。

連土地局的范局長也過來了,他今天提著一個包,裡面也不知道裝了些什麼,進來見人多,就笑著轉到了冷縣長那書櫃的後面,若無其事的把那包放在了一個角落,冷縣長用眼光瞟了他一眼,兩人都微微一笑,冷縣長就不在去管他了。

等這些人陸陸續續的,含蓄的表達了對冷縣長的敬意以後,也都離開了,這時候冷縣長才有時間和范局長說:「老范啊,你一天搞什麼名堂,我們之間還用這套埃」

范局長嘿嘿一笑說:「我是來提前祝賀的。」

冷縣長臉一平說:「祝賀什麼,亂講。」

范局長就只是笑不說什麼了。

冷縣長嘆口氣,放鬆了一下自己,剛才他一直在對那些人笑,真是有點肌肉僵硬,本來他不是一個喜歡笑的人,今天也是情非得已,在范局長面前他也就不用裝了,就又說:「你那還好吧。」

范局長當然知道他在問什麼,就忙說:「好著呢,一大早那面那位打電話又催了,我直接就沒客氣,等吧,現在還想怎麼得。」

冷縣長擰了一下眉頭說:「還是不要大意,越是最後,越要穩祝」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