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謀:升遷有道 歷史軍事

權謀:升遷有道 第三百零二章威嚇范局長

作者:蒼白的黑夜

本章內容簡介:口婆心的教誨,他都當成了耳邊風,他依然在固執的按他自己的思路走,一點都沒有顧忌到我的感受和處境,看來,自己必須對他施加更大的壓力了。 在這個時候,葉眉其實也是有點沮喪的,回想幾個多月前,自己接...

?季子強就到了衛生間里去了,這范局長疑神疑鬼的,今天一直都感覺季子強不大正常,他趕忙站起來,上前兩步,把季子強剛才扣下的那個東西翻開一看,上面寫了很多人的名字,而自己就在其中,關鍵自己的名字上面還劃了個圓圈,後面還有個大大的問好,這就讓他莫名其妙了,也不敢多看,放下以後,他又回到了座位,很認真的考慮起來了。

很快的,范局長就臉色大變了,完球了,看著樣子季子強要做幹部調整了,而自己也在調整之列,今天就感覺季子強說話吞吞吐吐的,看樣子是給自己提前做思想工作,準備調整自己了。

范局長的臉色就慢慢的慘白慘白了,他不知道季子強會怎麼動他。

季子強很快就走出了衛生間,一面用紙擦著手,一面說:「老范啊,你對人大的工作怎麼看待。」

范局長徹底是明白了,他帶著哭喪的語調說:「書記,我我不太了解那面的工作。」

季子強「嗯」了一聲,坐過來,聲色也有點冷漠起來,說:「是啊,我知道你不太了解,但土地局工作太累了,而且說真的,你在那裡效率也不高,開春到現在,你們是不是到現在還沒有做成一筆像樣的業務,洋河要大發展,土地局很關鍵,都像你們那樣零零碎碎,三,兩畝的賣,有點趕不上形勢。」

范局長有點明白了,原來季子強對自己的工作消極是有點意見了,所以想拿自己開刀,他雖然有冷縣長撐著,但冷縣長在人事權和常委會上卻沒有多大的力度,范縣長忙說:「季書記,我手上有兩筆單子啊,一個是喬董事長那幾百畝征地,還有今天你說的那個也是20畝,這都不小,夠我們忙一陣了。」

季子強眯起了眼睛,看看他說:「你說今天那個要20畝土地的,他找過你了沒有?」

范局長忙說:「找過了,找過了。」

季子強點下頭:「那這樣吧,你看這個20畝的征地,你多久可以辦下來,要是這個辦好了,喬董事長那幾百畝緩一下倒沒什麼關係。」

范局長說:「這個簡單,我一周之內保證辦好,但問題是他要的是中腰子一溜,這以後喬董事長那地就沒辦法劃分了,我主要是考慮這個問題。」

季子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你到現在還不能理解我的意思??難道非要讓我換個理解我想法的人坐在那裡辦公啊?」

范局長心裡一陣的收縮,冷汗就出來了,是啊,搞了半天季書記壓根就沒有的打算給喬董事長賣地,自己還老糾纏在這個問題上,現在是非常時期,搞不好自己就到人大去了,還管什麼冷縣長的交代。

他就結結巴巴的說:「我理解,我理解,就請華書記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把事情辦好。」

季子強淡漠的看這他,看了很久才說:「這20畝你儘快辦理了,這樣我才能在必要的時候幫你說上話。」

范局長不斷的點頭說:「謝謝季書記,我一定按你的指示,儘快辦理,儘快辦理。」

就在季子強和范局長談話的這個時候,葉眉也接到了冷縣長的彙報,冷縣長告訴她,季子強準備把那塊地賣給別人了,對方今天已經去辦手續了,自己在這頂著的,但恐怕自己頂不住季子強。

葉眉默默的放下了電話,心中的怒火就騰騰的升起,這個季子強太可惡了,自己幾次苦口婆心的教誨,他都當成了耳邊風,他依然在固執的按他自己的思路走,一點都沒有顧忌到我的感受和處境,看來,自己必須對他施加更大的壓力了。

在這個時候,葉眉其實也是有點沮喪的,回想幾個多月前,自己接到組織任命時,是那樣的興奮,情緒飽滿,躍躍欲試,對新工作充滿期望和夢想,甚至志得意滿地認為,做為一位官員,一位一步步從基層踩著泥土,踏著荊棘走過來的普通官員,現在成為北江省一位高級幹部,至少在仕途奮鬥這一點上,自己成功了。

成功這個詞,並不是男人的專利,就象婚姻對於女人一樣,常常有一種宿命的味道,很少不以它為終極目標的。

成功這個詞,常常蘊含著很多無法言說的東西。有些人以有錢為成功,有些人以攝取權力為成功,有些人追求的是名聲,有些人追求的是心靈安寧,但是成功到底是什麼呢?怎樣才能算成功呢?很難給出一個統一的答案,統一的標準。

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儘管你還弄不清楚這些問題,但成功膜拜已經猶如一劑毒藥,讓你用成功與否去判斷所有的人和事了。

但是在當上柳林市委書記的這段時間裡,葉眉意識到自己當初的淺薄和幼稚,成為堂堂的一市老大后,自己並不覺得比以前的日子更加舒心和滿足,反而更加忐忑和壓力,事事患得患失,瞻前顧後,或者,可以用貝多芬一句話來做詮釋:成名的藝術家反為盛名所拘束,所以他們最早的作品往往是最好的。

葉眉也在很多時候自己反省自己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似乎只是一個庸碌的官僚,遠比不上自己以前的工作,踏實,健康,向上。而自己現在有點畏手畏腳,老想著怎麼很好的保住自己的位置,這才是一種悲哀。

這些反省讓葉眉感到愧疚和不安,感到惶恐,但是,自己有什麼辦法呢?在這個權力場中,只能是如此,才能走的更遠,走的更高,也只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才能更多的做一線對得起良心和對得起老百姓的事情,假如自己連權利都丟失了,還談什麼理想和良心,那時候,就算你有良心,也沒有地方可用了。

葉眉就這樣為自己找著理由,但無法說服和寬心自己,最後,無一例外地把自己弄得沮喪不已。

算了,不去想這些問題了,葉眉的思路又一次回到了季子強這件事情上,她叫來了分管工業的副市長劉嘉偉,這個人過去一直是葉眉派系的得力人手,在很多時候,葉眉想要了解和插手市政府的工作,都會從他這個地方下手的。

副市長劉嘉偉長得挺瘦,蠻精神的,戴副眼鏡,整個就是一副知識分子的氣質,他走進了葉眉的辦公室,兩人坐下后,

都寒暄了幾句,葉眉就突兀地說:「虛話說完了,現在咱們談正事。」

劉副市長沒有說什麼,他在等待葉眉的下文。

葉眉就很認真的對劉副市長說:「老劉,做為一個市裡的主要領導,要對全市的各項工作負責,並不僅僅是一個穩定的問題。不發展經濟,矛盾永遠都會存在,我們不應該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是要從根本上想辦法解決問題,我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發展經濟。」

劉副市長贊同的點點頭說:「不錯,經濟是龍頭。」但他知道,這不是今天葉眉想要對自己說的話,葉眉巴巴的叫來自己,絕不會給自己講這些大話空道理的。

葉眉又說:「每一位政府官員,都可能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見,但我和你跟普通的政府官員不同,因為我們的思想和意見很可能變成柳林的政策,變成柳林的政府工作指導,影響和改變幾百人幾萬人的命運。」

劉副市長一時還沒有找到葉眉手滑的主題,他這樣認識:或許今天是市委葉書記在跟自己交心,跟他談坦誠地交換對於柳林工作的意見,那麼,他也應該坦誠地拿出自己對於目前工作的看法和意見來,如果有不妥,也可以借這個機會進行補充和修訂。

劉副市長說:「葉書記,通過這些天的了解和學習,我有一些粗淺的認識。」他審慎地說。

葉眉點點頭,做出傾聽的表情,劉副市長繼續說:「我個人認識到,柳林的經濟工作可以把一部分時間和精力用在夯實基礎,紮實地落實前段時間引進的一些項目,這樣兩手抓經濟,能夠取得最大的效益。」

這話就接近了葉眉今天想要說明的主題了,葉眉表情也一下子變得非常嚴肅而激憤,馬上介面說:「老劉啊,剛才我接到洋河縣冷縣長的彙報,這個季子強太不像話,對江北化工喬董事長的項目,他一再的採取抵觸,暗地底搞小動作,喬董事長準備撤資了,現在我們已經非常被動。」

劉副市長一怔,隨即跟上葉眉的思路,他的心中立刻充滿深深地不解。季子強和葉眉過去關係一直不錯,難道葉眉準備要廢掉季子強了嗎?她當然不好自己提出,那樣會惹人笑話,一個自己的秘書都不跟自己跑了,那成何體統。

所以葉眉是要藉助自己來提出對季子強的處理嗎。

劉副市長澀聲說:「奧,洋河這個項目啊,最近他們忙櫻桃節,還沒有向我彙報這個最新情況。」

葉眉哼了一聲說:「他誰都不想彙報,連我他都想撇開,何況是你,這樣吧,你馬上起草一份對這個項目的是政府意見,要求他們必須儘快完成北江化工廠的籌備工作,起草好了,我來簽字,文件可以說的嚴厲一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