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零四章絕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不錯,這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所以本來已經走了幾步的韋市長,有轉過身來對季子強說:「要不你在和葉書記好好談談,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還年輕,看長遠一點,不要為這事情把自己的前途毀了,那才可惜...

?季子強努力的掙扎著,期望可以保持住微笑,但顯然,他並不能做的自然,是啊,那種刻骨之寒的絕望感覺,殘留在自己的心裡和臉上。

特別是當自己曾今心愛的人說出這種話來、說出讓自己傷心欲絕的話語、事情的那刻,季子強感覺到心痛到徹底絕望、整顆心都也會在滴血!

這些年裡,自己經歷了太多的風風雨雨,挫折,失敗,嘲笑,自己都沒有倒下,但這一刻,季子強知道,自己是要倒下了。

政壇向來就是最為殘忍的生態場,人們一旦處於官場,就必須具備一些心理,季子強毫無疑問在處理這件事情以前已經有了充分的心裡準備,但他現在還是有了沮喪,灰心,和痛苦,原來很多事情並不能像起初自己想象的那樣坦然,淡定。

昨天自己還在坦然微笑,告訴自己,說什麼離開就離開,自己會很瀟洒的走,絕不會帶走一片雲彩,但到了今天,自己原來也是會那樣留戀這個權利,看來自己還是普通人一個。

葉眉在說著話,她說完這話以後,始終都沒有看一眼季子強,她不忍看,她其實也算了解他,葉眉理解季子強對權利的渴望,也知道他有理想,有原則,有抱負,可是有什麼辦法呢,自己必須忍痛割愛,就像三國里的諸葛亮殺馬謖一樣,沒有其他的選擇。

她真有點後悔讓季子強去洋河縣,要是他還在做自己的秘書,或者他在一個其他的部門,也許就不會發生今天這樣的悲劇,自己和他依然是那樣親密和美好。

這樣想想,葉眉的眼中有了一點濕潤,她剋制住自己的情感,不等會議宣布結束,她就站了起來,第一個離開了會議室。

其他人也都有點心情沉重,市政府秘書長張景龍走過季子強身邊的時候,嘆息了一聲,用手拍了拍季子強的肩膀,什麼話都沒說,離開了。

而韋市長卻很有點開心的過來說:「季書記,櫻桃節快閉幕了吧,閑一點我去看看。」

他的心情真好,這個季子強過去還一直是自己的一個擔心,現在可好,葉眉自己把他給搬到了,省了自己很多事情,不過呢,要是現在可以收服這個人,是不是就會對葉眉形成一種新的威脅和打擊呢,不錯,這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所以本來已經走了幾步的韋市長,有轉過身來對季子強說:「要不你在和葉書記好好談談,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還年輕,看長遠一點,不要為這事情把自己的前途毀了,那才可惜。」

季子強現在正痛苦和感傷著,他的頭腦都是木木的,他沒有看出韋市長這話背後的心態,他只還是苦笑一下說:「沒有用處了。」

是啊,如果他清晰一點,他就完全能夠明白對自己一貫冷淡的韋市長為什麼今天顯得格外的關心自己呢。

同樣,今天還有很多人也是抱著觀望心理的,他們懷著複雜的心情觀望著,他們在等待著市委葉書記的下一步明確行動,就算他們對季子強有那麼一點點的同情,但這都算不了什麼,一個人在這個波濤暗涌的宦海中消沉,對他們來說,司空見慣,一點都不新奇。

這個夜晚,將近9點的時候,季子強回到了洋河縣的縣委辦公室,他已然心力交瘁,帶著一杉噬希在葉眉說出那些話的時候,他就完全崩潰,徹底的灰心了,他臉上一直保留著那種可怕的冷漠,即使有人看到他,也沒有人敢於和他多說幾句話。

回到了辦公室,就像是回到了一個安全的港灣,季子強開始慢慢的能夠思考一點東西了,他緊張了一天的心和身體也才開始慢慢放鬆。

他試圖找到一條可以讓自己解脫出來的辦法,但毫無用處,除了同意喬董事長的征地,似乎其他的方式都不管用,但自己能同意嗎?顯而易見,就算自己明天就被打倒,離開洋河縣這個縣委書記的位置,自己也絕不會去做妥協,既然如此,那麼,自己還有什麼生機呢。

看來已經是別無選擇了,這讓季子強感到極度的沮喪。他曾經以為通過自己的努力奮鬥,他的人生終於開始體味到了成功,開始享受到了幸福和權利的滋味,他也剛剛開始為自己的理想和抱負努力的時候,哪知突然之間,似乎就從天堂跌入地獄,命運真是變幻無常啊!

季子強有茫然了,這個夜晚他一直就這樣想著,直到天快亮的時候,他才睡去。

在季子強還沒有想到什麼辦法的時候,凝重的氣氛在偌大的洋河縣悄然瀰漫開來,人們既有對季子強的支持,也有對他的擔心,很明顯,昨天的市政府會議,以及會議上葉眉的表態,洋河縣所有的幹部都知道了。

天色大亮,明媚的春天帶給了季子強一點生機,慢慢的,隨著體力和精神的恢復,季子強身上那種堅韌和不屈慢慢回到了他的身上,有什麼好沮喪和悲痛的呢?

自己不過是為了完成自己的理想遭受到了一次挫折,這有什麼關係,難道離開政府,離開縣委書記的位置自己就是失敗嗎?不,絕不是這樣的。

那麼自己是不是應該在做點什麼,對,就算很快要離開這裡,自己還是要把該了的事情做完。季子強最先想到的就是土地局的范局長,季子強等不到上班的時間,在秘書小張還沒有到來的時候,他就給范局長去了一個電話:「老范啊,前幾天說的那個事情你辦理的怎麼樣了。」

范局長好像還沒有完全睡醒,他迷迷糊糊的說:「奧,是季書記啊,你是說那20畝地的事情吧,這個正在辦理呢,但只怕段時間還是有點問題,那個張老闆的幾個手續還有點不完善啊,要不在等幾天吧?」

季子強說:「什麼手續不全啊,這樣吧,你縣給辦理,有那些程序不對,過後在逐步落實吧。」

范局長就支支吾吾的說:「季書記,這有的事情不能馬虎啊,將來出點事情會追究我責任的,請書記稍微在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把這事情辦好,怎麼樣?」

季子強沒有說什麼話了,他默默的扣下了電話,不用說,這個范局長也聽到了昨天會議的情況,他不願意配合自己了,因為誰也不會為了空洞的道義去支持一個很快就要下台的人。

做人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有自知之明,季子強也剛好就是一個這樣的人,他不去怪范局長,是的,不用怪別人,換做自己,也同樣會在一個將要倒霉的縣委書記和正在得勢的市委書記之間做出選擇的,而在大部分情況下,自己也是會捨棄那個倒霉蛋。

迎接光明和未來,是每一個人的願望。

很顯然,今天季子強的電話少了許多,好在秘書小張還沒有變得那麼勢利,他知道季子強一定心情不好,可能不會去飯堂吃飯,所以就幫季子強帶來了早餐,在小張的心裡,他已經麻木於季子強的上上下下,緊緊張張了,在小張的心裡,這個季書記可能天生就不是一個穩如泰山的人,他總能給自己和別人製造出一些緊張空氣來,現在自己是沒有辦法了,只有一條道走到黑,跟這季子強混了,至於結果會是什麼,先不要想,想也是白想,該死的娃兒球朝上,認命吧。

還有很多人都沒有范局長這樣的勢力和市儈,比如郭副縣長,黃副縣長,還有向梅和林副縣長都還是想著季子強的,他們也在今天一早就各自的想著來看望一下季子強,就算是沒有什麼大的作用,但從心理上給季子強一點支持和安慰也是好的。

然而,他們都可笑的使用了一個辦法,都借口給季子強順便帶了一點早餐過來,於是,在季子強的辦公桌上,豆漿,牛奶,油條,和雞蛋餅就堆了起來。

他們也都互相的尷尬的笑笑,本來每個人的心意都是要裝的平淡一點,隨便一些,不要讓季子強看到他們的同情和憐憫,免得讓季子強更加傷感,但越來越多的早點就有點反常了,讓這濃濃的憂傷瀰漫在了季子強的辦公室。

這個時候,辦公室又一次響起了敲門聲,所遇人都有點緊張的看著門,季子強就自嘲的笑笑說:「不知道又給我帶來了什麼好吃的。」

門開了,組織部長馬德森探頭往裡看了看,這一看他是絕對的大吃一驚,在門外他就很認真的聽了聽,裡面並沒有說話的聲音,但現在看到房間里卻坐了五,六個人,他一下就不知道該進來還是該退回去。

季子強苦笑一下,說道:「馬部長,你給我帶早點了嗎?」

馬部長很驚訝的走了進來,說:「你怎麼知道我給你帶了早點?」

季子強說:「因為他們都給我帶的有,所以你不帶那才意外。」

房間里的人都一起笑了笑,不過這種笑沒有往日的爽朗,反倒很有點寂寞的味道。

季子強請馬部長坐了下來說:「感謝你們在這個時候都還想的到我,不過事情並不像你們所想的那樣悲觀,也許吉人天相,我混過去了,呵呵,但不管怎麼說,能夠在洋河縣認識你們,和你們一起工作,我還是很愉快的,好了,大家該忙什麼忙什麼吧,我也要工作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