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零三章施加壓力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首先嚴肅而鮮明地為這件事情定了性,對季子強進行了宣判:「要馬上拿出具體切實地補救方案來,要快,劉副市長要親自過問這個問題,必要時親自出面跟北江化工公司的喬董事長接觸,表達柳林市委,市政府的誠意,在事情...

?劉副市長點頭說:「這個簡單,我今天就可以安排下去。」

葉眉又說:「你可以在下周,召開一個工業管理會議,到時候請上韋市長,我也出席,專題討論一下洋河縣這個問題。」

劉副市長有點遲疑的說:「這樣會不會動靜太大了?」

葉眉搖搖頭說:「這個季子強你還是不太了解,不給他十足的壓力,他是不會服軟的。」

劉副市長嘆息一聲說:「這小子,腦袋進水了。」

沒過兩天,季子強就收到了市政府的一份文件,上面有劉副市長和葉眉的簽字,專門針對洋河縣工業招商的,特別提出了喬董事長這件事情,對洋河縣的消極怠工,提出了嚴厲的批評,同時,責成洋河縣在近期內,一定要完成這一項目的前期籌備工作,給柳林市工業再添一個項目。

季子強接到文件以後,有那麼一陣的擔心,但他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自己已經做好了最後的選擇,所以現在沒有什麼可以對自己形成有效的約束了,他就有點破罐子破摔的樣子了。

他加快了對張老闆那20畝土地的銷售工作,他也似乎明白,葉眉留給自己的時間並不多了,他要搶在自己離開洋河縣以前,把這事情做成一個絕活,讓喬董事長不管是自己在不在洋河縣,他都不要指望從洋河縣拿到一分錢的好處。

葉眉也在密切的關注著季子強的反應,洋河縣的齊副書記和冷縣長就不斷的給葉眉彙報著情況,讓葉眉越來越感覺事情的嚴重,看來季子強是孤注一擲了,他已經準備用自己的位置來做一次拼換了。

葉眉不得不給劉副市長下達了指示,讓他召開一個專題會議,解決洋河縣的這個問題。

市政府在前一天的下午就給洋河縣下達了通知,讓季子強和冷縣長每天一早都到柳林市政府參加這次北江化工公司在洋河縣的項目彙報會。

上午十點,劉副市長召開了洋河縣工業招商項目的專項工作會議,季子強一早就來了,他先是看到了劉副市長那惋惜的目光,很快,他又看到了韋市長那似笑非笑的面容,一點都不錯,韋市長今天來就是看笑話的,看到葉眉和自己最親密的下屬,越走越遠,漸漸的進入了敵對狀態,這讓韋市長心裡樂和的很。

季子強在昨天接到通知的時候,已經知道事情不妙了,可是他一點都沒有妥協和後悔的意思,他認定自己沒有做錯什麼,所以在和冷縣長一起過來的路上,他依然神色自若,很淡定。

不過現在他還是心裡有點緊張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是看到市委葉眉書記帶著組織部長和宣傳部長一齊出席這個會議時,季子強心中忍不住格登了一下,蒙上了厚厚的陰雲。

會議召開了,季子強首先彙報了自己和喬董事長的整個談判情況,以及現在自己的打算。因為已經知道結果,所以這個彙報顯得有些多餘和可笑,但是所有的與會者都顯示了極大的耐心認真傾聽,葉眉一臉冷肅,所有的人都配合地板起了臉,整個會議室因此顯得氣氛非常的凝重。

最後,季子強說到他拒絕喬董事長的理由,闡述關於征地費用的問題:「……實際上,按照現在的市價,每畝土地補助價格已經接近十萬,為了貫徹執行市委市政府經濟大飛躍,再上一台階的戰略布置,為了滿足北江化工公司合作要求,我們重把這500畝土地按每畝8萬元算,但是,就是這一筆錢,北江化工公司也不準備出……」

葉眉聽聽的就來了氣,她不想給季子強太多的時間來說這個價格問題,她插話說。「滿打滿算也就是兩千來萬的差價嘛,僅僅因為這點錢,就放跑這個項目,季書記會不會算這筆帳?」

劉副市長也說:「是啊,是啊,季書記你這帳算的有點小氣了,要看大局,看長遠。」

季子強已經沒有了什麼顧慮,他平淡的說:「我可以看大局,也可以看長遠,但請問在座的各位,賣掉土地的老百姓他們能理解嗎?」

市委宣傳部的謝部長打斷了季子強的話:「季書記,這是改革時代,我們要有點犧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

季子強就輕聲,但很清楚的說:「改革可以摸著石頭過河,但是不能踩著老百姓屍體過河!同樣的,發展經濟是為了讓老百姓富裕起來,過上好日子,而不是從老百姓手中搶劫。」

他的語氣溫和,但這幾句話帶著銳利的鋒芒,甚至還有一些譏誚,尤其是用這種語氣說出來,效果更加強烈,所有的人都被季子強這幾句話震住了。

這一刻,每個人都意識到了一件事:這個人,豁出去了,他已經破釜沉舟了。

這種情況,在這些人的正常工作中,很少出現,或者說,季子強這種人,在官員中已經屬於一種非常罕見的稀有品種,但是現在,他們居然遇見了!所有人的目光開始了暗暗遊離閃爍。

組織部長周宇偉及時制止了目光凜然,準備更進一步辯斥的季子強,說:「季書記,事情已經出了,現在說說你準備的補救措施吧。」

他不能讓這個季子強再說出什麼尖刻的話,做出什麼過激的行動來。他們現在是在談工作,而不是在做是與非的大辯論。

季子強看了大家一眼,喘了兩口氣,平息了一下情緒,然後開始繼續彙報,因為根本的問題無法解決,在征地費用上不能跟北江化工公司妥協,這些補救措施基本上都是空中樓閣,一廂情願。

但是冷縣長及時說話了,他接上了季子強的話,做起了彙報,冷縣長首先是檢討,做自我批評,然後是含沙射影的暗示和聲討,把所有的責任都鎖定在季子強方面,當然,實際情況也是如此。

韋市長心裡笑開了花,這才好看,呵呵,但他還是要裝裝樣子的,他也做了簡短的發言,都是不癢不痛的套話,他就抱著坐山觀虎鬥的心態,看戲來了。

最後,葉眉說了:「……這個項目從最初啟動談判到現在,已經也很長時間了,這是什麼效率?洋河縣班子顯然要對此承擔責任,季子強書記要對此承擔主要的責任1

葉眉首先嚴肅而鮮明地為這件事情定了性,對季子強進行了宣判:「要馬上拿出具體切實地補救方案來,要快,劉副市長要親自過問這個問題,必要時親自出面跟北江化工公司的喬董事長接觸,表達柳林市委,市政府的誠意,在事情沒有完全絕望之前,一定要竭盡全力挽回,這是市委的期望和要求。」

葉眉看了一眼宣傳部謝部長,說:「你要密切注意媒體,不能出現負面新聞,尤其是網路,現在網路無孔不入,一有風吹草動,網上就出來了,而且網民眾多,觀點偏頗,往往會造成錯誤的輿論,給我們的工作造成很大的壓力,宣傳部門千萬不能疏忽大意。」

葉眉有點擔心季子強會像上次對付華書記一樣,靠網路和議論來對付自己,這件事情確實有點問題,也有點理虧的,所以她要提前預防,也算是給季子強一個明確的信號,你不要亂來,你那招數我都知道。

宣傳部的謝部長連連的點頭說:「好的,沒問題,這件事情外界並沒有什麼反應,除非是我們這裡自己人亂說。」

他就很顯然的把矛頭對準了季子強。

葉眉依然冷峻的看了一眼組織部的周部長說:「周部長,也有你的任務。今天雖然專題研究洋河縣的問題,但是全市各項工作是一個整體,是一個系統工程,幹部考核有一個重要指標就是政績,經濟工作搞不上去,老百姓人均收入提不上去,組織部門就要對幹部進行調查研究,監督處理,這是組織部門的重要責任。」這幾乎就是赤祼~~裸地宣布處理意見了,在座六七位市委常委,還有很多的相關市長,都聽在了心裡。

在市委市政府所有的權力中,組織人事權才是最大的權力。市長有建議權,但市委書記可以說「不行」,市委書記一把手的權力,很多時候就具體體現在這裡。

這次事情,葉眉動作很快,顯示了果斷的工作作風。

組織部周部長頷首說:「是的,最近幾天我就著手研究這個問題。」

葉眉看都不看季子強一眼說:「季書記,你也做好準備,可能近期市委會就你的問題有一個處理,在沒有處理之前,請你還是要維持好洋河縣的基本工作,不要出什麼亂子。」

季子強忽然心好象給什麼重重的錘了一下,呼吸很困難,努力的想睜大眼睛,這時候,從頭部一種很冷的感覺,一直蔓延到全身,那是種很痛苦很絕望的感覺,人忽然間感到了無生趣,很想就這樣結束自己的生命,這種絕望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心跳聲象雷聲在耳邊狂響。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